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九十二章 让你先笑后哭

第六百九十二章 让你先笑后哭

  伴随着震天的喊杀声,那一支兵马汹涌而至,果然皆乃曹军衣甲。

  借着初晨的微光,吕玲绮隐约看到,来军打着的,乃是“徐”字的旗号。

  当先处,但见一员敌将纵马如飞,手中巨斧抡舞扫荡,所过之处,肆意的摧辗着楚军士卒。

  来将,正是曹营大将徐晃。

  吕玲绮未及震惊,徐晃已挥斥着万余曹军杀至徐晃更是纵舞大斧,直取吕玲绮而来,口中喝道:“吕布余孽,你已中我家曹丞相之计,纳命来吧——”

  暴喝声中,那一骑如风而至,徐晃双手抡起巨斧,当头向着吕玲绮狂斩而下。

  吕玲绮虽处困境,却毫无所惧,眉头微微一凝,横戟倾力相挡。

  吭——沉闷的一声重击,飞溅的火星,瞬间照亮了吕玲绮吃力的表情。

  徐晃这一斧力道实在太猛,吕玲绮虽堪堪的接挡下来,但斧上的巨力传来,却震得她气血翻滚,虎口隐隐发麻。

  吕玲绮未喘口气,徐晃的巨斧,已是狂风暴雨般劈斩而至。

  那一斧重过一斧的力量,直压迫得吕玲绮倾尽全力应付,虽如此,却仍愈见吃力。

  当年南阳一役,曹营四员大将围战颜良,却为颜良所败,徐晃就在其中,那一役被视徐晃视为耻辱之战。

  自那一役后,徐晃就勤修武艺,这些年苦练下来,武艺已颇有精进,几乎已由一流趋于绝顶。

  若纯论武艺,吕玲绮断不会逊于徐晃多少,只是徐晃以巨斧为武器,招式以刚猛见长,每一斧的力道,竟似不逊于她的王兄颜良。

  而吕玲绮戟法虽精,但毕竟乃女流之辈,力量方面,远不及徐晃。

  如今初一交手,吕玲绮因受伏兵所惊,被徐晃抢得了先手,只能被动的迎击,这般一来,自然就落了下风。

  那徐晃却得势不饶人,战斧疯狂的斩出,只想能斩杀吕玲绮,立此大功,为夏侯惇报仇,振奋曹军士气。

  吕玲绮交手不利,她麾下的万余楚军将士,也处于不利境地。

  本就抱着撤逃之心的楚军,为骤起的曹军伏兵所阻,士气愈加低落,混战中便处不利境地。

  而在北面方向,尘土大作,数不清的曹军追兵,正汹涌而至。

  吕玲绮和她的万余楚军,正面临着被前后夹击,无处可退的危急境地。

  军势危急,吕玲绮心中愈急,手中的招式渐滞,越战越是被徐晃逼得喘不过气来。

  “难道,我父仇不得报,今却要死在曹贼的奸计中吗?”吕玲绮心中自问,一股悲愤之意,填满了胸膛。

  “小贱人,去死吧!”徐晃却愈战愈勇,放声狂叫。

  正当这危机时刻,蓦见曹军背后,尘雾大作,遮天的旗帜铺天盖地而来,似又有一支兵马,突然间杀到。

  正处上风的曹军,背后受袭,纷纷倒溃而散,被围的楚军,一时声势大作。

  吕玲绮精神一振,举目远望,但见那一面赤色的大楚王旗,如飞舞而来,无数的楚军将士,追随着王旗如虎扑至。

  “王兄,是王兄到了!”

  吕玲绮大为惊喜,信心大作,手中戟式骤然倍增,奋然发起了反击。

  徐晃斜眼瞥得楚军杀到,却是大惊失色,便想函谷关中的楚军,当已悉数为丞相的妙计诱出,这会怎又会突如其来的杀出一支兵马来。

  徐晃心中震荡时,手中斧式不由自主的迟滞下来,此消彼涨之下,很快便被吕玲绮扳回了劣势。

  正当徐晃奋力而战时,蓦听身后声雷鸣般的暴喝:“徐晃,休得在女人面前逞狂,有胆可与本王一战!”

  那一声暴喝,直震得徐晃耳膜隐隐震痛。

  徐晃寻声一瞥,惊见一员神武之将,手提青龙宝刀,坐胯赤兔神驹,正如黑色的闪电一般,向他飞驰而来。

  颜良,是楚王颜良!

  徐晃心中大骇,楚军援兵杀到也就罢了,他更想不到,竟然还是颜良亲自率军杀到。

  当年南阳一役,他们四人围攻颜良不下的情景,陡然间浮现于脑海,霎时间,徐晃所有的自信,都被颜良那神威之势所摧毁。

  如惊弓之鸟的徐晃,哪里还敢恋战,急是强攻几斧,逼退了吕玲绮,抢在颜良还在十余步外时,便纵马逃往了乱军中。

  徐晃一逃,原本处于优势的曹军,他们的斗志转眼土崩玉解,在楚军的两面夹击杀,死伤惨重,狼狈溃逃。

  “王兄来得真是及时,若不是王兄杀到,小妹只怕今日就要命丧于此了。”吕玲绮策马迎上前来,满脸的感激之色。

  颜良一勒赤兔,笑道:“果然不出本王所料,曹贼果然有奸计。”

  颜良那口气,竟似早料到吕玲绮会中计一般,她不禁愈加惊奇,问道:“难道王兄竟早料到我等会中计吗?”

