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一十五章 杀 猪

第七百一十五章 杀 猪

  “刘去卑,你这个没骨气的狗东西,老子要杀了你!”惊羞万分的刘豹,愤怒的击打着城墙。

  左右的匈奴人,怒气却没有刘豹那么重,相反,他们更多的则是泄气。

  堂堂大单于之弟,右贤王刘去卑,如今都甘愿归降颜良了,那他们这些区区小角色,还有什么理由再顽抗下去,再为刘豹卖命。

  匈奴人的抵抗意志,因刘去卑的招降,转眼已受沉重打击。

  驻马远望的颜良,那双锐利的鹰眼,隐约能看到城上刘豹气急败坏的样子,这正是他想要看到的效果。

  “刘豹,你不是想顽抗吗,本王就要你看看,你的弟弟都已经屈服,你还拿什么跟本王顽抗下去。”

  颜良嘴角带着戏虐般的冷笑,饶有兴趣的欣赏着这一幕。

  对楼上,刘去卑声厮力竭的喊了半个时辰的话,一直喊到了嗓子沙哑,连喘气都有困难方才住嘴。

  “我,我实在喊不动了,可以了吗?”刘去卑搭着膝盖,巴巴的看向周仓。

  周仓却没有理他,从对楼上探出头去,向着不远处的颜良看去。

  颜良料想刘去卑也喊不动了,便将周仓点了点头。

  周仓会意,缩回头时,脸上已掠起了一抹狰狞的冷笑。

  刘去卑不寒而栗,心里打了个冷战,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正自不安时,周仓却摆手喝:“来啊,把这胡狗给老子绑起来。”

  左右虎熊亲兵一拥上前,将刘去卑很利索的反绑在了对楼中央所树的柱子上。

  紧接着,一名赤膀的军汉,便举着一杯明晃晃的杀猪刀,亮在了刘去卑眼前。

  看这般形势,楚军竟然是准备要刘去卑的命。

  刘去卑大骇,急叫道:“大王已答应了我,只要我肯喊话招降,就饶我一命,你们这是要干什么?”

  “胡虏果然是胡虏,又怕死,又胆小,我家大王什么时候答应过饶你一命了。”周仓不屑的嘲讽道。

  刘去卑回头细细一想,由始至终,颜良倒还真的是没有说过要饶他一命的事。

  可是,颜良带他来这里喊话,招降自己的族人,这般举动,难道不是默认了他的条件吗?

  “我大楚雄兵十余万,想要攻陷区区一座城池,又岂需你这么个胡虏。实话告诉你吧,我家大王早打定主意,要杀光你们南匈奴五部,又怎会留你一条狗命。”

  杀光匈奴五部!?

  刘去卑身形大震,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。

  自汉以来,即使对匈奴用兵最凶的汉武帝,也仅仅是想匈奴伏首称臣,不曾想过要将匈奴灭族。

  而现在,这个横空出世的颜良,却竟要残暴到要杀光匈奴男女老幼,这如何能不令刘去卑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惊。

  而当刘去卑还来不及品味那份惊恐时,周仓已是使了个眼神。

  那赤膀的熊士得令,手中杀猪刀刷便削了下去。

  “啊~~”刘去卑发出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声,他的一只耳朵,已赫然被切了下来。

  汾阴城上,原本还在诅骂叫骂的匈奴人,霎时间鸦雀无声,包括刘豹在内的所有匈奴人,都被出人意料的血腥场面震住了。

  在几千双震惊的目光注视下,赤膀军汉又是一刀下去,刘去卑的另一只耳朵,也被削了下去。

  转眼失去两耳,刘去卑是痛得死去活来,两颊鲜血如泉而涌,拼命的挣扎着身子,杀猪般的嚎叫声,一声比一声凄惨。

  执刀的楚卒却无丝毫动容,手中的杀猪刀,开始熟练的一刀刀切下去。

  先是耳朵,再是鼻子,然后是大腿,再然后是胳膊……那一刀接一刀下去,拿捏的极有分寸,既切下去了肉,却又不致命。

  这一刻,所有人才明白,颜良这是要当着匈奴人的面,把他们的右贤王,千刀万剐,凌迟处死。

  颜良脸色沉静,很有兴致的听着刘去卑杀猪般的嚎声。

  他确实要灭匈奴,杀刘去卑也是自然之事,本来对于刘去卑这样的货色,颜良原只打算一刀宰省事,但先前刘去卑作为使臣,前往闻喜向自己诈降,那般演戏来欺瞒颜良,这便是不可饶恕的大罪。

