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一十九章 血洗你们的奴性

第七百一十九章 血洗你们的奴性

  次是午时。

  颜良策马飞奔,来到了汾阴城东。

  万余楚军,已然肃然列阵,待候在了那里。

  “吁~~”颜良收止了赤兔马。

  驻马远望,一个丈许多深的大坑,从脚下延伸下去,竟如一只巨大的碗,深陷在大地上。

  大道的那头,万余楚军步骑,正驱赶着七八万的匈奴人,向着大坑这边而来。

  一骑飞奔当先而至,正是文丑。

  “大王,所有的匈奴人都已带到,请大王示下。”文丑拱手道。

  颜良马鞭一指,喝道:“把所有的胡狗,统统都给本王赶往大坑中去。”

  “诺。”文丑策马而去,开始大声喝斥起来。

  那些绳子串成蚂蚱的匈奴男女,便如羊羔一般,被楚军连拱带赶,驱入了大坑中。

  几个时辰后,大半的匈奴人,已将大坑几乎填满。

  当文丑打算将最后的几千匈奴人,一并赶往大坑里时,颜良却令且慢。

  过不多时,又一队人前来,新来的这些人,则是昨日被颜良解救出来的那数千汉民奴隶。

  当些汉民不安的来到大坑边,看到满坑密密麻麻的匈奴人时,都倒抽了一口凉气,心中愈发的不安。

  “传令下去,给他们每一个人都发一柄刀。”颜良大声喝令。

  号令传下,几百名军士迅速上将,把早就准备好的几千口刀,分发给了那些汉民。

  几千号怯懦的汉民,茫然的看着手中的刀,个个都疑惑不解,不知楚王这是何意。

  这时,颜良又冷冷下令,命将未下坑的几千匈奴人,排成队将他们按跪在地上。

  匈奴人皆惶恐不安,但却不敢不从,皆是战战兢兢的跪了下来。

  颜良拨马来到那些汉民身上,马鞭指着匈奴人,高声道:“尔等不是说要报恩吗,本王现在就给你们一个报恩的机会,本王命你们逐个上前,每人砍下一名匈奴人的首级。”

  此言一出,跪伏于地的匈奴人,顿时一片惊哗。

  那些匈奴人一听到被砍头,本能的就挣扎欲起,想要反抗,却为旁边看管的楚兵一顿暴打,死死按伏下来。

  几千匈奴人挣扎不过,便开始嚎哭大叫,用颜良听不懂的匈奴话求饶,大坑旁边,一时凄凄惨惨,哭闹成了一片。

  “哼,现在知道求饶了,当初你们吃着从汉地抢来的粮食,穿着从汉民手里夺来的布匹时,又岂会想到会有今日。”

  颜良无动于衷,只向那些惊愕的汉民,厉声喝道:“你们都耳袭了吗,本王命你们杀光这些匈奴人,还不快动手。”

  几千汉民神色震愕,拿刀的手颤抖不休,彼此面面相觑,既是茫然又是惊恐,实不知楚王这是怎么了,竟然会逼着他们去杀人。

  就连文丑等楚军将士,也是有些茫然,不明白颜良为何要逼着这些普通的百姓,去杀匈奴人。

  楚王若想杀匈奴人,只消一声令下,文丑他们自会干净利落,片刻间把几千匈奴人杀个精光,何苦费此麻烦。

  颜良的深意,却是要让这些汉民奴隶,亲手杀死那些奴役他们的匈奴人,用匈奴人的鲜血,来洗净他们的奴性,重新激起他们做人的尊严,激发他们的血性。

  颜良才不会行什么“以德报怨”的狗屁仁义,匈奴人的血债,颜良就是要他们十倍来偿还。

  眼见那些汉民不敢动手,颜良就怒了,厉声骂道:“你们都是猪吗,想想这些匈奴人当初是怎么烧毁你们的家园,怎么奸辱你们的妻女,怎么把你们当畜生来使唤的,现在这些匈奴狗就跪在这里,这正是你们报仇的时候,你们还在等什么!”

  洪钟般的厉喝下,几千汉民中,有不少青壮神色变化,似乎为颜震撼之词喝醒了几分。

  饶是如此,但还是没有人敢动手。

  那些汉民手着大刀,仿佛拿着烫手的山芋一般,又是为难又是恐惧,甚至有些妇人,还将刀干脆就弃了。

  颜良看在眼里,不禁勃然大怒,扬鞭一指,喝道:“谁敢弃了手中之刀,本王就剁了他的双手。”

  这般一威胁,那些弃刀之徒,吓得赶紧将刀捡了起来,再不敢离手。

  “这些虏狗虐待你们,打骂你们,肆意的在你们头上屙屎屙尿,把你们当畜生一般,你们若连手刃仇人的胆量都没有,本王救了你们又有何用,你们这些没有血性的废物,还不如用手中的刀,自己抹了脖子干净。”

