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三十九章 楚王的奇器

第七百三十九章 楚王的奇器

  “大王,那器物是……”法正满脸新奇茫然。

  颜良淡淡一笑,扬鞭指道:“那玩意儿,本王管它叫作水龙。”

  “水龙?”法正和其余文武,越发的茫然,对这“水龙”之名,是闻所未闻。

  其实,这水龙只不过是古代的消防工具而已,只是在这个时代,还没有发明而已。

  “不知这水龙有何用处?”法正奇道。

  颜良也不点明,只道:“水龙有何用处,马上就有分晓,尔等好好瞧热闹吧。”

  法正等人只好按下好奇,满怀狐疑的望向了周仓那边。

  几十步外,周仓喝令着士卒们,将滚烫的热水灌入了水龙之中,然后,他撸起了袖子,亲自操刀上阵。

  周仓经过一番瞄准后,对水龙口对准了几十步外的那只山间,双臂用力一推水龙后端的活塞,但见一股水流“噗”的疾射而出,如一道白虹般,呼啸而出。

  转眼间,水流射中了那山羊。

  惨嘶之声,骤然而起。

  这天寒地冻,滴水成冰的天气,原本滚烫的热水,在半空中时就已凉透,水流击中山羊,初始时只把山羊吓得叫了几声,但转眼间,山羊身上的水便凝结成冰,只几秒钟内,那只可怜的畜生,便被冰成了一座冰雕。

  见得这般场面,众人是又惊又疑。

  惊的是,那叫“水龙”的玩意儿,竟然能把水射出这么远,疑的却是,他们不知自家大王,造出这么个东西,与攻破敌城有何关联。

  一片惊疑中,法正最先反应过来,惊喜的叫道:“大王莫不是要用这水龙,水击曹营,冰冻敌军啊?”

  法正所言,正是颜良之计。

  “曹操都晓得利用天时,冰覆城墙,让本王的破城炮无用武之地,那本王怎能不学学他,也利用一下这天气,让曹贼尝一尝被冻僵是什么滋味。”

  傲然之中,颜良道明了他的计策。

  此时此刻,在场的众文武们却才恍然大悟,终于明白了颜良的计策,无不为颜良这不可思议的想法震惊感叹。

  颜良这计策,说起来,还是曹操给了启发。

  他这计策便是利用这天寒的气温,把这水龙造上几百上千台,往洛口城前这么一架,上千台水龙冲着洛口城齐射。

  你曹操不是冰冻城墙吗,那老子我就干脆把你全城都冻住,你不是坚守不出吗,那我就索性把你几万曹军,统统都冻死在城中。

  众人都惊喜于颜良的计策之妙,士气一时大振。

  而此时,法正却冷静说道:“大王的水龙虽然神妙,不过臣看此物虽构造不算精奇,最难之处却在于如何从圆木中掏出一条射道来,如此想要大量的赶造,只恐非是易事。倘若无法在短时间内大造此物,一旦天气转暖,渭水洪水泛滥,我军不得不退兵,那时,此武也就无用武之地了。”

  “孝直所言甚是,本王叫你们来观看,就是要让你们想想有什么解决的办法。”

  法正想到的事,颜良自然也已想到,他召集众人来观看演示,就是想向他们征求意见。

  众人面面相觑,半晌都没琢磨出个头绪来。

  这时,法正却忽然眼前一亮,拱手道:“臣虽对制器术不甚了解,但臣却可举荐一人,臣想此人必可为大王分忧。”

  “不知孝直要举荐何人?”颜良精神一振。

  法正笑道:“臣举荐之人,姓马名钧,字德衡,与臣同为扶风人氏,目下正在弘农为县令,此人极善于机械,大王若能召他前来,必可解决当前的难题。”

  听到马钧之名,颜良心头一震,猛然间恍悟。

  颜良熟知历史,怎能不知这个马钧,乃是三国历史中,可以与自家妻子黄月英相提并论的机械专家。

  如今月英身在洛阳,这般天寒地冻的,自然不能让她来前线吃苦,既有马钧这么个机械专家,也在自己的麾下为官,怎能不好好利用一下。

  颜良大为兴奋,当下就传下号令,命人飞马往弘农,前去传诏马钧前来。

  于是,在等待马钧的这些天时,颜良便下令按兵不动,不对洛口城进行任何军事行动。

  几天后,颜良正在帐中研究关中形势,帐帘掀起,法正带着一名中年男子步入了帐中。

  “大王,马德衡到了。”法正说着,回头示意一眼。

  那中年人忙是趋步上前,拱手道:“臣马钧,拜见大王。”

  “免礼吧。”颜良摆了摆手,“听孝直说,你很精于机械,是吗?”

