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九十三章 汉宫美人

第六百九十三章 汉宫美人

  曹操一退,原本气势汹汹的中军,顿时士气大跌,诸军尽皆掉头,与迎面溃来的乐进诸军,乱哄哄的向着大营方面逃去。

  数万的曹军,你推我掇,丢盔弃甲,向着参营方向狼狈撤退。

  而身后处,颜良统帅的楚军,则如虎狼一般,狂追而上。

  曹操一路马不停蹄,好容易才逃回了大营他原本想关闭营门,令诸军避营坚守,以击退楚军的进攻,但回头一看,却见楚军的前锋,紧贴在自家败军的身后,眼看着就要随着他的败军,一并杀入大营来。

  见得这般危急的局势,曹操彻底的怂了。

  他再没有勇气守下去,刚刚下马,立时又重新上马,在许褚的护送下,弃了大营,继续向西北方面退去。

  于是,数万曹军彻底的崩溃,诸军土崩瓦解,皆是弃了营寨,随着他们的曹大丞相,一路向西逃溃。

  颜良统帅的大军,兵不血刃,轻易的便夺下了曹营。

  夺营后的颜良,还杀到不够尽兴,继续率军掩杀。

  惊魂落魄的曹操,率军一路西逃,先是逃至新安城,不敢稍有逗留,一口气逃出三百余里,一直逃至了弘农郡所属,黄河南岸重镇陕县,方始入据坚城,得以喘口气。

  颜良一路狂追数百里,沿途斩杀曹军有一万之众,直到逼近陕县,考虑到后勤线拉得太长,方始收兵。

  颜良便留朱桓率军一万,屯驻于新安,继续对曹军形成威势,他自己这才率得胜之师,还往了洛阳。

  颜良在数日间,破洛阳,擒夏侯,败曹操,震动河南。

  洛阳城破,太谷关的夏侯尚无奈之下,试图弃关率军突围,结果为颜良的优势兵力所围,兵马死伤几近,夏侯尚更为潘璋所斩。

  夏侯尚军覆没,屯于巩县的曹休所部,则彻底的变成了一支孤军。

  曹休生恐颜良率军来攻,无可奈何之下,便率众东往虎牢关,选择了向投降刘备。

  太谷关一破,文丑和徐庶所统的四万颍川军,得以顺利进入洛阳,与颜良所率的的主力会合。

  至此,云集于洛阳一线的楚军,竟已达到了空前的十六万之众。

  而且,洛阳通往许都的路线被打通,颜良的粮草,再无需经海路和黄河,漫长的运往洛阳,粮草只需从南面许都北运至洛阳便可。

  如今春耕在即,为了缓解大后方劳动力的不足,击败了曹操后,颜良便将八万左右的兵马,暂时削减南归。

  削减兵力,同时也是为了迷惑曹操,令他以为颜良此战之目地,只为攻取洛阳而已,并没有打算趁势要灭他。

  果然,当颜削减兵马之后,曹操便留乐进率军三万,驻扎于陕县,命徐晃率军一万,屯于弘军北面,黄河北岸的河东郡,以形成互相应之势。

  曹操自己,则率一众残兵,退往了长安去养病。

  只是曹操却不知,颜良的按兵不动,只是短暂的休整而已,表面的平静之下,颜良已在酝酿着下一步西击弘农,杀进关中的战略。

  便是因此,这一次颜良并没有如往常那般,班师回往应天,而是以安抚人心为名,继续亲驻于洛阳城。

  就在颜良击破曹操后不久,又一道捷报,从南面飞奔而来。

  这道捷报,乃是来自于万里之外的交州。

  十余天之前,魏延按照颜良所授机宜,由零陵突入交州,出其不意的杀入了苍梧郡。

  苍梧太守吴巨应战不及,为魏延所杀,魏延的南征军团,几乎不费吹灰之力,便轻松的攻取了苍梧、郁林二郡。

  正如颜良料想的那样,吴巨一死,交州的土皇帝士氏一族,震畏之下,当即表示愿归顺大楚。

  魏延则按颜良的吩咐,一面将士氏的上表,送往洛阳,一面抓紧时间安抚人心,集聚粮草,待时间一成熟,便翻脸向士氏统治的交州南部进攻。

  交州的战事顺利,令颜良和他的众文武们士气更振。

  颜良遂是佯作接纳士氏的归降,并宣布士燮以下的士氏一族,断续官任原职。

  颜良表面安抚士氏一族,暗中却派人给魏延授以密令,授以他交州都督之职,以及假节的权力,命他见机行事,只要时机适当,便可对士氏动手,将士氏一族一举铲除。

  当颜良身在洛阳,高坐王庭,读着来自于交州的捷报时,一骑却由濮阳而发,穿越冀州,直往幽州极北的昌黎郡而去。

  此时,刘备的东征大军,已围攻辽隧城一月有余。

  一个月来,刘备用说了各种手段,却始终无法攻破马岱驻守的这座辽水门户。

  此刻时已入春,辽水渐涨,雨水不断,刘备和他的大军,身陷泥泞之中,锐气已渐渐将尽。

  而辽水东面的襄平城中,吕蒙却在集结兵马,正酝酿着一场反攻。

