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二十五章 精神炸弹

第七百二十五章 精神炸弹

  攻关开始。

  百炮齐鸣,三百余门破城炮,集中火力,对虎牢关北延进行饱和轰击。

  漫天的石雨呼啸而下,无情的轰向虎牢关头。

  轰轰轰!

  震天动地的巨响声中,关城尘屑飞扬,顷刻间便笼罩在了昏暗之中。

  轰击整整持续了两个多时城,楚军的破城炮,向虎牢关射出了超过三万枚石弹。

  站在关城之外,远眺敌城,却见在几轮的轰击下,整个虎牢关已是一片狼藉。

  虽如此,整座关城,竟是未见有坍塌之处。

  这也难怪,虎牢关与普通的城池不同,并不似洛阳等土筑为主,而是多就地取材,以山石彻筑,故其整体的坚固程度,实际上是要超过洛阳城。

  颜良的破城炮威力虽强,但想要在一天的轰击中,就轰塌虎牢关,却也非是易事。

  轰城半日,颜良见效果不佳,便打消了强攻虎牢关计划,下令大军暂且收兵回营。

  诸营还营,回往王帐,颜良召集文武共议破关之策。

  正当这个时候,斥候却将来自于关东的最新情报,报上前来。

  北面的刘备,终于有动静了。

  根据细作的回报,刘备闻知颜良东击虎牢后,从临汾连夜回师,不日前已归往邺城。

  回往邺城,休整不及一日,刘备便亲率六万大军南下,根据其行军路线,当时奔河内郡而去。

  “河内郡与河南郡隔河相望,其郡中所属平皋城,与虎牢关隔河相望,刘备此番南下,必是想从河内南渡黄河,就近援救虎牢。”庞统很快就做出了判断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深以为然。

  斥候又道:“濮阳方面也有情报,据闻张飞正率三万步骑,由濮阳沿河西进,从东面向虎牢关方向靠拢。”

  张飞也出动了。

  颜良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地图,冷笑道:“连张飞也来了,看来刘备是铁了心想要守住虎牢关,这下有意思了。”

  “虎牢关有曹休所部两万,倘若容刘备和张飞所部进抵虎牢,关城之敌的数量,就要达到十一万之众,那时我军再想强攻关城,难度就将更大了。”张辽顾虑道。

  颜良剑眉微凝,也感觉到了形势正变得困难起来。

  其实若纯论兵力,颜良集中在司州一线的兵力总数,水陆加起来至少也接二十万左右。

  但颜良可是两线作战,西面潼关、蒲坂津、安邑一线,颜良至少留有五万左右的兵力,防范着曹操和刘备的并州军。

  这也就是说,颜良用于东击虎牢的兵力,约有十四五万。

  即使刘备大军抵达,人数也不过十一万,纯论兵马数量,颜良依然占优。

  旷野决战,颜良当然不把刘备放在眼里,但令人头疼的却是,颜良要以十五万的兵力,攻打十一万人把守的虎牢关,如此一来,区区几万人的兵力优势,几乎就可以忽略不计了。

  啪!

  颜良拳头一击案几,沉声道:“现在最要紧之事,便是阻击刘备的援军。”

  颜良定下了基调,众谋臣们便开动脑筋,搜寻破解之策。

  沉吟片刻,庞统道:“这备这一路倒还好说,我军只需以水军巡逻江面,截断南北江路,刘备便无法将大股主力南渡黄河,多最也只是偷渡几路偏军而已,不足为惧,至于张飞这一路嘛……”

  庞统沉顿时,贾诩已捋须道:“张飞此路也容易,大王可别遣一军,由陈留西进至中牟,随时威胁原武,介时,张飞必将不敢再西援曹休。”

  颜良目光地图的北面,移至地图的南面,将贾诩的计策,在地图上一映证,不禁面露诡色。

  因是刘备放弃了青兖二州南面大部分地区,只据守沿黄河南岸诸要塞,故张飞援助曹休的路线,只有沿着南岸诸城西进。

  原武一城,正是通往虎牢关的必经之路,而中牟城距原武又很近,威胁颇大。

  张飞的大军若援虎牢关,颜良若使别军攻破原武,便等于截断了张飞的退路,形成了关门打狗之势。

  “嗯,文和所言极是,就这么办吧。”颜良猛一拍案,做出了决断。

  当天的会议之后,颜良便连下两道王令。

  头一道王令,便是命甘宁和凌统二将,统帅水军截断河面,无论如何也要阻止燕国主力从河内南渡黄河。

  第二道王令,颜良则命张辽、潘璋,统军两万,由陈留进至中牟,威胁原武侧后。

  事实证明,庞统和贾诩二人的献计,非常之有效。

  几天后,关东传回情报,张飞的三万步骑,进至延津之后,便驻兵于延津城,逗留不前,不敢再向西推进。

  很显然,张飞是注意到了中牟的张辽所部,担心贸然西援虎牢,会被切断后路。

  到那个时候,不光救不了曹休,他张飞的青兖军团,只怕也要搭将进去。

  至于河北的刘备主力军团,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
  刘备兴冲冲的率领着六万大军,赶至了河内郡,结果却愈闷的发现,位于北岸诸渡口的船只,已尽为楚军的水军所烧毁。

