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零一章 华夏之贼

第七百零一章 华夏之贼

  曹操本来是打算,用一笔厚赏,来作为匈奴人出兵的回报,但如今看来,这个呼厨泉却看似粗鲁,实际上却精明的很,一开口便要地。

  赐地给匈奴的恶果,曹操岂能不知。

  当年汉武帝的西汉朝,无论对匈奴人还是别的胡虏,都采取的是严厉打击政策。

  但光武东汉中兴后,对外政策开始转变,诸如羌、氐等归降的胡虏,均是允许他们移居汉地,胡汉杂居。

  这种政策的后果,虽一时令胡夷感恩,但却造成了胡夷逐步内迁,使汉帝边边疆叛乱不止,迫使汉廷不得不将巨额的人力物力,用于平定边疆叛乱。

  西凉羌人的屡屡叛乱,就是最好的例证。

  如此,则加重了朝廷的负担,而朝廷又不得不将这种负担,转嫁于百姓身上。

  灵帝朝的黄巾之乱,百姓揭竿而起,若追溯根源的话,其实与汉廷边疆战乱不断,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。

  倘若如今赐地给匈奴,使之更深一步的迁入内地,将来匈奴一旦作乱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  精明如曹操,又如何算不到这一点。

  可是,如果不答应匈奴人的条件,借不到兵马,他曹操控制的朝廷,便有为颜良掀翻的危险。

  到那个时候,身死人灭了,他曹操化为一坯黄土,连担忧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曹操又想到,颜良那厮好色成性,倘若他失败了,那自己收集多年的美人佳玉,必然会为颜良所占有。

  一想到那些原本属于自己的女人,皆将臣服在自己的胯下时,曹操心中就一阵的绞痛。

  而且,残暴如颜良,只怕会杀光他曹氏所有的男丁,将曹氏所有的女人,都收为自己的玩物……想到这里,曹操心中愈寒,再也不敢想下去了。

  “好,匈奴乃大汉臣民,大汉朝廷自然当给匈奴安居之地,这个条件一点也不过份,本相答应你便是。”前一秒还有犹豫的曹操,后一秒便痛快的答应。

  呼厨泉大喜,叫道:“丞相果然是豪爽之人,那咱们就击掌为誓。”

  说着,呼厨泉就抬起了手掌。

  曹操知道,这一掌拍下去,他说出的话,便将无法再反悔,否则,必将信誉扫地。

  “答应他又如何,我可以让匈奴人暂时窃居,待我扫平了天下后,再用软硬手段,变相的将匈奴人逐出去便是。”

  曹操安慰过自己,不再多想,当即挥臂一掌击出。

  协议达成,呼厨泉的骑兵,旋即尽曹操所用。

  得到了匈奴兵的曹操,一时声势复振,潼关一线的兵力,猛增至了七万之众。

  兵力复振的曹操,并没有急于出关与颜良决定,而是在郭嘉的建议下,利用骑兵的优势,对颜良采取了骚扰战术。

  于是,在接下来的半月时间里,曹操以匈奴骑兵四出,不断的绕击楚军侧后,袭据楚军东面的粮道。

  从陕县到潼关的几百里长的粮道,处处都成了匈奴人袭扰点,不到半月的时间,颜良就被烧毁了近二十万斛的粮草。

  颜良当然不能坐视粮道被不断的袭据,而想要解除曹军的威胁,唯有的选择自然就是以骑兵来克制骑兵。

  但不幸的是,颜良的骑兵数量有限,而曹操却有四万匈奴铁骑,倘若颜良派出骑兵护粮,粮草保护不成,派出去的数量有限的骑兵,反而有可能为匈奴骑兵围杀。

  楚军大营,王帐中的气氛,一片的凝重。

  “曹贼竟然借胡虏之手,来对付我们,实在是卑微无耻。”

  “咱们岂能再坐视不顾,一定要主动出击,杀光袭我粮道的匈奴虏子。”

  ……大帐中,众将愤慨不已,有的骂曹操无耻,有的骂匈奴人可恨。

  愤慨归愤慨,众将叫骂了半天,却没人能拿出个破解的对策。

  颜良的十余万大军,面对着几万匈奴骑兵的袭扰,却只有干瞪眼的份,这也真是无可奈何。

  骑兵对步兵,机动性的天然优势,远非数量可以弥补。

  若兵多就能胜的话,历史上的宋朝,拥有百余万的步军,又何以会屡为金辽所欺。

  诸将愤慨,颜良却表情平静,只沉默不语。

  颜良很清楚,光靠嘴是骂不死匈奴人的,他必须尽快的找出破敌之策,以扭转目前的被动。

  因为细作已经发回情报,邺城方面,刘备已开始蠢蠢欲动起来,很有可能打算援助曹操,颜良必须赶在两面受敌之前,化解当前的不利局势。

  “匈奴骑兵飘忽无踪,杀之不易,要想除掉匈奴人,除非能诱使他们正面与我军决战。”

