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四十五章 想死可由不得你

第七百四十五章 想死可由不得你

  赵云攻破东门后未久,北南二门也旋即被袭破,成千上万的楚军,三面入城,如三道洪流一般,向着城中央的曹操霸府所在涌去。

  残存的曹军,不是向西门败溃,就是惨死在楚军的辗杀之下。

  此时,颜良坐胯赤兔马,手提青龙刀,步入了洛口要塞。

  策马上得城头,放眼俯视这座冰城,颜良的心情畅快豪然之极。

  通往长安的大门,就此畅开,从现在起,谁也没有办法再阻止他踏平关中。

  当颜良兴致昂扬之时,要塞中央的霸府中,却已是一片惊慌。

  留守霸府的那些文官小吏们,闻知城门已陷,早就失去了信心,纷纷弃守岗位,各自逃命而去。

  “先生,先生快醒醒啊。”

  房中昏睡的郭嘉,被亲兵急促的声音叫醒,幽幽的睁开了眼睛。

  一苏醒过来,郭嘉便听到耳畔传来震耳欲聋的喊杀声,仿佛有千军万马,正向着自己奔腾而来。

  “怎么听着有厮杀声,莫非我病得不轻,耳中已出现幻听了么?”郭嘉茫然的自语道。

  亲兵却惊道:“先生没有出现幻听,是楚军攻陷了城门,正向着霸府这边杀来啊。”

  楚军破城!

  郭嘉心头猛然一震,所有的恍惚都被刹那间震碎,原本就惨白的脸上,涌起了无限的惊骇。

  “丞相才刚走,楚军竟然就马上攻城,莫非……”

  郭嘉心神俱震,猛然间想到了什么,脸色愈加的难看,眉宇间更流露出万般的自责与惭愧。

  “伏完等逆贼,定是与颜良暗中勾结,否则颜良怎能这么快得到长安兵变的消息,丞相啊,郭嘉失算,误了你的大事啊。”

  郭嘉自责懊悔不已,情绪激动之下,又是剧烈的咳嗽起来,左右连忙进汤汁,半晌后,郭嘉才缓过神来。

  “先生,子丹将军已为楚军所杀,洛口城是保不住了,咱们赶紧由西门退往长安吧。”亲军催促道。

  郭嘉从自责中清醒过来,稳住心神一想,眼下除了退往长安,与曹操会合之外,也别无办法,留在此地,除了死就是做楚军的俘虏。

  这两样,郭嘉自然都不愿意,事到如今,也只撤了。

  左右亲军,慌忙的将郭嘉扶下床来,匆匆的给他披了件衣服,扶着他一步三顿的出门,寻了几匹战马,向着府门逃去。

  因是郭嘉生病卧床,手脚不利索,比及他打算逃时,整个霸府已是人去楼空,所有人都逃得干干净净。

  郭嘉一路从后厢逃到前门,竟是空无一人,没碰见半个人影。

  奔行中的郭嘉,心中渐渐生生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片刻后,郭嘉几骑来到前院,正准备从大开的府门而去时,蓦然间,大股的楚军从大门一涌而入,堵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  这一刻,郭嘉的心头如遭重锤一击,脑海如闪电般划过一个念头:

  莫非,天亡我也?

  面对着汹汹而入的楚军,左右几名亲兵手脚慌乱,作势都按住了刀柄,准备拼杀一场。

  “动手就是死,都放下武器,扶我下马。”郭嘉沉声一喝。

  左右不敢违逆,只得将兵器都弃了,纷纷下马,将郭嘉也一并扶下马来。

  下得战马,郭嘉什么也不作,就那么盘膝而坐,大咧咧的坐在了冰冷的地面上。

  冲涌而入的楚军,此刻早就杀红了眼,本是遇神杀神,遇佛杀佛,郭嘉这几人给这班杀士撞上了,本是难逃被当场砍成肉泥的命运。

  但当这些杀红眼的士卒,瞧见眼前敌人不逃不战,反而盘膝而坐时,却均被这奇怪的场面所疑,反而是没了杀心。

  一众楚军也不知对手什么意图,便将郭嘉几分团团围住,一时也没有上前围杀。

  片刻后,赵云纵马提枪,步入了霸府中。

  见得眼前场面,赵云第一时间就看出,当中那盘膝而坐之人,竟有此胆量,必非同寻常。

  赵云拨马上前,银枪一指:“尔乃何人,报上名来。”

  郭嘉睁开了眼睛,瞟了一眼英姿勃发的赵云,淡淡的回了一句:“在下郭嘉是也,足下可是常山赵子龙否?”

