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三十六章 天下无双

第七百三十六章 天下无双

  铜乡城中,一片慌恐与不安。

  城头上,赵云扶枪而立,沉眉扫视着城外铁桶般的围营,眉宇之中,闪烁着几分悲愤。

  “刘公,难道你真的弃云于生死不顾了吗?”赵云仰天而问。

  阴沉沉的天空中,却飘下了细碎的雪花,一场初雪,不期而至。

  漫天的雪片,飞舞而下,冰冷的雪花打在脸上,丝丝刺骨之意,透心般凉。

  赵云的心,也无比的冰凉,往昔种种,不禁浮现于脑海。

  想当年,刘备还不名一文时,他赵云已为公孙瓒麾下宿将,可赵云却看中了刘备的仁义,抛弃现有的功名,毅然跟随刘备南往徐州。

  从那以后,赵云便开始了漂泊流离,直到刘备窃取了徐州,乃至夺取袁家基业,取了整个河北。

  但现在,忠心不二,不离不弃的他,却为刘备无情的抛弃。

  赵云的心头,何其的悲凉。

  “我赵云,当真是有眼无珠啊,哈哈~~”悲到深处,赵云竟然放声大笑起来,笑声中更是充满了自嘲之味。

  一连三日,赵云并未有答复。

  颜良也并未急于攻城,仍旧对铜乡城围而不攻,但围城的同时,大批的主力军队,已经开始西往洛阳,向着潼关方向集结。

  东翼的威胁已经解除,初冬已至,渭水的洪水也当退去,进攻长安的方向已畅通无阻,也该是趁机扫灭曹操的时候了。

  五天后,三万楚军列阵于城外,颜良对赵云的忍耐,也到了底限。

  战旗猎猎,刀戟森森,这些英勇的楚军将士,只消颜良一声令下,便会奋不顾身的将眼前这座小城,夷为平地。

  那时,无论赵云降与不降,都将是死路一条。

  在最后一击前,颜良决定,再给赵云一次归降的机会。

  大军如浪而开,颜良手提青龙宝刀,坐胯赤兔神驹,身裹火色披风,巍巍铁塔般的身形,缓缓出阵,单骑去往敌城。

  距城百步处,颜良长刀一扬,高声喝道:“赵子龙,大耳贼已遗弃了你,大丈夫当守誓约,你此时不出城归降本王,还更待何时!”

  金属般的喝声,如惊雷一般,声震四野。

  城内城外,数万敌我将士,都清晰可闻,每个人的脸上,都闪过一丝震慑之色。

  每一个人的目光,都盯向了城门方向,看着赵云有何反应。

  片刻后,吊桥放下,城门吱呀呀的打开,赵云拨马提枪,单骑步出了城门。

  颜良身后的楚军们,都兴奋了起来,皆以为赵云单骑而出,多半是要归降了。

  颜良却感到,赵云充满了愤怒的怨气,虽单骑而来,但却杀气凛凛。

  一骑徐徐而来,停在了七步之外。

  “子龙,看来你跟随刘备多年,却还没有本王了解那大耳贼,你终究还是如本王所料的那样,被大耳抛弃了。”作为胜者者,颜良毫不掩饰他的讽刺之意。

  赵云叹了一声,自嘲道:“云有眼无珠,竟为这样的人血战半生,落至如此地步,当真也是自作自受了。”

  “现在这个地步怎样了,不是很好吗。”颜良却不屑一笑,“不落得这般地步,你又如何能看清刘备的真面目,又焉有机会弃暗投明,归顺本王这个真正的明主。”

  颜良也没那么多虚伪的自谦,当着赵云的面,极度自信“自封”明主。

  若换作旁人,自然会给人一种目空一切的感觉,但这些狂妄的话由颜良嘴里说出来,却极有威势。

  赵云脸上的无奈渐渐隐去,取而代之的,则是几分刚毅。

  “云确实是输了,殿下对云的赏识,实也领云受宠若惊,不过,殿下想要云归降,还要问问我手中这柄枪服不服殿下。”

  赵云将手中银枪一举,一身的傲气如火而生。

  颜良明白了,赵云是一名将领,是一名臣子,他更是一名天生的武者。

  作为臣子,他可以臣服于君主,但作为武者,他所臣服之人,却得是比他更强的武者。

  “哈哈哈——”颜良仰天一笑,宝刀一横,豪然道:“本王纵横天下,尚无敌手,如今已多年未曾与高手过招,子龙若想战,本王便陪你战个痛快。”

  那豪然的笑声中,充满了无尽的自信。

  赵云武艺是强,但颜良对自己的武艺,更是充满了绝对的自信。

  颜然巍巍屹立在那里,雪花纷飞,坐下赤兔马如火般耀眼,茫茫雪地上,他仿佛屹立于烈火中的钢铁神将,何其巍然。

  赵云再无多言,剑眉一横,陡然间一声低啸,双腿猛是一夹,坐下白马疾射而出,便如一道雪亮的白虹,向着眼前那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射去。

