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九十六章 狂喜与惊恐

第六百九十六章 狂喜与惊恐

  弘农城,一片的安祥。

  伴随着轻闲的脚步声,城门吱呀呀的打了开来,城外,一队睡意未尽的曹军士卒,懒懒的走出城门来。

  这些士卒有得洒水扫地,有的搬移鹿角,开始了整整一天的值守。

  远处的大道上,零零散散的商旅,一辆辆的粮车,开始向着弘农西门,徐徐而来。

  弘农虽处战争之中,但因东面的陕县,牢牢的守住了弘农的门户,挡住了楚国十余万大军,所以弘农城的形势,暂时还比较安全。

  此时又地处西门,故是守备之军,远逊于东门那一边森严。

  纵使如此,守门的士卒们也不敢马虎,他们很认真的盘查着入城的行人,检查着通关的凭证,以防范细作进出。

  一切都显得那么井然有序,就如同往昔一样。

  平静中,一名老卒伸了个懒腰,无意间四下张望了一眼。

  忽然间,老卒的神色一动,隐隐似乎发现了什么动静,于是他眯起了眼睛,向着西南的山间张望起来。

  山坡上,似乎有什么动静,他老眼昏花看不太清楚,但军人的本能,却告诉他那动静有些反常。

  于是,老卒拉了旁边一名年轻的士卒,叫他瞧瞧山坡那边,到底有什么情况。

  年轻士卒这一看不要紧,整个人瞬间惊得目瞪口呆,如同看到了万般可怕之事。

  “楚……楚军!楚军杀来了——”惊怖的年轻士卒,一声尖叫。

  这一声尖叫,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,挤在城门一线的军民,纷纷的扭头向着山坡所看。

  视野中,他们看到了数之不清,衣衫褴褛的楚军,正漫山遍野的冲下山坡来,向着弘农西门狂扑而来。

  一瞬之间,所有人都惊呆了,同时又恍然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。

  楚军,不是被乐进将军堵在陕县了吗?这些楚兵,又是从何而来的呢?

  很快,惊愣的人群,便给从天而降的汹汹楚军震醒。

  那些身形憔悴,衣衫破烂,形如野人般的楚兵,转眼之间,已如饥饿的野兽一般,铺天盖地而来,扑向了大开的弘农西门。

  瞬息间,城门一线如同炸开了锅一般,所有人都陷入了无尽的恐慌之中。

  守门的士卒大吼大叫着,试图关闭城门,等着入城的商贩行人,却尖叫着,疯了似的往城门拥来,你推我挤的想要抢大楚兵杀来前逃入城去。

  惊慌,拥挤,混乱。

  黄忠历经艰辛,翻越数百里的大山,神兵天降般出现在这里,为的就是达到眼前的效果。

  “杀进城去,杀光贼兵——”黄忠暴喝如雷,手拖上长刀,一马当先的杀入了混乱的人群。

  这个时候,黄忠也管不得是兵是民,手中长刀扬起,无情的扫向挡他前进之人。

  五千楚军如狼而至,锋利的獠牙,嗜血的扑向惊慌的羊群。

  嚎声大作,惨不忍睹。

  一股股的鲜血,如泉水般喷涌,在天空中化成了浓浓的血雾。

  血腥之中,黄忠率领着他的将士,踏着敌人的尸体,凶凶前进,片刻间便杀至了城门前。

  混乱与拥挤,阻止了惊恐的曹军关闭城门,黄忠长刀左右开弓,如秋风扫落叶一般,斩尽城门前的敌卒,威风猛虎狼,大步撞入了弘农城。

  五千楚军如潮水一般,驱赶着彼此倾轧的敌人,汹涌入城。

  弘农城,老子杀进来了!

  黄忠兴奋到了极点,狂笑一声,纵刀大步而入。

  此时此刻,弘农城的守将乐綝,尚自刚刚披挂整齐,上得东门一线例行巡查。

  作为曹家大将乐进的儿子,乐綝有着其父的果断勇毅,但如今的他,脸上却带着几分沉闷不乐。

  因为他像如父亲那样,在陕县前线杀敌建功,而不是坐守此安如磐石的大后方,做着此等闲职。

  “父亲什么时候能调我往陕县,痛痛快快的杀贼就好了。”乐綝远望着东面,心中暗叹着。

  如往常一样,弘农城依旧平静如水,乐綝巡查已毕,便想下城而去。

  正当此时,一骑斥候飞奔而至,惊恐的奔上城头,大叫道:“将军,大事不好,楚军从西门杀进弘农来了。”

  乐綝神色一震,旋即喝道:“胡说八道什么,楚军皆为我父帅挡在陕县,他们难道插了翅膀不成,如何能杀到我弘农。”

  “小的也不知,可是确有数千敌人杀了进来,而且都打得是楚军旗号。”

  乐綝眉头暗暗一凝,沉声道:“定是山贼作乱,休得慌张,随本将前去平了这班胆大包天之徒。”

  说罢,乐綝急下城头,率领着东门一线的数千曹军,向着西门赶去。

  乐綝率军刚入城中心大道时,便见自家的军兵,正如过街老鼠一般,向着这边溃逃而来,而身后的敌人,则势不可挡,一路辗杀。

  那杀来之敌,数量众多,攻防有序,分明是精锐之师,哪里可能只是山贼。

  观此敌势,乐綝心头一惊,暗忖:“难道这些敌贼,当真是楚军不成,可是,陕县明明固若金汤,这些楚贼是怎么杀到这里来的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!”

