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三十四章 四面楚歌

第七百三十四章 四面楚歌

  一听诸葛亮声称有计,刘备精神为之一振,忙问诸葛亮有何计策。

  诸葛亮便笑道:“颜贼既是料定子龙消极怠战,必会对白马城的围困不甚严密,大王便可派人向子龙下一道命令,命他率军趁颜军不备,突袭北面的白马津,一举烧毁楚军在那里屯集的粮草,楚军粮草被毁,军心必然大挫,退兵将再所难免,如此,则濮阳之危,不战自解也。”

  诸葛亮轻摇着羽扇,洋洋洒洒的一番话,甚是自信。

  刘备听着连连点头,却又顾虑道:“子龙既是消极怠战,倘若本王的这道命令,他拒不执行,却当如何。”

  “子龙若真敢连大王的严令都不执行的话,那恐怕外面的传言,就多半是真的了,大王也可用这道命令,正好试探一下子龙的忠诚。”诸葛亮冷笑着说道。

  刘备沉吟半晌,便想也别无他计可施,遂是决定采纳了诸葛亮的计策,当天便派人持他的密令,前往白马城送于赵云。

  楚军水师虽封锁了黄河,但黄河沿线千里,何其之广,楚军又岂能面面俱到,所封锁的也不过是沿岸重要渡口而已。

  刘备的信使自可化妆在平民,从沿岸偏避之地渡往南岸,再穿过楚军并不严密的围城防线,顺利的进入到白马城。

  三天后,刘备的王令,已经放在了赵云的面前。

  看着案几上刘备那亲笔所书的王令,赵云剑眉深凝,眼眸之中闪烁着有苦不能言的神色。

  “大王先前给将军的命令,不是命将军坚守不战么,怎的今日却忽又命将军冒险出击,去突袭白马津呢?”左右部将,不解的问道。

  赵云叹息一声,并没有说什么,但脑海里面,却闪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:

  难道说,大王是受了那些流言影响,对我心生怀疑,想以此来试探我不成?

  是了,一定是如此,若不然,刘备又如何能朝令夕改呢。

  “大王啊大王,外面的那些传言,分明是颜良放出来的,故意想离间我们君臣,你怎能轻信呢?”赵云暗暗咬牙,心中愈加觉得委屈失望。

  “将军,咱们到底是出战还是不战出呢。”部将们焦虑不安,都在等着赵云拿主意。

  赵云深吸了一口气,猛然拍案而起,沉声道:“君上有令,本将焉敢不从,大王既要我赵云出战,我遵令便是。”

  赵云虽声称要出战,但那语气之中,却暗含着几分悲壮。

  决意已下,赵云便开始着手准备,屡屡派出细作,暗自的侦察楚军情况。

  两天后,细作打听到最新情报,称楚军最新一批的粮船已进抵北面十五里的白马津渡口,目下已卸粮下船,估计这一批的粮草,至少也有五十万斛。

  收到这个情报后,赵云细过一番的权衡,便决定率军出击,突袭白马津,烧毁这批粮草。

  ……是夜,阴云密布,夜如泼墨。

  赵云驻立在白马东门,远远眺望着东南方向的楚营情况。

  围城的楚营中,北营之敌因要拱卫白马津,故实力最为雄厚,西营和东营次之,南营的实力最弱。

  赵云此番决定率军从东营与南营间的空隙,趁夜穿越楚军防线,然后绕往北面,出其不意的突袭白马津,烧毁楚军渡头中的粮草。

  当楚军闻知白马津被袭后,其北营的兵马,必第一时间赶往白马增援,其余诸营必也闻风而动,纷纷戒备。

  那个时候,赵云便可趁着北营空虚之际,趁机从穿越此间空隙,顺利的撤往白马城。

  赵云琢磨了几天,这也是他所能想到的,突袭白马津成功,又能全身而退的唯方略。

  夜风瑟瑟,乌云愈密,天色更色的黑暗。

  赵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,暗吸一口气后,沉声道:“时机已到,随本将杀出城去吧。”

  赵云下得城头,纵胯白马,手提银枪,率领着约六千的步骑,悄无声息的由白马城东门而出,大军静寂而行,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
  呼啸的风声很好掩盖了脚下的声响,赵云令大军尽量放轻脚步,不到半个时辰的暗中潜行,赵云率领着六千兵马,顺利的穿越了楚军的防线空隙。

  这个时候,赵云就变得大胆多了,命令大军加快脚步,急行军的绕往北面。

  白马城因白马津而建,该城距白马津不过十数里,而此间地势平坦,行路方便,不出一个时辰,赵云已是看到了白马津的灯火。

  那一座黄河南岸的重要渡头,就在里许之外。

  周围依旧是一片黑暗,没有任何的异样,白马城方向也别无动静,一切迹象表明,赵云的计划非常的顺利。

  “颜良,你虽百战百胜,今日却要爱挫我赵云之手了,这五十万斛的粮草一烧,恐怕你非要退兵不可了。”

  即使素来沉静的赵云,此时也难抑兴奋,胸中一股自信油然而生。

  大军继续潜行,白马津的轮廓已近在眼前,赵云似隐约已能看到,渡口敌营中的士卒,尚在连夜赶工,卸载着运输船上的粮草。

  时机已到,更待何时!

