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四十二章 逆我者亡!

第七百四十二章 逆我者亡!

  七天后。

  长安城,时已近夜,华灯初上。

  尚书令府中,灯火黯淡的厅堂中,荀彧正盯着壁上所悬的地图,怔怔的出神。

  沉吟许久,荀彧摇头一叹,喃喃自语道:“本以为天下之事,皆不出我之掌握,却不想竟会冒出颜良这么个异数,完全出乎了我的布局啊。”

  荀彧的叹息中,有种深深的无可奈何。

  正自沉吟时,下人却来报,言是国丈伏完求见。

  “伏国丈,这么晚了,他怎想起来拜访我?”荀彧心下好奇,却也没多想,忙将叫将伏完请入。

  不多时,伏完已至堂外,荀彧亲自往府外相迎。

  主宾相见施客,入堂主宾坐定,彼此间客套了一番。

  “未知国丈主时光临寒舍,莫非有何要事?”荀彧拱手问道。

  伏完叹道:“近日听闻曹丞相在洛口战事不利,正处困境,我心中忧虑,故才想来文若这里打听点消息。”

  洛口城是长安最后一道屏障,洛口战事不利的消息,已在长安传得沸沸扬扬,无论达官贵人,还是平头百姓,皆已是人心惶惶。

  “颜贼冰冻洛口,我军确实正处不利,不过寒冬将近,下游很快就会重新为洪水淹没,丞相的大军绝对支撑得到颜贼退兵,国丈无需太过担心才是。”

  荀彧表现的甚是从容,似是对曹操充满了信心。

  伏完却道:“文若何故瞒我,我可是听说洛口城的将士被冻死有万余,冻伤者更是不计其数,就连那郭奉孝也得了伤寒,一病不起,如此形势,丞相当真能够守到颜良退兵吗?”

  伏完揭穿了实情,荀彧神色微微一变,自信的表情,顿时也虚了半截。

  沉默片刻,荀彧道:“既使洛口有失,丞相也会率军撤还长安,据城自保,誓死抵御颜贼。”

  “洛阳城的坚固,不逊于长安,颜良能攻破洛阳,难道还攻不破长安吗?”伏完冷笑着反问。

  荀彧一时无言,忽然之间,他似乎从伏完的话中,听出了不同的意味。

  他抬起来,正视向伏完:“国丈似乎还有言外之意,不妨明言。”

  伏完也正视着荀彧,原本淡然的表情,渐渐变得肃然起来。

  “自董卓乱政以来,陛下先从洛阳迁往长安,又从长安迁往许都,随后再从许都迁往长安,这一路的迁移,不知受了多少苦,今若长安再失,难道文若忍心再看陛下饱受流离之苦吗?”

  荀彧身形一震,眉头微微而皱,却道:“诚若长安有失,丞相自会保得陛下迁往安全之处,今国家有难,陛下受些流离之苦,也是再所难免。”

  “黄河已北,已为刘备所据,黄河以南,尽为楚王所有,曹丞相还能把陛下迁往何处?难不成,他要把陛下迁往西凉那般苦寒之地吗?”

  伏完语气陡然加重,语气几乎如质问一般。

  荀彧却默默道:“若果真到了万不得已之时,怕也只好如此了。”

  “好一个只好如此。”伏完冷笑了一声,“就算曹丞相把陛下迁往西凉,可若颜良率大军穷追不舍,那曹丞相还能逃到哪里,难道他要带着陛下逃往塞外,去依附那些羌胡不成?”

  荀彧身形一震,却似给伏完的质问给问住,神情黯然,一时不知如何回应、半晌后,荀彧才勉强打起精神,说道:“丞相当然不会令大汉天子流落胡地,有朝一日,丞相当然会扫平乱贼,收复失地,将陛下重新迎还旧都。”

  “哈哈~~”

  伏完大笑了起来,笑声中充满了讽刺意味,仿佛在嘲讽荀彧的大言不惭。

  荀彧眉头暗皱,面露几分愠色,明知伏完在嘲笑自己,却不知该怎么出言反击,似乎他自己也没有多少底气。

  “荀文若,你号称天下第一智者,那就请你理智的想一想,曹丞相当真还有机会击败颜良,反败为胜吗?”伏完冷笑着反问道。

  一道惊雷,击中了荀彧,一种深深的震撼,从心底涌起。

  伏完的问题,曾几何时,荀彧就不止一次次问过自己。

  当年官渡之时,荀彧就曾坚信,曹操一定会战胜袁绍,统一天下。

  然后,那一次他却失算了,失败的曹操落荒逃往关中,不知费了多大的劲,才在关中占住脚根。

  而今的颜良,无论智谋,气度,还有实力,却比颜良要强大得多,相反,此时的曹操,却远比官渡时实力要弱。

  此消彼涨,曹操怎么可能有胜算呢。

  明知如此,但荀彧却就是不敢面对这残酷的现实,直到今日,被伏完这般逼问。

  大堂中,一片沉寂。

  蓦然之间,堂外传来了喧嚣之声,隐隐约约,似乎喊杀声在作响。

  荀彧神色一变,神思立时从痛苦中惊醒。

  此时,下人匆匆而入,惊道:“启禀主人,城内突然有人作乱,正攻打武库和城门,各处守将派人飞马来报,请主人速速主持大局平叛。”

  有人叛乱!

