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零九章 自作聪明的胡虏

第七百零九章 自作聪明的胡虏

  响应刘备,为匈奴战士报仇!?

  刘豹身形微微一震,并没有为蔡琰激愤之言所感染,相反,他还陷入了沉思。

  蔡琰见丈夫犹豫不决,便问道:“颜良与我大匈奴有仇,单于难道不想为那死去的四万勇士报仇吗?”

  “本单于当然要为死去的族人报仇,可是,”刘豹话锋一转,“当初我叔叔呼厨泉,乃是为了曹操助战,才去攻打颜良,兵败之后,却为曹操那厮杀害,这个仇,本单于同样不会忘记。”

  蔡琰心头微微一震,似乎已预料到他的丈夫想说什么。

  “今次本单于若是去攻打颜良,岂非等于间接的帮了曹操的忙?”刘豹恨恨的反问道。

  蔡琰叹了一声:“曹操杀害呼厨泉单于,确实是可恨,不过说到底,颜良才是我们的大仇人。而且,如今并州已归燕王,倘若能得燕王的恩抚,咱们大匈奴才好在并州立足。所以妾身以为,从大局出发,大单于还是当出兵攻打颜良。”

  刘豹阴沉的表情,因是妻子的这几句话,渐渐缓和了下来,开始冷静的思考其中的利弊。

  蔡琰见自家丈夫动了心,便又在旁做了许多思想工作,不但分析了出兵的利害,更是盛赞了刘备的仁德,最后经她之口得出的结论便,为刘备出兵攻打颜良,有百利而无一害。

  这番枕边风一吹后,刘豹所有的疑虑,终于是烟销云散。

  踱步片刻,刘豹欣然道:“文姬言之有理,好,本单于就应燕王之邀,出兵攻打颜良狗贼,为我大匈奴死去的勇士报仇血恨。”

  眼见丈夫答应联手刘备,蔡琰暗松了口气,忙赞刘豹英明。

  刘豹得爱妻之赞,颇是洋洋得意,但他的豪然只持续了片刻,却很快又忧虑下来。

  “颜贼虽然可恨,但他到底有十余万大军,当初叔叔呼厨泉四万铁骑都不是其对手,本单于今就算出战,未必会有十足的胜算。”

  相比呼厨泉而言,自幼就浸染汉文明刘豹,显然要比他那狂妄自大的叔叔,要冷静的多。

  刘豹很清楚匈奴人有几斤几两,如今四万铁骑已丧,他就算精中匈奴五部余下可战之力,最多也只集结两万兵马,以此些兵马,去攻打颜良的十余万步骑精锐军团,刘豹当然没有必胜的把握。

  素以沉稳著称的刘豹,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。

  蔡琰也流露出忧色,沉顿片刻,忽然间那水灵灵的眼眸一亮,似是猛然间想到了什么。

  “单于,妾身倒是有条计策,必可杀那颜贼一个措手不及。”蔡琰嘴角浅浅上扬。

  刘豹精神一振,心想自己这个抢来的汉家妻子,乃是名门之后,吃了一肚子的墨水,聪明的紧,想到什么良策也未尝没有可能。

  兴奋之下,刘豹当即就催问蔡琰有何计策。

  蔡琰便不紧不慢的,将自己的所谓破敌之计,道将而出。

  刘豹听罢是连连点头,却又道:“文姬你此计,听着确实很妙,可是,那姓颜的他会上当吗?”

  “曹操杀害了呼厨泉,乃是大单于的仇人,单于以此为理由,乃是天经地义,那颜良绝无可能不上当。”蔡琰的口吻极是自信。

  刘豹所有的疑虑,此刻都已被妻子所打消,他的表情,愈加的坚定起来。

  踱步半晌后,刘豹猛然转身,大喝一声:“来人啊!”

  帐外处,一名匈奴头目,匆忙入内。

  刘豹厉声道:“传本单于之命,速速召集五部头领,本单于有重要之事向他们宣布。”

  听得丈夫决心已下,蔡琰暗暗的松了口气。

  刘豹有正事经做,与蔡琰又谈论了几句后,便即离去。

  蔡琰送走了刘豹,立于帐门处,遥望着东边,口中喃喃道:“玄德公啊,蔡琰已按照你所求做了,希望你到时能屡行诺言……”

  ……闻喜城。

  前军的四万大军,已经过了此城,改道南下去往大阳城,由那里南渡黄河,还往洛阳。

  颜良亲统的五万中军,于黄昏时分抵达此城,为了不扰当地百姓,颜良便令大军在城外安营,他自己也赖得入城,只在临行的王帐中的休息。

  颜良刚刚才盔甲卸去,正打算洗个热水澡,好好睡上一觉,以解连日行军的疲惫。

  正当这时,庞统和贾诩一齐到来,声称有要事求见。

  颜良便先按下疲惫,传叫二人进来相见。

  须臾,二人并肩而出。

  贾诩就罢了,依旧是那副淡泊的样子,庞统的脸上,却分明写着几分喜色。

  “军师,文和,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要报知本王。”颜良先问道。

  庞统拱手笑道:“喜事,当然是喜事了。”

  “说来听听吧。”颜良略有些好奇。

  庞统便道:“适才匈奴新单于刘豹,已派了使臣前来,声称愿率匈奴五部归顺大王,还献上了千头牛头,以作归降之礼。”

  匈奴归降!

