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三十章 享完乐,该动起来了

第七百三十章 享完乐,该动起来了

  颜良如饿虎般,扑入了那三只白白的羔羊。

  三位佳人那单薄的衣衫,转眼便被撕剥了个干净,颜良竟是要在这大堂之中,行云雨之事。

  三女皆是娇羞无限,心中颇是难为情,却又不敢违逆,只能承欢迎逢。

  殿侧的那些个女伶人,几曾见过这般场面,无不是惊羞不已,却不敢停下,只继续的演奏曲乐。

  而左右那些宫女,皆乃铜雀台呆过的宫女,虽见过了楚王的种种放纵,但在这大庭广众下,旁若无人的“侵凌”三位夫人,却还是头一次,这些宫女们无不羞得脸畔晕红。

  虽如此,宫女们却还得不停的摇着扇着,为她们挥汗如雨,奋力征伐的大王送去凉风。

  翻云覆雨,尽情挥洒,何其之乐。

  不知几渡巫山,当颜良从疯狂中清醒过来时,发现自己已躺在了榻上,三名美人,则如蛇儿一般,盘踞在自己的身上腿上,皆也香汗霖霖,娇喘不休。

  宫女们仍扇着扇子,却已个个潮红如霞。

  伶人还在抚琴洞箫,曲声中却因为她们气息起伏,断断续续。

  耳听着那箫声,意犹未尽的颜良,忽然间想起了一人,他的嘴角,旋却掠起一丝坏笑。

  “来人啊,速将蔡琰唤来。”

  身旁蜷缩的美人们,一听到蔡琰的名字,娇躯均是微微一颤,潮红的俏脸上,浮现出了惊讶之色。

  蔡琰那可是大儒之女,当世的大才女,似甄宓这等名门女子,自然无人不晓。

  她们却没想到,这当世的大才女,如今也为她们的大王,收入了囊中。

  不多时,脚步声响起,蔡琰步入了殿中。

  “臣妾拜见大王。”蔡琰盈盈下拜,当她抬起头,看到榻上靡乱之景时,不禁吓得是娇躯一颤,花容间转眼涌满了晕色。

  尽管蔡琰如今已甘心服侍颜良,但她到底才刚为颜良收纳,未曾似小乔这些女子,久居铜雀台,经历过颜良“各种各样”的玩弄,如今乍一见这般乱景,如何能不羞怯。

  颜良却很平静的说道:“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才女蔡琰,如今你们就是自家姐妹了,你们可要好好的教教她才是。”

  颜良口中那句“教教她”,自然间要小乔她们教给蔡琰,如何的取悦颜良。

  大乔和甄宓这会神智清楚了些,见有外人来到,便下意识的拉起凌乱的薄衫,略略的遮掩。

  小乔却笑盈盈道:“大王放心,臣妾定会好好教蔡家妹子,让她知道怎么让大王开心。”

  蔡琰看着这般靡靡场面,听着小乔靡靡之词,脸上的羞色愈浓,垂首红面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颜良哈哈一笑,招手示意蔡琰过来。

  蔡琰不敢不从,只能低眉羞怯的移上近前。

  颜良手抚着蔡琰的腰枝,笑问道:“文姬,你可知道,本王召你前来,所为何事吗?”

  蔡琰心头一震,俏脸上泛起几分尴尬。

  原先她接到召唤,只颜良打算临幸于她,心中虽羞,却也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  如今看着情势,颜良竟是打算让她和眼前这几个女人,一同来侍寝,如此荒唐之事,她自是一时难以接受。

  “臣妾……臣妾不知。”蔡琰颤声回答,做起了羞怯状。

  颜良在她的臀丘上一拧,说道:“你不知精通音律么,本王召你前来,自是想听你来一曲,为本王助兴。”

  蔡琰暗松了口气,心想若只是弹曲的话,也没那么难堪。

  “不知大王想听什么乐器,什么曲子?”蔡琰忙是问道。

  “听你这话,似乎你什么都会。”颜良故作奇道。

  蔡琰微微一笑:“臣妾自幼习乐,诸般乐器都略有所知。”

  蔡琰那表情口气,似乎还对自己的音乐造诣,颇有几分引以为傲。

  “那你可会箫吗?”颜良问道。

  “洞箫么,臣妾虽不最善长,倒也可以洞上一曲。”蔡琰很自信的答道。

  颜良的嘴角,不禁掠起了一丝诡笑:“那就好,那你就给本王吹个箫吧。”

  “妾身遵命。”蔡琰点头应命,看了一眼左右那些伶人,又道:“此间没有箫,还请大王传人带一支箫才是。”

  “嘿嘿,谁说这里没有箫?”

  “箫在何处?”

