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零三章 牛气冲天

第七百零三章 牛气冲天

  贾诩拱手应命,当即摇动令旗。

  楚军前军得令,原本森严封闭的军阵,忽然之间大开,军卒们匆匆的后退。

  开阵处,所逞现出来的,乃是上千个木制的栅笼,而那些木笼中所装的,竟然是一千多头黄牛。

  这些黄牛的犄角上,皆插着尖刀,尾部都涂以油脂,而且,每头黄牛的眼睛都被蒙了起来。

  此正贾诩之计,这位毒士,他是要对曹军施用火牛之计。

  当年战国之时,燕将乐毅伐齐,领兵直下齐国七十余城,几乎将齐国灭亡,齐国在燕国猛烈的进攻下,只余下两座城池,齐将田单正是用了火牛阵,一举杀败了强大的燕国,恢复了齐国失地。

  当日贾诩向颜良提出,用火牛阵来对付匈奴铁骑时,颜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典故。

  “文和,这火牛阵虽猛,但牛可不跟人一样,这些畜生一旦被火上身,狂暴失控起来,倘若四处乱窜,杀了自己人却当如何。”

  当时,贾诩一提出用火牛阵,颜良就曾提出了这样的质疑。

  贾诩却笑道:“大王放心,臣自有防范之策。”

  贾诩所说的防范之策,便是以木笼圈住牛,放火之时只以一面开口,再以布蒙上牛眼,如此一来,吃痛受惊的牛,就只能凭着本能,向着木笼开口的正前方奔行。

  便是因此,经过一番思索后,颜良遂决定采纳贾诩之计。

  于是,在数天的时间里,颜良便暗下王令给附近诸县,命他们征用了上千头耕牛,以送粮为命送抵了前线。

  如今,这上千头耕牛,已按照贾诩的方式,摆出了牛阵列阵于前。

  此刻,匈奴铁骑已如潮水一般,涌至了两百步外,到了这个时候,颜良除了搏一把外,已别无选择。

  深吸过一口气,颜良扬鞭一指,高喝一声:“点火,放牛——”

  号令传下,早已高举火把的士卒,迅速的将一头头耕牛尾巴上的油脂点燃。

  “哞哞哞!”尾巴着火,吃痛的黄牛凄惨的嘶鸣起来,发了疯似的向前撞击着木笼。

  随着战鼓声响起,左右士卒,迅速的将木笼打开。

  雷声轰天,火光熊熊。

  一千多头火牛咆哮而出,发了疯似的向着迎面而至的匈奴铁骑洪流狂奔而上。

  正在冲锋的匈奴重骑,眼见着迎面冲来的茫茫“牛海”,瞬时间,统统都惊呆了。

  远方处,曹操也是震惊到目瞪口呆。

  当他看到楚军忽然裂阵时,他就本能的意识到,形势可能有所不妙。

  而当曹操看到楚军裂阵之后,阵中竟然亮出了无数黄牛后,他霎时间就意识到,颜良这竟是要施用火牛之计。

  又中计了!

  曹操的脑海中,如闪电惊雷一般,霎时间闪过了这四个斗大的字。

  又惊又羞的曹操,不及多想,急是声嘶力竭的喝道:“鸣金收兵,速速鸣金收兵——”

  左右曹军都被楚军中出现的牛群给看傻了,愣怔了半晌才明白了曹操的意思,慌忙的传令鸣金。

  然而,就在曹军阵中,金声方自响起之时,楚军阵中的火牛群已呼啸而至。

  曹操眼珠瞪得斗大,满脸的惊愕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楚军的火牛,如奔流的赤潮一般,狠狠的撞向了匈奴骑兵阵。

