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一十二章 团灭的节奏

第七百一十二章 团灭的节奏

  蔡琰趴在地上,脸蛋火辣辣的痛,又委屈又惊恐,不知自己犯了何错,竟惹得丈夫如此盛怒。

  耳听刘豹称其为颜良所败,蔡琰娇躯一颤,也顾不得脸上的痛,忙是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的。

  “大单于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蔡琰忍着脸痛,颤声惊问。

  刘豹拿起案上的酒,一口气灌了个精光,“砰”的一声,把酒罐子狠狠的往地上一摔。

  “本单于率军杀去,原想杀那颜贼一个措手不及,谁料那颜贼竟然布下了伏军,反倒杀了本单于一个措手不及,你倒说说看,这不是你的那馊主意失算,还能是什么。”

  刘豹满嘴喷着酒气,没好气的向蔡琰怒道出了失利的经过。

  “这,这怎么可能——”蔡琰花容惊变,满脸的难以置信,仿佛不敢相信,颜良竟能识破如此精妙之计。

  刘豹见她不信,恨恨道:“本单于已归兵而归,还有什么不可能,你真真的害苦了本单于啊。”

  刘豹耳光也抽了,骂也骂过了,怒气似乎消了几分,对蔡琰的口气也没那么肃厉。

  蔡琰只得按下惊恐之心,愧然道:“妾身实未料到,那颜贼竟能狡猾到如此地步,连此天衣无缝之计,竟然也能够识破,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  “怎么办,哼,颜贼正杀奔汾阴而来,本单于当然只有率部北渡汾水,先往皮氏城避他兵锋再说。”刘豹没好气的答道。

  “可是,我大匈奴三代单于,经营汾阴多年,难道就这般弃了给颜贼吗?”蔡琰惊问道。

  匈奴人本为游牧之族,逐草而居,原是没有城池的,当年汉廷允许南匈奴归降,实际上也并没有把汾阴城赐给他们,而是他们自己强抢的。

  当年于夫罗自夺汾阴城后,便将他的王庭迁于此城,用心的营建此城,形成了以汾阴城为中心的匈奴固定地盘。

  十余年来,汾阴城在匈奴人眼中,已具有神圣的象征,若非是到了万不得已之时,刘豹又焉会出此下策。

  “你以为本单于想弃汾阴吗,眼下颜良七八万的大军正向这里杀奔而来,若不弃了汾阴,本单于我匈奴五部,就要被困死在这汾阴城中了。”

  听了刘豹之言,蔡琰神色黯然下来,再不敢多言,赶紧也默默的收拾起细软,准备随着刘豹一同北渡汾水。

  刘豹收拾王庭的金银财宝时,又命自己的弟弟刘去卑,率本部兵马,先去渡头准备船只。

  刘去卑奉命而去,才离开不到一个时辰,便又惶惶不安的回了来。

  “大单于,大事不好了,楚军,楚军已袭了渡头!”刘去卑惊恐的叫道。

  “什么!”刘豹大吃一惊。

  身旁的蔡琰,手捧的衣物,也脱手而落,同样是花容惊愕。

  刘豹万万没有想到,颜良可不仅仅是要挫败他的突袭诡计,而是打算把他的南匈奴五部,一鼓作气统统的铲灭。

  颜良早就料到,刘豹兵败后,必会率匈奴五部北渡汾水,逃往皮氏城避难。

  而且,匈奴人游牧民族的本性尚在,实在抵挡不住颜良的进攻,很有可能北遁逃往塞外,一旦时机成熟,便会散而复聚,再次南下威胁河东。

  颜良自然不会让刘豹和他的部众,变成了除之不尽的隐患,故此役,他早就设定好目标,要把这些胡虏一网打尽。

  基于如此考虑,颜良便在闻喜设伏之时,命文丑率五千精锐的轻骑,绕道抄往汾阴以北,抢先夺取汾水渡口。

  一旦文丑夺了渡口,就等于锁住了刘豹北渡的口子,匈奴五部便将被堵在汾水以南,无处可逃,等着颜良率大军来收割他们。

  “他娘的,颜良这狗贼竟然如此狠毒,他这是要把我匈奴五部全灭啊!”刘豹惊恨万分的骂道。

  全灭匈奴五部!

  蔡琰心中大惊,无比的懊悔之意,转眼袭遍心头。

  此刻的她,自是万分的后悔,不该一时归乡心切,允了刘备的所请,结果却使丈夫和匈奴七八万的男女老幼,陷入了灭族的危境地。

  蔡琰又是惭愧,又是惊恐,却恐惹恼了刘豹,又会挨耳光,便垂首不敢再吱声。

  那刘去卑却惊道:“大单于,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  “怎么办。”刘豹咬牙道:“当然是集结所有兵马,强攻渡头,一定要把渡头给老子夺回来。”