  “箫就在这里。”

  颜良坏笑一声,猛一用力,便将蔡琰按了下去。

  ……整个夏天,颜良都在寻欢作乐中度过。

  在此期间,金雀台一直在建设,而整个应天的各个官署,统治机构,百官系统,经过一个夏天的搬迁,皆也基本搬至了洛阳。

  大楚国的重心,正式从江东转移至了中原。

  随着都城的搬迁完毕,秋收一过,历经数月的休整后,颜良的精力,再次转移到了用兵的节奏上。

  如今虽时已入秋,但诸条水系的水势仍只处于缓慢下降阶段,潼关以西渭水平原上的洪水,依然未退近,此时西灭曹操尚有阻碍。

  因此根据庞统的建议,颜良将继续实施扫平青兖,把刘备势力驱逐出黄河以南的战略。

  故是秋手一结束,颜良便传下王令,动员中外诸军,兵分两路向刘备控制区发起进攻。

  西线一路,自由颜良亲自统帅,十万大军水陆并进,自洛牢关而发,沿着黄河向东进推。

  东线方面一路,则委任甘宁为徐州都督,令其统帅四万水军,由泗水开巨野泽进入黄河,从东面沿河向西推进。

  两路大军的最终目的,则是扫除南岸诸城,最后会师于濮阳城下。

  濮阳城乃张飞军府所在,也是刘备南岸防线的核心所在,只要击破此城,刘备在黄河以南的防线,便将土崩瓦解。

  为了策应中原的攻势,颜良先期已经辽东的吕蒙下达了王令,命他统帅庞德、马岱等诸将,率辽军东团向幽州进攻,以牵制刘备在幽州的兵力。

  同时,颜良又命徐庶和文丑,在河东一带,对并州发动进攻,以牵制刘备的并州军。

  诸道王令发下,颜良亲率十余万大军,东出虎牢关,一路向着濮阳城浩浩荡荡的杀奔而去。

  楚国大军进犯,驻守濮阳的张飞,很快就得到了消息,立刻派人飞马前往邺城求援。

  ……邺城王宫。

  寝宫中,刘备正怀抱着他的小儿子,享受着天伦之乐。

  张飞的急报,一下子把刘备所有的兴致都扫尽,意识到事态严重性的刘备,即刻前往了大殿,并命将诸葛亮、司马懿等谋士,召来相见。

  “翼德发来急报,颜贼动员了近二十万大军,分东西两路向我南岸诸城杀奔而来,形势严峻,尔等可有何应对之策?”刘备焦虑的问道。

  “颜贼水路并进,必会将黄河截断黄河南北,援军若无法抵达南岸,想要守住青兖诸城,只怕十分困难啊。”

  司马懿只称坚守困难,言下之意,似乎也是建议刘备弃却了南岸诸城。

  不过司马懿却显然要聪明许多,并没有直接言明。

  赵云忍之不住,跟着道:“仲达军师所言甚是,南岸诸城既不可守,与其空耗兵力,臣以为倒不如……”

  “谁说南岸诸城守不住了!”诸葛亮见赵云有劝刘备弃却中原的意图,即刻出言打断。

  刘备精神一振,忙道:“孔明军师难道有退敌之策不成?”

  诸葛亮干咳了几声,摇着羽扇,不急不慢道:“颜贼所仗者,无非是以水军截断黄河而已,亮以为,只要南岸诸城能够坚守数月,守到隆冬,到时天寒地冻,黄河封冰,颜贼水军便将无所作为,而我幽并铁骑则可踏冰过河,任意驰骋,介时必可大破颜贼。”

  黄河冰封!

  刘备神色一振,眼前忽然一片开朗,他这时想起,黄河在每年最寒冷的一段时间里,确实会冰封,部分结冰极厚,千军万马在上面奔驰都没有问题。

  “嗯,不错,黄河不比长江,颜贼想以水军截断我南北联通,简直是妄想。”刘备的底气,马上又硬气了起来。

  这时,诸葛亮又趁机进言,献上了他的御敌战略。

  诸葛亮建议,以赵云率一万兵马,进驻白马城,拱卫濮阳右翼,以郝昭率军五千,进驻甄城,拱卫斌濮阳左翼,同时,以张飞率三万大军,镇守濮阳。

  这三路兵马,以濮阳为中心,构建起一道坚固的防线,闭门死守不战,尽量的将战事拖入寒冬。

  那个时候,待黄河封冻,刘备便自率主力步骑,踏冰南下,一举击破颜良主力。

  刘备听得了这个建议,连连点头,深以为然。

  司马懿的眼眸之中,闪过了几分忧色,似有不同之见,却又闭口不提。

  赵云忍耐不住,欲要进言,诸葛亮却抢先道:“子龙啊,你常年担当大王宿卫,不是一直嫌没有一展所长的余地吗,今大王将镇守白马的重任交在你肩上,相信子龙你应该不会担当不起吧。”

  诸葛亮话中暗藏他意,赵云猛然间明白过来,原来诸葛亮这是想趁机把自己挤出邺城外镇,省得他总是向刘备建议放弃南岸诸城。

  这时,刘备也道:“子龙啊,白马城地处冲要,本王就将此城交给你了,你可不要让本王失望啊。”

  刘备这番话一出口,赵云便再无法提反对意见,若是他反对了,反倒显得自己没有信心守住白马。

  “臣……必不负大王所托。”无奈的赵云,拱手应命,心下却在暗自叹息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