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三十一章 本王果然没看错你

第七百三十一章 本王果然没看错你

  刘备按照诸葛亮的建议,即刻命赵云和郝昭率军南下,抢在楚军水师封河之前,南渡黄河,进入预定的驻守地点。

  刘备本人,则自率六万步骑,率曹仁、乐进、张绣几将,进至北岸重镇黎阳,肆机而动。

  并州方面,刘备则调关羽往晋阳坐镇,命他统帅徐晃这个老乡,坚守并州。

  至于幽州方面,刘备则命太史慈、高览坐镇,抵御吕蒙的辽东军团。

  刘备慌慌张张的布署着抵御之策时,颜良已率大军出关,以张辽为开路先锋,长驱东进。

  因是刘备采取了收缩防守的战术,固张辽的先锋步骑,一路是所过皆克,原武、酸枣、燕县、延津诸城,几乎都不费吹灰之力就攻克。

  深秋时分,张辽的先锋军团,进抵白马城,四万大军,迅速的对赵云驻守的白马城,完成了包围。

  与此同时,甘宁的徐州军团也几乎无人能阻,只几天的功夫,便由巨野泽进入黄河,水陆并进,对甄城实施了包围。

  而陆上进兵时,凌统的水军出一路东进,阻断了刘备由黎阳南渡黄河的路线。

  经过不到十天的用兵,颜良基本完成了事先拟定的战略展开。

  颜良现在要做的,只剩下攻破白马和甄城,东西两路大军会合,最后击破濮阳。

  几天后,颜良亲率着主力大军,进抵了白马城,总计八万多的步骑军团,将白马城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  兵力上,颜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,兵器上,颜良拥有破城炮这等攻城利器。

  故尽管颜良知道守城的乃是赵云这等人物,却依然没有把小小一座白马城放在眼里,围城当日,便下令调集百余门破炮城,对白马城进行狂轰烂炸。

  根据以往的经验,区区一座白马城,在经历了破城炮的半日轰击后,城墙必塌陷,介时大军便可以从缺口一涌而入,凭借着人数的优势,将白马城轻易拿下。

  在颜良看来,这将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,所以他干脆也没有亲自督战,只令张辽主持攻城之战。

  而且,颜良也已下令,城破之后,对赵云务必要生擒活捉,对于赵云这员完美之将,颜良自然是想将他收纳麾下。

  轰轰轰~~帐外传来隆隆的轰击城,王帐中,颜良却在闲品着美酒,吃着小菜,悠闲之极,只坐等着胜利的消息。

  轰城之声,持续了半个时辰,忽然间,却渐渐的隐去了。

  颜良眉头暗暗一皱,隐约有种不好的感觉。

  照接事先的布署,轰城至少要进行半日,以保证对白马城足够的破坏,确实攻城顺利。

  但现在才轰击了半个时城就停止,颜良如何能不觉奇怪。

  正狐疑间,庞统步入了王帐,一进帐就感慨道:“大王识人之能,果真非常人所及,那个名不见经传的赵云,果然是员良将啊。”

  赵云跟随刘备很久,却不似张飞这等战将,有着赫赫战功,故是楚军上下,对赵云均有轻视之意。

  颜良却告戒众将,赵云绝非泛泛之辈,刘备只是没有给他施展才华的机会而已,如今有他镇守白马,万不可轻视。

  庞统如今感慨颜良对赵云的评价,很显然是攻城有所不利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颜良淡淡问道。

  庞统拱手道:“大王一定想不到,咱们的破城炮,竟然对白马城没有效果。”

  果然不出颜良所料。

  尽管如此,但颜良对庞统所说,还是颇为的意外。

  那可是破城炮啊,连天下坚城洛阳都能轰破,何以对白马城没有效果,难道小小一座白马,竟然比洛阳还要坚固吗?

  绝不可能。

  “士元军师,赵云是良将不错,不过你说破炮城轰不破白马城,莫不是与本王开玩笑吧。”

  庞统忙道:“微臣岂敢,大王不妨前往一观,自然便知分晓。”

