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四十四章 给本王铲平敌城

第七百四十四章 给本王铲平敌城

  法正说得没错,长安失陷,曹操若视而不见,就只等坐等着他的洛城大军,土崩瓦解。

  换作是颜良,这时也会即刻抽调兵马,前往长安平叛。

  “伏完他们的兵马应该没有多少,倘若曹操率大军回师平叛,光靠这些人,必定支撑不了多久,大王是该即刻发兵攻陷洛口才是。”

  毒士贾诩,这个时候,也附合了法正的进攻之议。

  “王兄,你就下令吧,咱们一鼓作气,铲平洛口。”吕玲绮热血激荡,兴奋的请战。

  “铲平洛口——”

  “铲平洛口——”

  帐中众将,挥舞着拳头,纷纷激昂的叫战。

  谋士们皆声言出战,武将们也个个跃跃欲试,楚军中沉寂的战斗,转眼便昂扬如火。

  此时此刻,颜良更有何疑,当即拍案起身,豪然道:“传本王之命,全军尽出,给本王铲平洛口!”

  号令传下,诸将即刻率本部兵马,纷纷出营,向着洛口城杀奔而去。

  赵云、黄忠、张任、吕玲绮、朱桓、凌统,颜良帐前猛将精英尽出,十余万大军如潮水般,向着冰冻的洛口城扑卷而去。

  “杀——”

  “杀——”

  震天的喊杀之声,隆隆的铁蹄声,直震得洛口城墙上的冰棱都折断。

  面对着楚军浩荡的杀势,城头上,那些蜷缩的曹军,无不是惊慌失措,吓得面瞪口呆。

  得到急报的曹真,匆匆忙忙的上得城头,放眼望去,城外已是黑压压一片,数不清的楚军,正铺天盖地涌来。

  “丞相前脚才刚刚走,楚军怎这么快就来攻城,难道颜贼已知长安兵变之事不成?”

  震惊的曹真,来不及多想,急是大喝:“凡是能拿起武器的,统统都给本将上城,一定要守住城头,敢退半步者,杀无赦!”

  在曹真的喝斥下,城中残存的万余曹军士卒,只得勉强撑起意志,爬上了城头应战。

  一连十余日的水龙攻击,曹军冻死近前,残存的几万人,身上也皆是冻伤。

  这些勉强上得城头的曹军士卒,他们当中不少人,手已经冻得开裂,甚至连兵器都拿捏不住。

  攻城的楚军,却一直享受着火炉,临战之前,还好酒好肉的大肆享受了一顿。

  两军相较,无论是兵力上,还是士气上,楚军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。

  曹真和他的残兵,眼下唯一能依仗的,也许就剩下了这洛口城。

  城外,赤色的王旗下,颜良青龙刀向前划去,高喝道:“大楚的将士,给本王啊,先登上洛口城者,本王重赏。”

  重赏之下,必有勇夫。

  无数的楚军将士,越过早已被冰结的护城河,将一面面云梯,高高的竖起。

  英勇的楚军战士们,冒着凛烈的寒风,呼喊着向上奋勇攀爬。

  从空中俯瞰洛口,但见东南北三面城墙上,密密麻麻的楚军,如蚂蚁一般爬满了城墙。

  “檑木,罗石,给本将狠狠的砸这些敌贼!”曹真挥舞着长剑,沙哑的喝令。

  身负冻伤,士气低落的曹军,战斗力却不及平时一半,他们当中大部分的人,甚至连弓弩都拉不开,又如何能压制住楚军的人海战术。

  沿城一线,诸员楚将往来奔驰,指挥着将士们奋勇而攻。

  东城正面一带,负责主持进攻的将领,正是新降未久的赵云。

  颜良把主攻的重任交给赵云,一方面是信任赵云的能力,另一方面,也是想给新降的赵云一个立功的机会。

  颜良治军向来赏罚分明,赵云只有立有功劳,颜良才能更加重用于他。

  赵云当然明白颜良的一番苦心,此番头回统帅楚军作战,他已是拿出了十二分的斗志。

  “弓弩手,瞄准城头之敌,给本将狠狠的射!”赵云银枪向着城头,厉声大喝。

  近五千的弓弩手,聚列于护城壕前,向着城头的曹军无休止的乱射。

  嗖嗖嗖~~破空之声,不绝于耳。

  密集的箭雨下,城头上惨叫声此起彼伏,不断有中箭的曹军,凄厉的嚎叫着坠下城来,摔在那冰冷的的坚冰上,摔成粉身碎骨。

  沿城一线,上百张云梯已树起,近两万的楚军将士,正奋不顾身的攀爬。

  一名将士中箭坠落,随后的士卒,连眼都不眨一下,即刻又顶了上去。

  而张仲景所率的医营的医者们,则冒着城头的箭矢,往来奔走于沿城一线,救治那些还有一线生机的伤员。

  每一名楚军将士,都是颜良宝贵的财富,只要他们有一口气,颜良就不会坐视他们死去。

  数万楚军将士,在赵云的指挥下,完全夺取了优势,有数十名的勇士,已是突破上城头,登城与敌人展开了近身厮杀。

  城头的曹真,眼见右翼一线快要顶不住,急是率领着他的三百多亲兵,赶将过来支援。

  曹真铁枪乱舞,连着刺落数名楚卒,生生的将几处楚军控制的登城点夺了回来。

  上百的楚军战士,在曹真的辗压之下,不是倒在城头上,便是被逼得从城头坠下。

  城下指挥的赵云,清楚的看到了这情势,当即将银枪一挂,伸手喝道:“拿弓来!”

