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三十七章 气到刘备跳脚

第七百三十七章 气到刘备跳脚

  常山赵子龙,终于甘愿归降,完美之将,终将为我颜良所用。

  “哈哈,有子龙相助,本王何愁天下不平。”颜良豪然大笑,一跃下马,将伏身的赵云扶了起来。

  观战的大楚将士,见得自家大王,以超凡的武艺将赵云降服,无不对颜良敬叹倍增。

  “吾王万岁——”

  “吾王万岁——”

  惊叹敬佩的大楚将士,挥舞着手中的兵器,放声山呼着,以抒发对颜良的崇敬。

  “走,子龙,本王要与你痛饮千杯,不醉不休,哈哈~~”颜良春风得意,翻身上马,与赵云并骑归阵。

  震天动地的山呼声,响彻雪野。

  当天,颜良在军中设下大宴,为归降的赵云接风。

  楚国的这些众将们,因是白马一役,对赵云的实力已颇为敬佩,而赵云能与颜良交手五百余招而不败,众将对他的武艺,更是十分的钦佩。

  酒宴之间,众将皆也不计前嫌,与赵云轮番吃酒,气氛何其之融洽。

  而在这场接风宴上,颜良当即便封赵云为平北将军,相比他原先在燕国中的官职,颜良给赵云已连拔数级。

  赵云未曾想颜良对他是如此的器重,自是受宠若惊,万分的感激。

  当颜良这边为赵云的归降而设宴庆祝时,一骑细作却已悄然北去,偷悄悄的渡往了黄河北岸。

  几天后,赵云降颜的情报,便被送往了黎阳,放在了刘备的案头。

  啪!

  王帐中,刘备猛然拍案,愤慨骂道:“赵云这狗贼,枉本王那么信任他,他竟然能做出背叛本王之事,无耻,可恨~~”

  诅骂时,刘备的肺几乎都要气炸,一怒之下,将案上的帛书撕了个粉碎。

  此时的刘备,已是被赵云的叛国,气得有些失去了理智。

  “没想到啊没想到,臣原想以子龙的忠义,虽身陷重围,宁可战死殉国,也不会做出降敌这般无耻之事,看来臣真是高看子龙的节操了。”诸葛亮摇着羽扇,万般的叹惜。

  诸葛亮这般煽风点火,刘备对赵云是愈恨,咬牙切齿道:“这个无耻之徒,想当初他不受公孙瓒重用,却才投奔本王,若无本王的提拔,他如何能有今日的声名,这个畜生却不知感恩,反而背叛于本王,本王真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,以泄心头之恨。”

  刘备恨得是两眼喷火,一副要杀人之状。

  左右如诸葛亮这班文武,皆是附合刘备,对赵云是一番的痛斥。

  大骂半晌后,刘备一屁股坐了下气,气喘吁吁,这愤怒之情才稍稍缓和。

  这时,诸葛亮劝道:“为了一个无耻的叛徒,大王不值得这般动怒,小心气坏了身子。”

  “军师说得是,颜良收降了赵云,就想激怒本王,本王岂能上他的当。”刘备自我安慰着,很快将平伏下激怒的心情。

  诸葛亮见刘备情绪缓和,进言道:“赵云这个叛徒,早晚是要杀的,中原的失地,大王早晚自也是要收复的,不过亮以为,咱们眼下首要之事,则是重新布署兵马,在黄河北岸营构建新的防线,以防明年开春后,颜良兴兵入侵。”

  诸葛亮冷静的分析,顿时提醒了刘备,令他的注意力转移到了眼下的局势。

  如今寒冬已至,黄河很快就要封冻,这个时候不利于楚国水军行动,此时候颜良必不会入侵河北。

  趁着这个空隙期,刘备首要做的,当然是构建北岸防线,为今后的防御做准备。

  “颜贼,你想要中原,本王给你就是,如今黄河天险横在你面前,本王看你还能如何逞狂。”刘备冷哼一声,灰白的脸上,渐渐又掠过了几分自信。

  ……当刘备慌慌张张的征用民夫,调动兵力,营建以黎阳为中心的北岸防线时,颜良已率领着大军,还往了洛阳。

  此时天寒地冻,在没有水军的支持下,颜良当然不会擅自过河,去利用刘备骑兵奔驰的河北平原上肆意,这一点上,诸葛亮的判断倒是正确的。

  损失了中原的刘备,虽然可以暂时喘一口气,但关中的曹操,却又很快又紧张了起来。

  因为颜良归往洛阳后未久,便开始向潼关一线集结兵力,很显然将展开一场进攻关中的大规模战争。

  根据情报,自入秋以来,渭水水势渐退,渭水平原的洪涝区域已是骤减。

  而入冬以来,随着天气变寒,包括渭水在内的大片区域,均已进入封冻期。

  这也就是说,曾经洪水泛滥的渭水平原,如今已是一片平坦,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颜良的西征。