  不用庞统说,颜良此刻也怀有深深的好奇,迫切的想要亲眼看看,赵云有何能耐,竟然让他破城炮对白马城无效。

  颜良当即出帐,坐胯着赤兔马,如风而去,转眼便奔至阵前。

  驻马军中,远望白马南城一线,片刻后,颜良算是看明白了真相。

  “这个赵子龙,果然是有两把刷子。”颜良嘴角上扬,笑着赞叹。

  原来,赵云早知楚军会以破炮城轰城,便在城墙上铺设了被褥、干草、皮毛等厚厚的松软之物,以作缓冲。

  有了这些缓冲物,破炮城轰上城头的石弹,其冲击力便被极大的抵消,其破坏力自然是骤减。

  先前张辽奉命攻城,在用破炮城轰了半个时辰后,方始发现了其中的蹊跷,意识到再轰下去也没有什么效果,便下令停止轰城,派人飞马去报知了颜良。

  “赵云确实有一手,今日再攻无益,收兵吧。”颜良拨马转身,下达了收兵之令。

  大军徐徐而退,诸军各自归营。

  还往大帐后,颜良召集众文武,商议破解之策。

  “那赵云在城上铺了大量的缓冲物,咱们的破城炮除了城坏一些无用之处外,最重要的城墙城体却无法破坏,看来想要拿下白马城,只有强攻一途了。”张辽叹道。

  不到万不得已,损伤士卒的强攻,永远都不是颜良的第一选择。

  颜良没有答应,只将目光转向了庞统。

  庞统干咳了一声,微微笑道:“其实也不必非得强攻,臣这里倒有策,或许可以轻松的化解赵云的手段。”

  颜良就知道,区区小事,岂能难得倒庞统,他便精神一振,询问庞统有何妙计。

  庞统便将自己的计策道将出来,在场的所有人,都恍然而悟。

  “原来这么简单就能破解赵云抵御手段,我怎么没想到呢。”张辽自嘲道。

  庞统微微而笑,略有几分自得。

  颜良也点了点头,拍案道:“很好,就这么办吧,赶紧去准备相关用物,明天继续攻城。”

  号令传下,诸将即刻去依庞统之计准备。

  忙乎了大半天,准日午后时分,颜良的大军,再度向白马南门逼近。

  此次,颜良却没有在帐中闲品美酒,坐等着得胜的消息,而是亲临阵前坐镇指挥。

  鼓声隆隆,战旗摇动,张辽率领着三万前军,肃然列阵,徐徐推进向前。

  嘹亮的战鼓声中,数百门破城炮,一如昨日一般,再度推向了阵前。

  表面看起来,楚军似乎还会和昨日一样,继续用破城炮轰城,但就在炮手们装模作样的装填石弹时,楚军之阵却忽然发生了新的变化。

  军阵裂开,数千名弓弩手,直奔阵前,片刻间便结成了齐射的阵形。

  紧接着,火光骤起,几十名持着火把的士卒,从弓阵前掠过,将弓弩手搭起的箭矢,迅速的点燃。

  火箭,那是火箭!

  数万楚军将士,见到这般架势,顿时都兴奋了起来。

  庞统统微捋须,嘴角上扬着几分自信与得意。

  这就是庞统的计策。

  你赵云不是用被褥、柴草这些东西,做成了缓冲物,覆盖在城墙上的吗。

  没错,这些东西确实可以化解破城炮的超强轰击,但它们的致命弱点,便是容易燃烧。

  庞统的计策,便是出其不意的以火箭攻城,轻易的烧掉那些缓冲物。

  “大火一起,整个白马城头都会起火,到时说不定用我军攻城,赵云自己就把自己的城给毁了。”庞统冷笑着说道。

  “军师也先别急着下定论,先看看效果吧,毕竟,赵云可不是一般人物。”颜良却没有庞统那么乐观,依旧保持着冷静。

  阵前处,三千多支火箭,皆已被点起,熊熊的火光刺人眼目。

  “弓弩手,放箭——”张辽扬刀一声厉喝。

  战鼓之声,陡然间急促起来,那正是攻击的信号。

  三千弓弩手,几乎在同一时间松了弓弦,破空声骤起,无数道流火冲天而起,直奔城头而去。

  漫天火雨,倾泻而下。

  扑扑扑~~瞬息间,熊熊的火箭,便是射中了城头上所铺的那些易燃的缓冲物。

  城前列阵的楚军,激动的情绪已冲到了嗓子眼,就等着敌城大火一起,他们就可以齐声欢呼。

  奇怪的事情,却在万众瞩目中发生了。

  城头上,并没有出现的预想中的大火四起,那些命中的火箭,反而是很快的熄灭了下去。

  城前楚军振奋的欢呼声,变成了一片哗然。

  就连庞统,也是吃了一惊,万不想自己的计策,竟然莫名其妙的失效了。

  唯有颜良,却是神色平静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似乎已是看出了其中的玄机。

  蓦然间,庞统也神色一振,诧异道:“莫非那赵云早有防备,预料到我军会用火箭,故是先用水浸湿了那些缓冲物不成?”

  “除此之外,还能有什么。”颜良淡淡道:“军师,本王可早说过,赵云乃智勇双全,当世无双之将,你们可都太小瞧他了。”

  庞统唏嘘感慨,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  颜良看着城头熄灭的火箭,却不似众军那些有些恢复,反而脸上还浮现出了欣慰。

  赵云,果然是一员难得的上将,颜良欣慰于自己没有看错。

  赵云越是强,颜良对收服他的兴趣,也就越浓厚。

  如今这计策的失败,反而让颜良对赵云,有了更大的期待。

  “赵子龙,你可是越来越让本王欣赏了呢。”颜良嘴角扬起一抹笑意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