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零八章 胡庭汉女

第七百零八章 胡庭汉女

  颜良率领着他的大军,一路北上,数天后,抵达了河东北部,并与文丑所部五万会合。

  十几万大军,屯兵临汾城以南,对临汾城之敌,形成了强大的压力。

  颜良却没有急于发动进攻,因为根据斥候的回报,当颜良大军抵达后没多久,刘备也由晋阳南下,进抵了临汾城。

  这临汾城位于平阳郡最南端,望南十里,便是不足数里宽的山口,汾水从水口北上,从临汾城南流过。

  正是这样山水拱卫的地势,使得临汾城成了一座易守难攻之城。

  此前,当曹仁未决定降刘时,徐晃和乐进,已于城南十里,汾水北岸的山口下寨,修筑了重重的壁垒,构建了一条坚固的水岸防线。

  如今刘备大军到来,合并州降军,将近九万多的兵马,全部都堵在了此间,使这一条壁垒的坚固程度,无疑又上了一个台阶。

  颜良用了十天的时间,做了数次试图性的渡河攻击,但结果却是无一例外的失利。

  几次强攻的失利,使颜良不得不开始考虑,是否应该在临汾这里,与刘备进行这么一场决战。

  王帐中,诸文武们议论纷纷。

  武将们自然多主张继续打下去,毕竟立功的机会就在眼前,求胜心切的他们,岂能坐视战功不收。

  庞统却道:“如今关中未平,我军左翼,随时面临着曹操的威胁,而右翼处,又有屯兵濮阳、虎牢关的张飞所部,威胁洛阳一带的安全,臣倒以为,此时在这地势不利我们的临汾一带与刘备决战,并非是上上之策。”

  颜良微微点头,对庞统的分析,倒是颇为赞同。

  关中一带刚刚传回情报,曹操在决了渭水,堵住了他西进的道路兵,正集结兵马,有趁机夺取蒲坂津的迹象。

  倘若蒲坂津为曹操夺回,那么曹操便有东渡黄河,袭取河东郡,截断自己大军南归的威胁。

  而根据洛阳方面徐庶的来报,兖州的张飞受了刘备之命,正往虎牢关一带集结兵马,不管是牵制也好,还是趁机也罢,总之对洛阳也形成了威胁。

  正如庞统所言,此时的颜良,大军深入敌军腹地,三面都在受敌,虽然总的兵马数量,胜于刘备与曹操的合兵,但因战线拉得太广太长,兵力上的优势,反而不断的被抵消。

  “那依军师之见,本王眼下当如何调整战略。”颜良问道。

  庞统起身,抬手划拉着所悬的地图,说道:“依臣之见,大军不若南归洛阳,水陆并进,改向东进,攻取虎牢、濮阳等黄河南岸,青兖二州的刘备据点,先扫平了右翼的威胁,待关中水退,再举兵西进,除掉左翼威胁。这之后,便可倾全力北上,再与刘备决一雌雄,也为时不晚。”

  庞统这一番战略,深合颜良之心。

  其实,张飞驻兵于黄河南岸,颜良早就看不出顺眼,原本是想先伐之。

  然而诸葛亮那坚壁清野的一招毒计,把青兖二州大部分地区,都变成了空无一人的无人区,而张飞又取兵固守沿岸重点城市,如此一来,使颜良进击的难题就大大增强。

  现在却不同了,颜良已攻陷洛阳,便可从洛阳顺流东下,水陆并进扫灭张飞。

  而且颜良的粮草,将不必再由徐州,穿越无人区北运,可以直接由荆州运往洛阳,再由洛阳顺流而发。

  “用兵之道,在于随机应变,军师这战略的变换,深得随机应变之妙,很好,本王就用你之策,移兵南归,先击破张飞这厮再说。”

  颜良决意已下,当即便做出决策,调徐庶北至河东,与文丑二人一文武,镇守河东,颜良将自率大军先回洛阳。

  ……楚军撤兵的情报,很快便传至了临汾。

  燕王大帐中,当刘备和诸文武,听到这个情报后,都长长的吐了一口气。

  凭心而论,刘备对颜良还真是心里发虚,今颜良撤兵,他自然是感到长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大王,今颜良锐气已尽,不得已而退兵,臣请大王下令,全军趁势南下,一举收复河东,将颜贼逐出黄河以北。”新降的曹仁,慨然请战。

  曹仁一开口,徐晃和乐进等一班降将,皆是愤然请战。

  刘备作思索之状,却暗中向诸葛亮看了一眼。

  诸葛亮便摇扇说道:“颜贼狡猾多端,他如今撤兵,必然暗有所布署,以防我军追击,为今之势,还是稳妥为妙。”