  更郁闷的时,河的甘宁水军,对刘备是时刻如影随行。

  刘备沿着北岸而行,几天的时间内,变化了几处渡头,但楚军的战舰,却始终跟随,不给刘备有何任渡河的机会。

  无奈的刘备,只能望河兴叹。

  经过颜良的一番布署,成功的阻止了刘备增援虎牢关,现在颜良需要做的,只是如何攻破关城。

  是日,又是整整一天的破城炮攻城。

  颜良驻马远望,看着一片狼藉,却又并无致命塌陷的关城,不禁叹道:“当年十八路诸侯讨董,却攻不破此关,这虎牢关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之我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”

  破城炮无法攻破虎牢,颜良自不会令士卒以血肉之躯强攻,白白牺牲。

  收兵还营,回往大帐的颜良,稍稍有点不爽。

  这时,庞统却笑道:“大王莫忧,臣或有一计,可轻松击破虎牢。”

  庞统有计!

  颜良眼眸一亮,兴奋道:“军师有何良策?”

  “曹休乃曹操旧将,他手下这两万燕军,原本都是曹军,这些士卒的家眷,多半都是河南郡人,臣以为,咱们倒可以从此处入手,寻得突破口。”庞统捋着短须,诡秘笑道。

  颜良眼珠子一转,旋即明白了庞统的意思。

  他这是在劝颜良,利用虎牢关守军的家眷,来打一场心理战,摧毁守军的抵抗意志。

  “他娘的,本王怎么没想到这一招,好,就依军师之计。”颜良兴奋的拍了板。

  王令传下,河南郡诸县的地方官,迅速的开始执行,将那些虎牢关守军的家眷,不分老幼男女,尽皆的送往了虎牢关前线。

  数天的时间内,便有近万人的老幼,送抵了楚军大营。

  除了这些老幼家眷之外,颜良还给曹休,以及关上的守军,准备了另外一个精神炸弹。

  是日风和日丽,阳光明媚,三万楚军,准备列阵于虎牢关前,摆出攻城的架势。

  闻讯的曹休不敢小视,早已亲至关头,打算指挥着他的将士进行抵抗。

  关城上的曹休,很快就发现,今日的楚军,似乎与往常有些不同,并没有再将破城炮那种吓人的玩意,摆上阵前来。

  “难道颜贼打算强行攻关了吗,哼,若如此的话,正合我意,老子正好狠狠的挫一挫他的狂妄。”

  曹休手扶长剑,眉宇中闪烁着几分不屑。

  正当曹休打算重创楚军时,令他惊异之事,忽然间就发生了。

  楚军的军阵忽然裂开,成千上万的老弱妇幼,被从后面驱赶至了关城之前,哭声喊声响成了一片。

  “儿呀,为娘在此,赶快回来吧。”

  “爹爹,你不要儿子了吗?”

  “他爹吧,你怎么忍心抛弃咱们娘儿俩啊,我们可怎么活啊。”

  ……关城外,一场盛大的哭爹喊娘的悲剧,凄凄惨惨的拉开了帷幕。

  曹休一时看呆了,半晌竟没弄清楚,颜良这是玩的哪出。

  然而,城头上的守军们,却很快有了反应,这个原本属于曹操的士卒,很快就意识到,城头那些哭嚎的男女老幼,正是他们被迫失散的亲人。

  尽管相隔数百步,守军们根本无法认清面孔,但他们却深信,自己的老婆孩子,还有爹娘,一定就在其中。

  守军们的情绪,顿时骚动起来,原本斗志决毅的士卒,斗志转眼便被这悲切的场面瓦解,竟有不少人当场就哭泣了起来。

  看到这般场面,曹休猛然惊悟,咬牙切齿骂道:“好个颜贼,如此阴险,竟然以此来动摇我的军心,可恨——”

  城外中军处,昂首静观这场亲情戏的颜良,却在冷笑着。

  尽管颜良看不清关城上燕军的情形,但他却能感觉得到,城上的守军,此刻正由一群铁血军汉,变成了渴望亲情的伤感男孩。

  “曹休,别急,本王也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你。”颜良不屑一笑,扬鞭喝道:“来啊,把那厮给本王推上阵前。”

  号令传下,一座对楼便被推上阵前。

  当关城上的曹休,认出对楼上那站立之人时,神色骤然一变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