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九十八章 痛打落水狗

第六百九十八章 痛打落水狗

  陕县以东,楚军大营。

  王帐中,颜良正兴致勃勃的审视着地图。

  他的目光已经不是局限于弘农一隅,而是西窥关中,北望并州。

  陕城人心大乱,越城来降者,不计其数。

  弘农黄忠坚守得当,曹操略攻不利,士气也已受挫。

  胜利的天平,已经完全的倾斜向了颜良,他现在所要做的,就是明日对陕县发动最强有力的一击,彻底的消灭曹操的三万精锐。

  陕县一陷,曹操势必将退守潼关,那时,整个弘农郡便将为颜良所据。

  据有弘农后,颜良便可北渡黄河,攻取河东,截断并州与关中的联系,断了曹操一臂。

  再然后,就是汉中、南阳、弘农以及河东,四路大军齐攻关中,颜良不相信,以曹操现在的实力,还能挡得下他数十万大军的全线进攻。

  当然,诸般战略的前提条件,则是颜良明天顺利的歼灭乐进所部。

  根据细作的情报,陕县早已人心瓦解,如乐进这般宿将的声望,业已开始控制不住局势。

  照如此情况,明日一战,谁还能挡得住楚军的洪流。

  “大王,陕城有新情况。”庞统匆匆而入。

  “说。”颜良盯着地图,头也不回。

  庞统拱手道:“适才西营一线来报,陕城西门忽然大开,乐进将城中百姓尽皆驱赶而出,子勤他们一盘问,那些百姓皆言乐进为了节省粮草,才把他们驱赶出城。”

  颜良猛一回头,眼眸中浮现出几分疑色。

  驱赶百姓以节省粮食,这倒也说得过去,说明乐进想要坚守下去。

  但根据事先的情况,陕县中报屯的粮草,足够一城的军民吃半年有余,现才被围一月,有必要急着把百姓赶出城,只为节省粮食吗?

  而且,眼下城中本就军心惶惶,这个时候在动干戈的赶百姓出城,势必又会造成骚动,这对原就不稳的军心,岂非更是雪上加霜。

  种种不利,以乐进的能力,他难道看不出其中的弊端吗?

  颜良的心中,疑色更重,再看庞统时,庞统却微微而笑,似乎他也看出了什么端倪。

  “军师,你也觉得乐进此举有疑吗?”颜良道。

  庞统干咳一声,缓缓笑道:“臣倒是以为,乐进此举,表面上是叫嚣着坚守,实际上很可能是借此吸引我们的注意力,好为他下一步的弃城出逃做准备。”

  庞统所说,正与颜良心中所想暗合。

  颜良便冷笑一声:“看来曹操是没有信心拿下弘农,打算保乐进手中的兵马了,那军师以为,乐进打算从何方向出逃?”

  庞统目光转向地图,捋须细思了一番。

  片刻后,庞统说道:“乐进欲逃往关中,自然走西门最近,且他将百姓驱赶出来,极有可能是想以百姓为肉盾,以掩护他大军从后突围。”

  诚如庞统所说,曹操这么做,倒也符合他心狠手辣的本性。

  当年他攻徐州,不是屠得徐州血流成河么,当年他兖州缺粮,不也用人肉脯当过军粮么。

  如今他要保乐进的三万兵马,以百姓开路,倒也正常。

  只是,曹操的计策,真的这么简单吗?

  颜良没有一口赞同庞统的判断,而是转身看向地图,剑眉微微一凝,心中暗暗琢磨。

  陕城南面,乃是茫茫大山,乐进若从南门出逃,就要逃去大山里当野人,除非乐进神经错乱,否则他绝不可能向南而逃。

  至于东面就更不用说,东面乃是他楚军主营,从东门出逃还不如直接抹脖子。

  从西面出逃,表面上看起来是最佳的选选,而且乐进以百姓为肉盾,也将他的意图暴露无疑。

  可深为了解曹操的颜良,却不相他会令乐进这么做。

  最后,颜良的目光,移往了北岸。

  陕县以北数里,便为陕津渡口,从此渡口北渡黄河,便是徐晃驻守的大阳城。

  当此近夏时节,雨水不断,黄河水势滔滔,渡河的风险比往昔倍增,即使是颜良的车船舰队,为了避免倾覆的风险,也没敢进抵陕津水域。

  便是因此,颜良并没有对北城一线,布署重兵。

  可如今,形势已然变化,乐进即是想出逃,那么,他有没有可能选择从陕津冒险渡河呢。

  “会的,一定会,曹操此人也是个赌徒,他一定会这么做的。”颜良未有多思,拍着地图断定说道。

  庞统神一怔,不解的看向颜良。

  颜良也不解释,当即道:“乐进驱赶百姓出西门只是幌子,他是想趁机从北门出逃,由陕津渡黄河逃往北岸河东。速传本王之命,令甘兴霸和朱休穆,即刻率三万兵马增援北营,务必要给本王堵住出逃之敌。”

