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二十九章 金丝雀们,给本王跳起来

第七百二十九章 金丝雀们,给本王跳起来

  金雀,金雀,金丝雀也,象征着金雀台上的美姬们,都是笼中的金丝雀,专供颜良一人享乐。

  如今天气渐热,大楚的将士自近冬以来,连战数月,确实也到了体力的极限。

  故颜良在攻取虎牢关,确保了洛阳东面的安全后,便暂时息兵休养,一面忙碌迁都诸事,一面为下一步的用兵,积蓄实力。

  盛夏时分,金雀台尚未营建完毕,几名铜雀台的美姬,便已先抵达。

  离开应天有数月,颜良也算久未偿芳露,如今既是几名美人已到,颜良当然巴不得发泄一番。

  是日近晚,颜良高卧于洛阳王城的寝宫,正吃着果品,饮着冰酒。

  左右处,几名艳丽的宫女,正摇着孔雀扇,为颜良扇着风。

  坐榻的两侧,还摆着着几块大冰块,这些冰块皆是王宫冰窖中所藏,专为夏天取暑之用。

  颜良喝着冰饮,吃着水果,享受着两侧扇来的清凉之风,根本感觉不到夏日的酷暑。

  “怪不得人人都想当帝王,果然是爽啊。”颜良尽情享受着,心中感慨不已。

  正惬意间,殿外侍卫来报,言是几位夫人到了,正在外面候见。

  颜良懒洋洋的抬了抬手,命将她们宣入。

  片刻后,阵阵的芳香扑鼻而入,颜良抬头一瞄,却见几位美人盈盈而入。

  “臣妾拜见大王。”几名美人盈盈上前,齐齐跪伏于地,娇声拜见。

  榻前所跪的几个美人,乃是大乔、小乔,还有甄宓。

  “都起来吧。”颜良摆了摆手。

  几名美人都站了起来,低眉含笑。

  颜良眼露邪意,扫了几人一眼,向她们招手道:“还站着做什么,都坐过来吧。”

  三名美人岂敢违逆,皆扭着腰枝,步态妖娆的移近前来,沉甸甸的身段,便是坐在颜良旁。

  颜良把腿一伸,身后一仰,摆出了一副大爷的姿势。

  三名美对视了一眼,很快便明白了颜良的用意。

  于是,小乔便爬到了颜良的身后,为他捶起了肩膀,大乔则半跪在地上,为颜良揉着腿,而甄宓则又是奉酒,又是递果子。

  小乔自不用说,本是妩媚,大乔和甄宓的矜持之态也收敛了许多,服侍起颜良来,虽仍不免羞意,但比从前已是大方了许多,不再那么扭扭捏捏。

  颜良享受着美人的服侍,忽然间,又起了邪念。

  “天气这么热,尔等穿成这样,不嫌热吗,速去把衣服换了吧。”颜良摆手令道。

  换衣服?

  三名美人一怔,一时有些茫然。

  这时,一名宫女上前道:“三位夫人这边请,大王已为夫人们添置了新衣。”

  小乔三人只道这是颜良的赏赐,心中皆喜,便随着宫女去往隔壁的偏殿之中。

  “衣服皆在此,请三位夫人更换吧。”宫女一招手,殿中几位宫人,便将几件衣服捧上前来。

  她三人拿起那新衣一瞧,不约而同的吃了一惊,俏脸上几乎同时涌上了一层红晕。

  “这……这样的衣服,可怎么穿啊。”大乔红着脸抱怨道。

  甄宓也噘嘴道:“这哪里是衣服,明明就只一层纱而已。”

  她三人所拿着的,确实是衣服,不过却是轻纱所制,薄到几乎半透明。

  如此“露骨”的衣服,这个时代当然是没有的,这自然是颜良心血来潮,命衣匠依人的意思所造。

  既是君王,自然尽情的享乐,以颜良的性格,自要变着法的,从她们身上寻求新鲜与刺激,他想出这样的办法,也就不足为怪了。

  那三个美人,却是面面相觑,俏脸上皆是尴尬之色。

  她们虽早已接受事实,甘愿做颜良的女人,甚至在颜良面前,不惜奴颜婢膝,“丑态毕露”,只为取悦颜良。

  但那些“不耻”之事,好歹只是在颜良一人面前,但眼下却要穿着这般轻薄的衣服,不光穿给颜良看,还要穿给殿外的那些宫女们看。

  这样一来,她们自然会感到为难,感到不自在。

  当她们还在难为情时,正宫中传来了颜良的声音:“换个衣服而已,用得着如此磨磨蹭蹭吗。”

