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三十八章 意外

第七百三十八章 意外

  北风呼啸,天地肃杀。

  五万楚军冒着寒风出营,顶着瑟瑟的寒风,从诸营汇聚至了洛口城东。

  不多时,大大小小数十个军阵布列已毕,向着洛口城缓缓逼近。

  赤色的王旗下,颜良驻马而立,遥望着洛口城头。

  颜良仿佛能够感觉得到,城头的曹军,一个个皆是何等瑟瑟发抖的恐惧模样。

  “大王,旭日东升,太阳照射方向于我们有利,正是攻城的好机会。”身边的法正,拱手进言。

  颜良点了点头,扬鞭道:“把破城炮推上前去,让曹军再次为本王的攻城利器战栗吧。”

  号令传下,楚军中央军阵,井然有序的裂开了一条条的空隙,让开了通往阵前的道路。

  吱呀呀的声响中,几百头骡马在士卒的喝斥下,拖着三百余门破城城,缓缓的进至了阵前。

  片刻后,三百破城炮布列完成,装弹完毕,尽皆瞄准了洛口城头。

  各军阵的万千楚军将士,沸腾的热血已驱散了刺骨的寒风,这些兴奋的勇士,只等得一声炮响,敌城在巨石的轰击下,被摧为粉碎,那个时候,他们便可一涌而上,建功立业。

  咚咚咚~~战鼓声冲天而起,盖过了呼啸的寒风。

  三百门破城炮,几乎在同一时间发射,数不清的巨石腾空而起,挟着“哧哧”的破空嘶鸣,向着洛口城头呼啸而去。

 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,等着目睹洛口城被轰塌,那一瞬间的壮观。

  轰轰轰!

  万众瞩目中,三百枚石弹,几乎同时击中了洛口城。

  巨响震地,尘屑骤起,地动山摇的声响,甚至惊得楚军阵中的骡马惊叫不休。

  轰响骤起骤息,转眼间恢复了平静。

  第一软轰击结束,楚军并没有急着接下来的攻击,而是作短暂的间隙,打算瞧瞧轰击的效果。

  飞扬的尘屑渐渐落下,洛城头的情形,再次清晰起来。

  当楚军将士们看清了敌城的情形时,军阵之中,顿时爆发出了一片的哗然。

  纵然是颜良,眉头也微微一凝,刀锋似的眼眸中,闪过一丝诧异。

  三百枚威力无穷的石弹轰击下,整个洛口城,几乎是毫发无损,就像是只被轻轻的挠了下痒痒而已。

  白马城那一战时的情景,顿时浮现在了颜良的脑海之中。

  “莫非,曹操也学了子龙的手段不成?”颜良狐疑起生,极目仔细的远望。

  细细审视敌城,颜良却发现,城头上并没有铺设类似于被褥,柴草之类的缓冲物。

  “继续给本王轰城,我倒要看看,区区一座土城,怎么抵挡本王的破城炮。”颜良扬鞭一喝,再度下令轰城,他要继续看看效果。

  号令传下,炮手们立时又忙碌起来,纷纷的给破城炮装石弹。

  战鼓声再度响起,“嗖嗖”的撕鸣声中,漫天的石雨再度腾空而起,呼啸着向洛口城头倾泻而去。

  轰轰轰!

  石弹如雨点般轰落,激起漫天的雪尘,地动山摇,声势骇人。

  破城炮持续不断的发射,整整个持续了有半个时辰,洛口城已整个被漫天的尘雾笼罩,根本看不清模样,而那隆隆的响声,更是震得人耳膜发麻。

  半个时辰后,颜良下令停止轰击。

  巨响渐息,城头上的尘雾随之降下,洛口城的画面重新又清晰起来。

  数万楚军将士,再度发出一片低哗。

  眼前的这座洛口城,依然巍然屹立,不见半点塌陷之处,破炮炮发出的上万枚巨石弹,竟然依旧对洛口城无效。

  “如此猛烈的轰击下,都能屹立不倒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。”就连身旁的法正,也禁不住惊奇道。

  颜良的心中亦是惊奇,但他那刀锋似的眼眸,却蓦然一聚,似是发现了什么不同之处。

  洛口城虽仍屹立不倒,但颜良却敏锐的发现,那些原本土黄色的城墙,却有大片大片的地方,变成了银白色,而且还在幽幽的反射着寒光。

  这与众不同之处,立时吸引了颜良的注意力,使他沉眉思索其中的玄机。

  “难道说……”颜良眼神一动,猛然间想到了什么,旋即,他的嘴角浮现起了一丝冷笑。

  原来如此。

  “孝直,你还没看出来吗,曹操可是暗使了手段,才使洛口城一夜之间变得如此坚固。”颜良马鞭遥指敌城,意味深长的笑道。

  暗使了手段?