  颜良冷笑一声,便将原诿道来。

  原来那日颜派出吕玲绮兵,细细一想,便想那曹操极是诡诈,吕玲绮又急于报仇,倘若曹操使计,以吕玲绮和关上诸将的能力,未必能够识破。

  念及于此,颜便叫后队大军缓行,自己先率万余步骑,连夜从洛阳亲自赶来了函谷关。

  当吕玲绮和朱桓二人,前脚出关后不到两个时辰,颜良后脚便率大军赶到。

  颜良听闻曹操昏死的消息后,便猜想这极有可能是其诱敌之计,当即便率军出城,打算接应吕玲绮等人。

  却不想,颜良出关数里后,正碰上吕玲绮中了埋伏,正为徐晃军围杀。

  颜良自然也不多想,当即便挥军掩杀,从背后杀了上来。

  听了这一番解释,吕玲绮方始恍大悟,不禁拱手赞叹道:“小妹一时冲动,中了曹贼奸计,险些损了我军威名,幸亏王兄料事如神,小妹实在是惭愧。”

  颜良却一摆手,豪然道:“小妹你也不必自责,今曹操自以为计策得手,必没有料到本王已到,如今咱们正好给他来个将计就计,反杀回去。”

  颜良雄心大作,吕玲绮当即也抖擞精神,率本部兵马,当先开路,掩杀徐晃败军,向着曹营方向反杀而去。

  那心惊胆战的徐晃,却不敢有丝毫迟疑,率领着他的败军,一路狂奔。

  逃出数里后,徐晃正与追击而至的乐进军相遇。

  两人相见,乐进惊道:“公明不奉丞相之命,伏击溃败敌军,却怎会在此?”

  “乐兄不必多问,赶紧往大营退吧,那颜良亲自率大军杀到了。”徐晃惊魂落魄的叫道。

  说罢,徐晃也不多解释,赶紧拨马继续往北面退。

  乐进闻知颜良杀到,深为忌惮的他,亦是大惊,匆忙也随徐晃折返而回。

  颜良和吕玲绮则会师一处,两三万的兵马,尾随着那两支曹军,穷追不舍。

  追至半路,颜良又解了朱桓之围,三路兵马会师,四万多大军,一路向着曹军狂杀而去。

  此刻,天光已然放晓。

  曹营以南三里处,曹操已悠闲的策马徐行,行进在了前往函谷关的大道上。

  曹操的表情,悠然之中,又隐现着几分得意,仿佛已是稳操胜券。

  南面方向,他的大军正如虎狼一般,驱赶着劫营失败的楚军,曹操相信,用不了多时,徐晃和乐进诸将,就要将曹家的旗帜,得新插在函谷关头。

  “夺取函谷关后,或许应当联合刘备,东西夹击复夺洛阳,就算把洛阳重新让给刘备,也不能将之落于颜良这狗贼之手,嗯,就这么办……”

  曹操的脑海中,已经开始构思着下一步的战略。

  正当曹操得意的神思时,前方自军兵马一窝蜂的拥挤而来,旗帜东倒西歪,士卒惊魂落魄,俨然竟是大败的样子。

  见得此状,曹操心中大吃一惊,急命左右上前,打探到底发生了何事。

  过不多时候,形容狼狈的徐晃和乐进,齐齐策马奔至。

  “启禀丞相,末将奉丞相之命,原本伏计敌军就快成功,谁知那颜贼突然率大军从背后杀至,末将等力战不敌,只得先退,那颜贼正统大军随后追至,请丞相速回营避其锋芒。”

  徐晃这一急迫之言,如惊雷一般,再度无情的轰击着曹操受伤的心。

  原本就身体欠佳的曹操,给这噩报惊得气血翻滚,险些又吐血的冲动。

  曹操强抑住翻滚的气血,惊疑道:“颜贼明明尚在洛阳,却怎会突然出现在函谷关?”

  “末将也不知道啊,那颜贼就如神兵天降一般,就那么突然出现了。”徐晃满脸的无奈。

  曹操脸色惨白,思绪激荡,满脸的惊诧,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以吐血的代价,设计的诱敌之计,竟然又为颜良所破。

  羞愤难当的曹操,气得是咬牙切齿,脸上青筋突涌。

  就在曹操心绪翻乱的这一刻,远处曹军已是大乱,如过街老鼠一般,你推我掇,向着这边望风溃来。

  东升的旭日照耀下,但那一面赤色的楚王战旗,正如飞舞一般,呼啸而来。

  颜良杀到了!

  瞬息间,无尽的惊恐涌上心头,当年被射损两颗门牙的惨痛回忆,如闪电般从脑海中划过。

  “全军撤退,快撤——”曹操惊呼一声,拨马便逃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