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二十三章 犯我大楚者,虽远必诛

第七百二十三章 犯我大楚者,虽远必诛

  内帐中,蔡琰已是春色淋漓。

  她紧咬着朱唇,面色潮红,细眉紧蹙,仿佛在经受着莫大的痛苦。

  那秀鼻之中,不时发出的畅快的哼吟声,却出卖了她的表情。

  蔡琰的指甲紧紧的陷入颜良那坚实的肌肉中,晶莹的汗珠,从那潮热的脸颊滑落,顺着喘息连连的香颈滚落,越过那深谷峰壑,滑入那幽暗的深渊。

  畏惧,羞辱,还有愤怒,再加上原始的本能,诸般诱因交织在一起,令此时此刻的蔡琰,进入到了狂野的境地。

  颜良喜欢这份狂野,这令他这头雄狮,愈加的雄风大作,奋力的征伐着他的猎物。

  而在外帐,断子绝孙的刘豹,却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,半死不活一般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内帐中,终于发出一声雄狮最狂的怒吼。

  云雨渐息,春色终收。

  过不得多久,荣光焕发的颜良,才从内帐中缓缓的走了出来。

  他大半个身子赤坦,只披了间长衫,敞开的胸膛处,滚滚的汗珠尚在滑落。

  颜良踢了一脚僵直的刘豹,问道:“这虏狗怎么了?”

  “回大王,适才这厮经不住刺激,吐血晕过去了,不过还有一口气。”周仓拱手笑答道。

  “这虏狗,命也够硬生的,这样都没气死,哼,这可是他自己找罪受。”颜良冷笑一声,拂袖道:“把他抬出去,先押往洛阳待斩吧。”

  “诺。”周仓拱手一应,喝令左右亲兵,将死猪般的刘豹抬了出去。

  内帐中,赤身的蔡琰,正裹着被子,娇喘涟涟,纤细的臂儿探露在外,擦拭着身上的汗渍。

  此刻的她,已是恢复了神智,心头积聚的那些委屈,也因方才激烈的运动,发泄出去了不少。

  当她听到颜良说,要将刘豹押解往洛阳待宰时,心头不禁微微一震。

  外帐那头,颜良连饮几杯好酒,酒气上涌,精神旋即又大作,便又回往内帐。

  当蔡琰还在出神时,颜良那巍然的身躯,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。

  未待蔡琰回过神,颜良已如雄狮一般,再度的扑将上来。

  “大王要做什么?”蔡琰吃了一惊,娇声轻吟。

  “做什么,大儒的女儿,当世大才女在前,本王当然要好好享受几番。”颜良眼眸中,流转着邪笑与得意。

  蔡琰刚刚平伏的脸庞,顿时又起红晕,虽已承恩玉露,但心底却还升起一股羞耻之心。

  颜良的言语,竟是那般的直白露骨,俨然把她蔡琰只当作玩物一般,可以肆意的享受折腾,在这一点上,倒似比那刘豹还要过份。

  蔡琰很快又明白,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,自己身为一介女流,沦落为胜利者的战利品,亦是理所当然之事。

  蔡琰只得将心中的那份羞耻之心,强行的按下,眉色之间,强堆起笑颜,渐作妩媚,迎逢起颜良。

  连是媚笑哼吟,蔡琰边娇声问道:“不知大王今后,打算如何安置妾身。”

  “你不是想回汉地么,本王就满足你,本王的铜雀台上,空房间还多得很,自有一间给你。”颜良回答的很脆,一双手已是忽的将她裹身的被子,掀了个干净。

  那如雪的丰腴,顿时尽收眼底。

  蔡琰愈加娇羞,但好歹也是过来人,没那么多少女纯情,便即展开那蜷缩的四肢,将自己的妩媚一面,尽情的展露给眼前这个新的征服者。

  颜良如雄狮一般,再度扑前。

  那蔡琰迎逢之际,又笑盈盈问道:“未知大王打算如何处置刘豹?”

  “这还用问,本王连八万匈奴人都坑了,又岂会留他,待本王一回洛阳,即刻将他五马分尸,以震慑四夷。”颜良用肃杀的言辞,很直白的告诉了她。

  蔡琰那红潮满面的艳容,不禁微微一变,掠过几分惊色。

  颜良冷笑一声,讽刺道:“怎么,你还想为那个虏狗求情吗?”

  蔡琰虽然是被掳抢,但到底做了刘豹多年的妻子,要说丁点感情都没有,那也是假的。

  不过现在,颜良那一声冷笑,立时将蔡琰残存的感情,轻易的摧毁。

  蔡琰心生畏惧,忙是强颜笑道:“怎么会呢,妾身就是随口问问,那刘豹强抢了妾身,他的死活,妾身才不会关心。”

  颜良也不再理睬她,只抖擞精神,肆意的征伐。

  蔡琰也屏弃杂念,只使出浑身解数,尽情的取悦这个正在征服自己的男人。

  香帐之中,霖霖的春色,再度如潮而起。

  一夜的快活,颜良只把蔡琰折腾得死去活来,几乎虚脱一般,方才罢休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里,颜良几乎夜夜笙歌,尽情的在这个当世大才女的身上,宣泄自己胜利者的快感。