  法正极目远眺,很快也看出了敌城的不同,茫然了片刻,神色蓦的一震。

  “大王,莫非那曹操连夜以水泼城,冰筑城墙,方才造就如今这般坚固不成?”法正惊奇的说道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马鞭指道:“若非是水结成冰,普通的城墙,如何还会反光,曹贼果然会利用天时啊。”

  颜良这般道出玄机,左右众将方才恍然大悟。

  几百步外,城头上屹立的曹操,正扶剑而立,俯视着城外楚军,捋须冷笑。

  “奉孝,你这一条以冰覆城的计策,当真是绝妙无双,看看吧,城外的这些贼军,都是何等的震惊。”

  曹操赞许郭嘉时,焦黄的脸上,毫不掩饰着得意。

  郭嘉只干咳着,笑而不语。

  方今正值隆冬,天寒地冻,郭嘉便得到灵感,向曹操献计,连夜以水泼城,水结成冰,形成了一层厚厚的冰甲,覆盖在了城墙之上。

  郭嘉为了发挥冰城出其不意的效果,又建议曹操在冰层之上,覆以土灰,以掩盖其下的冰层,好使楚军无所觉察,一如往常那样轰城。

  楚军不知真相,这般依旧轰城,破城炮的威力虽猛,但也轰不破那厚厚的冰甲。

  几番轰击后,直到冰层上的土灰被震散,露出了部分的冰层时,颜良才看出了其中的端倪。

  “此必郭嘉之计。”军阵中,颜良斩钉截铁道。

  “曹操以冰筑城,破城炮的威力难以发挥,如今天寒地冻,将士们更难以攀登冰墙,臣以为,今日不是攻城的好时机。”法正言外之意,自然是想劝颜良收兵。

  颜良又岂是那种鲁莽之人,当即扬鞭一喝,下令收兵还营。

  鸣金声起,诸阵楚军徐徐而退,向着大营方向归去。

  城头上,曹操俯视着楚军退去,捋须冷笑道:“颜贼啊颜贼,你虽有破城炮的奇技淫巧,又焉能破本相这天时之利,哈哈~~”

  曹操得意的大笑,城头上的曹军,眼瞧着将楚军逼退,皆也兴奋的放声嘲笑。

  策马回营的颜良,耳听着背后曹军的大肆嘲笑声,剑眉微凝,星目之中,阴冷的杀意在流转。

  “曹操,尽情的笑吧,有你哭的时候。”

  颜良带着不爽的心情回往大营,当即招集诸文武,共商破城之策。

  众臣议论了半天,却都得出了一个共同的结论,那便是想要攻破洛口城,就唯有等到来年开春,介时春暖花开,冰雪销融,曹军的冰墙自然便将无用。

  颜良当然不可能等到春天,此时距冰雪销融的天气,至少不家三个月左右,士卒们在冰天雪地里耗上三个月,等到敌城冰甲融化时,只怕将士们的士气也已耗尽。

  更何况,冰雪一化,渭水必涨,到时渭水平原又将洪水泛滥,那是别说再攻城,只怕这十余万的楚军将士,就要被洪水吞没。

  这也不行,那也不成,商议半晌无果,颜良只能散会。

  时已入夜,众将士皆已入睡,颜良却仍辗转难眠,琢磨着破城之策。

  炉火噼剥作响,帐外寒风呜呜作响,这关中的天气,正变得愈加的寒冷。

  火上的酒已煮热,周仓倒满一杯,奉于了颜良,“大王,先吃杯热酒,暖暖身子吧。”

  颜良过酒杯,一饮而尽。

  热入咽喉,浓浓的暖气转眼袭遍全身,说不出的暖和舒服。

  这一杯酒下肚,颜良的眼眸忽然一亮,猛然间又想到什么奇思妙想。

  他便腾的跳将起来,几步扑到案边,提笔在案上的竹纸上画将了起来。

  画画涂涂,废了十几张竹纸后,颜良把笔往案上一扔,兴奋说道:“子丰,你速速召集工匠,按着本王所画图样赶造此物,两天之内务必要赶出来。”

  周仓将那纸样接过一看,不禁面露图困惑之色,茫然道:“大王,不知此物有何用处?”

  “破敌之计,全在此物上,你无需多问,快去办吧。”颜良嘴角闪烁着几分得意,摆手令道。

  周仓也不敢多问,当即怀揣着图纸而去,当晚就召集随营的工匠,连夜依图赶制。

  两天后,周仓禀称已依图制好,颜良遂与营外一处偏避之地,召集众文武,以向他们展示自己的破敌利器。

  众臣们听闻自家大王有破城利器,皆是心怀惊喜而来,不知他们这位总爱“异想天开”的大王,这回又有想到了什么怪招。

  “人都齐了吧,子丰,可以开始演示了。”颜良坐胯在赤兔马上,挥鞭令道。

  周仓遂是策马上前,向早就候在远处的几名士卒,大声吩咐了一番。

  众臣们举目望去,却见不远之处,几名士卒正用篝火烧着一大锅热水,锅架旁边则是一件半人多高的器物,被布覆盖着,看不清其真容,而在那器物的百余步外的树下,则拴着一只山羊。

  看到这般情景,众臣心中的疑惑愈重。

  就在众人的狐疑中,周仓“哗”的一声,将那麻布掀了开来。

  众人的视野中,出现了一截圆木状的器物,那奇异的样子,不禁令众人眼前一亮,但却无人识得那是何物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