  听得郭嘉之名,赵云心头微微一震。

  郭嘉乃曹操奇佐之士,天下无人不知,赵云又怎会不知其名。

  更让赵云感到惊讶的是,这郭嘉竟然一开口,便叫出了自己的名号。

  “原来是郭奉孝,你如何知我是赵云?”赵云横枪问道。

  郭嘉淡淡道:“白马银枪,楚军阵中,除了赵子龙之外,谁还有些英姿。”

  郭嘉的这份淡定从容,令赵云不禁暗生钦佩,他便想此人非是一般寻常小卒,自己不可轻易处置,便急是派人飞马报与颜良。

  此时的颜良,正还悠然策马,缓缓的走在前来霸府的路上。

  当斥候前来禀报,声称赵云在曹操霸府中,生擒了郭嘉时,不禁又惊又喜的。

  颜良素知曹操每战,必会令郭嘉随军参赞军机,而今曹操去往长安平叛,竟留郭嘉在洛口,这自然令颜良有些惊奇。

  喜得则是,似郭嘉这等天下奇才,可与庞统、贾诩相提并论的奇谋之士,竟然能被生擒活捉,得此至宝,颜良如何能不喜。

  “驾!”惊喜之下,颜良马鞭一挥,策马飞奔霸府。

  王驾抵达,众将士自觉的分开一条路来,颜良纵马昂首步入大门。

  赵云迎上前来,银枪一指那盘膝而坐的苍白文士:“大王,那人就是郭嘉。”

  颜良拨马徐徐向上,俯视盘膝而坐的郭嘉,却见他形容惨白,明显是有病在身的样子。

  瞬时间,颜良明白了,这必定是因为郭嘉有病在身,行动不便,所以曹操才会将郭嘉留在洛口要塞中。

  病得好,病得妙啊,若非你郭嘉有病,又如何能落到我颜良手中。

  颜良心中愈加兴奋,便高声道:“郭奉孝,这么冷的天气,你这般坐在地上,不嫌屁股凉吗?”

  此时的郭嘉,已是酝酿了满腔的慷慨之词,打算跟颜良来一番激烈的唇枪舌箭。

  郭嘉却未曾想到,颜良一开口,竟来了一句“不嫌屁股凉吗”,这般戏言般的不靠谱言词,一下子把郭嘉心头酝酿的严肃气氛给扰乱。

  “咳咳~~”郭嘉一口气没能提上来,禁不住又大咳起来。

  看郭嘉那艰难的样子,颜良一眼便看出,郭嘉竟是有重病在身的样子。

  颜良依稀记得,历史上的郭嘉,便是因患有重病,英年早逝,如今看郭嘉这般样子,似乎离病死已为期不远了。

  “郭奉孝,你应该知道,本王可是你们口中的暴君,你这般束手就擒,就不怕本王宰了你吗?”颜良冷冷问道。

  郭嘉勉强止住了咳嗽,不屑道:“郭某重病缠身,反正也是死路一条,早死晚死都是死,足下若是一刀宰了我,反倒是给了我一个痛快。”

  郭嘉为病魔缠身,早就痛苦不已,如今辅佐曹操不利,又使曹操大势西去,心中更是痛苦不堪。

  这双重的折磨之下,再加上落入了颜良手中,郭嘉早就没把死当回事,反想死了还干脆,少受些拆磨之苦。

  颜良却冷笑了一声:“本王生平最喜欢跟人对着干,你想活,本王偏叫你死,你想求死,本王偏就非要你活着。”

  郭嘉一愣,一时不解颜良这话什么意思。

  颜良也不睬他,只扬鞭喝道:“来人啊,把郭嘉带下去,好吃好喝给本王招呼着,顺便再把张仲景传来,瞧瞧他到底得了什么绝症。”

  号令传下,左右亲军一拥而上,把盘膝而坐的郭嘉,强行架起来就走郭嘉又惊又疑,搞不懂颜良打得什么主意,却又虚弱无力,半点挣扎的力气也没有,只能任由军士们将他架走。

  此时,各处捷报传来,诸将已尽据四门,将整个洛口要塞,都纳入了楚的版图。

  颜良笑道:“洛口已下,全军休整一日,明早就起兵,随本王直奔长安。”

  ……百里之外,新丰城。

  傍晚时,曹操率领着两万步骑,风尘仆仆的赶到了这里。

  此城距长安城,已不足三十里。

  当曹操进抵新丰时,不少从长安城中逃出的人马,也纷纷逃来了此城。

  曹操入城未久,长子曹丕便护送着曹操一家老将,狼狈的逃来了新丰城。

  曹操眼见妻就都在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既是尔等都无事,为父便可无所顾忌的攻打长安了。”曹操欣慰道。

  “城破之后,儿请杀光那些叛贼,尽诛其九族,一个不留。”曹丕愤慨的说道。

  曹操深深点头,亦恨恨道:“伏完这些狗贼,胆敢搅乱后方,破坏本相的大局,收复长安后,本相必将伏完一族,连同那伏后尽数杀光。”

  左右诸将个个愤慨,皆是咬牙切齿,大骂叛贼,恨不得将伏完撕成碎片。

  曹操便道:“大家都休整一晚,明天就随本相杀回长安去。”

  话音方落,门外刘晔急急而入,脸色阴沉,沉声道:“禀丞相,大事不好,洛口要塞失守了!”

  一道惊雷,从天而降,正中曹操脑门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