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四十三章 十万大军,倾巢而出

第七百四十三章 十万大军,倾巢而出

  颜良能够感觉得到,吕玲绮那身上的凛烈杀气,复仇的怒火,在她的心底积聚的太久了。

  颜良就喜欢她性子。

  人生在世,有仇不报,活得不痛快,还不如去死。

  “为兄答应你,曹氏一族统统都交给你,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。”颜良痛快的答应了吕玲绮所请。

  “真的吗?”吕玲绮欣喜不已,双手下意识的抓住了颜良的胳膊。

  颜良豪然一笑:“本王乃一国之君,自然是一言九鼎,为兄既是答应了你,当然就是真的。”

  “王兄的大恩,玲绮必当铭记于心。”吕玲绮感激不已,作势便拜伏于地。

  颜良赶紧将她扶了起来,笑着宽慰了她一番。

  吕玲绮有感于颜良的恩情,心情激动之下,忽然间将朱唇凑近他的脸庞,轻轻的便是一吻。

  这忽然间的一吻,却是令颜良一怔,不禁瞧向了吕玲绮。

  此时的吕玲绮,刚刚恢复白净的脸蛋,旋即又涌上了几分晕红,却将脸儿扭向一旁,不敢正视颜良的目光。

  她那般低眉含笑的样子,俨然就如一个情豆初开的小女孩一般,纯真之中,又蕴含着几分窘切。

  颜良隐隐感觉得到,吕玲绮这一吻,并非只是妹妹一时高兴,更有种向他暗示情愫的意思。

  倘若是别的女人,当此时候,颜良早就毫不犹豫,将她拥入怀中,心情的享用。

  然而,眼前的女人,却是自己的义妹,一个只想着报仇,心思单纯的奇女子。

  时机还未成熟吧。

  颜良哈哈一笑,喝道:“来人啊,再拿酒来,本王就要与我的义妹,好好的喝上几杯。”

  帐外亲军马上将几坛好酒拿来,颜良便是兴致勃勃的豪饮起来。

  吕玲绮的窘羞之意,也随着颜良的豪气悄然而散,她心性里的那份豪情也油然而生,遂是兴致大作,陪着颜良这义兄,痛饮好酒。

  大帐之中,豪气干天,其乐融融。

  几里外的洛口城中,却是死气沉沉,犹如寒冰地狱一般。

  曹操身裹着衣袍,步伐沉重的行走在洛口的街道上。

  脚下的地面早已就冰层覆盖,左右两旁的房舍顶上,也皆覆了厚厚的坚层,数不清的冰棱垂在屋檐之下,有的甚至把房舍的门窗都遮掩。

  街上看不到一名士卒,所有人都躲进了房中,只恐楚军的水龙从天而降,将他们冻成冰雕。

  房舍之中,幽幽闪烁着火光,如同鬼火一般忽明忽暗。

  曹操走着走着,忽然脚下一绊,险些扑倒于地,许褚紧上前两步,才将他扶住。

  低头一看,曹操才发现绊到他的,竟是一具士卒的尸体。

  那具尸体半陷入冰层中,身体已是硬绑绑的,两颗眼珠子还睁得斗大,正直直的盯着曹操,那眼神定格在了万般恐惧的一刻。

  这已经不是曹操看到的第一具尸体,一路巡视过来,他已经碰上了差不多七八具这样的尸体,就这么活活的冻死在街头。

  自颜良的水龙炮袭城以来,差不多已有近万人被冻死,整个洛口城,已经变成了一座冰坟场。

  “唉。”曹操叹了一声,摆手道:“把他挖出来,好生掩埋了吧。”

  说罢,曹操转身而去。

  未多时,曹操来到了洛口中央的临时霸府所在,这一带区域因是距城墙较远,所以有幸没有被楚军的水龙炮轰击,勉强还有一片未被冰冻之地。

  曹操步入霸府,直奔后堂厢房而去。

  步入那座炉火熊熊的房中,却见郭嘉正躺在榻上,咳嗽个不停。

  曹操一紧张,赶紧上前为郭嘉抚背,关切的询问道:“奉孝,你的身体怎样了?”

  郭嘉咳了半晌,方才是喘过口气来,惨白的嘴角,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意。

  “嘉还能撑得住,丞相,楚军近日的动向如何了?”郭嘉虚弱无力的问道。

  “贼军近日已停止了用水炮袭城,那颜贼当是看本相死守不退,所以放弃了此策。”曹操的脸上,又流露出几分傲气。

  听得此言,郭嘉惨白的脸上,却掠起忧虑之色。

  “那颜贼诡计多端,如今他无故停止大水袭城,嘉只担心他又在使什么诡计,丞相万万不可不防。”

  曹操神色一震,忙道:“那依奉孝之见,颜贼还可能使什么诡计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郭嘉沉吟片刻,说道:“嘉倒是担心,长安城中的那些包藏祸心之徒,很有可能会趁机作乱,响应颜贼。”

  长安城?

