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零七章 看透敌人

第七百零七章 看透敌人

  “徐晃跟关羽有旧,乐进毕竟非曹姓宗族,说此二人投降刘备,臣还信,可这曹仁嘛……”庞统笑而不语,没有再说下去。

  庞统的言下之意,却也非常的明白,曹仁乃曹操的族弟,曹氏宗族第一大将,谁降刘备,他都不可能降。

  而并州军团如今又以曹仁为首,曹仁倘若不降刘备,其他人也休想。

  颜良却摇了摇头,冷笑道:“军师,本王倒觉得,你这回却说错了。本王倒以为,别人可能不会降曹,反倒是他曹仁,必会选择降曹无疑。”

  “这个,大王何如此肯定?”庞统却是不信。

  颜良缓缓道:“曹仁此人深有大局观,他应该知道,刘备倘若不援曹操,曹操就是死路一条,他曹家的基业,也必将随之覆没。既是如此,以曹仁的大局观,又焉能不忍辱负重,选择归降刘备,以换取刘备为曹操解围呢。”

  颜良的一番深刻剖析,令庞统颇为触动。

  不过,庞统沉吟片刻,却笑道:“大王所言不无道理,不过臣还是不信,那曹仁竟会投降刘备。”

  “军师若不信,不妨与本王打个赌。”颜良酒兴一起,便有点游戏的意味。

  庞统知颜良性情,自也不敢扫了他的兴,便笑问道:“但不知大王想怎个赌法。”

  颜良很认真的想了想,说道:“这样吧,本王若是赢了,就罚你吃酒三杯。若是本王输了的话,那本王就送你三个美人。”

  “这个。”庞统苦笑一声,“照大王这个赌法,那臣无论输赢,似乎都占了便宜呢。”

  颜良哈哈大笑,便问他敢不敢赌。

  庞统当然不敢不从,只苦笑着称恭敬不如从命。

  君臣二人赌约已定,颜良也不再多说,大笑着拥着左右的美人,还往了寝宫。

  一夜畅快,次日颜良一觉醒来,第一件事就是发了一道王令,命黄忠急率两万兵马北上,会合文丑的三万兵马,以五万之众,急攻临汾。

  颜良既是预感到,曹仁有可能归降刘备,他自要尽快攻下晋阳,消灭曹仁的并州军团,以避免他的担心,变成了现实。

  黄忠的大军出发,数日间便抵平阳前线,与文丑对临汾一线展开了激烈的攻击。

  但并州这片地方,多为现今的山西境地,其州位于群山之间,除南部地形较为开阔之外,越是往北,地势就越是险峻,易守难攻。

  徐晃和乐进二将,背依临汾城,凭借着太行山与汾水之险,硬生生的挡住了两倍楚军的狂攻。

  前锋久攻不下,坐镇安邑的颜良,便不能坐视不管,休整几日,见三军精力已恢复的差不多,便决定尽起大军北上。

  是日,诸军集结已毕,行宫大堂中,颜良已全身披挂,作着最后的布署,左右亲军已匆匆忙忙的收拾着东西。

  正当这时,周仓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启禀大王,晋阳细作最新情报。”

  “念。”颜良边看着地图,边是一喝。

  “晋阳细作急报,曹仁已率并州曹军归降刘备,刘备率六万大军,由井陉关入并州,不日便将抵达晋阳城。”

  这哄亮的声音,整个大堂都清晰可闻。

  原本商议纷纷的大堂内,顿时变得鸦雀无声,所有人的脸上,都涌现出惊讶之色。

  庞统的惊色最重,他惊讶的目光,不由自主的望向了颜良,惊色之中,更有几分叹服。

  唯有颜良,却平静如水,只冷笑了一声:“军师啊,看来这个赌,是本王赢了,不过,本王倒希望,赢的那个人是你呢。”

  庞统从惊叹中回过神来,拱手叹道:“大王识人之能,当真非臣等可比,臣是真没想到,曹仁竟能做出此等选择。”

  “军师也不必叹服本王了,还是想想,如何应对这新的形势吧。”

  此言一出,大堂中沉静的气氛,立时被打破,众文武是商议纷纷。

  庞统沉吟片刻,却道:“为今之计,只有大军急攻临汾,若能赶在刘备南下之前,先夺取平阳郡,那并州的腹心太原郡,就将处于我军威胁之下,如此,方能尽可能削弱刘备从中获得的利益。”

  颜良点了点头,豪然道:“纵然刘备得了并州,又有什么了不起,本王难道还怕他不成。速传本王之命,大军急行,直趋临汾!”

