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九十四章 西进!西进!

第六百九十四章 西进!西进!

  第二个曹操!

  伏寿的娇容微微一变,一丝忌惮之色,涌现眉梢。

  是啊那颜良,处事甚是残暴,倘若此人除掉曹操之后,更变本加厉的威胁汉帝,那她和刘协的处境,岂非比现在还要糟糕。

  沉吟了片刻,伏寿叹道:“试一试,或许还有希望,倘若连这最后的机会都放过,那陛下早晚必为曹贼所害。”

  刘协身形一震,黯然的脸,惧意闪过。

  早先之时,曹操对他虽是防范甚严,但多少还有些礼敬,但近年以来,随着刘备和颜良相继称王,曹操对刘协的威逼,已是越来越甚。

  近来宫内宫外都在流传,方今天下三分,汉帝的声名已经无用,曹操早将他视为鸡肋,正处心积虑的,试图代汉自立。

  若如此,以曹操的手段,他刘协做为亡国之君,必将是死路一条。

  诚如伏寿所说,颜良虽然残暴,但好歹是一线希望,总比坐以待毙要强吧。

  刘协心绪如潮,沉思半晌后,忽然眼眸一亮:“与其借手颜良这个外人,何不向朕的那位皇叔玄德求助呢。”

  伏寿冷笑了一声:“刘备虽为大汉皇叔,但此妄自称王,其篡夺帝位的野心,已是昭然若显,大王求助与他,岂非引狼入室。”

  “可是,就算如此,但刘玄德好歹要比颜良仁义,就算他要夺朕帝位,朕与皇后你的身家性命,也至少应该无恙吧。”

  当久了傀儡的刘协,一直还以为,刘备是当年许都是,他所见的那些仁厚的皇叔。

  对于刘协的天真,伏寿无奈的叹了一声,说道:“颜良虽有残暴之名,但他行事也算光明磊落,总归是靠自己的暴力,打下半壁天下。那刘玄德呢,为了图谋江山,可是用尽了卑鄙的手段。陛下难道还没有看出来么,刘备才是真正的豺狼啊。”

  刘协身形剧烈一震,眼眸中闪过惊色,仿佛一瞬之间,被伏皇后点醒了一般。

  刘协沉默了。

  风吹御湖,一股春暖之风,抚面而来,刘协心中却一片冰凉。

  沉思良久,刘协微微点了点头,叹道:“好吧,就按国舅他们商议的行事吧。”

  伏寿暗松了口气,绝美的脸庞中,难得浮现出几分轻松的笑意。

  ……七天后,洛阳城。

  皇城寝宫中,颜良自然是在寻欢作乐。

  洛阳攻陷之后,自夏侯惇以下,不少洛阳文武的女眷,尽皆落入了颜良之手。

  按照惯例,颜良自然是将大部分的女着,都分赏给有功之将,而颜良则择其中上乘姿色的女人,自己享用。

  一连数天,夜夜笙歌,颜良肆无忌惮的享受着胜利者应享有的快活。

  这日,夜御数美的颜良,直睡到日上三竿才睡来。

  今日军政并无要事,颜良便打算舒舒服服的睡上一天,睡他个痛快。

  却不想,时近正午时,门外周仓报称,庞统军师有要事,在偏殿中候见。

  颜良自不会被温柔乡,误了军国大事,闻知庞统求见,便即懒洋洋的起了床,洗盥过后,悠哉的去往了前殿。

  “军师有什么要紧事吗?”颜良懒懒的坐下,灌下一杯清茶醒。

  庞统拱手上前,笑道:“启禀大王,关中长安城里,有人送了密信给大王。”

  关中?长安?

  颜良微微一怔,不以为然道:“怎么,难道曹操拉不下脸面,偷偷的送信来向本王求饶了吗?”

  “当然不是了,送信的这个人,乃是伏完。”庞统嘴角带着几分诡异。

  伏完?

  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名字。

  颜良搜寻着旧有的记忆,很快便想起了此身的身份,这个人,不就是汉帝刘协的老丈人嘛。

  历史上,此人似乎是受了刘协的衣带诏,密谋借刘备和孙权之手,诛杀曹操,结果事败,为曹操所灭了伏氏一族。

  当然,曾经的这段历史,乃是发生在赤壁之战后,如今历史已经为颜搅得天翻地覆,这伏完也间接的为颜良救了一条小命。

  当此时节,以伏完的身份,忽然写密信给自己,这其中的目的,颜良很快就猜到分。

  “有意思,把信拿来吧。”

  “请大王过目。”庞统将密信呈上。

  颜良将那帛书拆开细看,不知不觉中,嘴角扬起一抹笑意,似是早有所料一般。

  “原来长安的汉帝,想请本王勤王,替他诛杀曹操,还说事成之后,许以黄河秦岭以南诸州尽归我大楚国,这个刘协啊,还真是够幼稚的。”

  颜良冷笑着,言语表情中,毫不掩饰他对刘协的讽刺之意。

  庞统亦微笑道:“倘若真有一日,大王攻陷了长安,将汉帝掌握在股掌之中,不知大王将如何处置汉帝。”

  “汉朝气数已尽,留着一个没用的皇帝,只是浪费粮食,你说本王会怎么办。”颜良冷冷的反问一语。

  他言语直白,语气中透着丝丝的肃杀之意。

  庞统神色微微一凛,仿佛为颜良的杀伐之气,而感到了一丝寒意。

  随后,庞统收敛了心神,问道:“那伏完的这道密信,不知大王打算如何回应?”

