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零五章 逼到曹操自残

第七百零五章 逼到曹操自残

  蒲坂津,竟然失陷了!

  我曹操竟然是再一次的,让那个该死的颜良抢了先手。

  曹操失神的僵硬在了原地,眼眸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,说不出是愤恨,还是懊悔,又或者是震惊。

  曹操就想不通了,为何自己的每一招计策,无论多么精妙,最终都会为颜良所识破,与颜良的动作比起来,他总是要慢半拍。

  就仿佛,颜良乃是上天注定,是他曹操毕生的克星一般。

  “蒲坂津已失,并州已被隔断,这可如何是好,如何是好啊……”从失神中苏醒,曹操焦虑已极。

  无计可施的曹操,只有赶忙将郭嘉等谋士召来,以期共商对策。

  当郭嘉听闻了蒲坂津失陷的消息后,自然也是震惊万分,惊动了好一会,方才不得不接受这残酷的事实。

  “蒲坂津一失,子孝他们的并州军就无法撤回关中,这形势可于我们大大的不利呀。”郭嘉恨恨的击打着拳头,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对策。

  曹操的心情,愈加的沉重。

  这时,刘晔叹道:“蒲坂津一失,并州军团无法归关中已成定局,唯今之势,我们所要面对的,就是如何以区区几万兵马,挡住颜贼十几万大军。”

  刘晔的话,如刀子一般,狠狠的扎在了曹操的心头。

  那可是十几万大军啊,无论数量还是其精锐程度,都远胜于当年官渡时的袁绍。

  官渡一役,良将如云的曹操,尚且无法抵住袁绍的兵锋,如今将星凋零,他曹操又如何能挡住比袁绍还强的颜良。

  曹操欺骗不了自己,以三万多的兵马,他绝无信心击退颜良。

  此刻,一直深思的郭嘉,眼眸蓦的一凝,似是做出了什么沉重的决定。

  深吸一口气后,郭嘉默默道:“丞相,事到如今,恐怕只有一条计策,可以阻退颜贼,保得关中暂时的安全了。”

  “什么计策,奉孝快说。”曹操如捞出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迫不及待的摧问郭嘉。

  郭嘉轻叹一声,沉声道出了自己的计策。

  曹操神色为之一震,眉头深凝,一时陷入了沉默。

  刘晔却道:“丞相,此计虽有自损之嫌,但事到如今,也只有如此才能挡住颜贼的攻势了,为了顾全大局,必须有所牺牲啊。”

  刘晔这么一劝,曹操凝重的表情,此刻便有些缓和了几分。

  “大局,为了大局么。”曹操喃喃自语着,内心中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。

  半晌后,曹操抬起头来,脸上已皆是阴沉与决毅。

  他一咬牙,恨恨道:“颜贼逼人太甚,本相为大汉社稷,也不得不如此了,就依奉孝的计策去办吧。”

  ……潼关东,楚军大营。

  一队队的楚军离营北上,北渡黄河赶赴北岸河东郡的大阳城。

  几日前,徐晃奉曹操之命,为了回守关中,弃却了大阳城,率一万兵马回师蒲坂城,结果对岸蒲坂津为楚军抢占,而他却将大阳城拱手送给了楚军,可谓是陪了夫人又折兵。

  黄盖所部,随后轻易而易的就攻占了大阳城,成功的拿下了通往河东郡的渡头。

  颜良收到捷报,便在庞统等谋士的建议下,再次调整了战略,加大了河东战场的兵力投送。

  于是,张辽、甘宁诸将,率五万兵马北上大阳城,前去夺取河东郡,消灭曹仁的并州军团,将并州也顺势纳入颜良的版图。

  当然,以颜良目前的军事实力,他完全有能力两线作战,故在北攻并州的同时,他也没有减缓进攻关中的脚步。

  十万楚军振奋精神,已作好了兵进潼关准备。

  但就在颜良打算水陆并进,大举攻关之时,斥候却来报,整个潼关已是人去楼空,近四万的曹操星夜弃关而去,退守至了潼关以西的洛口。

  正如贾诩所推测的那样,曹操果然弃守了潼关,退守洛口。

  但此时的曹操,并州军团已被隔断,就算退守洛口,也仅有三万多兵马,何以阻挡颜良的十余万大军西进。

  得知这情报,颜良当即率大军,兵不血刃的占领了潼关。

  兵进关中的大门,就此畅开。

  “本王倒想看看,咱们的曹丞相,他还能支撑多久。”颜良站在关城上,眺远望着关中平原,脸上流露着绝对的自信。

  话音一落,周仓匆匆而来,将发自于关中的最情新报呈上。

  “念吧。”颜良摆手道。

  周仓便大声道:“洛口方面发来情报,曹操退往洛口后,连夜发一万士卒,将洛口以东的渭水南岸堤坝,决开了有百丈之宽,眼下南岸平原洪水泛滥,大水正向潼关这边漫来。”

  曹操掘了渭水!