  确认了情报的可靠性后,在洛阳潇洒了十天的颜良,遂是在寒冬的这一天,踏上了西往潼关的道路。

  这一次,颜良不打算再给曹操机会,除了留守濮阳一线,以防河北的刘备的兵力之外,此番灭曹之役,颜良动员了接近二十万的兵力。

  其中,北线军团,将由文丑和徐庶率军五万,从河东郡西津黄河,由蒲坂津向关中进军。

  南线方面,颜良由命文聘率军两万,从武关向关中进军。

  而益州方面,颜良则命陆逊率川军两万,继续兵进陇西,牵制曹操兵力。

  与此同时,张任和法正,则奉命率三万川军,由上庸经南阳,进抵潼关一线与颜良所率的主力会合。

  如今中原初下,后方还有诸事要处理,颜良便决定留庞统来镇守洛阳,替他打理后言。

  没有了庞统的出谋划策,单凭贾诩一人的话,又显得谋士团有些份量不足,颜良旋即想到法正。

  法正原属关中扶风人士,对关中一带的地理人情,比贾诩这个西凉人还要熟悉,颜良此番攻关中,正需法正这么一个本土的谋士,为自己出谋划策。

  诸军集结已毕,是日,颜良亲率十万中路军出潼关,向着曹军的洛口要塞杀奔而去。

  此时的曹操,早已率四万曹军,进驻了洛口要塞。

  潼关一失,洛口便成了曹操拱卫长安的首道防线,在颜良退兵的数月间,曹操征调了大量的民力,对洛口城日夜修筑,硬是建成了一座坚固的要塞。

  曹操以为,凭借着洛口坚城拖住楚军大军,再以西凉铁骑的机动性,袭搔楚军的粮道,他必能撑到楚军锐气丧气,不得不撤兵而退。

  正如曹操料想的那想,颜良的十余万大军进至洛口一线时,似乎为曹军坚固防线所慑,十余万大军安营扎寨,一连数天都没有发动进攻。

  是日,寒风瑟瑟。

  曹操站立在洛口城头,扫视着他巍巍的城郭,以及与洛口城形成犄角之势的几座营垒,焦黄的脸上,流露着一种安心的神色。

  “颜贼纵横中原便罢,这一次,本相必叫他折戟于本相的坚城之下。”曹操手捋着胡须,满脸的自信。

  此时的曹操,经过了半年的休养,似乎已从先前的屡败中恢复了信心,又重新找到了当年那个自信的枭雄之姿。

  “颜贼诡计多端,丞相还当不可小视才是,咳咳~~”郭嘉劝说之时,连着干咳,那单薄的身体,苍白的脸庞,似是有病在身的样子。

  “奉孝,你的身体怎样了?”曹操关切的问道。

  “老毛病了,丞相无需担心。”郭嘉勉强一笑,尽量表现出无事之状。

  正当此时,刘晔匆匆上城,拱手道:“启禀丞相,潼关方面细作送来情报,颜良从洛阳调集了三百余门破城炮,今已过了潼关,正往洛口方向而来。”

  破城炮!

  听到这三个字,曹操和郭嘉的神色,均是微微一变。

  曹操那自信的神色,转眼更是消散了大半。

  郭嘉皱眉道:“我担心的事还是来了,那颜贼按兵不动多日,果然是调了破城炮前来。”

  曹操和在场所有文武,脸上均是闪现出惊悸之色。

  当年颜良以三百破城炮,轰破洛阳城的噩报,至今令曹操和他的文武们心有余悸。

  洛阳城有多坚固,曹操当然很清楚,洛口城的坚固程度,远不及洛阳坚固,又如何能挡得住颜良破城炮的轰击。

  “颜贼若以破城炮轰城,还真是不好办。”曹操眉头深凝,陷入了忧虑之中。

  城头左右,一片的沉寂,众人皆是忧虑不已。

  一片忧虑中,郭嘉嘴角忽然掠起一丝诡秘,笑道:“丞相勿忧,嘉倒是想到一计,管可叫颜贼的破城炮无用武之地。”

  “奉孝有何妙计?”曹操精神一振,忙催问道。

  郭嘉遂是不紧不慢,将自己的计策诿诿道来。

  曹操听罢,不禁面露惊喜,兴奋道:“奉孝随机应变之能,果然是天下无双,此今当真是妙极,必能大挫那颜贼的锐气。”

  郭嘉面露些许得意,笑而不语。

  曹操旋即又恢复了自信,当即传下令去,命诸将依郭嘉之计而行。

  再次远望敌营,曹操冷冷笑道:“颜贼,你想故伎重施,用奇技淫巧之器破我洛口,当真是自以为是了,这一次,本相就要看看你手段败落后,会是何等一种惊恐之相,哈哈~~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