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四十章 冻死尔等

第七百四十章 冻死尔等

  “我等也觉得很奇怪,如此天气,根本不适合攻城,可颜贼确实在城外集结兵马。”刘晔也是一脸不解。

  曹操不及多想,只得赶紧披挂,出了暖融融的房子,冒着严寒直奔城头。

  此刻,城头一线已一片戒备,上万闻讯赶至的曹军士卒,正在寒风中哆嗦战栗。

  曹操裹着红袍登上城头,举目远望,果然见大大小小的楚军军阵,正向着洛口东门一线缓缓的推进而来。

  尽管在城外茫茫军海中,曹操根本无法看到颜良,但他却能深深的感觉到,此刻,那个宿敌正以一种阴冷的眼神,盯向着他这边。

  前番明明破城炮无用,颜良还要再攻城,而且还选了这么个天气极寒,城墙冰甲更加坚固的时候前来挑战,如此所为,颇有些不同寻常。

  曹操很清楚,颜良最擅长的就出出奇,如今颜良这不同常理的来攻,不禁让曹操感到了一丝忌惮。

  时至如今,曹操已彻底的不敢小视颜良,他早就深深的体会到了颜良的可怕。

  南阳之战、汉中之战、洛阳之战、潼关之战……那一场场令他曹家由强盛,走向衰落的战役中,颜良那战无不胜的战绩,足以令曹操作梦都会发抖。

  曹操眼眶深陷,眉头紧凝,不安的注视着楚军逼近。

  几百步外,颜良坐胯着赤兔马,远望着城头的曹军,刀削的脸上,浮现着阴冷的傲色。

  “把水龙炮推上去,让曹大丞相开开眼吧。”颜良扬鞭一喝。

  号令一层层的传下去,片刻后,楚军前军停止了脚步,军阵缓缓的裂开。

  城上的曹操,还有万余曹军,皆以为楚军会似上次那般,将破城炮推上前来,继续作无用的轰城之举。

  这时,那些冷得发抖的曹军,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屑一切。

  但转眼间,曹军眼中的不屑一顾,却很快为惊奇所取。

  万人的眼眸中,城前的楚军,并没有将巨大的破城炮推向阵前,而是将一根根的圆木推了上前。

  而且,除了圆木之外,楚军还把一口口的大锅搬上了来,这在军阵之前,支起了大锅,融雪烧起了水来。

  城上处,万余曹军都看呆了,皆是想不出楚军这是在唱得哪一出。

  难不成,这些楚军竟然要在阵前埋锅造饭,就地开伙不成?

  “颜贼在玩什么名堂?”曹操亦满脸奇色,目光转向身边的郭嘉,寻求解释。

  郭嘉也一脸茫然,不知颜良耍得是什么把戏,只能静观其变。

  阵前的楚军,就在曹军众目睽睽之下,近一千余台水龙炮架好,每一台水龙炮旁边,都配备了一锅正在烧开的热水。

  没办法,在这样严寒的天气下,水龙炮的“弹药”只能现烧现用,阵前出现这样“荒唐”的景象,也是在所难免。

  水龙炮的秘密,除了那操炮的几千士卒外,就只有一众高级将领和谋士们知道,列阵的四万楚军将士,其实根不知其中奥秘。

  这些楚军将士和城头的敌军一样,皆是个个惊奇不已,看着自家兄弟在阵前“埋锅造饭”的情形,尽也是茫然不解,不知自家大王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
  众目睽睽之下,锅中之水已经煮沸,炮手们开始将热水灌入水龙炮中。

  片刻后,千余水龙炮,皆已列装完毕。

  阵前亲自主持的马钧,策马飞奔而来,拱手叫道:“大王,水龙炮已就绪,请大王下令吧。”

  “很好。”颜良点了点头,马鞭向前一指,“水龙炮齐射,给本王狠狠的水喷曹贼——”

  “喷水~~”

  “喷水~~”

  中军处令旗摇动,传令兵飞马而去,号令一层层的传下。

  瞬时间,千余水龙炮齐发,无数的热水,仿佛一条条白龙一般,拔地而起,冲向半空,向着城头惊恐万状的曹军倾呼啸而去。

  城头处,曹操看到楚军的圆木中,竟然喷出了水柱,而且还穿越百余步的距离,直奔他的城头时,立时惊得是目瞪口呆。

  “这是什么玩意!?”曹操惊叫一声。

  猎猎的北风,再加上极寒的气温,那一条条水龙尚在半空之中,就已凉透,接着便如瓢泼大雨,漫天泼洒在了城头上。

  万余曹军不及躲闪,瞬间之时,便是被泼成了落汤之鸡。

  刺骨的滋味,转眼袭遍全身。

  刺骨还只是开始,当曹军尚未来得及仔细品味刺骨之痛时,身上的水已迅速的凝结成冰,将他们的衣甲和手中的兵器,尽数与肌肤凝结成了一起。

  惊恐之是骤起,刺痛的曹军大惊失色,急是手忙脚乱的试图剥落身上的冰片,但那些沾住肌肤的冰片,只消稍一用力,便会将皮肉一同剥下,而暴现出来的血肉,旋即又被会紧接倾下的水入侵冻结,更是钻心的痛苦。