  “当年若非云长守徐州不利,本王早就攻下了辽东,又何至于今日这般进退两难。”刘备策马经过泥泞的营地,扫视着士气低落的将士,心中对关羽暗暗抱怨起来。

  司马懿见状,便从旁道:“方今春雨不淋,辽东遍地泥泞,此等天时,本就不利于征辽,微臣是觉得,孔明军师所献的征辽之计,有欠考虑了。”

  趁着诸葛亮不在刘备身边,司马懿趁机委婉的批评了诸葛亮的计策。

  “孔明终究只是徐州人,不明北方天时,他的这条献计,确实有些妥当啊。”刘备顺水推舟,将如今的困境责任,推在了诸葛亮的身上。

  听得此言,司马懿眼眸一动,顺势道:“如今辽水大涨,攻取辽东已希望渺茫,臣以为,莫不如就此收兵南师。”

  刘备身形一震,眉头微凝,脸上浮现出左右为难之色。

  沉吟片刻,刘备恨恨道:“今攻辽不成,必为颜贼耻笑,况且南面颜曹战事,尚未有分晓,本王就算此时南归,恐也将无所事事。”

  话音方落,陈到急入,将一封帛书送上,称是张飞急报。

  张飞急报!

  刘备心头一震,急是将帛书拆来细看,这一看不要紧,刘备立时惊得是哑口无言。

  因为张飞在急报中称,颜良已于不日之前,攻破了洛阳,生擒了夏侯惇,更在几天后,就大败曹操,杀得曹操狼狈不堪的逃回了弘农,整个洛阳一线,几乎已尽为颜良所有。

  这个消息,不仅令刘备大惊,纵使是司马懿,也是惊讶万分。

  刘备原还指着曹操能拖他十天半个月,最好拖到颜良粮草几近,锐士丧尽时,再分出胜负。

  刘备万没有想到,刘备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就攻陷了洛阳。

  攻陷洛阳也就罢了,颜良竟然还生擒了夏侯惇,更是不可思议的在几天时间内,就击败了曹操的大军。

  刘备绞尽了脑汁,无论如何也想不通,颜良是如何做到这奇迹般的一切。

  “怎么可能啊,那颜贼,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,太不可思议了……”刘备喃喃自语,根本无法克制自己的惊骇。

  此刻,司马懿已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忙道:“颜良已得洛阳,我河北所受的威胁已是剧增,大王,不可再逗留此地,当速归邺城才是。”

  形势到了这般地步,刘备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面子。

  苦思片刻,无计可施的刘备,只能带着二次征辽失败的痛苦,恨恨的下达了撤兵的命令。

  ……长安,皇宫。

  御园之中,汉帝刘协正望着那满园的春色,怔怔的发呆。

  “陛下在出什么神呢?”身后传一个娇柔的声音,打断了刘协的神思。

  刘协回头一看,却见一名身着华服的绝美女子,正笑盈盈的走了过来。

  来者,正是他的皇后伏寿。

  “朕能出什么神呢,无非是闲到无聊而已。”刘协苦笑了一声。

  那伏寿走上前来,携手与刘协并肩行走御湖边,二人有意无意的加快脚步,拉开了与后面宫女宦官的距离。

  耳目已远,正是说话之时。

  伏寿收起了脸上的笑容,压低声音道:“臣妾父亲刚刚给臣妾送来消息,说是那楚王颜良,已攻取了洛阳,曹贼已大败而归。”

  听得这消息,刘协先是一愣,旋即嘴角扬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。

  曹操代表的就是大汉朝廷,曹操失败了,就代表着汉廷的失败,代表着他这个天子的失败。

  然而,做了多年傀儡的刘协,对曹操已是恨之入骨,巴不得有人能替自己出口恶气。

  “曹贼活该如此,只可惜颜良没能杀了他。”刘协咬切道。

  伏寿斜视了一眼左右,继续道:“臣妾父亲伏完,已与几名忠心的老臣私下商议过,觉得陛下可向那颜良授一道密诏,诏其东进征讨曹操,陛下便可借颜良之手,除掉曹操这个汉贼。”

  借颜良之手,除掉曹贼!

  皇后的一番话,如一道闪电,照亮了刘协黑暗的脑海,让他看到了几分希望。

  但旋即,刘协的脸上,又重露忧虑,说道:“颜良虽然势大,但朕就怕除掉一个曹操,这颜良又会变成第二个曹操啊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