  听得颜良一番话,庞统也猛然惊悟,恍然大悟的他,当即就打算去传令。

  便在这时,周仓急入,沉声道:“启禀大王,北营急报,那乐进突率三万大军出城,我北营兵力不济,没能挡住敌军突围,眼下乐进已向陕津逃去。”

  果然如此,这眼前的急报,正是证实了颜良的推测。

  没想到,乐进的动作还真是快。

  颜良杀机顿生,将青龙刀往手中一抄,厉声道:“速去备马,本王要亲往陕津追击敌贼。”

  说话间,颜良已大步出帐,翻身跃上赤兔马,向着北面飞奔而去。

  诸营立刻动员起来,数以万计的将士匆匆出营,追随着颜良,四面八方向着北面陕津涌去……

  十五里外,陕津。

  乐进驻马渡头,远望着滚滚黄河,再回头看看已成轮廓的陕城,满脸的黯然。

  失了陕县,失了弘农城,死了爱子,如今又灰溜溜的弃城而逃,乐文谦的声名,已如这滔滔的黄河之水,一去不复返矣。

  “颜良狗贼,杀子之仇,我乐进早晚要报还,你等着吧。”乐进恨得咬牙切齿。

  渡头上拥挤的那些曹军士卒,却没空去恨颜良。

  这些惶恐的士卒,巴巴的远望着对岸,焦虑不安的期盼着,盼着对岸能有船来救他们。

  就在昨天,曹操派人潜入陕城,乐进下达了弃守陕城,保存有生力量的命令。

  曹操在命令中声称,他已命北岸的徐晃,在这今日约定之时,派船来接他们的败军北渡,乐进需要做的,就是率领着大军,及时的赶到陕津渡头。

  “船来啦,对岸有船来啦。”人群中,有眼尖的人在叫道。

  拥挤的士卒很快就爆发出了欢呼声,众曹军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。

  乐进举目远望,果然见对岸处,隐隐约约有大批的船影,向着渡头方向颠簸而来。

  但当那所谓的“船影”,艰难的渡过大浪滔滔的河面时,乐进才惊讶的看清,驶来的根本不是什么船,而是一排排的竹筏。

  乐进这才想起,黄河不比长江,此间水流太过湍急,船只极容易被浪颠覆,唯有竹排才能勉强渡载。

  可是,那四围空无遮拦的竹排,人又如何在上面保持平稳,一个浪头过来,岂非就要被甩入黄河之中去?

  渡头上,原本满怀希望着的众曹军,很快就失望惊愕起来。

  不多时,一只只的竹排,终于驶抵了陕津渡头,只是,渡头上的曹军,一时却无人敢上排。

  就连乐进自己,也显得有些犹豫。

  便在这犹豫的功夫,南面方向,忽然尘雾大作,隆隆的铁蹄声天崩地裂而来。

  乐进回头一看,惊见数之不尽的楚军步骑,正如沙暴一般,袭卷而至。

  “糟了,没想到那颜贼反应如此之快,竟然这般快就发追兵来!”乐进大惊失色。

  渡头上,曹军也惊惶成了一片。

  生死关头,他们已有再犹豫的机会。

  乐进狠狠一咬牙,分开众军,第一个跳上了竹排,厉声叫道:“贼军就在后面,不想死的就给老子上竹排!”

  这么一喝,顿时把犹豫的曹军给喝醒了。

  上竹排冒险渡河,尚有一丝生机,倘若给楚军追至,那便是死路一跳。

  想通了此节,曹军士卒便再无犹豫,立刻你推我搡,争先恐后的向岸滩上的竹排冲去。

  这般一来,岸滩上顿时乱成一片。

  以竹排的数量,本来是够三万曹军尽数渡河,但他们彼此一拥挤,失去了秩序之下,反而相互堵塞,无法顺利的登上竹排。

  先行上排的乐进,也顾不得许多,赶紧下令人满的竹排即刻离岸,向北岸航行。

  三万曹军中,只有不到两万人勉强上排,余下一万人还在你争我夺时,大批的楚军已追杀而至。

  只顾争抢逃生的曹军,连抵抗的机会都没有,便被冲涌而至的楚军铁骑,肆意的辗杀。

  杀意凛烈的楚军将士,战刀无情的斩下,尽情的屠戮着混乱的敌人,只片刻之间,便将岸滩一线,染成了腥红一片的血滩。

  成千上万的曹军,为了逃避楚军的斩杀,在来不及登排的情况下,疯了一般的逃进了黄河中,结果转眼就被大水冲得无影无踪。

  已入河中的乐进,看着自己的士卒,如此惨烈屈辱的死去,恨得是咬牙切齿,心痛欲绝。

  乐进的痛苦,才刚刚开始。

  大批的楚军步军,此时也追至了岸边,颜良纵马岸头,宝刀指着黄河上的敌人,高声大喝:“给本王放箭,狠狠的射杀这些敌寇——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