  颜良的王令传下,集结于安邑的八万多楚军,即刻开拨,沿着汾水北上,向着平阳郡的门户临汾城杀奔而去。

  ……太原郡,晋阳城。

  城东十里的大道上,曹仁正率领着百余并州文武,驻立于道旁,翘首东望。

  未几,一骑从东绝尘而来,来者,正是郝昭。

  “将军,燕王的王驾马上就要到了。”郝昭口中已不敢直呼刘备之名,而是称之为燕王。

  听得郝昭口称“燕王”,曹仁的心头,忽然颇不是滋味。

  想当初,他曹仁每每提到刘备是,多是什么“大耳贼”、“织席贩履之徒”,最好听的也是直呼其名。

  而今,刘备马上就要到了,一想到身为降臣的自己,将要恭称刘备一声“大王”,曹仁心里就别提有多别扭。

  只是,别扭归别扭,事实已然如此,无论如何,曹仁只能硬着头皮去面对。

  东面大道上,尘土渐起,远远便见大队兵马,正向此间飞奔而来。

  过不多时,燕军的旗号已遮天蔽日而至,片刻后,曹仁已经能看见刘备那硕大飞扬的王旗。

  曹仁的心情,顿时紧张了起来,只觉如芒在背,越发的感到不自在。

  未几,千余幽燕铁骑当先而至,片刻后,身着金甲的刘备,在众亲兵的环护下,徐徐而至。

  最艰难的时刻,终于还是到来了。

  曹仁深吸了一口气,垂首走上前来,率领着一众降臣,躬身相迎。

  马上的刘备,一眼便认出了曹仁。

  当年的他,可是曾归降过曹操,对曹操手下的文臣武将,皆是熟知,更何况是曹氏第一大将曹仁。

  见得曹仁躬身于马前,高踞马上的刘备,嘴角微微斜扬,顿时掠过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得意冷笑。

  曾几何时,就是以曹仁为首的一般曹将,将他刘备杀得是屡战屡败,落魄的逃往了河北。

  而今,曹仁却恭敬的站在自己面前,向自己伏首称臣,刘备就差按捺不住狂喜,放声大笑了。

  倘若是颜良,此刻定然不掩心中的得意,想如何狂笑,就如何狂笑,哪管别人是否说他是什么“小人得志”。

  刘备却不同,他很快的收敛了得意的冷笑,灰白的脸上瞬间换上了惊喜的表情,更是手忙脚乱的从马上跳了下来,几步冲上前去,亲自将曹仁扶起。

  “子孝何必多礼,快快请起。”刘备亲手将曹仁扶起,还很贴心的替曹仁打了打衣襟上的尘土。

  “大耳贼最擅虚情假义,收买人心,尔等千万不可为他那副仁义的嘴脸迷惑。”

  当曹仁看到了刘备那热情的表情时,脑子里霎时间想起了曹操曾经说过的这番话。

  却不知为何,明知刘备的真诚是演出来的,但那神乎其神的演技,却不知不觉中,让曹仁打消了许多顾忌,对刘备平添了几分亲近。

  “臣曹仁为颜贼所迫,走投无路归顺大王,还请大王能收纳,并恕臣当年之罪。”曹仁垂首请罪。

  他口中所说的当年之罪,自然是指徐州之时,屡屡击败刘备之事。

  刘备却哈哈一笑,淡淡道:“彼时各为其主,本王又岂会记忆,况且本王早对子孝的用兵之能,深为欣赏,今子孝来归,本王实是如虎添翼呀。”

  “大王胸襟广阔,臣敬佩之致。”曹仁这才松了口气,匆忙的叩首。

  刘备又将曹仁安抚一番,当场就宣布,封曹仁为征南将军,徐晃为平南将军,乐进为镇南将军,其余归降的郝昭、牛金的曹将,尽皆升官赐爵。

  刘备将曹仁封为征南将军,其官位已仅次于关羽、张飞等四方将军之下,其荣宠之厚,连曹仁都颇感意外。

  受宠若惊之余,曹仁那不自在的情绪,愈加的消散,当场对刘备又是一番道谢。

  刘备抚着曹仁肩道:“本王对子孝你是深信不疑,也希望子孝以向本王交心,咱们君臣同心,一起杀奔南下,狠狠的给那颜贼迎头痛击。”

  曹仁等得就是这句话,当即慨然道:“臣愿为大王做前驱,必手刃颜良,以为大王报恩。”

  刘备志气大作,当即下令,留赵云镇守晋阳城,他则会合归降的曹军,即刻大军南下,杀奔临汾而去。

  刘备大军南下的消息,迅速的传往南下。

  几天后,正在北上途中的颜良,手里已拿到了刘备从晋阳南下的情报。

  这个消息,也在楚军,引起了不小的议论。

  “这个大耳贼,惯会捡便宜,如今不费一兵一卒,白捡了个并州,本王想他作梦的时候,都会偷着笑吧。”颜良冷笑道。

  身边庞统,则不以为然道:“白白得来的东西,往往不能长久,刘备自以为白捡了个并州,将来他迟早得全部吐出来。”

  哗!

  颜良将手中帛书撕碎,将碎屑丢在了黄中。

  他马鞭一扬,高声道:“全军急行,继续北上吧,刘备喜欢做梦,本王就偏要把他从美梦中叫醒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