  只片刻间,城头的曹军,便是陷入了一片的恐慌。

  曹操是幸运的,楚军第一波的水击,并没有击中他,他的身上只不被溅了些水珠而已。

  但左右士卒,却没那么幸运,几乎半数以上都被水龙击中,转眼就陷入了冰冻刺骨的折磨之中。

  此刻的曹操,方才猛然惊醒,明白了楚军阵前那些圆木是什么东西。

  曹操作梦也没想到,那区区一根圆木,竟然能把水喷射到如此之远,而且借水攻城的手段,更是令曹操匪夷所思。

  当曹操还未从惊悚中回过神来时,楚军第二波的水龙,已呼啸而至。

  正面如,一道水柱直向曹操冲来。

  关键时刻,许褚陡然大喝一声,将士卒高举的伞盖夺下,奋力的撑在了曹操的身前。

  噗~~迎面而来的水流,重重的撞在了伞盖上,曹操幸运的躲过了一劫。

  曹操没被水流击中,但左右之人却没那么幸运,不少文武都被水流溅到,尤其是郭嘉,更是被溅得大半个身子湿透,那单薄的身躯更是被打翻在了地上。

  “丞相,速速退往城楼中!”

  许襦大吼着,一面举着伞盖挡水,一面拖着曹操,退往了城楼之内。

  这时,郭嘉等一众文武,也狼狈不堪的退往了城楼,躲入了墙避之下。

  此时的曹操,方才勉强的镇定下来,急喝道:“快,把能烧的东西都烧起来,速速点火取暖。”

  惊魂甫定的军卒们,急是将帘子、案几之位的易燃物搜集起来,把城楼中原有的几个火盆聚在一起生火。

  烈火熊熊而起,众人挤拥在火盆边取暖,恨不得将身子都扎进火中去。

  而在城头一线,曹军士卒们则惊慌失措,纷纷的逃下了城头,躲往城墙背面躲避这水流之袭。

  然沿城一线的一面,皆已为冰覆盖,拥挤的士卒你推我搡,大片大片的大城梯上滚下去,没被冻死,却被自家人踩踏而死者不计其数。

  不多时间,沿城一线,已是人去楼空,只余下一些冰僵的士卒,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,撑不得多时,便冰死在了凛烈的寒冷之下。

  城楼中,曹操的神智渐渐恢复,见得城头的士卒逃之一空,惊道:“士卒们都避水去了,颜贼若趁机攻城,却当如何是好。”

  “城……城头遍地是冰,颜……颜贼根本无法攀城,他……他只是想震慑我们,不会在……在这个时候攻城的。”脸色惨白的郭嘉,哆哆嗦嗦的宽慰曹操。

  曹操这才宽慰些许,却又不太放心,忙是下令调动万余兵马,前来城头一线,取代那万余被寒冰所伤的士卒,随时候命,一旦发现楚军攻城,即刻上城防御此刻,城外的楚军将士,已是一片欢呼沸腾。

  眼看着他的大王,以此不可思议的手段,痛快打击着敌人,三军将士无不惊喜万分,激荡之下,甚至忘却了寒冷。

  颜良则面带冷笑,饶有兴趣的欣赏着城头敌人的惨状。

  “大王这一招大水袭城,当真是妙啊,臣看城头曹军尽皆逃得无踪,何不趁此时机攻城。”老将张任,兴奋的叫道。

  法正却笑道:“公义将军莫急,曹军是逃得无踪了,可洛口城墙上,已尽为冰雪覆盖,我军将士想要攀城,也不容易呀。”

  张任一怔,这才意识到,如今这场情形,曹军是够受的,可也不利于己军攻城。

  这时,颜良冷冷道:“急什么,本王有水龙炮,何必急着让将士们去牺牲,本王倒要看看,曹贼他能撑到什么时候。”

  说着,颜良便下令,命水龙炮不间隙的袭城。

  当天的大水袭城,整整持续了有半日,倾泻而下的水流,竟将东城一线结起了数尺高的冰层,迫使曹操连夜派兵,花了一夜的时间,才将冰层铲尽。

  只可惜,曹操所受的折磨,才刚刚的开始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内,颜良开始不分昼夜的以水袭城,而且范围还扩大到了城墙以内,与此同时,马钧也在奉命赶制更多,射程更远的水龙,加大袭城的力量。

  经过十天的大水攻城,整个洛口城从内到外,已皆被厚厚的冰层所覆盖,城中冰死冻伤的曹军数量,几近万余之众。

  曹操苦心营建的洛口要塞,已然变成了一座冰冻的地狱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