  匈奴乃马背上的民族,只要是拿得动武器的男人,皆可上阵为兵,故经两役失败,他们虽损失了近五万的战士,但残存的七八万匈奴人中,至少还可凑出一万五六千的兵马来。

  刘豹就是想仗着这最后的可战之士,夺回渡头,带着他的部众逃出被灭的困境。

  但就在刘豹正打算集结兵马,全力一击时,却有斥候飞奔而入,惊叫道:“大单于,大事不好了,楚国的追兵到了,今已杀至汾阴城南十里之外。”

  这一番话,如重锤一般,把刘豹击得是头目一晕,险些没能站住。

  “颜贼的追兵,竟然来得这么快!”刘豹惊得已有些语无伦次。

  “大单于,现在该怎么办啊?”刘去卑惊恐的问道。

  刘豹抹去额头的汗,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惊恐,踱步于帐中,心急火燎的琢磨着对策。

  苦思半晌,刘豹长叹了一声,无奈的说道:“罢了,下令五部军民,统统都撤入汾阴城中,坚守城池吧。”

  城南颜良追兵已至,此时若再去强攻渡头,刘豹就要面临着两面受敌,全军覆没的危险。

  走投无路之下,退守汾阴坚守,再作下一步打算,就成了刘豹唯一的选择。

  刘去卑也别无办法,只得赶紧去传令。

  下达完命令,刘豹如虚脱一般,无力的瘫坐在了狼皮座上。

  蔡琰小心翼翼的跪坐在一旁,伸出臂儿来,想要为刘豹揉揉肩,消消气。

  “滚开!”刘豹骂了一声,无情的将蔡琰推开一边。

  蔡琰满心的委屈,却不敢有丁点不满的表现,只得胆战心惊的退了下去。

  ……汾阴以南,张辽正率领着一千轻骑,在通往汾阴的大道上狂奔。

  他这一千轻骑的尾巴上,都拴了树枝,奔腾起来,掀起漫天的尘埃,远远观之,犹如千军万马奔腾而来,声势极是浩大。

  这正是颜良交待张辽的计策,命他率轻骑先至,以此方法营造出大军追至的假象,迫使匈奴人惊恐之下,放弃抢夺渡头的打算,退守汾阴城。

  颜良的小小手段,很轻松的就欺骗了刘豹。

  当张辽率轻骑进汾阴附近时,城外已是一片狼藉,留下了数以千计的空荡荡的帐篷,惊恐的匈奴五部,已尽数的退入了汾阴城中。

  张辽便一面派人报知颜良,一面纵骑继续在汾阴城四周狂奔,继续表演大压境的假象。

  半日之后,颜良终于亲率着七八万的大军,赶至了汾阴城。

  大军抵达,颜良迅速命诸军于汾阴四面设营,黄昏之前,已是将汾阴城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  围城完成后,颜良便率军亲往汾阴北门,亲观敌城守势。

  大军浩荡,进抵汾阴北城一线,闻讯的刘豹,早就率了五千匈奴兵,驻扎在了城头,惶惶不安的准备迎战楚军的猛攻。

  颜良却并没有攻城,只冷笑道:“传令给张文远,命他率轻骑掠城而过,狠狠的打一打刘豹的脸。”

  号令传下,张辽很快率军而出,带着他那一千战马尾巴上拴有树枝的骑兵,耀武扬威的从北城门昂首而过。

  城头上,当刘豹看到此势时,方才猛然惊醒。

  他终于明白了,为何以步军为主的楚军,竟然会追来的那么快,原来,那大军杀至的声势,只是一千轻骑营假出来的假象。

  而那假象,却骗得刘豹做出错误的判断,放弃了夺还渡头,进而失去了率部众撤往北岸的机会。

  刘豹,再次为颜良的计谋所戏耍。

  啪!

  羞愤难当的刘豹,拳头狠狠的击向女墙,空有一腔的愤恨,却无处发泄。

  “大单于,咱们中计了!”刘去卑惊愕的叫道。

  “闭嘴!”恼羞的刘豹,当着众匈奴兵的面,头一次斥责了他的弟弟。

  刘去卑神色一变,眼中闪过一丝不悦,却不敢有发表露,只得闷闷不乐的闭了嘴巴。

  城外的颜良,戏耍过匈奴人,敌城的情况也看得清楚,便冷笑道:“全军暂退吧,让将士们休整一晚,明天吃饱喝足了,给本王狠狠的杀匈奴胡狗。”

  “杀胡狗——”

  “杀胡狗——”

  左右将干,挥舞着刀枪,热血昂扬,宣喝着肃杀的斗志。

  万人齐喝的声音,震动天地,连汾阴城都似乎在隐隐的颤抖。

  城上本就惶恐的匈奴兵,为楚军浩大的声势所惊,无不面露震怖之色,那握刀的手,也开始瑟瑟的战栗。

  “颜贼,我堂堂匈奴大单于,绝不会死于你这狗贼之手,绝不会——”刘豹恨得咬牙切齿,拳头不断的击打着女墙,以向部下们宣扬着他的决毅与无惧。

  只可惜,恐惧却如瘟疫一般,依然在匈奴人中,疯狂的扩散。

  满城,尽为恐惧的阴云笼罩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