  “全军,进攻,烧尽敌贼粮草——”赵云一声长啸,纵马舞枪而出。

  六千燕军步骑,杀声大作,暴啸呼喊着向着白马津冲去。

  里许之距,六千燕军转瞬间便冲至百余步外。

  “军师果然是料事如神啊。”

  “呵呵,过奖了,若非大王的提醒,臣也无法施展手段呀。”

  白马津大营中,那阴影之中,两骑先后而出。

  当先那英武雄伟之人,正是颜良,而跟随在后的,则是庞统。

  伴随着颜良现身,营之中,那些藏于军帐后的楚军将士,纷纷现身。

  其实,那关于赵云的流言,根本就是庞统安排细作,在北岸黎阳一带散播。

  此计之目的,正是要引起刘备对赵云的猜测,而庞统又推测,诸葛亮必会向刘备献计,命赵云强行出击,突袭白马津的粮草,以缓解濮阳张飞所受的压力。

  如今看来,庞统的计策,果然是奏效了。

  “给子龙点惊喜吧。”颜良冷笑着,扬鞭一喝。

  战鼓声,陡然而起,瞬间刺破了夜的沉寂。

  沿营一线,吼声如潮骤起,五千余名埋伏已久的弓弩手齐齐现身。

  伴随着千鸟嗡鸣之声响起,数千支利箭腾空而起,如漫天的流星一般,扑向正冲涌而来的燕军。

  敌营突变,赵云神色大惊,暗忖:“不好,敌人早有防备,莫非我中了颜良的计策不成?”

  赵云和他的士卒们,尚来不及品味惊恐时,那满天的箭矢已如飞蝗般射至。

  赵云反应极快,急是将手中银枪,舞出一道铁幕,叮叮铛铛的将射来的箭矢弹落。

  赵云武艺超绝,虽处黑暗之中,区区箭矢又焉能耐何得了他,但他左右武艺微末的士卒,却如遭噩梦一般。

  黑暗之中,视野不明,光凭箭声,何能分辩箭矢的来势。

  躲闪不及的燕军士卒,如秋要的枯叶一般,被那狂风暴雨般的箭矢,纷纷打翻在地,飞溅的血雾中,惨叫之声响成一片。

  “撤兵,速速撤往白马城——”赵云一面击挡箭矢,一面放声大叫。

  受到重创的燕军,根本不用赵云下令,早已开始掉头而退。

  白马津营内,颜良已下令停止了箭射,扬鞭喝道:“诸军出击,给本王狠狠的辗杀敌贼。”

  号令下,一声炮响声中,白马津的营门大开,成千上万的楚军蜂拥而出。

  张辽亲率万余步骑,踏着遍地的尸体,向着败溃的燕军辗杀而去。

  赵云岂敢一战,急是率领着他败溃的士兵向南退去,试图趁着围城的楚军尚未觉察时,穿越防线,逃回白马城。

  但当赵云率残部接受白马时,蓦听又是一声炮响,迎面的敌营,万千楚军如潮水般冲出,跃马当先者,正是老将黄忠。

  赵云不敢交战,只得移兵向东,岂图从原路返回。

  岂料,行不出一里,前方喊杀大作,却是蒋钦率一军杀了出来。

  与此同时,四面八方火光大作,仿佛无数的楚军,正四面的围杀而来。

  此刻的赵云,方自惊觉,自己是彻底的中了颜良的计策,否则对方如何能设下如此围阵,几乎要将自己困死。

  “将军,东北方向敌军似乎不多,离此十里外,有一座叫铜乡的小城,我们何不先往该城一避。”部将身赵云进言道。

  赵云环视四周,心想这白马城是回不去了,若不寻一片城池庇护,他这几千号兵马,很快就会被绞杀怠尽。

  无奈之下,赵云只得听从了部将建议,向着铜乡城而去。

  赵云和他的残兵,幸运的在楚军合围之前,冲出了重围,一路不敢稍有喘息,直奔铜乡城而去。

  天亮时分,赵云率部逃到了这座只有不到一百户人家的小镇。

  镇中无兵,根本无法抵抵赵云的进攻,赵云几乎不费吹灰之力,就夺下了这座城墙不足丈许高的小城。

  就在赵云前脚入城,成千上万的楚军,便随后而至,很快就将这座小城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  赵云站在低矮的城头,望着城外黑压压的敌人,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悲壮,此时才意识到,这次自己才真正的陷入了绝境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