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九十九章 全线围杀曹操

第六百九十九章 全线围杀曹操

  颜良一声令下,岸上箭如雨下。

  扑至岸边的楚军四千多弓弩手,肆意的向黄河上的竹排乱射,飞蝗般的箭矢,如狂风暴雨般扑袭而去。

  黄河上的燕军溃兵们,这下可就惨了。

  他们原以为抢上竹排,可以幸运的逃过一劫,但却没想到,转眼间如雨之箭便扑打而来。

  河水滔滔,竹排上原就攀附不稳,现在他们还要腾出一只手,来挥舞着兵器,咯挡着射来的箭矢,其凶险程度可想而知。

  于是,惨叫之声很快便响彻大河之上。

  燕军士卒不是被乱箭射杀,便是攀附不稳,从竹排上滑落黄河之中,被滔滔大水转眼吞噬。

  作为主将的乐进,这个时候也好缩头乌龟一般,几乎贴附在竹排上,依靠着左右亲兵高举的盾牌,来保全自己的性命。

  从河滩到黄河,两百余步的航行距离,近有一两千人不是被射杀,就是滑入河中溺亡。

  终于,数百张竹排,终于驶出了岸上楚军的箭射范围。

  就在乐进和他残存的士卒,刚刚想松一口气时,他们很快发现,自己陷入了更加危险的境地。

  竹排进入黄河中央,水势之湍急,远胜于岸滩附近,湍流的水势,几下便将数只竹排打翻,十几名惊恐的燕军士卒,转眼便被大水吞没。

  大河之上,惊声尖叫一声大作。

  尖叫并不能改变燕军所处的困境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接二连三的竹排被掀翻,数以千计的燕军士卒覆入黄河之中,甚至连嚎叫一声的时间都没有,便被滔滔大水淹没无踪。

  此时的乐进,几乎已要绝望,他紧紧紧闭上眼睛,不敢睁眼看四周。

  他紧咬着牙关,心中暗暗祈求着,祈求自己不会屈辱的死在这滔滔的黄河之中。

  终于,不知过了多久,竹排的颠簸,终于是渐渐的平静下来。

  乐进暗暗吐了口气,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却见黄河北岸,已经就在百余步外。

  他的心头,一阵的狂喜,未想自己竟然幸运的逃过了这一劫。

  但回头四扫,乐进却又倒吸了一口凉起,因为竹排的数量几乎减少了三分之一,也就是他,近有四五千的士卒,葬身在了河水之中。

  三万士卒,岸上近楚军围杀了万余,岸边被射杀了几千,河中央又被大水吞掉了数千,此时幸存者,只余下不到万余。

  乐进心中那个痛,那个惭愧啊,只觉自己颜面扫地,愧对曹操他的重托。

  “颜贼,颜贼——”乐进空有一腔的愤恨,却只能咬牙切齿的恨恨诅咒而已。

  乐进心怀复仇的复恨,竹排上那些趴着的燕军士卒,这些惊魂落魄,劫后余生之徒,对颜良却充满了恐怖,他们心中却皆有一个念头:

  此生再也不想与颜良统率领的楚军交手!

  当燕军惊魂落魄时,南岸处,数万楚军将士,却在高舞着手中的兵器,挥扬着收割的人头,欢呼大叫,向着逃跑的敌人耀武扬威。

  颜良驻马而立,刀削似的脸上,浮动着冷峻不屑的笑。

  今虽识破曹操之计晚了那么片刻,没能彻底围杀乐进军团,但此番追杀,重创乐进的逃军,使他至少损失了近两万的兵马,如此结果也算大获全胜。

  看着对岸远去的敌人,颜良扬鞭一喝:“回师,该是去收拾曹操的时候了。”

  颜良勒马转身,率领着他的数万兵马,扬长而去。

  当天,颜良的十余万大军,攻陷陕城重镇,一举打开了通往弘农的大门。

  弘农一郡,两头窄中间宽,陕城一破,望西的地势将越来越平坦,更适合颜良的大兵团展开。

  颜良在陕县休整两日,随后便尽起大军,向着被曹操围攻的弘农城杀奔而去。

  ……弘农城外,曹营大营。

  大帐中的曹操,正不停的踱步,焦虑不安的等候着陕县的消息。

  “三万大军,那可是三万大军啊,乐文谦,你可不能辜负本相的重托,你一定要把三万兵马,给本相活着带回来才行……”

  曹操口中喃喃自语着,忐忑的心情,已是尽显于色。

  郭嘉从旁安慰道:“丞相已授密计于乐将军,相信只要乐将军依计而行,必可顺利的将大军撤往河东,最不济也只是有几千号人,倾覆在黄河之中而已,丞相不必太过担心。”

  “希望如此吧。”曹操叹了一声,不安的情绪,稍稍的平伏了几分。

  正这时,帐外许褚通传,言是刘晔在外求见。

  刘晔分管情报,他此来,必是有关陕城最新的情报。

  曹操神经一紧,忙是令将刘晔传入。

  不过时,刘晔匆匆步入帐中,脸上那份凝重的表情,令曹操的心情顿时紧张了起来。

  “丞相,陕城方面有消息了。”