  荀彧腾的跳了起来,方才与伏完的所有谈话,顿时便忘在了脑后,作势就要披挂而出。

  “文若哪里去。”伏完也跟着起来,一把将荀彧给拉住。

  “国丈没听到吗,长安城中有反贼作乱,丞相命我坐镇长安,我当然是要去主持平叛。”荀彧一脸焦急,作势想甩脱伏完的束缚。

  “文若还是留下吧。”伏完并未松手,语气中还暗藏着几分诡异。

  荀彧似乎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,转身之时,却忽然间觉得自己的脖间一凉。

  低头一看,荀彧却惊骇的发现,伏完已将一柄明晃晃的匕首,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

  “伏国丈,你——”荀彧震惊之余,猛然间省悟,惊道:“外面的叛乱,莫非与你有关?”

  伏完冷冷道:“事到如今,我也不瞒你了,我等奉陛下密诏,已集结了忠于汉室的大臣,定于今夜兵变,夺取长安,配合楚王勤王,一举诛灭曹贼。”

  伏完一字一句,冷冷的道出了他的计划。

  “颜贼之残暴,甚于董卓,你们与他合谋,无异于引狼入室!”荀彧惊骇的叫道。

  伏完却冷哼一声,“与楚王合谋,陛下和汉室还有一线生机,若不然,大汉的江山,早晚要为曹贼篡夺。”

  “愚蠢,你们真是愚蠢之极也。”荀彧跌足大骂,万般痛惜的样子。

  伏完却充耳不闻,只冷冷道:“我素知文若你也是汉室忠臣,到了这个地步,我劝你就安坐此间,不必再侧手此事了,免得自惹横祸。”

  匕首为架在脖子上,伏完只需稍有一动手,荀彧就要血溅当场,到了这个地步,荀彧还能怎样呢。

  “唉,你们这么做,早晚必会后悔莫及啊……”荀彧无可奈何的坐了下来,索性闭起了双眼,只一个劲的叹惜。

  伏完便盘膝坐在荀彧身边,伏首始终不离荀彧寸许,耳朵竖将起来,细细的倾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  堂外处,喊杀之声愈隆,隐隐约约,更有冲天的火光而起。

  长安城中,一场激烈的兵变,正在进行。

  ……几百里外,洛口。

  楚军大营之中,颜良正边喝着小酒,边倾听着法正的汇报。

  “伏完已从长安城送来密信,汉帝已准允了他的计划,不日间,他就将联合众拥汉之臣,发动兵变,夺取长安。”

  “好啊,此番若能夺取长安,孝直你便为首功也。”颜良听着高兴,对法正大加赞许。

  法正只微微谦逊几句,眉宇之中流露着几分得意。

  笑谈了几句,法正忽然想起什么,便问道:“长安城若破,不知大王打算如何对待汉帝,还有伏完等人。”

  “这还用问吗。”颜良冷笑一声,道出了八个字:“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”

  顺昌逆亡!

  法正身形微微一震,感觉到了颜良的身上,正散发着一股凛烈的杀机。

  正当这时,帐帘掀起,却从帐外进入一员脸色通红的女将,那女将,正是吕玲绮。

  法正见吕玲绮到了,便起身告辞,他这一走,帐中便只余下了颜良和他这义妹。

  “玲绮冷坏了吧,快过来炉子这边坐。”颜良召呼道。

  吕玲绮笑着围炉坐下,炉红将她那原本为红扑扑的脸蛋,映得是更加的鲜艳。

  “王兄,新编的三千神行骑,小妹都给王兄带来了。”吕玲绮汇报道。

  “来的正好。”颜良点着头道:“为兄已定下计策,不日间就要击破曹贼,攻取长安,你这三千神行骑,正好派上用场。”

  听得此言,吕玲绮花容顿露欣喜,激动得险些要热泪盈眶。

  等了这么多年,这一次,她终于离为父报仇,只有一步之遥,如何能不激动。

  “小妹有一件事求王兄答应。”吕玲绮忽然拱手正色道。

  “说吧,什么事。”

  吕玲绮贝齿紧咬,恨恨道:“此役若能击破曹贼,攻陷长安,小妹恳请王兄将曹氏一族,统统都交给小妹处置。”

  果然不如颜良所料。

  颜良也未答应,只笑问道:“那你打算如何处置曹氏一族。”

  “不能怎样,当年曹操是如何处置我父亲,今日我就如何处置他曹氏一族!”吕玲绮愤然的回答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