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一十章 我是暴君我怕谁

第七百一十章 我是暴君我怕谁

  为什么匈奴人好端端的归降,却不接纳,反而要趁机食言,灭了匈奴?

  庞统和贾诩的有头脑里,都打了个大大的问号?

  他们会在如此疑问,是因为这两位顶绝谋士,说到底还是跳不出时代局限性,仍怀有这个时代文人阶层的共性。

  这个共性,就是他们只满足于华夏威服天下,四夷来朝的虚荣。

  颜良却完全不同,拥有穿越者身份的他,脑子里可是存有血淋淋的教训,正是这些历史记忆,告诉他匈奴不可信,一定要灭了不可。

  曾经的历史中,三国归晋,晋武帝为显他的恩德,对边疆的胡虏恩大于威,很“大度”的允许这些胡族大肆的内迁。

  结果,这些迁入汉地的胡虏,后来却趁着晋朝内乱之际,趁势自立为王,入侵中原,不知杀了多少华夏儿女。

  如果颜良没有记错的话,曾经的历史中,正是这个刘豹的儿子刘渊,率匈奴五部第一个反晋自立,也正是他所建立的匈奴赵国,最终灭了西晋王朝。

  再有后来的唐太宗,重用蕃胡诸将,对四周的蕃国极尽的宽容恩抚,最终赢得了一个天可汗的虚名。

  结果呢,却使什么契丹、党项各族,盘根错节的盘踞在大唐四周,一场让唐朝由盛转衰的安史之乱,其发动者安禄山,不也正是胡人。

  深知历史的颜良,自然不屑于什么“恩泽四方”,什么“天可汗”的虚名,他宁可后世的那些伪君子道学家们,骂自己是暴君,也要不惜一切手段,除掉匈奴这等来自于外部的威胁。

  正是基于此等考虑,颜良才不管那刘豹归降之心,有多么真诚,总之你是真降也好,假降也罢,老子我就是要灭了你。

  “尔等难道忘了,当年汉廷允许羌人居于边州,结果羌人却不知感恩,反而屡屡为祸边关,使朝廷不得不将大部分的人力物力,用在平叛上面,尔等劝本王纲匈奴之降,难道想让本王重复汉廷的错误吗?”

  颜良用一句反问,用羌人的例子,解释了他要灭匈奴的原因。

  没办法,身为穿越者,颜良当然不可能用那些“不存在”的历史教训,来压服眼前两位谋士。

  所幸历史总是不断的重复,颜良自有现在的例子,来为自己的“异常”行为,来作佐证。

  此言一出,那两位谋士,顿时便不语了。

  颜良又将目光扫向贾诩,说道:“文和出身西凉,你应该最清楚羌人的为祸,倘若不是羌人屡叛,也就不会出现董卓这样的军阀,汉廷又何至于沦落到如此地步,你应该不会想有朝一日,我大楚国也犯同样的错误吧。”

  贾诩神色一震,往昔的回忆,霎时间涌现脑海。

  沉默片刻,贾诩干咳一声:“大王的顾虑,倒也确实不可不防,只是臣就怕大王已答应刘豹归降,却又趁机劫杀,传扬出去,似乎有损大王的威名。”

  听得贾诩的顾虑,颜良却哈哈大笑起来,笑声中充满了不屑。

  “文和也算元功之臣了,难道还不知本王之心吗,本王素来是想怎样就怎样,哪管那些伪君子的议论,本王就是要食言,就是要杀光匈奴,谁想放屁,就让他们尽管放去吧。”

  颜良用一番“粗俗”加狂妄的豪言,彻底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  庞统和贾诩对视一眼,二人也迅速的调整态度,转而支持颜良的意图。

  经过一番商议,颜良遂是定下了大计。

  当下,颜良便下令大军停止南下,驻兵于闻喜一带,并放出风声,说将在此策封匈奴单于,接受匈奴人的归降。

  颜良的杀戮之心,那使臣刘去卑自然不知,此刻的他,正怀着得意的心情,飞奔去往汾阴的大道上。

  几天后,刘去卑还往汾阴,将颜良接受他归降的消息,还报给了刘豹。

  啪!

  刘豹拍案而起,兴奋道:“文姬之计,果然是妙啊,颜贼纵然奸滑,又岂能料到本单于乃是假降于他。”

  “为弟已向那颜良说了,大单于将亲往闻喜去接受策封,那颜贼毫无怀疑,已欣然答应。”刘去卑一脸诡笑道。

  刘豹闻言更是大喜,叫道:“此正天助我也,颜贼既毫无防备,本单于正好借着受封为名,率军堂而皇之的前往闻喜,杀那颜贼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
  刘豹肃杀如狂,刘去卑冷笑不止,兄弟二人弹冠相庆,得意之极。

  大笑了半晌后,刘豹又想起了什么,便道:“光本单于一路兵马,只怕还兵力不够,你速派人往临汾密报燕王,请他看准时机发兵南下,与本单于合力击灭颜贼。”