  所以,颜良才要将他千刀万剐,作为对刘去卑的惩罚。

  除此之外,颜良更是要以这残暴的手段,来震慑城中的匈奴上,瓦解他们抵抗的意志。

  显然,颜良之目的达到了。

  此时此刻,城头上的匈奴人,一个个已脸色苍白,腿脚发抖,那一声声的嚎叫声,直令他们听得是毛骨悚然。

  刘豹的额头,同样在悄然的滚着冷汗。

  就在前一秒时,刘豹还对他这个软弱的弟弟,恨得咬牙切齿,但现在,他却对刘去卑充满了同情与怜悯,只想能将他的弟弟,从痛苦中解救出来。

  只可惜,刘豹却有心无力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,被一刀刀的切割。

  终于,嘶心裂肺的嚎叫声停止了,并不是刘去卑已死,而是被割到不成人形的这胡虏,已是痛到昏死了过去。

  颜良所要的威慑效果已然达到,也赖得再听刘去卑嚎叫下去,便向着对楼挥了挥马鞭。

  周仓得令,便亲自操刀,一刀将刘去卑的人头斩了下来。

  当那一刀斩落时,刘豹浑身一颤,脸上闪过无尽的惧色,仿佛那一刀竟是斩在他自己脖子一样,有种感同身受般的痛。

  “车儿,接着。”周仓将那血淋淋的人关,从对楼上扔了下来。

  胡车儿纵马从对楼下奔过,很精准的将人头接过,抓着头发奔向了颜良。

  颜良却扬鞭一指:“去吧,把人头扔进汾阴城,就算是本王给刘豹那小子的大礼。”

  胡车儿领命,勒马转身,飞奔着向城楼一线奔去。

  刘豹眼见敌前飞奔而来,不禁怒从心起,便叫弓弩手准备,只待敌骑进入射程,便乱箭将之射死,好歹也算出口恶气。

  却不料,胡车儿还在射程之外时,就奋然一吼,将手中的人头掷向了汾城城头。

  那骇人的怪力,竟是十余斤重的人头,扔出了百余步之距,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城墙上。

  砰!

  血淋淋的人头,滚落于地,吓得附近的匈奴人四散而退。

  刘豹下意识的转过脸去,不敢正视瞧自己弟弟的人头,整个汾阳城头,已是一片恐慌。

  城外处,颜良和楚军将士,却冷肃如血,欣赏着胡虏们恐怖的丑态。

  热闹眼看够了,颜良扬鞭一喝:“收兵回营,来日再收拾这些胡虏狗贼。”

  颜良拨马转身,扬长而去,数万楚军这才井然有序的徐徐退归大营。

  楚军撤走,匈奴人长松了一口气,惊怖的情绪,却才渐渐的平伏下来。

  半晌后,刘豹终于缓过神来,远望着楚军离去的影像,刘豹恨得是咬牙切齿,却又无可奈何。

  当下刘豹只能下令将刘去卑的人头收走,自己则拖着虚弱无力的身体,回往了王帐。

  入得王帐,蔡琰准备好了酒食,等着伺候刘豹。

  刘豹一屁股跌坐下来,拿着酒囊就拼命的灌自己,仿佛要用酒来灌醉自己,好让他忘记了今日所受的惊魂与屈辱。

  蔡琰见得丈夫这般样子,知道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意,却又不敢乱问。

  刘豹连着灌了几囊酒,情绪放才好转了几分,便喘着气,默默道:“去卑没能突围成功,他已经被颜良杀害了。”

  蔡琰花容惊变,故作沉稳的她,此时也变得手足无措起来。

  绝望的刘豹,却继续开始灌酒,想要麻痹自己。

  蔡琰惊慌了片刻,很快又平静下来,便宽慰道:“大王无需太过担心,我大匈奴既是归顺了燕王,以燕王的仁义,定然不会坐视我们被困,妾身相信,就算我们无法主动派人去求援,用不了多久,燕王他一定会亲率正义之师,前来解救我们的。”

  这一席话,云子令刘豹眼眸猛然一亮,仿佛又看到了一丝希望。

  “对呀,颜良乃燕王大敌,本单于归顺了燕王,对他来说是如虎添翼,他总不可能坐视我们完蛋吧。”

  刘豹腾的跳了起来,原本萎靡的精神,如同打了一针强心剂似的,转眼又振作了起来。

  重新作的刘豹,击打着拳头,恨恨道:“本单于一定要振作精神,坚守到燕王大军到来之时,那时内外夹击,便可一雪今日之恨,没错,一定可以!”

  看着丈夫精神重振,蔡琰也宽了些心,心中暗道:“燕王,我大匈奴乃是为了助你,才会遭此劫难,你乃仁义之君,定然会来救我们的,对吧。”

  ……数百里外,临汾城。

  大堂中,气氛一片的沉寂。

  刘备盯着案上的情报,脸色铁青,目光阴沉。

  那是来自于汾阴的最新情报,匈奴五部七八万人口,今日被颜良的大军围在汾阴之中,眼看用不了多久,就有覆没的危险。

  匈奴既归降他刘备,如今若为颜良所灭,岂非等于断了一臂,这自然不是刘备想要看到的结局。

  沉默许久,刘备将目光扫向了诸葛亮,沉声问道:“军师,如今南匈奴五部被围,有全族覆没之危,以你之见,本王当不当发兵去救?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