  一片愤慨声中,庞统缓缓道出了冷静之词。

  正面决战么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庞统所言,正也是他所想。

  “曹贼被我军杀破了胆,若他敢正面决战,又何以会使如此卑劣的手段。”黄忠表示了质疑。

  不过,黄忠这番话,却无意见提醒了颜良。

  他眼眸猛的一眼,说道:“本王逼关下寨,咄咄逼人,曹操自然不敢正面对战,既是如此,那咱们就撤兵东退,放曹操出关便是。”

  “撤兵东退,的确可以向曹操示弱,诱其出战。”庞统点头表示附合,话锋一转,却又道:“不过臣却不得不提醒大王,倘若纵容曹军出关,进入平地,曹操麾下四五万的骑兵,即使正面交锋,于我军恐也有不利呀。”

  庞统的担心,一点都不多余。

  弘农的地势虽然狭窄,但毕竟乃中原地带,其地势平坦,远胜于南方,还是比较利于骑兵作战的。

  平原上对付骑兵,颜良自也有一番心得,此前也不是没有胜过。

  但眼下的问题则是,他跟曹操交手多年,曹操对他对抗骑兵的手段,必然了如指掌,再度交手,必然会万般防备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颜良想凭借连弩等利器,击破曹操的铁骑,基本已不太现实。

  那么,颜良想在平原上决战,击破曹操强大的匈奴铁骑,就必须要有全新的战术,可以杀曹操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想破头皮,颜良也无计可施。

  “奶奶的,计谋都老子一个人想了,要你们这些谋士还有什么用。”

  颜良忽然间想通了,目光望庞统和贾诩身上扫,用命令的语气道:“士元,文和,本王限你们十日之内,务必要想出一个正面决战,击破匈奴骑兵的计策来。”

  庞统和贾诩一怔,二人对望一眼,脸上皆露难色。

  “大王,这个可有些难啊,十天的时间是否太急了。”庞统面露难色。

  颜良却决然道:“十天已经算长了,难道你们还要等到刘备出兵之时,才能想出来吗。”

  颜良的话,提醒了庞统二人,这两位绝顶的谋士,只能咽下了为难,冥思苦想起来。

  颜良把重担压在了庞统和贾诩身上后,便是下令,全军明日拔营,开始向东退却。

  次日,十余万大军拔营,井然有序的向东退却。

  数日的时间里,颜良率军从潼关退到闻乡,从闻乡退往湖县,湖县退往弘农城。

  曹操似乎早料到颜良会退兵,当即率军出关,尾随于楚军之后,一路跟进。

  吸取了前番数败的教训,曹操并没有急于向颜良发动猛攻,而是尾随的同时,继续派出匈奴骑兵,分数路不断的骚扰楚军。

  七天后,颜良退出了弘农城,开始向陕县一带撤退。

  颜良前脚一走,次日,匈奴的骑兵便尾随杀至。

  匈奴人如今名为曹操之兵,但实际上却只相当于雇佣军,这些胡虏抢掠的本性自然不改,几千匈奴铁骑入城后,旋即将弘农城洗劫一遍。

  这些胡虏将城中千余户士民之家,抢掠一空,对城中的妇女,肆意的奸辱,但凡有反抗者,便无情的杀戮。

  弘农城中的士民,原还庆幸着摆脱了颜良这个“残暴”之主的统治,谁曾想到,他们迎来的,却是比颜良残暴十倍的新主。

  当曹操率领着他的本部精锐,赶至弘农城,整个城池早已变成人间地狱。

  残阳西斜,曹操徐行在残破的街道,耳听着妇孺的哭声,眉头紧紧而皱。

  街道两旁那些幸存的百姓,尽管他们对曹操依然敬畏,但那畏惧的眼神中,却更添了几分敢怒不敢言的怨恨。

  “这些匈奴人,实在是可恶。”曹操口中暗暗咬牙。

  身边的刘晔,却是劝道:“匈奴人本性如此,那呼厨泉若不纵容他们洗劫抢掠,那些匈奴人岂会替他买命,听他号令。”

  另一侧,郭嘉也叹道:“这些百姓乃是为了国家大局牺牲,这也算是他们为国尽忠,是他们的光荣,丞相无需太过介怀,事后无非给他们些抚恤便是了。”

  “若非那颜贼作乱,父亲就不会迫不得已,借匈奴之兵作战,如此,此间的百姓也就不会受此苦难,这一切的祸根,终归都是那颜贼。父亲只要杀了那颜贼,就算替牺牲的百姓复仇血恨了。”

  身后,全副武装的曹彰,也替曹操开解。

  臣子们的一番劝慰后,曹操深凝的眉头已尽展开,心情显然已释怀。

  释怀的曹操,便冷哼道:“尔等说得不错,这一切都是那颜贼之罪,本相定当为天下百姓,击灭了这作乱华夏的奸贼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