  大军驻扎汾阴,休整数日后,颜良便起程归往洛阳。

  数天后,颜良的十余万大军,陆续抵达了洛阳城。

  归往洛阳未久,在一个明媚的清晨,颜良王驾亲出,登上了洛阳北门城头。

  此刻,城门前的大街小巷间,已是人山人海,洛阳城一场的士民,几乎是万人空巷,皆拥挤向北门,前来一睹楚王的威仪。

  当颜良的身影,出身在城垛时,城下士民,纷纷跪伏,山呼万岁。

  那震天动地的万岁声,直上九霄,何其之盛。

  颜良面露着自傲,挥手向着城下的士民致意,宣达着他身为君王的威严。

  眼见百姓们都来得差不多了,颜良便向周仓示意一眼,周仓会意,即刻将颜良的命令,传达了下去。

  过不得多时,一队军兵护送着一辆囚车,穿越笔直的大道,直抵北门城前。

  囚车中关着的,正是刘豹。

  此刻的刘豹,断臂不说,裆下空空如也,整个人已如行尸走肉一般,脖子上还被插着一块木牌,上书“虏酋”二字。

  洛阳的士民们这才明白过来,原来今日他们的楚王,要在此间公斩匈奴单于。

  当初匈奴铁骑,肆虐弘农,不知杀了多少弘农百姓,洛阳与弘农相隔,城中便有不少百姓的亲属,被匈奴人所害。

  故是洛阳的士民们,对匈奴人也是恨之如骨。

  当洛阳人听闻他们的楚王,在坑杀了八万匈奴人时,无不是大快人心,四处传诵颜良壮举,对这位新主的崇敬之情,是与日俱增。

  而今,当他们看到,虏首将要被斩时,更是热血沸腾,倍加的鼓舞。

  “该死的胡虏,杀我姐姐一家,活该你被碎尸万段!”

  “狗胡虏,烧了我的家,害我逃难到洛阳,死一万次也不解恨!”

  两旁的士民,大骂着刘豹,将手中菜叶等脏物,如雨点般的砸向刘豹。

  被枷锁锁住,动弹不得的刘豹,无法躲避,不多时便被砸得满头包,一身的污臭。

  刘豹好容易穿过了愤怒的人群,紧接着便被五匹战马,分别拴住了脖子与四肢,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北门城下。

  仰面朝天的刘豹,无助的目光望向头顶,他很快就看到了屹立在城头中,颜良那巍然的身躯。

  忽然间,刘豹颤声大叫道:“楚王饶命,楚王饶命啊~~”

  已成阉人的刘豹,原本是抱着但求一死之心,但死到临头时,那本能的恐惧,还是无可压制,在这最后的关头,他又出声求饶。

  “杀胡虏——”

  “杀胡虏——”

  围观的汉家百姓,那山呼海啸般的愤怒吼声,盖过了刘豹卑微的求饶声。

  颜良冷冷俯视着四仰八叉的刘豹,没有一丝的同情之心。

  片刻后,周仓拱手道:“禀大王,蔡夫人带到了。”

  “把她带过来吧。”颜良点头道。

  须臾,蔡琰便面带着不安,颇不情愿的移近前。

  颜良伸手一拉,将蔡琰推至了城垛口,指着城下道:“你好好看着吧,看看本王如何处置刘豹。”

  蔡琰探出头去,当她看到刘豹被五马所拴的架势时,顿时赫得倒抽了一口凉气,娇容间惧意顿生。

  蔡琰暗通刘备,已算是与颜良作对,按暗颜良以往的作风,凡自与作对者,都将不得好死。

  但蔡琰毕竟乃思乡心切,这一点倒是有情可愿,所以颜良才决定饶她一死,看着她精通音律,相貌又颇美的份上,才将她收入铜雀台上。

  不过,今日颜良却仍要让她来亲眼看看,自己如何处死她的胡虏丈夫,以此来惩罚警告她,让她知道,与我颜良作对会是何等下场。

  “时候差不多了,动手吧。”颜良冷冷一喝。

  周仓旋即在城头,向下面摇动了令旗。

  城下处,伴随着一场令下,五匹战马四蹄前蹬,本是躺在地上的刘豹,立时便拉得悬空起来,四肢和脖子,跟着就发出了咯咯的撕裂声。

  “啊啊~~”脸红脖子粗的刘豹,痛苦的嚎叫着。

  围观的汉家百姓,兴奋到了极点,挥舞着拳头,激动的大肆叫好。

  城头处,蔡琰不忍看,却不敢不看。

  随着一声鼓响,五匹战马厉声嘶鸣,愤然加下。

  咔嚓嚓~~撕裂声中,刘豹的身体已被分成了六块,飞溅的鲜血,冲上天空有丈许之高。

  城下处,汉家百姓的欢呼声,达到了顶点。

  颜良手一招,做出了噤声的示意。

  城下的百姓们,忙是压住了兴奋,片刻会便是鸦雀无声。

  颜良俯视着他的百姓,高声道:“本王在此向你们保证,从今往后,绝不会再容许胡虏伤害你们,我大楚的臣民,乃天下最高贵的存在,胆敢伤我大楚子民的胡虏,虽万里之遥,本王誓当诛之。”

  威然的宣誓,震撼人心。

  人群沉寂了片刻,陡然间爆发出巨浪般的呼声。

  “楚王万岁——”

  “楚王万岁——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