  牛吼声,人叫声,马嘶声,瞬间响彻一片,混杂在一起的诸般惨叫,甚至盖过了马蹄的震踏。

  吃痛的火牛,被蒙了眼睛,只顾发了疯似的往冲前,牛角上绑着的尖刀,无情的将阻挡于前的一切洞穿。

  原本来势汹汹,以为可以轻易撕碎楚军的匈奴人,万万没有想到,竟然会碰上如此不可思议的攻击方式。

  惊恐的匈奴人,成百上千的被火牛连人带马挑翻在,即使有人没有在第一时间被戳死,随即也会被无数的牛蹄踩踏成为肉泥。

  火牛奔腾,血色漫空,天崩地裂。

  两万五千人的匈奴铁骑,在火牛的冲击之下,转眼间便被辗杀大半。

  夹杂在众军中的呼厨泉,所有的狂傲,皆已为那不可抗拒的冲击摧毁,惊恐的他这才意识到,颜良当真如传闻中那般难以对付。

  追悔莫及的呼厨泉,急是勒马转身,还望西边奔腾。

  残存的匈奴骑兵,转眼土崩瓦解,如受惊的鸟兽般轰然而散,丢盔弃甲,扭头狂逃。

  只是,几万人的骑兵,冲势已起,又岂能在片刻间掉头。

  惊恐的匈奴人非但没能及时撤退,反而彼此拥挤倾轧,造成了更大的混乱。

  奔腾中的火牛们,却无视一切,依旧痛吼着狂奔向前。

  只片刻间,从楚军阵到曹军阵,相隔里许的旷野上,已是被火牛踏出一条肉泥遍地的血沼之路。

  曹操眼看着匈奴人遭此蹂躏,已是惊得错愕无比,几乎要喘不过气来。

  “丞相,赶紧走吧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。”旁边的许褚焦急的催促着。

  曹操这才从震恐中清醒过来,眼见如此形势,自己若再不走,他和他的几万曹军,便将如匈奴人一般,被颜良的火牛轻松踏平。

  “颜贼,颜贼——”曹操恨恨咬牙,万般的不甘,却只能自咽下苦水,下令全军撤退。

  曹操拨马先走,数万惊慌的曹军旋即匆匆而退,抢在火牛阵撞来之前,退出了战场。

  而此时,原本袭扰楚军侧后的匈奴兵,见他们的本军遭受重创,无不大惊失色,哪里还敢再攻,土崩瓦解,四散而逃。

  远望四散奔溃的敌人,颜良心中畅快之极,不禁放声狂笑。

  狂笑声中,颜良长刀一扬,高喝一声:“全线出击,给本王杀光这些匈奴野狗——”

  王令下达,赤旗如风摇动。

  隆隆的战鼓声中,冲天而起,十余万楚军步骑全线出击。

  热血的男儿们,挟着对匈奴人的痛恨,一往无前,手中的刀枪,无情的斩向败逃的敌人。

  十余万大军,遍野冲锋,何其壮观的场面。

  败溃的敌人,无论是匈奴兵,还是曹军,都连头也不敢回一下,只顾没命奔逃。

  颜良挥军掩杀,穷追不舍。

  曹操不敢有一丝停留,直接就弃了弘农城,径奔潼关而去。

  颜良统帅领着十余万大军,从陕县追至弘农,从弘农追至湖县,又从湖县追至潼关,直到得知曹军已退上关城时,才下令停止追击,于潼关以东二十里安下营盘。

  因是一路上只顾着穷追,忘了清点战胜所获,安营之后,颜良命清点战场,才知此役他竟是斩杀了匈奴骑兵有两三万之众,缴获马匹、旗鼓等更是不计其数。

  尽管曹操的本部军团逃得及时,没有遭受太多损失,但呼厨泉的南匈奴军,却遭受重创,几近全军覆没。

  一场空前的大胜后,颜良知道曹操已无力再反抗,遂叫大军且在潼关安营,只待后面粮草运输跟上来后,便再度对潼关发动更猛烈的进攻。

  潼关之外,十余万楚军耀武扬威。

  潼关内,曹军的士气已是低靡之极。

  中军大帐中的曹操,脸色铁青,满眼惊魂落魄之色,仿佛还未曾从火牛阵的震惊中缓过神来。

  猛一拍案,曹操恨恨道:“本相就知道,那颜贼诡计多端,他胆敢跟我们决战,必然是有所恃。”

  曹操的语气中,充满了悔恨,更暗含着几分怨意,似乎在怨麾下文武,不该轻他跟颜良决战。

  案前的郭嘉、刘晔等人,皆默默的垂首,各人的脸色,皆是惭愧之色。

  曹操正怒之时,帐外亲兵来报,言是那匈奴单于呼厨泉从关外逃回,正在外面求见。

  “呼厨泉,他还有脸来见本相,把他带进来。”曹操咬牙切齿道。

  片刻后,灰头土脸的呼厨泉步入了帐中,这位匈奴单于,非但没有兵败的自责,反而是一脸怒气。

  “曹丞相,你好生道,本单于替你做先锋出战,你却临阵先逃,致使四万铁骑大败,几乎损失殆尽,你现在做何解释!”

  呼厨泉把兵败的责任,竟是归到了曹操的身上。

  此时的曹操,已是恨意难平,大喝一声:“来人啊,把这个可恨的虏酋给本相拿下。”

  号令一下,早就窝火的许褚大步而上,一拳便将呼厨泉打翻在地,左右亲兵一拥而上,将这虏酋绑了个结实。

  “曹操,本单于为你助战,你焉敢如此对我。”呼厨泉惊怒大叫。

  曹操瞪着他斥道:“该死的胡酋,本想若非走投无路,又岂会借你援手,你这厮不知引以为荣,还敢跟本相漫天要价,纵容你的虏兵在本相的地盘上烧杀抢掠,今又逞强出战,使本相的大计功亏一篑,你不知自悔,还敢跟本相猖狂,当真是罪无可赦!”

  一番斥责,把曹操憋在心底的怒气,一股脑的倾泄了出来。

  那呼厨泉被斥得满脸子灰,一时间也不知如何以应。

  “来人啊,把这虏酋拖出去,给本相斩了。”怒不可遏的曹操,厉声一喝。

  许褚挽起袖子,提起惊叫的呼厨泉便往外而去。

  刘晔等人想劝,但见曹操一副盛怒的样子,却无人敢张口。

  片刻后,许褚将呼厨泉人头提入,很是解气的献在了曹操跟前。

  曹操看着那血淋淋的人头,心情却一点都好不起来,反而是愈加的沉重。

  “匈奴兵覆没了,本相还拿什么来跟颜贼抗衡啊……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