  乐綝惊骇未解时,迎面处,黄忠已纵马舞刀,挥斥着他的虎狼之师,如潮水般灌涌而至。

  奔得战马的黄忠,更是威不可挡,一骑当先,如切菜砍瓜一般,收割着敌卒的人头。

  乐綝不及惊诧时,黄忠已率军杀至,手中长刀如电,直奔乐綝而来。

  “区区一老匹夫,也该在本将面前逞狂,我看你是嫌自活太久了!”乐綝深惧其父刚勇高傲之心,眼见老须发皆白的敌人老将杀来,根本就不放在眼中。

  雄心傲气的乐綝,低喝一声,毫无所惧,纵马舞刀,迎击而上。

  两骑战马,如电光一般撞击,手中长刀各自挟着猎猎风声,呼啸撞上。

  就在交手前的瞬息间,乐綝蓦见眼前光影一闪,那明明就在眼前的敌手,却忽然间消失了。

  而就在他失神的一刹那间,那正面消失的战刀,却神不知鬼不觉的,斜向扫荡而至。

  “这老匹夫变招竟如此之快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乐綝心中大骇,眼见刀锋斜向袭来,只有本能的举刀相挡。

  可惜,为时已变。

  武艺绝顶的黄忠,使出的致命杀招,又岂是乐綝这等武艺微末之将,可以抵挡的。

  就在乐綝战刀尚未举起时,那明晃晃的刀锋,已如死神的獠牙一般,电闪而至。

  噗!

  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飞上半空。

  那喷血的尸体,晃了几晃,旋即栽倒在马上。

  五虎上将,一刀毙敌。

  阵斩乐綝的黄忠,威如神将,纵舞着滴血的战刀,直扑敌群而去。

  那些原本就惊惶的曹军,亲眼目睹自家主将,竟被一刀而毙,残存的斗志,转眼土崩瓦解。

  数千曹军,望风而退。

  黄忠和他的将士,扑涌而上,肆意扫荡狂杀。

  一场突袭之战,此时已是演变成了屠杀。

  战斗从清晨持续到正午,当日过中天之时,弘农城中的曹军,已是死的死,逃的逃,被消灭一空。

  弘农四门上,皆已飘扬起了大楚的旗帜。

  黄忠傲立城头,远望着逃溃的敌人,兴奋的狂笑:“大王,老臣不负重托,弘农城,黄汉升给你拿下了!”

  ……五十里外,陕县。

  城外处,颜良驻马而立,冷视着敌城。

  四万大楚将士,已列阵于陕县东门之外,准备发动又一场强大的攻势。

  东门城墙下,已是尸横累累,鲜血已将城前数十里的地面,统统都染成了血腥的赤色。

  “大王,黄老将军离开这么久,都没有消息,极有可能已遭不测,再空等下去于我军不利,请大王下令攻城吧。”

  颜良的身边,甘宁沉声进言,满脸的凝重。

  左右诸将,神色皆是一派沉重,似乎都以为,黄忠军团已迷失在了枯纵山中,眼下想破敌城,唯有强攻一途。

  这也难怪,从黄忠离开到现在,已过去了将近半个多月,这个时间比预想的足足多了近一倍。

  如此长时间没有音讯,也难怪大多数人,都对黄忠的突袭之军,失去了信心。

  唯有颜良,却一脸平静,只淡淡道:“再等等骂,本王不相信黄汉升会那么容易失败。”

  甘宁心中焦急,忙道:“可是,大王,我……”

  他话未言尽,一骑斥候飞奔而来,直抵颜良驾前。

  那斥候满脸惊喜道:“启禀大王,黄老将军刚从弘农发来捷报,他已率军攻陷弘农城,阵斩敌将乐綝,杀敌三千,大获全胜。”

  斥候之言,如星火一般,瞬间点燃了所有人沉寂的热血。

  “黄老将军成功了,他竟然成功了!”惊喜过望的甘宁,已忘了刚才担忧,早已狂喜难抑。

  左右诸将,无不是欢欣鼓舞,兴奋到热血沸腾。

  唯有颜良,却平淡如水,只微微点头,仿佛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。

  而他的内心,却亦是澎湃不已,暗赞黄忠果然不负他重望。

  当颜良这边激动兴奋时,城头上的乐进,却正不屑的俯视着城下的楚军。

  “颜贼,你攻城失利了多少次,还不甘心么,哼,有我乐进在,你就休想再西进一步。”乐进冷笑一声,满脸傲然。

  正当这时,忽有亲兵匆匆而来,送一道弘农而来的急报,惊恐的奉上。

  乐进随手接过一看,霎时间,惊到目瞪口呆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