  诸葛亮的话,即代表着刘备事先定下的意思,其实,刘备压根就不想收复河东。

  一旦拿下河东郡,那么,刘备的地盘便将重新和曹操接壤,如今他新得并州,并州一地多为曹操旧臣,倘若曹操喘过气来,想要重新图谋并州,这对刘备自然有所不利。

  所以在诸葛亮的建议下,刘备便干脆放着河东不取,让颜良挡在他和曹操之见,如此,并州将安如磐石。

  刘备的想法则是,待将曹仁等一班降将,尽数的调往他处,将并州完全的消化吸收后,那时再取河东,全据黄河不迟。

  只是此等心思,刘备当然不会明着道与曹仁等人。

  曹仁听罢,心中暗暗叹息,却又不甘道:“军师所言虽是,但若让那颜贼如此猖狂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只恐有损大王威严。”

  徐晃等人,也皆附合称是。

  刘备看得出来,这一班降将们虽然归降了自己,但内心深处,还是希望能为曹操做些贡献,他们鼓动着自己追击颜良,无非是想替曹操减轻压力而已。

  刘备何等聪明,当然不可能答应。

  只是刘备又一想,曹仁所说也的确有些道理,自己倘若容颜良如此猖狂,又如何在曹仁等降将面前,立以威仪。

  进退为难之下,刘备不得不又将目光转向了诸葛亮。

  诸葛亮沉吟片刻,嘴角却是掠起了一丝诡笑,摇扇道:“大王放心,臣这里倒有一计,可狠狠杀一杀那颜贼的威风。”

  刘备大喜,忙问何计。

  诸葛亮便缓缓道:“前番曹操向匈奴借兵,颜良却将匈奴四万铁骑杀得片甲不留,匈奴上下对颜良必是深为恨之。如今颜良袭占了河东郡,而河东郡的西北一带,正是匈奴人的地盘,臣想此刻,匈奴人必是深为担忧,担心颜良会将他们逐出河东,既是如此,大王何不利用这一点,来做一做文章呢。”

  “军师的意思是……”刘备的表情,愈加的兴奋。

  “臣的意思是,大王可派使臣往南匈奴,向那新任匈奴单于刘豹宣示抚慰,令其率匈奴骑兵,突袭颜良侧后,必可杀颜贼一个措手不及。”诸葛亮不紧不慢的道出了自己的战略。

  南匈奴自南迁归附汉廷后,当时的单于于夫罗有感汉廷之恩,便将自己的几个儿子,都改为刘姓,这刘豹便是其长子。

  于夫罗死后,按照匈奴人的传统,传位于其弟呼厨泉,而呼厨泉无子,其死后,时任匈奴左贤王的刘豹,便为南匈奴五部拥立为了新单于。

  诸葛亮的利用匈奴之计,一下子提醒了刘备,令刘备顿时眼前一亮。

  只是,兴奋片刻,刘备却又疑道:“匈奴人虽勇,但陕县一战已是元气大伤,况且匈奴有勇无谋,就算他们肯出兵,也未必是颜良对手。”

  诸葛亮却笑道:“大王放心,亮自有计策,可助那刘豹击破颜贼。”

  接着,诸葛亮便将自己的计策诿诿道来。

  刘备听着是连连点头,欣然道:“军师之计,当真妙极,好,本王就依军师之计,狠狠杀一杀那颜贼的狂妄之气。”

  刘备决意以下,当即修书一封,以孙乾为使臣,挟厚礼前往相距未远的匈奴单于王庭。

  ……汾阴城。

  城内城外,凄凄婉婉的胡笳声,不绝于耳。

  匈奴人正用乐声,哀悼着他们死去的父兄子弟。

  陕城一役,四万匈奴战士被颜良杀了个精光,消息传回匈奴五部,这些匈奴人震惊之余,自也悲愤万分。

  王庭后帐内,那美艳的少妇,却正手捧着帛书,脸上闪烁着激动的喜色。

  帐外脚步声向起,少妇觉察有人到来,赶忙将那帛书藏好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  过不多时,帐外进来一个虎背熊腰,装束亦胡亦汉的男人,那个男人,正是匈奴单于刘豹。

  少妇慌忙起身见礼,那刘豹忙伸手将她扶起,携其手一同坐下。

  “文姬,有一件事,本单于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”刘豹说道。

  那少妇,正是刘豹的妻子,已逝大儒蔡邕的女儿蔡琰。

  “大单于请说。”蔡琰装作好奇的样子。

  刘豹将书信拿出,递给了蔡琰,说道:“那燕王刘备已派了使臣,前来结好本单于,想请本单于从西面出兵,截杀南撤的楚军,本单于正考虑要不要答应,所以想听听你怎么看。”

  蔡琰将书信很认真的看了一遍,然后合上书信,正色道:“颜贼乃汉家逆贼,而刘玄德却为汉室皇亲,且那颜贼前番杀了我多少匈奴勇士,与我大匈奴有不共戴天之仇,妾身以为,大单于当响应燕王号召,出兵击杀那颜贼,为我死去的匈奴战士报仇血恨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