  听到这个消息,颜良和左右谋士们,均是吃了一惊。

  颜良当然很清楚,曹操此举,乃是因为自知以己之力,无法阻挡颜良西进,故才决渭水之水,把下游平原统统掩了,借大水来阻挡颜良进兵。

  但要知渭水不同别处江河,此水泥沙甚多,河面要高于平地,一旦决堤,除非等到秋冬水势减弱,否则极难填堵。

  曹操今掘了渭水,虽可暂时阻挡他颜良进兵,但从洛口到潼关,那被淹没的田地,想要重新恢复,不知要花多少年的时间,其损失之地,从长远来看,很难估算有多沉重。

  “真不愧是曹丞相啊,这种自残的招数也能想得出来,不容易啊。”颜良感叹之中,暗藏着讽刺。

  庞统也叹道:“曹操被我军压迫成这样,出此下策也是再所难免了。”

  感叹归感叹,颜良当然不会因为一纸情报,就放弃了对关中的进攻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里,他并没有急于进兵,而是兵驻潼关,继续对关中进行侦察。

  此时正当春末近夏,正是大雨纷飞的季节,雨助水势,渭口一直处于暴涨的状态,而决堤之后的洪水,也是异常的凶猛。

  几天的时间内,汹涌的洪水,便是将洛水以东,渭口南岸方圆数十里的平原,统统都淹成了一片泽国。

  三日后,颜良站在潼关城上时,已能瞧见漫卷而至的洪水。

  所幸的是,潼关地处秦岭之中,此间虽处渭水下游,但地势却要高处很多,渭水的洪水根本威胁不要潼关。

  虽如此,但出关向西不足数里,已是一片汪洋,人马根本无法再行走。

  亲眼目睹了如此水势,颜良只能暂时放下了他的西进战略。

  没办法,大水汪洋,他的十余万大军根本无法行进,就算水军可以进入渭水,但这里到底不是长江,若无步军掩护,光凭水军根本威胁不到曹操。

  暂停西进后,颜良并没有闲下来。

  在留朱桓率军两万,镇守潼关后,颜良则亲率大军,还往了陕县,打算由此北渡黄河,以大军先扫灭了曹仁,彻底断了曹操一臂,待渭水洪水退后,再兵进关中不迟。

  颜良的十余万大军,由大阳登陆河东地面,迅速的长驱北上。

  徐晃和乐进的两万曹军,如何能是楚军对手,一路是节节败退,不断的向北收缩战线。

  楚军长驱直入,所过之处,无不望风而降,不到半月时间,就连取解县、安邑,闻喜,几乎将河东郡尽数纳入版图。

  徐晃等人自知不敌,便将兵马退往北面平阳郡,驻兵于临汾构建防线,希望凭借山险之势,阻挡楚军北上。

  只可惜,自从失去了同关中的联系后,曹军上下人心惶惶,士气消沉,数万将士的斗志,已濒临土崩瓦解的边缘。

  并州,晋阳城,安北将军府。

  大堂之上,气氛一片的凝重,每个人的脸上,都写着焦虑二字。

  曹仁盯着满案的情报良久,叹道:“当年汝南一役,本将没能绞杀了这颜贼,未想却纵虎为患,酿成今日的大祸啊。”

  曹仁的言语中,颇有几分自责。

  他当然不会忘记,当年汝南一役时,颜良的手中所有,不过千余兵马而已,何其之微弱。

  但那一役中,曹仁拥有着绝对的优势兵力,却只因为轻敌,导致了兵败。

  无数次,曹仁都自问过,倘若当年他能够谨慎一点,灭掉了颜良,他曹家又何以落到今日这般地步。

  “如今我们已失去了与关中的联系,颜贼的兵马也攻陷了河东,并州的形势岌岌可危,恕末将直言,这个时候可不是将军懊恼过去的时候。”

  曹仁身形一震,举目望去,却见进言那人,正是太原人郝昭,目下在他军中,任参军之职。

  曹仁只得收起了那份自责,叹道:“颜贼十余万大军北上,我军势单力薄,又是孤军奋战,诸位若有拒敌良策,可畅所欲言。”

  众将皆垂首不言,默不作声。

  连曹丞相和郭嘉这等智谋之士,都敌不过颜良,他们这些武将,又能有什么良策。

  曹仁环视众人,越看越是失望,但他的目光,却停留在了郝昭的身上。

  他看到,郝昭似乎有欲言又止之状。

  “伯道,到了这个时候,你若有什么计策,但说无妨。”曹仁问道。

  郝昭站起身来,深吸过一口气,拱手道:“禀将军,末将以为,到了这般地步,唯有一策,方能避免我们并州军覆没的噩运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