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二十章 坑杀!树碑!

第七百二十章 坑杀!树碑!

  颜良一声令下,万余楚军将士冲到了坑边,开始兴奋的往坑中铲土。

  飞扬的尘土四面而落,呛得坑中的匈奴人喘不过气来,边缘的人群只好不断的往坑中央附近退,六七万号人彼此拥挤,一时乱成了一团。

  颜良就驻马于坑边,欣赏着这浩大的填坑场面,欣赏着匈奴人惊恐尖叫的畏惧。

  “他们是想活埋我们!”坑中有匈奴人开始惊叫,他们终于看明白了楚军的意图。

  “大家一起冲出去啊,不拼一把就是死路一条啊!”不少匈奴人鼓起了勇气,大吼着向坑边冲来。

  紧接着更多的匈奴人受到响应,成百上千的向坑边冲来,试图做最后的垂死挣扎。

  颜良冷笑了一声,马鞭向后轻轻一扬。

  周仓当即高喝:“弓手就位,任意射杀想逃脱的胡狗,一个都不许放他们出坑。”

  号令下,候命已久的一千多弓手,从后排冲到了坑边,森森的利箭,如死神的目光一般,盯紧了向坑边爬来的匈奴人。

  箭如雨下。

  破空声起,紧接着,鬼嚎般的惨叫声,骤然而起。

  利箭无情的射向那些爬上来的匈奴人,中箭者流淌着鲜血,从坡上翻滚而下,接着被自己的同胞踩踏,最后在痛苦的呻吟中,被飞扬的泥土填埋。

  转眼之间,便有数千试图冲出大坑的匈奴人,被射杀而死,滚滚的鲜血,将整个大坑的四围,都染成了泥泞的血沼。

  血淋淋的乱射,彻底的摧毁了匈奴人逃跑之心,再无人敢往箭头上撞,几万人只能不顾一切的往坑中央处拥挤,彼此间踩踏倾轧,被自己人踏死者不计其数。

  “什么胡人勇武善战,在死亡面前,都不过是一群贪生怕死的蝼蚁罢了。”看着惨烈的匈奴人,颜良心中愈加不屑。

  这个时候,一队人马奔驰而来,将断臂的刘豹,押解到了颜良面前。

  “把这虏奠带到坑边来,让他看看这场好戏。”颜良扬鞭一指。

  左右亲军,即刻将刘豹连拖带推,踢到了大坑边上。

  当刘豹看到眼前场面时,整个人都惊得目瞪口呆。

  他的眼眸中,自己的族人,无论男女老幼,正在被楚军无情的填于泥土之下,上千上千的人,转眼就消失在地下。

  此时,刘豹才恍然惊醒,在来颜良竟然残暴到如此地步,竟然要将他匈奴五部,七八万口男女,统统都坑杀一尽。

  “大王饶命,大王开恩啊,我的这些族人都是无辜的,求大王饶他们一命!”惊恐的刘豹,趴在颜良的面前,泪流满面,苦苦的相求。

  “无辜的?哼,本王告诉你,你们这些匈奴胡狗,没一个是无辜的,统统都该杀。”颜良冷绝如铁,杀意坚定。

  眼前的这此匈奴老弱妇幼,他们也许并没有杀过一个汉民,但他们却坦然的享受着他们的战士,从汉地里抢来的粮食和布匹,坦然的居住在他们的战士,从汉人手中抢过的土地上。

  这一切,就是他们的罪。

  罪该当诛!

  “给本王继续填坑,一个活口都不许留。”刘豹求得越凄厉,颜良命令都越狠。

  眼见颜良残暴无情,眼见自己的族人,成百上千的被活埋,刘豹心如刀绞,心中的恐惧,渐渐化为了愤慨。

  “颜良狗贼,你这个屠夫,老子跟你拼了!”刘豹大叫一声,从地上一跃而起,竟然张牙舞爪的扑向了颜良。

  “去你娘的!”周仓一步上前,飞身一脚就踢在了刘豹的胸前。

  这一脚将刘豹踢出两丈之远,重重的摔落于地时,耳听得“咔嚓”一声,胸前已是断了几根肋骨。

  刘豹折了一臂,如今又断了几根肋骨,当真是痛不欲生,几番挣扎,却再也没有力气爬将起来。

  刘豹无力爬起,只能口中恨恨骂道:“颜贼,你作恶多端,自会遭报应的,你今灭了我匈奴,你也早晚会被刘备所灭,一定会。”

  一个杀了不知多少汉地百姓的匈奴狗,竟然还好意思骂我颜良作恶心多端。

  一个被刘备抛弃了的马仔,竟然还指着刘备替他报仇。

  “哈哈哈~~”颜良仿佛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,禁不住放声狂笑起来。

  笑声中,颜良狂妄的叫道:“什么狗屁报应,尽管冲老子来好了,我颜良最不怕的就是报应。”