  颜良神色微微一动,庞统所说,确实让他感到有些意外的惊喜。

  前番陕城一战,他虽灭了匈奴四万铁骑,但匈奴骑兵的战斗力,还是令颜良印象颇深。

  如今颜良所占据的河东,北有刘备,西有曹操,西北侧又盘踞有匈奴五部,楚国在此间的形势,用四面受敌来形容,可以说并不为过。

  倘若匈奴来降,至少可解除一面的威胁,这对缓解留镇河东的徐庶他们的压力来说,无疑是一件好事。

  当下,颜良便重新披挂,亲自接见了匈怒的使臣。

  此番来使的,乃是刘豹的弟弟刘去卑,此人现任南匈奴右贤王,地位仅次于刘豹本人。

  刘豹以其弟前来做使臣,倒也颇显诚意。

  “臣刘去卑,代我匈奴大单于,拜见大王。”入帐后,刘去卑很是恭敬的拜伏于地。

  “快快免礼。”颜良也表现的很亲和,下令赐为奉酒。

  主宾坐定,颜良便询问刘去卑来意。

  刘去卑忙道:“臣此来,乃是奉我家单于之命,有两件事求见大王,这头一件事,便是代死去的呼厨泉单于,向大王请罪。”

  接着,刘去卑便称呼厨泉乃是中了曹操的计策,为其利用,才会斗胆包天,与颜良作对。

  刘去卑又称,呼厨泉为曹操所杀后,匈奴上下这才认清了曹操的真面目,对曹操深为恨之。

  “曹操无义之徒,我匈奴上下无不欲杀之,我家大单于知道曹操亦乃大王宿敌,便想以匈奴五部,尽数归降于大王,助大王击灭曹贼,还请大王纳我匈奴之降。”

  一番解释后,刘去卑道出了第二个目的。

  曹操杀了呼厨泉,刘豹和匈奴人恨曹操,这个理由确实充分,颜良自然也信。

  如今颜良乃天下第一大诸侯,兵锋都已经打过了黄河,匈奴人素来臣服于强者,今刘豹审时度势,归降于颜良,倒也合情合理。

  不过,颜良却没有第一时间表现出欢喜的样子,盛情的接纳匈奴人的归降。

  庞统见状,忙是从旁道:“大王,刘单于确乃实时务的俊杰,今他既仰慕大王威名,愿率匈奴人归降我大楚,大王胸怀海纳四方,自当接纳才是。”

  说话间,庞统还连连向颜良使眼色,明显暗示颜良接受其降,不可以犹豫的姿态,冷了匈奴人之心。

  “匈奴人既是感怀大王恩德,大王也当赦其前罪,纳其之降,如此,方显大王恩威。”就连不太爱开口的贾诩,此时也建议颜良纳了匈奴之降。

  两位绝顶的谋士的意见,都无一例外的相同。

  颜良佯作沉吟了片刻,便笑道:“难得你们匈奴人有悔改之心,好吧,本王就接受你的归降,不日便策封刘豹为匈奴大单于。”

  刘去卑见状,不禁大喜,忙又是一番跪伏,感激万分,声称匈奴人当世世代代,不忘颜良的大恩,还称刘豹将亲赴闻喜,前来面见颜良,接受他的策封。

  颜良一脸欣慰,表现的巴不得刘豹能亲来,又安抚了刘去卑一番,打发他速回匈奴,叫刘豹不日前来受封。

  刘去卑拜了又拜,方始感激不已的告退。

  出得王帐,刘去卑满脸的恭敬,转眼便沉冷下去,上扬的嘴角间,悄然掠过一丝阴冷的诡笑。

  帐中处,庞统却是拱手贺道:“匈奴五部一旦归降,河东的威胁不但减少了一面,大王还可利用匈奴五部之力,北攻刘备,西攻曹操,实可谓是一举两得啊。”

  庞统纯粹从战略角度看待匈奴人的归降,他所言,确实也是极有道理。

  而此时,颜良却冷笑一声:“军师难道没看出来么,本王什么时打算真心接纳匈奴人的归降了。”

  此言一出,庞统和贾诩均是一怔,两位绝顶谋士对视一眼,皆露茫然之色。

  颜良腾的站了起来,巍然的身躯,猎猎的杀气,疯狂的弥散开来。

  颜良扫视着两位谋士,厉声道:“传本王之命,诸军速作准备,本王要借着刘豹前来归降之际,杀匈奴人一个措手不及,彻底的灭了匈奴这班胡虏贼寇!”

  此言一出,庞统和贾诩大惊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