  “怎么样,乐文谦可成功的把大军撤往北岸河东郡了吗?”曹操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  刘晔默默道:“乐将军确实是撤往了河东,只是……”

  见刘晔吞吐,曹操心头顿时为阴影笼罩,皱眉道:“只是什么,快说。”

  “唉。”刘晔叹了一声,“乐将军虽撤往了河乐,但在登船之时,为颜良追至,三万大军损失了大半,只有一万余众,侥幸的逃往了河东。”

  曹操心头如被重击一拳,满脸震惊。

  三万大军,损失两万,如此惨重的损失,对曹操来说,简直比雪上加霜还要惨烈。

  “乐进难道没有按本相的密计行事吗,怎会损失如此惨重?”曹操愤怒的大吼。

  刘晔只得无可奈何的,将陕城的战事,如实的向曹操道来。

  听过了真相,曹操这才恍然惊悟,原来他所谓的密计,根本已为颜良识破。

  愤慨、惊愕的曹操,一时愣怔在了那里,一言不发。

  “大王,乐将军虽损了些兵马,但好歹保住了一万将士,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。今颜贼已破陕县,下一步必会向弘农城杀奔而来,整个弘农郡已无法再守,还请丞相速速下令,全师撤往潼关固守吧。”

  郭嘉的进言,将曹操从失神中叫醒,让他意识到眼前还有更紧急的情况,需要他冷静下来面对。

  “本相还有潼关在手,颜贼纵有十万大军,又有何惧!”曹操自己给自己打气,强行的振作了起来。

  当下,曹操便下令,尽撤弘农城之围,即刻起程往潼关一线退守。

  于此同时,曹操派人往河东传令,命徐晃和乐进会师之后,驻守于黄河北岸,万不可使颜良渡河,威胁河东郡。

  诸事分排已毕,曹操这才喘了口气,准备收拾收拾,卷铺盖退往潼关。

  这时,刘晔却又进言道:“丞相,晔以为,潼关虽险,但颜贼从南阳和汉中同时进兵,以我军现在的兵力,只怕是难以三面兼顾啊。”

  刘晔的话提醒了曹操,他这时才猛然想起,颜良欲攻入关中,可并非只有潼关一途。

  曹操的心情,顿时又沉重起来,抬头问道:“那依子扬之见,本相当如何是好。”

  刘晔干咳了几声,默默道:“依晔之见,到了这个时候,咱们必须得向刘备求援了。”

  向刘备求援!

  曹操心头一震,不情不愿的表情,旋即浮现于色。

  他当然不会忘记,就在去岁之时,身为盟友的他,还趁着刘备为颜良牵制,从刘备的手中“窃取”了洛阳。

  而如今,自己势危,却又要厚着脸皮,去向刘备求援,刘备又会是如何脸色呢。

  “大耳贼么……”曹操暗暗咬牙,似是不愿。

  这时,郭嘉也郑重道:“丞相,大局为重,大局为重啊。”

  曹操默然不语,沉默许久之后,无奈的摇头一叹。

  ……从陕城到弘农,从弘农到湖县,从湖县再到潼关。

  颜良的十余万大军,沿着曹操撤退的路线,一路高歌猛进,数日之间,便直抵潼关以东。

  经过洛阳之败,再加上陕县之败,此时,曹操的总兵力总数,已经不足八万之众。

  为了应对颜良数十万大军的进攻,曹操在河东布署了两万兵马,防止颜良北击并州,尚有一万兵马驻扎于晋阳,由曹仁统帅,以防刘备从背后捅刀。

  潼关方向,曹操则布下三万精兵,全力阻挡颜良的正面进攻。

  此外,商县一带,曹操布下五千兵马,以抵御颜良南阳之军,而在陈仓和祁山一带,曹操则布下一万余众,抵挡颜良的汉中兵团。

  诸军尽出,长安城中,只留有不到五千的守军。

  为了对付颜良,曹操这一次已是倾家荡产,把压箱底的家当都搬了出来。

  曹操自己,也常驻于潼关,拼死的抵挡着颜良十多万主力军团的正面进攻。

  而颜良大军进抵潼关之前,一连攻城数日,倒确为潼关坚城所拒,无法逾越这通往长安的最后一道屏障。

  攻关不利的颜良,在庞统的建议下,决定加强对曹操侧翼的进攻。

  于是,一骑飞奔南下,直往汉中,向益州的诸将,下达了颜良的王令。

  颜良命坐镇成都的李严,尽起益州之兵,北入汉中与陆逊会合颜良又以汉中都督陆逊为正帅,以李严为副帅,法正为谋,张任、严颜等为将,尽起八万蜀兵出秦岭,北击关中。

  经过数日的集结,八万川兵,北出祁山,浩浩荡荡的杀奔陇西而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