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零四章 断你七寸

第七百零四章 断你七寸

  时隔未久,颜良再次站在了潼关关城之前。

  关城巍峨依旧,关中的曹军数量,也仍没有太大的变化,但颜良却深知,形势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  火牛阵一场大胜,斩杀了近四万的匈奴人,楚军将士的士气,已达到了开战以来的顶点。

  而侥幸逃回关城的曹军,却是军心震恐,几为瓦解。

  王帐中,诸将热血沸腾,慷慨求战,猎猎的杀机疯狂的汹涌。

  颜良却并未急于下令大举攻关。

  凝神地图半晌,颜良摆手道:“传本王之令,命凌统率水军逆流而上,本王要水陆并进,一举突破潼关防线。”

  水陆并进!

  帐中文武均是吃了一惊,皆为颜良的战略而震动。

  “大王,黄河过陕津后,水势就更为湍急,我战船逆流而上,根本就没办法前行啊。”精通水军的甘宁表明了忧虑。

  颜良却道:“光靠战船独自之力,当然无法前行,本王还要下令,征发司州一带民夫,尽数集结于黄河南岸,本王要他们统统变成纤夫,拉着战船逆流西进。”

  此言一出,在场文武猛然惊悟。

  庞统点头道:“倘若能以纤夫拉着我们的舰队前行,只要通过潼关水域,向北可攻取蒲坂津,向西则可由黄河进入渭口,抄袭潼关之后,大王此计,确是一条破关的妙计。”

  智谋之士,自然是所见略同,有庞统赞成,颜良对自己的计划,自然是更有信心。

  当下颜良便传下王令,征调丁夫,调集水军。

  弘农一带的民众,饱受了匈奴人的摧残,而颜良为他们赶跑了匈奴人,从水深火热中解救下他们,这些百姓对颜良自然是充满了感恩之心。

  征调的王令下达,诸乡诸县的百姓们便是踊跃的应征,成千上万的百姓,迅速的向黄河沿岸汇集。

  几天后,凌统、蒋钦等将所统的三百余艘战船,在数万纤夫的拖拉下,逆着黄河的波涛,浩浩荡荡的向西开进。

  不数日间,舰队越过陕津、郯津等南岸诸渡口,声势浩大的开入了潼关水域。

  曹操和他部下们,作梦也没有想到,南方的舰队,竟然能够穿越涛涛黄河,进抵潼关这般水势险峻的水域。

  当楚国的舰队,耀武扬威的出现在潼关北面大河上时,关上的曹军士卒,无不惊恐错愕,一片的骚动。

  关城上,曹操僵直的站在那里,错愕的眼神中,充满了惊悚。

  左右那些文武,亦是惊得目瞪口呆,不知所措。

  “颜贼,竟然把水军开到了这里,这——”曹操声音颤抖,几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见。

  “丞相,颜贼的水军一旦由黄河进入渭水,就大事不妙了。”郭嘉惊恐的说道。

  曹操身形又是一震,心头如遭重锤一击。

  楚国的舰队一旦进入渭水,向西可威胁长安,向东可截断潼关之后,向北转入洛水,则可直取冯翊郡治所临晋。

  而那临晋城距蒲坂津渡口,不过三十余里,一旦楚军对取临晋城,便可配合黄河上的舰队,从东西两面攻取蒲坂津。

  蒲坂津倘若有失,就等于被楚军截断了并州与关中的联系,曹仁、徐晃等诸军,便等于成了孤军。

  此等危险,曹操如何能不知。

  “那,那本相该当如何是好?”曹操有些慌了神。

  郭嘉沉吟半晌,默默道:“唯今之计,丞相只有壮士断腕,方能渡过此难关。”

  壮士断腕?

  曹操心中一寒,隐隐已猜到了分,沉声问道:“怎么个壮士断腕之法。”

  “弃却并州,集中全部兵力退守洛口。”郭嘉几乎用悲壮的语气回答。

  弃却并州!

  四字一出,曹操与在场众人,无不神色剧变。

  那可是并州,整整一个州啊,一旦弃却,曹操的地盘就等于缩水了三分之一,倘若再加上先前损失的司州,那么曹操在与颜良的战争中,等于已损失了一半的土地。

  曹操岂能痛快接受如此损失。

  郭嘉却解释道:“今颜贼舰队将入渭水,如此,则潼关必不可守,丞相早晚也当弃了潼关,退守洛口这第二道防线。而潼关一失,颜良的大军便可肆无忌惮的北入河东,那个时候,单凭子孝将军他们手中的兵力,焉能守得住并州。”

  曹操沉默了,脸色越来越阴沉。

  “并州既不能守,何如干脆弃了,如此,还能保住三万多生力军。有了这三万兵马,再加上手头的兵力,我们至少可以聚起六七万的兵马,以此兵马拒守洛口,背依长安后方,才有机会挡住颜贼的兵锋,保住关中不失呀。”