  愤慨的刘豹,也为颜良那份狂劲镇住了,这位虏酋怎么也想不通,这个世上,竟然有狂到如此地步的人。

  蓦然间,刘豹有种错觉,仿佛挡在身前那铁塔般的身躯,非是血肉之躯,而是魔鬼一般的存在。

  惊愕失神之下,刘豹竟是没敢再口出恶言。

  颜良在狂笑,麾下的士卒,仍在热火潮天的填埋。

  随着填挖的进行,大坑渐渐缩小,越来越多的匈奴人被活埋在了泥土下,当日近黄昏时,整个大坑已经被彻底填平。

  七八万的匈奴人,统统都被坑杀在了脚下。

  颜良坐胯赤兔马,徐行在刚刚填平坑上,脚下泥土还有些松软,似乎隐约仍能听到幸存匈奴人恐惧而急促的呼吸声。

  颜良扫了一眼四周,高声道:“传令下去,在这上边立一块碑,上边就写上,大楚开国之君,坑杀八万匈奴人在此,后世子孙当引为榜样,绝不可对胡虏姑息手软。”

  左右将士皆是一震,均想自家的大王,可真是与那些古往今来的君主,全然的不同。

  古来那些君主,总是把什么仁义摆在嘴边,就算是杀胡,也总是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。

  自家这位大家可好,不但堂而皇之的坑杀胡人,还敢公然树碑,流传于世后,更还要让后世子孙,也要毫不手软的杀胡。

  如此不惧议论的狂傲,当真非常人所及。

  颜良却已习惯了将士们的侧目,却也一派坦然,只策马而归。

  回到平坦之地时,那刘豹还趴在地上,但却绝望愤怒已极。

  刘豹知道,如今匈奴五部中,已只余下了他这么一个大单于,光杆司令一人。

  悲愤的刘豹,又开始喋喋不休的诅咒起了颜良。

  “大王,这胡狗竟还敢对大王出言不逊,干脆将他一刀宰了吧。”周仓愤恨的叫道。

  “本王对他的折磨还没够,且留着他一条狗命吧。”颜良听着刘豹的骂声耳烦,便又道:“给本王狠狠的抽他耳光,一直抽到他闭嘴为止。”

  令罢,颜良拨马望着大营方向扬长而去。

  啪啪啪~~身后处,很快响起了耳光声,久久不绝。

  颜良带着意犹如未尽的笑容,昂首扬长远去。

  ……汾阴城失陷,八万匈奴人被坑杀,位于北岸的张绣,很快就收到了战报。

  震惊的张绣,生恐颜良渡汾阴前来攻打皮氏城,急是弃城东撤,更派斥候飞马先行赶往临汾城,去向刘备报告此震惊的消息。

  这日午后,临汾城军府大堂中,刘备正和诸葛亮谋划着下一步的战略。

  “颜贼从开春用兵,到现在已有数月,其粮草消耗已极重,士兵的锐气想必也将耗尽,只要刘豹能在汾阴拖住个把月,我们便可趁着楚军师老已疲时,肆机用兵。”

  诸葛亮轻摇着羽扇,洋洋洒洒的向刘备分析着他的战略。

  刘备微微点头,眉宇中闪烁着几分深邃。

  这时,诸葛亮又道:“不过亮以为,我军如从正面进攻,颜贼必有防备,故亮以为,大王何不密派一军,由河内郡走箕关杀入河东郡,出其不意的从南面抄了颜贼后路。”

  诸葛亮的计略,引起了刘备引大的兴趣,他的目光不禁从地图的上端,挪至了地图的下关。

  河内河东二郡,相隔着一道中条山,中间以箕关为界,从箕关攻入河东,倒的确是一条可行之计。

  刘备手捋着短须,头点的是越来越频繁,说道:“军师之计,本王以为可行,不过,前提条件却是刘豹能把颜良主力,拖得走够长的时间才行。”

  诸葛亮微微一笑,自信道:“匈奴人经营汾阴城多年,那座城池也算坚固,况刘豹还有兵万余,就算最终仍会为颜贼所破,亮认为,再守上一个月还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  诸葛亮的自信之语刚出,却见陈到匆匆而入,脸色一片的凝重。

  “启禀大王,皮氏张将军急报送到,颜良已于数日前攻陷了汾阴城,生擒匈奴单于刘豹,还将匈奴五部七八男女,尽数坑杀在了汾阴之东。”

  一字一字,字字如雷。

  大堂内,霎时间死一般的静寂。

  刘备的嘴角,夸张的缩成了一个圆形,灰白的脸庞,定格在了惊诧的一瞬。

  诸葛亮手中的羽扇,也险些没有拿稳,那俊朗的脸庞,惊到几乎扭曲变形。

  颜良,再一次用惊人破城速度,狠狠的打了诸葛亮的脸。

  无论诸葛亮,还是刘备,谁也没有想到,那刘豹竟如此不堪一击,这么快就会颜良攻破了城池。

  他们更没有想到,破城后的颜良,竟然是如此残暴,公然的坑杀了匈奴五部生灵。

  半晌后,君臣二人才从惊愕中苏醒过来。

  诸葛亮沉声道:“颜良此贼,竟然残暴到如此地步,那可是七万无辜的生灵啊,他竟然也下得去手。”

  刘备也跟着恨恨道:“早知颜贼会做出如此没有人性之举,本王说什么也要去救匈奴五部,可怜那无辜枉死的八万匈奴子民啊,本王发誓,必会为你们报仇雪恨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