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零二章 愤然一战

第七百零二章 愤然一战

  陕县以西,二十里。

  一望无际的大军,行走在东去的大道上。

  颜良胯坐着赤兔宝马,徐徐的行走在队伍中间,边走边是听着斥候汇报着最新的敌情。

  “匈奴人已于前日进战弘农城,入城之后,匈奴人将弘农城洗抢一空,肆意烧杀奸辱……”

  耳听着匈奴人的种种恶行,颜良剑眉深凝,眼眸中迸射着慑人的怒意。

  前世身为普通人的颜良,最恨的就是那些欺辱手无寸铁,无权无势的百姓之徒。

  颜良是残暴,当然也喜欺压人,这一点颜良从来都不否认。

  但颜良欺压的人,统统都是他的死敌,是那些曾经威风八面的诸侯,这些人,哪一个不是曾经显赫的权贵。

  至于颜良强占的女人,她们哪一个,不都是权贵名门出身,平素都娇生惯养,不知人间疾苦。

  对于那些普通百姓,颜良何曾有过屠戮。

  但是现在,曹操借来的匈奴兵,却对无辜的平民,肆意的奸辱掳掠,如此令人发指的作为,颜良焉能不怒。

  “这些匈奴胡虏,竟敢如此欺压我汉民,我颜良发誓,非屠尽你们不可!”颜良咬牙切齿,愤然起誓。

  左右跟随的诸将士,无不也是愤慨难当,气怒之下,纷纷的向颜良求战,要和匈奴兵决一死战。

  颜良虽怒不可遏,但他却未被盛怒冲昏了头脑,依然保持着冷静。

  “士元,文和,前边就是陕县了,本王可无法再退,你们还没有想出决战破敌之策吗?”颜良用逼人的语气问道。

  庞统与贾诩面面相觑,均是面露难色,那般表情,自然还是无计可施。

  颜良也没有再催他们,目光延伸向前方。

  通往陕县的大道左右,皆是绿油油的庄稼地,那些农夫们,赶驱牛赶犁,辛苦的耕耘着。

  因是颜良的军纪甚严,楚军将士所过之处,绝不敢有扰民之举,故是这道旁的农夫们,倒也没有逃避,依旧如常的劳作。

  颜良却很清楚,他的大军虽然秋毫无犯,但随后而来的匈奴铁蹄,却会无情的践踏他们的农田,烧毁他们的房舍,抢走他们所拥有的一切。

  “传本王之命,将沿途的百姓,统统的都强行迁走,免得留下他们给匈奴人杀害。”

  颜良明白,用强行手段迁民,必然会引起百姓抱怨,但为了保住他们的性命,颜良也没功夫耐心的做他们的思想工作,只强行带走便是。

  号令传下,众军便分头四出,开始执行颜良的王令。

  而此时,贾诩却似猛然间受到了启发了一般,眼前蓦的一亮,脱口而出一声:“有了!”

  有了,贾诩有了。

  “文和,你有什么了?”颜良随口问道。

  “臣已有对付匈奴骑兵的破敌之计了。”贾诩捋着胡须,嘴角扬起一抹诡笑。

  颜良心头猛的一震,几许惊喜涌上脸庞,心道果然不愧是毒计,在这最关键的时候,还是靠得住啊。

  “文和有何妙计,还不快说。”颜良兴奋的催问。

  贾诩遂是压低声音,不紧不慢的将他的计策,诿诿的道将出来。

  颜良听着听着,嘴角扬起会意的诡笑,不禁笑道:“原来是此计啊,文和,看来你也被本王传染了‘异想天开’的习惯呢。”

  贾诩嘿嘿的笑着,拱手道:“老臣好歹也算半个元从之臣,若还没跟大王学到一招半式,岂非白跟了大王这么多年。”

  贾诩这个老狐狸,拍马屁之际,还不忘强调自己是“元从之臣”。

  颜良哈哈大笑。

  笑声中,颜良已决定采纳贾诩之计,当即下令,全军在陕县以西二十里下寨,连营数里,停止继续退却。

  安营之际,颜良已按照贾诩的计策,发下王令,开始暗中准备。

  楚军停止退却的情报,很快就传入了弘农城,此时,曹操正在弘农的临时军府中,与众谋士,还有那匈奴单于呼厨泉,共议着一下的破敌之计。

  “那颜良被我的铁骑赶得狼狈而逃,我看他也不过如此,根本没有传闻中的那般了得。”满嘴满气的呼厨泉,对颜良很是不屑。

  曹营众将,皆是暗笑,心道你个胡虏酋首,才跟颜良交手几天,就敢如此猖狂。

  众将心下虽然讥讽,但碍于眼下有求于呼厨泉,却无人敢有表露。

  “颜贼诡计多端,武艺极是了得,如今虽然失利而退,但却不可小视啊。”曹操倒是保持着冷静,没有被眼前其实算得上胜利的“胜利”,冲昏了自己的头脑。

  因为轻视颜良,他已经吃了太多的苦头,如今他实在不敢再对颜良有所不屑。

  呼厨泉却不屑道:“曹丞相也太过谨慎了吧,若是丞相不敢跟颜良交手,我愿为前锋,以我匈奴铁蹄,踏平颜良那十几万人马。”