  颜良的喝骂声,犹如惊雷一般,刺激到了他们内心深处还存有的一丝尊严。

  这些汉民的脑海中,开始回忆起来,当初匈奴人是如何压迫他们,如何欺负他们的场景。

  诸般的屈辱,只因无力反抗,所以他们才不得不默默忍受,直到都快要麻木,忘了何谓尊严二字。

  颜良的斥骂,却将他们为怯懦和麻木充斥的心灵,渐渐唤醒。

  “匈奴狗,老子我要报仇——”沉寂的人群中,终于爆发出一声奴吼,一名年轻的汉民,满脸的怒色,手提着大刀冲向了跪伏的匈奴人。

  当那年轻人高高举起手中的大刀,将要斩向身前的一名匈奴人时,那匈奴人却如狗似的跪倒在他面前,不停的叩首,不停的求饶起来。

  年轻人一腔的复仇之火,瞬间便被匈奴人那可怜相熄灭了大半,高举的大刀悬在半空,许久未能落下。

  他那可笑的怜悯之心,在这关键的时候,又被唤起来。

  颜良策马飞奔上前,厉声道:“你还在犹豫什么,当初你的父母苦苦哀求时,匈奴人可曾怜悯过他们吗,你现在怜悯这些仇人,可对得起你死去的亲人吗?”

  颜良的喝斥,如晴天霹雳一般,将年轻人脑海中那可笑的怜悯之心,统统劈散。

  他的脑海中,浮现出了家破人亡时的情景。

  那个时候,他年迈老实的父母,跪在匈奴骑士的跟前,那般卑微那般哭泣的求饶,可是,匈奴人却没有丁点迟疑,毫不犹豫的就斩下了他父母的人头。

  如今,同样的情景又发现,不同的却是,这一次,身份已经互相,跪在地上哀求的,已变成了匈奴人。

  “报仇,我要给爹娘报仇,啊——”年轻人双目充血,大吼一声,双手高举的大刀,愤然的挥下。

  噗!

  匈奴人那血淋淋的人头,应声而落,那无头的身躯,“扑嗵”栽倒是了年轻人的脚下。

  那断颈处所喷出的鲜血,溅了年轻人的一脸,生平,他头一次尝到了血腥的味道。

  那浓浓的血腥,仿佛一瞬间,唤醒了他深值于血液中的血性,滚滚的杀气,如潮水般从心底腾起。

  年轻人大啸一声,举刀冲入匈奴人群,疯了一般的狂斩匈奴人。

  “叫你杀我爹娘,叫你烧我家园,叫你奸我妻子,老子要报仇,老子要杀光你们这些虏狗——”

  年轻人怒吼着,狂杀着,宣泄着积聚已久的仇恨。

  那些伏地的匈奴人,吓得魂飞破散,哭喊成一片,拼命的挣扎着身子,却被旁边的楚兵死死按住动弹不得,只能任由那年轻人宰杀。

  身后处,那几千汉民,都被眼前这震撼的场面,看得傻了。

  原来,匈奴人也不是刀枪不如,那些曾经奴役自己的胡虏,竟这样被肆意的屠杀。

  那年轻人的疯狂激动,终于将其余汉民的血性激发,几十人也大吼着冲上前去,狂斩匈奴人,以报雪仇。

  先是几十人,再是几百人,到最后,几千号汉民,无论男女,统统都冲了上去,高举着大刀,无情的斩向这些曾经欺压在他们头上的匈奴人。

  这些从未曾上过战场的平民百姓,杀起人来,竟然是如此的疯狂。

  这般场景,只将周围观看的楚军将士,看得都是嗔目结舌,嘴巴里倒抽着凉气。

  颜良却恢复了平静,面带着冷静,静静的看着这几千汉民,在浴血中重生。

  半个时辰过于,惨叫声与怒吼声,终于的平伏下来。

  杀戮停止,放眼望去,大坑边已是尸横遍地,几千匈奴人皆被杀尽,那狂涌的鲜血,将脚下的大地都浸成了鲜沼,大股大股的鲜血,顺着斜坡淌入了大坑中。

  坑中那几万匈奴人,耳听着外面的惨叫声,早已是惶恐不安,当他们看到流入坑内的血流时,更是吓得魂魄欲裂。

  “放他们还乡吧,每人都发五百钱,算是本王对他们的奖赏。”颜良满意的挥鞭下令。

  那几千号汉民,纷纷的跪伏在颜良面前,再次的感激颜良的大恩。

  但这一次,他们却跪得堂堂正正,再没有那些怯怯懦懦的奴性。

  几千号汉民谢恩之后,欢欢喜喜,昂首挺胸的离去。

  这时,众楚军将士,才从方才的惊心动魄中苏醒过来,他们终于是明白了颜良的此举的用意,众将士们无不感慨叹服。

  “大王,坑里的这些匈奴人,该怎么处置?”文丑上前问道。

  “这还用问么。”颜良冷哼一声,“传令下去,所有将士们一起动手,把坑里的匈奴人,统统都给本王活埋了。”

  文丑猜得没错,颜良当真是要坑杀这些匈奴五部的俘虏。

  文丑却没有一丝迟疑,反而是兴奋不已,转身高喝:“大王有令,将这些虏狗,统统坑杀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