  左右亲军,急是将一张铁胎弓递上。

  赵云硬弓在手,开弓似弯月,箭出如流星,随着一声低啸,那一支利箭离弦而出,如电光一般直奔城头曹真而去。

  城上正乱战的曹真,猛听嗡呜声逼近,心知有箭袭来,侧目瞥去,果见一道流光向自己扑来。

  曹真枪势已老,不及回枪相挡,只得足下一错,试图闪避袭来之箭。

  只是,赵云箭法精湛,这一箭来势极快,曹真身形只微微错动时,利箭已呼啸而至。

  噗!

  利箭正中曹真的左肩。

  曹真闷哼一声,身形在箭力的冲击下,向后跌撞了几步,重重的倒撞在了城楼墙壁上。

  曹真虽是避过了致命一击,但左肩受箭伤重创,一时威势大减,难以再舞枪纵横城头。

  失去了曹真的这柄枪,城头曹军的战斗力大减,楚军趁势反扑,大股大股的士卒,灌涌向城头,刀枪无情的斩向惊惶的曹军。

  鬼哭狼嚎,片甲不留。

  未几间,东城一线的曹军,已土崩瓦解。

  伴随着一声轰响,吊桥轰然而落,其上覆着的冰层溅起漫天的冰屑。

  紧接头,爬满冰霜的城门,也被冲入城内的楚军,从内吱呀呀的打了开来。

  赵云见状,跃马横枪,大叫一声:“大楚的将士们,随本将杀尽进去——”

  长啸声中,赵云一骑如电,踏过吊桥,直奔城门而去。

  城门处,几外曹卒一拥而上,试图阻拦。

  但见赵云猿臂如风而动,一众曹卒尚未看清赵云如何出招时,喉咙已然被电光刺耳,连惨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,就栽倒在了地上。

  赵云所向无敌,直入洛口城,身后,无数的楚军,如洪流一般从城门灌入。

  中军赤旗下,颜良远望着敞开的东门,不禁欣慰笑道:“赵云当真是无双猛将,可惜刘备不懂得用人,赵子龙只有到我颜良手中,才能绽发出他金子的光芒啊,哈哈——”

  大笑声中,颜良扬刀一喝:“中军诸军尽出,给本王夷为敌城。”

  号令下,周仓与胡车儿左右呼啸而出,上万的中军虎卫军,也冲涌而入,加入到了攻城的洪流中。

  沿城一线,曹军防线全面瓦解,崩溃的曹卒四下狂奔。

  城门正对的大街上,负伤的曹真在亲兵的搀扶下,勉强的上了战马,回眸一看,数不清的楚军已涌入城中,正在屠杀他溃逃的士卒。

  “洛口城怕是难以守住了,我得赶紧离城,前往长安跟丞会合才是。”

  斗志瓦解的曹真,已然放弃了希望,拨马试图往西门而逃。

  只是,大街的地面上,尽已为冰层覆盖,地面极是光滑,战马行走在上面,根本快不起来。

  就在曹真驱使着战马,吃力的前行时,身后处,赵云已跃马舞枪,向他追杀而至。

  曹真回头一瞥,惊骇的发现,同样光滑的冰面上,赵云却竟纵马如飞,如履平地一般。

  惊骇的曹真却不知,楚军的战马蹄子上,都是打了专门刻有凹痕的马掌,这种马掌正适合在冰上奔行。

  曹真自知赵云武艺绝伦,即使寻常交手,他都不是对手,更何况在眼下自己负伤的情况下。

  斗志全无的曹真,只得拼命抽打着战马,试图加快逃命的速度。

  而就在曹真和他的战马,还在冰路上磨磨蹭蹭时,赵云已如一道雪亮的白虹,飞马杀至。

  “曹家小儿,纳命来吧!”

  暴啸声中,赵云手中银枪如电刺出,挟裹着无上的威势,直奔曹真而来。

  避无可避,惊恐的曹真,只有狠狠的一咬牙,攀起钢枪,反身倾力相挡。

  哐~~一声烈鸣,赵云如闪电一般,从曹真的身边掠过。

  曹真的双目定格在了惊骇的一霎,低着看去,胸口处已现出一个斗大的血窟窿,大股大股的鲜血,正如泉水般往外涌。

  曹真闷哼一声,身形晃了一晃,便即栽倒在了冰雪之中。

  一招,毙命。

  阵斩曹真的赵云,勒马回身,横枪而立,清朗的面庞上,尽是傲然之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