  呼厨泉的言语中,分明有讽刺曹操“胆小”的意味,旁边许褚闻言变色,当场就欲斩杀呼厨泉。

  曹操急是一瞪,以眼神制止了冲动的许褚。

  杀一个呼厨泉固然简单,可杀了此人后,四万匈奴铁骑就会轰然而散,甚至会反戈一击,正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,曹操当然不会容许这样的事发生。

  此时,郭嘉却拱手道:“颜贼此时背依陕县,我们已无法骚扰其粮道,倘若不击破颜贼主力,收复陕县的话,弘农郡就无法转危为安,嘉以为,我们可适时与颜贼一战。”

  曹操陷入了沉思。

  诚如郭嘉所言,不击破颜良,就无法收复陕县,不收复陕县要地,弘农郡的大门就永远无法合上。

  “嗯,我有四万铁骑,只要交战之时,防备着颜贼的连弩,正面交锋,他又岂是我的对手……”

  曹操的思想渐渐倾斜,半晌之后,他猛一拍案:“颜贼兵马虽众,怎么挡得住本相的铁骑洪涌,本相就举兵东进,一举荡平贼军。”

  豪言一下,呼厨泉大赞曹操勇略无双,宣称愿为曹操死战。

  左右诸将见曹操决心已下,皆是抖擞精神,慷慨应命。

  次日,天色一亮,曹操便尽起全军,会合匈奴的四万大军,集七万之众,一路向陕县方向杀奔去。

  一骑斥候飞奔而至,将曹军大举东进的情报,送至了颜良的手中。

  “看来本王连连撤退,终于是诱动了咱们的曹大丞相,文和,你的破敌之策,可已准备好了吗?”颜良问道。

  贾诩捋须笑道:“大王放心,万事俱备,只待一战了。”

  颜良点了点,便喝道:“传令下去,明日全军尽出,与曹贼决一死战。”

  王令传下,三军将士无不热血沸腾。

  从潼关一路退至此间,大楚的将士们心中早就憋着一口恶气,巴不得能与曹军决一死战。

  如今,决战的时刻终于到来,将士们心中压抑的怒火,终于可以喷发,如何能不叫他们跃跃欲战。

  当天晚上,颜良杀鸡宰羊,好酒好肉任由他的将士们吃个够。

  几顿饮餐后,次日午后时分,颜良收到斥候回报,曹操的步骑大军,已是步近了大营。

  颜良遂是点起十余万大军,倾军而出,离营布阵,摆出旷野决战的架势。

  大军连绵数里,布阵完毕,颜良坐胯赤兔马,手提青龙宝刀,屹立于中军王旗之下。

  举目远望,但见向西的大道尽头,一条粗长的黑线,从天地交接处缓缓蠕动而起。

  笼罩在粗线上空的,则是漫漫的尘雾,犹如沙暴一般。

  那般可怖的声势,唯有庞大的骑兵,才可以营造的出来。

  不多时,黑线消息,曹军的狰狞的面容,渐渐清晰的映入了眼眸。

  但见十余个大大小小的军阵,缓缓的稳步向前,整齐而井肃的向着本军推进而来。

  遮天的黑色战旗,如乌云压地一般,森森如林的刀枪,几欲将苍天映寒。

  军阵的最前方,不是盾兵,也不枪兵,而黑压压的一片的四万匈奴铁蹄。

  很显然,曹操摆出来的,乃是一个极富攻击之势的进攻阵型。

  曹操以骑兵列阵于前,就是料定颜良以步兵为主,不会主动发起进攻,以防军阵一乱,侧后方暴露出破绽,为匈奴轻骑所抄。

  战鼓声响起,曹操最先出招。

  五千匈奴轻骑最先出动,从西南侧迂回向了楚军的后方。

  紧接着,另外一万的匈奴轻骑,也随后出动,分为两队迂回向了楚军侧后。

  颜良知道,这是骑兵对付步兵最惯用的战术,以轻骑抄袭侧后,牵扯步军军阵变化,变化一旦出现破绽,骑兵可以立刻抓住时机,以高机动性迅速的发动冲击。

  万马奔腾中,匈奴的骑兵三面围裹而至,除了正面之外,楚军的侧翼及后方,都处于了匈奴铁骑的威胁之下。

  面对如此之势,颜良所能做的,只有迅速调集弓弩手,变化枪盾手的方向,以确保侧后的安全。

  当颜良将主要的兵力,用于防范侧后时,正面方向自然就暴露出了弱势。

  远处观战的曹操,将楚军的变化看得清清楚楚,他很敏锐发现,此刻的楚军,正面反而成了最易突破之处。

  战场上的机会,稍纵即逝,曹操只沉吟了片刻,便下达命令,命呼厨泉率余下的两万五千重骑,即刻从正面向楚军发起冲攻。

  号角声响声,两万多匈奴铁骑轰然而起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向着楚军正面冲涌而至。

  面对着汹涌而至的匈奴铁骑,颜良暗吸一口气,将目光转向了贾诩:“文和,该是你上场的时候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