  颜良拿起那书信,再次看了几遍,剑眉微凝,静静的沉思。

  片刻后,颜良说道:“伏完那帮遗老遗少,虽然实力不济,但若动员起来,还是在能长安掀起些风浪的,本王倒正好利用他们,为本王的西征之战做点贡献。”

  颜良所指的“贡献”,自然是搅乱曹操的后方,响应他的大军征伐。

  “臣明白了。”庞统点头道。

  于是,颜良便叫庞代笔一封书信,派人密密送往长安,以回复伏完所请。

  信中之内容,当然与颜良的真实态度,有着天壤之别。

  颜良在信中,以惊喜的口吻,很大义凛然的声称,将应天子召唤,诛杀奸臣,匡扶汉室,做一名大汉朝中兴的功臣。

  ……春暖花开,不知不觉中,春耕的季节结束。

  平静了不足一个多月的北方,很快又进入了战争的节奏。

  南归的军队,陆续的开始向洛阳集结,十天之内,洛阳一线的楚军数量,已经达到了十五万之众。

  颜良一声王令下达,十余万的大军,浩浩荡荡的向着函谷关西面的弘农郡杀奔而去。

  大军西进的同时,颜良也没忘记防备着东方的刘备。

  临行前,颜良命蒋钦率军一万,驻扎于巩县,防范虎牢关方向的燕军。

  至于洛北的小平津、河阴等沿岸渡口,颜良则命凌统率军一万,以为防范北面河内郡之敌。

  与此同时,颜良又调老将黄盖前来,命他率五千水军,巡游于黄河,作为拱卫洛阳的水上之防线。

  接下,颜良又留庞统,坐镇于洛阳,替颜良主持后方大局。

  颜良自己,则带着徐庶、贾诩两员谋士,以及黄忠、甘宁、文丑、朱桓、潘璋等诸将,率十余万大军,杀奔陕县而去。

  欲入关中,必先取弘农。

  这弘农郡位于长安与洛阳两大都城之间,北面与河东郡隔黄河相望,在弘农郡这一地段,黄河河道狭窄、水流湍急,因此渡河非常之困难。

  而弘农多山,东部的崤山方圆百里,山势险要,从西到南是秦岭向东延伸而出的枯纵山、熊耳山和伏牛山,西部则是华山,都是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。

  弘农郡诸城,就这么一条线似的分布在众山包夹中的狭长平原上。

  函谷关以西的宜阳、黾池、新安等诸县,原本也是属于弘农郡的,然前番曹操兵败,考虑到这些县城距洛阳太近,守援不济,便只好无奈的放弃。

  如今曹操坐镇长安,留宿将乐进守弘农,乐进将则三万兵马,多部署在了弘农城的东部陕县,试图扼守坚城,以阻挡颜良的大军西进。

  颜良不得不承认,乐进不愧是曹操麾下宿将,他的这一招,果然十分有效。

  陕县北依黄河,座落于狭窄的函谷道上,扼守东西交通,形同于弘农郡的门户。

  该城城坚且不说,因周围地势狭窄,颜良的十万余大军,根本无法完全展开。

  便是因此,一连攻城十日,陕县城固若金汤。

  而与此同时,曹操则移兵长安东面的华阴,随时准备兵出潼关,援助乐进所部。

  颜良西进之战,从一开始便陷入了出师不利的境地。

  是日黄昏,攻城又一次失利,颜良撤兵而还,召集众谋士于帐中商议破城之计。

  “没想到弘农郡的地势,如此的险恶,我们的水军竟也无法发挥作用,当年六国攻秦,百万雄师无法逾越弘农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”徐庶叹道。

  颜良盯着地图,沉思良久,说道:“乐进之所以敢把所有兵力,都屯集在陕县,就是因为他仗着北面是黄河,南面乃枯纵山,黄河就不说了,倘若我军能翻越枯纵,饶过陕县,直插弘农郡城,又会是如何效果。”

  翻越熊耳山,直取弘农城?

  颜良的这突发奇想,立刻令诸谋士神色一震。

  徐庶想了一想,却道:“听闻枯纵山人迹罕至,我数万大军,如何又有轻易翻越。”

  这时,颜良将目光转向了一直沉默的那个人,笑道:“文和,弘农郡对你来说,可算是故地重游了,此间的地形,没有谁能比你更有发言权,你说说看吧,这枯纵山,到底是翻得还是翻不得?”

  众人的目光,统统都集中向了贾诩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