  曹操愣怔了一下,却不屑一笑:“奉孝你是多虑了,长安城中的确不乏反对本相之徒,不过有文若坐镇,那些人掀不起什么风浪来。”

  “正是因为荀文若坐镇,嘉才觉得有些不妥。”郭嘉干咳着道。

  曹操面露狐疑,不时不解郭嘉言下之意。

  正当此时,刘晔匆匆而出,满脸的悚色,惊道:“启禀丞相,大事不好,长安城出乱子了!”

  曹操心头一震,形容立变,急问出了什么乱子。

  “昨日入夜时,伏完纠集了众官吏,突然间发动了兵变,长安诸军群龙无首,被叛军杀了个措手不及,已尽被逼出了城外,长安城已为叛贼所据!”

  刘晔用万般沉重的语气,道出了这惊天的噩报。

  “什么!”曹操只觉晴天霹雳,当头落下,直轰得他天眩地转,险些一口报没提起来。

  “丞相!”许褚惊叫一声,赶紧将曹操扶住。

  病床上的郭嘉,也是惊得大口喘气。

  曹操连吸了几口气,方才缓过劲来,惊恐的问道:“荀文若呢?本相不是命荀文若坐镇长安吗,他怎不主持平叛,反令诸军群龙无首?”

  “据逃出来的人称,荀文若为伏完劫持,受其威胁,根本无法主持大局,所以才导致诸军失去了指挥,被叛贼各个击破。”

  曹操心头又遭重锤一击,猛的回头看向郭嘉,那惊骇的表情,仿佛不敢相信,长安的叛乱,竟果然被郭嘉说中。

  “奉孝,现在……现在当如何是好?”曹操已失了分寸,惊慌的向郭嘉求助。

  郭嘉忍着病痛,边咳边道:“丞相莫急,叛贼虽据了长安城,但毕竟人数不多,嘉以为,丞相当即刻抽调部分兵马,回师长安,趁着叛贼立足未稳时,迅速的将长安城夺还,剿灭叛党。”

  曹操连连点头,却又道:“本相若率军回师长安,颜贼倘趁机来攻,洛口又当如何。”

  “颜贼收到长安叛乱的消息,恐怕还要有些日时,想来短时间内不会攻城,丞相只需尽快平定叛乱,赶在颜贼察觉之前,迅速还师洛口,料想依然能控制住局面。”

  郭嘉之言,确也是曹操目前唯一的选择,曹操沉吟半晌,只得无奈的依郭嘉之计而行。

  当下曹操便留下曹真主持洛口军事,自将两万兵马,星夜离开洛口城,沿渭口向着长安狂奔而去。

  ……天光放晓,阳光从帘缝射入帐中,正照射在了颜良的脸上。

  那刺眼的感觉,渐渐将颜良叫醒。

  他打着哈欠眼开了眼睛,下意识的想到坐起来,却感觉手臂被什么东西压着,一时无法起来。

  颜良侧目一看,却发现吕玲绮正枕着他的胳膊,身子紧紧的依偎在他身旁,睡得正是香甜。

  颜良恍惚了片刻,方才想了起来,原来昨夜他兄妹二人喝尽兴,不知什么时候就在同一榻上,一起和衣而睡了。

  颜良看着吕玲绮那清艳的脸庞,惬静而安祥,这样的一张绝色容颜,任谁也想不到,会属于一个杀人无数的女将。

  看着看着,颜良的心中忽然涌起一丝异样情怀,伸手轻轻的抚向了那张俏脸。

  正当这时,忽听帐外周仓叫道:“大王,长安城传来好消息了。”

  这一声欣喜的叫声,顿时将吕玲绮从睡梦中惊醒,当她睁开眼里,正瞧见颜良的目光,正在咫尽间审视着她。

  紧接着,她又发现,自己竟然躺在颜良的怀中。

  窘羞之意,油然而生,吕玲绮腾的便坐了起来,匆匆的整理着衣容,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。

  这时,周仓兴冲冲的步入帐中,见得吕玲绮也在时,不禁一愣。

  吕玲绮干咳了几声,故作从容道:“周将军,有什么好消息,我也正好听听。”

  此时颜良也下得榻来,神色倒是比吕玲绮要自然的多。

  周仓回过神来,便笑道:“是这样的,伏完已连夜派人送了密报来,称他们兵变成功,已经成功的控制了长安城。”

  颜良神色一振,一把将周仓手中情报压过,细看片刻,不禁放声大笑。

  “果然是好消息啊,伏完这班汉廷的遗老遗少,没想到还真办成了件大事,传令,速速召集众将议事。”

  未有多时,众文武们尽皆于王帐,颜良便将伏完兵变成功的消息,示于了众人。

  这个重大的消息,自然是令在场的众臣们,无不为之振奋。

  法正慨然出列,兴奋道:“大王,长安失却,曹贼闻知必会连夜率军赶去平叛,臣料洛口城眼下定已空虚,臣请大王即刻下令,我十万雄兵倾巢而出,趁虚将洛口城一举夷为平地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