  赵云手中银枪如电,平举于前,狂澜巨浪般的劲气,迅速的在枪锋凝聚,形成一束旋转放射似的涡流,电射而出。

  颜良冷哼一声,猛一拍马,赤兔马如风而出,向着赵云疾扑而来。

  奔行中,颜良手中的青龙宝刀,扇扫而出,刀锋所过,卷起漫空的雪尘,仿佛吸尽了空气,气流从四面八方向真空处填射而来,形成了一道宽阔无形的刀幕。

  那刀莫,挟裹着毁来一切的力量,辗压向上。

  雪花纷飞中的这一击,二人已是倾尽了全力。

  一红一白,两道流光迎面袭至,所过之处,无可阻挡,强烈的颈风竟将周围丈许的飞雪震荡而散,无法浸身。

  吭~~红与白瞬间相撞,刀与枪的金属激句话之声,响彻了天地间,巨大的震鸣声,在所有士卒的耳中激荡,久久不散。

  错马而过的瞬间,赵云只觉泰山压顶般的巨力,顺着手中银枪灌入身体,那强悍无比的震击力,如同沾水的铁鞭,狠狠的抽击着他的五腑。

  气血翻滚,心神震荡。

  这一刹那间,赵云的眼中,不禁闪过一丝震撼之色。

  颜良武艺绝伦,关羽张飞均非敌手,连堂堂西凉锦马超,亦死于颜良刀锋之下。

  颜良威名如此,赵云早有心领教一下他的刀法,前番虽数度有交手的机会,但却均是错过。

  而今而时,终于有机会单骑一战,赵云却才体会到,颜良武艺果然是名不虚传。

  而同样气血震荡的颜良,却是豪情大作,转马转身,狂笑道:“赵子龙的武艺,果然了不起,本王好久都没遇上相当的对手了,痛快,痛快啊——”

  狂喝声中,颜良纵马再度席上。

  战逢对手,赵云亦豪情大作,双腿一夹马腹,银枪向前探出,再度向着颜良袭来。

  颜良仗着赤兔马快,瞬间便如铁塔般横在了赵云身前,猿臂纷飞,手中青龙刀化做一道弯月,挟着刚烈无上的力道,如车轮般横荡而出。

  那青色的宝刀,如同拥有磁力一般,将四围的空气尽数聚扰吸附而去,以赵云为中心,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涡旋,那无上的吸力,将赵云身体牢牢包裹其中,令他避无可避。

  赵云奋尽全力,银枪螺旋刺出,枪芒刺破雪尘,直破刀幕而来。

  哐~~又是一声巨响,刀锋与枪芒溅起耀眼火星。

  颜良只觉身形一震,胸中气血翻滚,但他稍一提气,便将激荡的气血压制下来。

  赵云亦觉五腑涌动,惊觉自己的力道,竟似逊于颜良,被其所压制。

  第二招交手,赵云隐隐略处下风。

  然而,常山赵子龙亦非常人,遇上这般强敌,赵云抖擞精神,挺枪再战。

  便见一红一白两道身影,激战在一团,片刻间便分不清谁是谁。

  刀锋枪芒刃气四扫,劲气冲天,猎猎的切割声中,竟将周围雪地刮出道道深痕。

  滚滚战团中,颜良尽展生平武学,刀法已是达到了巅峰之势。

  五十合,一百合,两百合……电光火石的交锋,只将观战的两军将士,都看得呆住了,仿佛作梦也想不到,这世上竟有强大到这般地步的交锋。

  激战继续,颜良方见识到赵云的枪法,当真非浪得虚名,其枪法竟比当年的马超还要强上筹。

  赵云的力量上虽不及颜良,但以其精妙的枪法,却足以弥补力量,在三百招之内,与颜良战成田平手。

  然而,今日的颜良,不光武艺比当年精进,更拥有青龙刀,还有赤兔马两道利器。

  仗着重刀的加成力量,以及赤兔马灵敏的腾挪,四余合后,原本平分秋色的一场交手,开始渐渐的向颜良这边倾斜。

  颜良抖擞精神,层层叠叠的刀气,如巨浪一般,一浪接着一浪的卷出,每一招出手,都是正大雄浑,极尽王者的霸气。

  大势之上,颜良已立于不败之地。

  赵云之生平,何曾与谁交手过这么多招,这惊心动魄的几百招下来,赵云已清楚的看出,拥有赤兔马和青龙刀的颜良,实乃当世无双的武艺第一。

  再这般战下去,千招之后,赵云必败。

  五百合走过,赵云陡然间收招,勒马而退。

  颜良也不追击,只横刀巍然而立。

  此时,赵云再无犹豫,翻身跃下马来,抱枪拱手道:“殿下武艺绝伦,天下无双,云心服口服,若蒙殿下不弃,云愿归降大楚,为殿下赴汤蹈火,再所不辞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