  显然,颜良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。

  “罢了,只要大王高兴,穿就穿吧。”小乔一咬牙,便第一个开始为自己宽衣解带。

  片刻后,小乔便红着脸,换上了那所谓的新衣。

  看着小乔那新装的样子,姐姐大乔,不家甄宓,脸色不禁愈加羞红。

  此刻的小乔,除了那件薄衣之外,再不着一衣,而那薄衣之下,诸般隐微,更是若隐若现。

  小乔对着殿中的铜镜瞧了一眼,当她看到自己那“羞耻”的样子时,也不禁是脸色绯红,羞意顿生。

  只是,小乔到底是性情狐媚,初始虽觉难为情,但很快就将那份羞耻心强行按下,当她转过身来时,已是一脸的坦然。

  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,赶快换上新衣啊,莫要大王等得不耐烦了。”小乔催促道。

  大乔难为情道:“这么单薄的衣服,什么都挡不住,怎么穿啊。”

  “就是啊,外面还有那多宫女,咱们这般穿着出去,成何体统。”甄宓也抱怨道。

  小乔却冷笑了一声:“更羞耻的事情,又不是没有经历过,到了这个时候,还计较什么体统,不觉得很可笑吗。”

  小乔那含有讥讽的话,立时把那二人呛了回去。

  她口中所说的“更羞耻”的事情,自然是她们姐妹几人,共同服侍颜良之事,区区穿件薄衣,与那般之事相比,确实是不值一提。

  至于体统,她们身为颜良的战利品,放弃了所有的尊严,只为取悦颜良,哪里还有什么体统。

  小乔一番话虽然直白刻薄,但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那二人低下头来,皆是沉默不语。

  小乔见状,便向左右道: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,还不快给两位夫人换衣。”

  左右宫女忙是上前,为那扭捏的二人服侍了起来。

  大乔和甄宓二人,虽然自己不好意思动手,但宫女们帮她们时,却也没有拒绝,只红着脸,任由她们摆布。

  半晌后,二女也换上了“新衣”。

  看着薄衣下那若隐若现的冰肌玉骨,小乔的心中的那份难为情,顿时好过了许多。

  倒是大乔和甄宓,脸色愈加的羞红,臂儿紧缩在胸前,一个劲的遮遮掩掩,极是难为情的。

  “我们出去吧,别让大王等久了。”小乔倒是自然的紧,拉着那二人便出了偏殿。

  此时的颜良,已在榻上躺了许多,目光早盯着殿门,就等着她二人出来。

  当大方的小乔,还有扭捏的大乔和甄宓,携手盈盈而出时,那刺激的风情,瞬时间便让颜良血液加速流转起来。

  “哈哈~~”颜良盯着那曼妙的身姿,不禁放声大笑起来。

  小乔还罢,大乔与甄宓,却给颜良那肆意的目光,那充满邪意的笑声,搅得是潮红满脸,羞怯难当。

  “有酒有美人,岂能没有歌乐,乐等三人,就为本王起舞吧。”颜良笑着令道。

  这时,殿旁的女伶人们,已是面带着羞色,奏起了歌乐。

  大乔三人,这时就更加的为难了,就连原本放得开的小乔,也不禁难为情起来。

  她二人穿成这般衣裳,已经够露骨的了,若在翩翩起舞,臂儿一抬,腿足一动,那隐微之处,岂非更加……娇羞的三人,面面相觑,一时不知该如何时好。

  “怎么,尔等三人,难道相扫本王的兴致吗?”颜良故作不悦。

  颜良这脸色的微微变化,顿时便让三个美人感到的了惧意,什么羞耻,什么顾忌,转眼便烟销云散。

  “臣妾怎敢扫大王的兴呢,只要大王高兴,臣妾等舞上一曲便是。”小乔强颜一笑,便向那二人连使眼神,衬着那乐声,便起舞弄影。

  事到如今,也别无选择,大乔和甄宓也只能暗暗咬牙,将心中的羞耻统统放下,满面堆笑,跳起了舞来。

  正如她三人所担心的那样,这般身形一动,还有什么能遮掩得住,无尽的春光,便若隐若现,尽收眼底。

  而这般时隐时现的风光,却更加的新鲜刺激,只将颜良瞧得是血脉贲张,呼吸加剧。

  颜良瞧得是兴致勃勃,左右那些服侍的宫女,却个个眉色含羞,面红耳赤。

  整个大堂中,除了颜良一个人,其余的女人,统统都处于窘羞之中。

  这般别样的气氛,却愈加刺激了颜良,令他愈加的兴奋。

  而殿前起舞的那三位美人,没有颜良这边有人扇风,当此盛夏酷热时节,才舞得不出多久,便浑身香汗淋漓,将那一身的薄衣尽皆湿透,紧紧的贴住了肌肤,周围的地面上,更是洒下一片湿地。

  那大汗漓淋的秀色,却给她三人更添几分娇艳,在这三个绝色的美人身上,添了许多别样的韵味,那种韵味,愈是诱得颜良难以克制。

  观此情景,颜良心中的邪火,几如火山喷发一般,已是控制不住。

  乐声未尽,翩舞未停,颜良却已按捺不住,腾的便从榻上跳了起来,大笑着大步下阶,扑向了摇曳的芳丛之中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