  马钧忙道:“臣只是闲暇时,喜欢钻研机械,却万不敢自称精于。”

  颜良也不多废话,直接就带着马钧前往后营,来到了存放那台水龙的营帐中。

  “马钧,这水龙,你可以大规模的制造吗?”颜良指着水龙道。

  那马钧原本一派恭敬,但当他看到那台水龙时,却如获至宝一般,立时扑了上去,满脸惊喜的细细观看,那般痴迷之状,竟如忘了身在何地。

  “德衡……”法正见他的这位同乡有所失礼,便忙想出言提醒。

  颜良却一摆手,暗示法正不要打扰。

  当世文人,重文而轻工,大多数的文人皆视机械为奇技淫巧,马钧身为文人,却对这水龙表现出这般痴迷之状,一看便知是对机械钻研极深之人。

  颜良要的这是他的这份痴迷,看到马钧那般样子,颜良便对他寄予了更大的厚望。

  钻研半晌,马钧不禁感叹道:“此物算不上有多复杂,但造此物之人的创新之意,却着实了得,不知是何人所发明?”

  “还能有谁,发明此物之人,就是咱们的大王。”法正笑着将目光向颜良示意一眼。

  马钧大吃一惊,对颜良是畏惧之余,更平添了万分的敬叹。

  “臣只闻大王智勇双全,却非想大王竟以发明出这般奇妙之器,大王真乃神人也。”惊叹之下,马钧深深一拜。

  颜良哈哈一笑,将马钧扶了起来,不以为然道:“雕虫小技而已,没什么了不得的,本王适才的问题,你可有解决之策吗?”

  马钧这才从惊叹中回过神来,说道:“依臣之见,这水龙造起来也不难,咱们只消将大树砍了,把中间剜空,便可做成一架。至于这大树,关中平原有的是大松树,是极好的材料,就地取材便是。”

  “材料和工匠都不成问题,问题的关键就在于,如何能快速的剜空大松树的心子,这才是最难之处。”

  马钧只沉吟了片刻,便不紧不慢道:“想要剜空树心也简单,只需将大树从中锯成两半,再将每一半中间挖成半圆之形,打磨光滑之后,再将两半拼合起来,如此,圆木中间就成了一个空心的圆洞。而两半拼合之时,若要考究就用笋头,如果只是粗功夫,直接钉起来也成。”

  此言一出,颜良和法正,均是神色振奋,面露惊喜。

  颜良没想到,原来还有如此的做法,眼前这个马钧,果然不愧是当世的机械专家。

  兴奋之下,颜良当即道:“很好,就依你的法子。马德钧,本王现在就封你为楚国的将作大匠,授予你征用司州任何一地工匠的权力,你务必要赶在天气回暖前,给本王造好一千台水龙。”

  这王令一下,马钧惊得差点没有站稳。

  马钧现在的官职,不过是区区三百石的县长,而将作大匠,却是两千石的中央高官。

  马钧从三百石连跨数级,直升到两千石,这升官的速度,简直比火箭还要快,这让他如何能不感到惊喜过望。

  “臣不当竭尽所能,不负大王之命。”受宠若惊的马钧,拱手拜谢。

  马钧得令,遂不敢稍有耽误,新官上任便即忙乎起来。

  他先是一面征调司州一带的工匠,一面调派将士,前往附近的森林砍伐木材,同时又向周围百姓家征借斧凿锯刨等木工用具。

  这个时代人烟稀少,自然环境极其丰富,其余城镇农田之外,其余地方基本都是原始森林,最不缺的就是数木。

  渭水附近的原始森林,有的是以天的大树,楚军成千上万的士兵出动,不出十日便砍回数千株大材。

  有了这些材料,被征调而来的五六百名匠人,则在马钧的指导下,日夜赶工,赶制水龙。

  二十天之内,一千余台水龙即成。

  此时天气已进入三九寒冬,一波寒流袭来,天气愈寒,关中的气温也降至了入冬以来的最低点。

  天时已利,正是用兵之时。

  是日,天寒地冻,北风凛烈,天气冷到站在外面撕尿,尿还在半空中时,都可能给冻结的在地步。

  颜良就挑了这么个酷寒的日子,传令诸军集结,向洛口城方向列阵推进。

  如此天寒之时,任谁也没有想到,颜良会选这么个天气发动进攻。

  此时的曹操,正缩在房中,抱着火炭烤火,享受着温酒暖身的快活。

  正惬意之时,亲兵却急报,楚军大军集结,似有攻城之势。

  “噗~~”

  曹操刚咽进嘴里的酒,一口就喷了出来,干咳着惊奇:“颜贼在这个时候攻城,他莫不是疯了吗?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