  弃并州,保关中,这是曹操现在唯一的选择。

  曹操虽有万般的不甘,但他还没有失去理智,沉默半晌,他终于是长叹了一声。

  “传令给子孝他们,速速由蒲坂津渡河,退守长安吧。”曹操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  “那……潼关之事?”郭嘉试探着问。

  曹操摇了摇头,无奈道:“只待子孝他们的兵马一到,就弃了潼关,退守洛口吧。”

  曹操终于还是做出了正确的抉择,郭嘉长松了一口气。

  ……潼关之东,黄河南岸。

  颜良驻马河滩,远望着自己浩浩荡荡的舰队,脸上皆是引以为傲之色。

  “文和,你曾为曹操谋士,以你之见,此时此刻,曹操会有怎样的应对?”颜良远望大河说道。

  “这个嘛……”贾诩思索了片刻,说道:“曹操此人,极是擅长取舍,以如今之势,臣以为曹操必会弃守并州,集中所有兵力退守洛口。”

  弃这并州,退守洛口么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又道:“士元,倘若曹操果真如此,那依你看,本王下一步将如何用兵?”

  “很简单,先放下潼关不攻,集中兵力北上,抢占了蒲坂津,断掉曹仁并州军团归关中之路。”庞统却没有多少思索,回答的斩钉截铁。

  颜良深以为然,冷笑道:“军师所言,正合本王心意,就传令给凌公绩他们,命他的舰队不必入渭水,径直北上,给本王强占蒲坂津。”

  颜良的王令传下,位于黄河上的舰队,迅速掉转船头北向,向着几十里外的蒲坂津杀去。

  为了掩护舰队北上,颜良又下令给文丑,将所有的骑兵都调往北岸,以保护那些纤夫拖船,阻止曹军骚扰。

  与此同时,颜良又传给黄盖,命其率部分水军,攻打北岸渡口大阳城,牵制徐晃所部。

  数路齐下,不两日间,凌统所率的水军就进抵了蒲坂津水域。

  这蒲坂津乃是因黄河东岸的蒲坂城而得名,此地连通并州与雍州,自春秋以来,便是秦晋交战的必争之地,战略地位极其重要。

  蒲坂津虽然重要,但在此之前,曹操其实并未在此屯驻重兵,反倒在东岸的蒲坂城中,屯扎了三千余军。

  因为蒲坂津位于黄河上游,除非颜良攻陷了河东郡,由对岸蒲坂城渡河威胁蒲坂津,而河东郡有有徐晃和乐进的数万兵马驻扎,故从理论上来看,蒲坂津所处的位置非常安全。

  但曹操万万没有想到,颜良的舰队,竟然会直接开到黄河上游这么远的地方,如此一来,蒲坂津反而成了兵力空虚之地。

  当颜良的舰队北上时,曹操发给曹仁的军令,已经去往晋阳,而其子曹彰,也正统帅三千精兵,奔驰在由潼关前往蒲坂津的路上。

  只可惜,曹操的反应,终究还是慢了一步。

  凌统率领的三百艘战舰,两万多水军,经过一天一夜的强攻,歼灭了蒲坂津的千余守军,在付出了两千人的代价后,终于顺利的拿下了这座战略重镇。

  并州与关中的联系,就此被斩断。

  随后赶至的曹彰,眼见蒲坂津已失,自是震惊不已,不甘心之下,便对楚军发动了几波的攻击。

  曹彰所率领三千兵马,虽然人数少,却皆为精骑,其战斗力不容小视,凌统的水军虽有两万,但陆上交锋,未必会是曹彰的对手。

  所幸颜良早就料到,曹操必会派精骑去援蒲坂,故他在给凌统的王令中,命命他攻下蒲坂津之后,就深挖高垒,坚守营寨,无论曹军如何挑衅,都不可出战。

  凌统很忠实的遵从了颜良的命令,兵马虽多却拒守不出,但遇曹彰强攻,只以乱箭狂射。

  曹彰屡攻无果,损失了五百余骑兵后,只好无奈的放弃,率军退往几十里外的临晋城,并飞马往潼关向他的丞相父亲报信。

  潼关城。

  夜已深,万籁俱静,除了关北滔滔的黄河之声外,再无一丝杂音。

  曹操却辗转难眠,久久无法入睡。

  “子孝啊,你一定得把并州的三万人,给本相带回来啊,我曹家的兴衰,就在你身上了……”

  踱步于帐中的曹操,口中喃喃自语祈愿。

  正自焦虑时,帐外亲兵来报,言公子曹彰,已派人送了紧急军情。

  曹操忙令将情报送入。

  当曹操接过那道奏报,展将开来一看时,整个人,霎时间冰冻在了那里。

  手中那帛书,脱手而落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