  “大单于放心吧,为弟这就去了。”刘去卑拱手告退。

  刘去卑离开后,后帐中,方才转出一人,正是蔡文姬。

  蔡文姬向着刘豹福了一福,盈盈笑道:“臣妾恭喜大单于将成不世之功。”

  倘若能击败无敌于天下的颜良,甚至可能幸运的击杀颜良,他刘豹确实是完成了不世之功,自当威震于天下。

  刘豹愈发得意,不禁哈哈大笑,狂妄之极。

  刘豹这边狂笑声,一骑匈奴信使,已离开汾阴,飞奔疾驰,前往数百外的临汾城。

  临汾城中,刘备已经整装待发,就等着匈奴人出兵的消息。

  大堂内,刘备负手踱步,满脸的狐疑不安,似乎不太相信,匈奴人会归降于他,替他出兵打颜良。

  而诸葛亮却闲坐在那里,轻摇着羽扇,一副成竹成胸的样子……

  忽然间,堂外亲兵来报,言是匈奴的使者到了。

  刘备神色一振,急命宣入。

  片刻后,匈奴使者入往大堂,恭敬的拜见刘备,宣称匈奴大单于刘豹,已决意归降刘备,不日将起兵袭击闻喜的楚军,并请刘备作好合击的准备。

  听得匈奴使者之言,刘备自是大喜过望,将刘豹盛赞了一番,厚赏匈奴使者后,打发其速往汾阴城,回复刘豹他刘备将如约起兵。

  匈奴使者一走,刘备目光不禁转向诸葛亮,奇道:“军师,你是如何判定,那刘豹必然会归降于本王。”

  诸葛亮淡淡道:“颜良杀了四万匈奴兵,曹操又杀了刘豹之叔呼厨泉,此二皆与颜良有仇,而以匈奴的实力,想要在河东立足,必要依附于一路强者,除了大王之外,刘豹还能依附于谁呢。”

  刘备这才恍然大悟。

  欣喜片刻,刘备却又狐疑道:“可是,刘豹归降本王就罢了,军师又是用了何计,竟说服那刘豹替本王去攻打颜良的?”

  “其实也没什么,臣只是略施小计,请人在刘豹耳边吹了吹枕边风而已。”诸葛亮的嘴角,掠起诡秘之笑。

  枕边风?

  刘备这下就糊涂了,满脸的困惑不解。

  诸葛亮也不再吊他胃口,便摇扇笑道:“其实亮只是以大王的口吻,写了一道密信给刘豹之妻蔡琰,请她从旁劝说刘豹,那刘豹甚是宠爱蔡琰,有她出面相助,刘豹岂能不言听计从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啊。”刘备这才省悟,才清醒了片刻,又是疑道:“可军师你又为何如此自信,确信自己能够说服蔡琰,替本王说话呢?”

  “蔡琰当然不会无故替大王说话,臣只是借大王的名义,答应了蔡琰一个条件而已。”诸葛亮的表情,又是神秘起来。

  一个条件?刘备顿时又狐疑起来。

  “那蔡琰乃大儒蔡邕之女,当年为匈奴所掳,乃会流落他乡,此女颇通音律,她身在匈奴时,做了不过胡乐,亮也听闻过几曲,觉得她的曲中皆是思乡之情。”

  “所以亮便断定,蔡琰虽身在匈奴,却思汉心切,亮便许诺,待大王击败颜良,成就大业后,便会向匈奴人索取她,接她还乡。那蔡琰思乡心切,自然便会答应亮之所请。”

  诸葛亮洋洋洒洒一番话,令刘备是茅塞顿开。

  醒悟的刘备,不禁叹道:“没想到军师涉猎如此之广,竟从几曲胡乐中,寻到了破敌之机,军师的智谋,当真是天下无双啊。”

  耳听刘备赞叹,诸葛亮眼眸中,悄然掠过几分得意。

  他便又道:“臣在密信中,还叫蔡琰向刘豹献计,诈降颜贼,趁其疏于防备时,趁机突施杀手,如今看来,此计倒也骗过了那颜贼。”

  此时的刘备,更是恍在惊悟,却才明白了,那刘豹何以来的勇气,敢以数万匈奴兵马,就去挑战颜良的十余万大军。

  原来,刘豹乃是诈降了颜良,那颜贼根本就无从防备。

  听过这一连串的解释后,此时的刘备,不禁深为诸葛亮的智谋之深,布局之妙,而感到由衷的佩服。

  先前时,诸葛亮屡屡献计,却为颜良识破,致使刘备一再遭受打击,刘备嘴上不说,心底里还对诸葛亮心存有怀疑与怨意。

  而今,见识了诸葛亮这超群的智谋后,刘备对诸葛亮的那点介意,早已烟销云散。

  惊喜万分的刘备,不禁拍案而起,得意的笑道:“颜良纵然诡计多端,也万万料不到,他竟已中了军师的无双妙计,这一回,本王定要大杀那颜贼一场,一扫前番屡败的耻辱,哈哈——”

  刘备笑得狂放,诸葛亮则轻摇羽扇,嘴角也掠过几分得意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