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四十七章 不开门,就破门而入!

第七百四十七章 不开门,就破门而入!

  伏完的第二刀,只消轻轻落下,曹操最欣赏的儿子,就要坠落城头,摔成一摊肉泥“伏完,你敢杀我植儿,我曹操发誓必诛你九族——”愤怒的曹操,向着城头怒吼。

  伏完却哈哈大笑,不屑道:“曹贼,你自身都难保,还有什么资本来威胁我,我念在你当年迎驾有功的份上,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你到底是退兵还是不退兵。”

  说着,伏完已将环首刀高高举起,随时都可以一斩而下。

  曹操紧握着马鞭,骨指咯咯作响,悲愤如他,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。

  若不退兵,就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儿子,惨死在自己的面前。

  倘若就此退兵,他就只能率军弃了长安,退往陇西,那可时候,颜良紧随而来拿下长安,自己就再无翻身之日了。

  正自犹豫不决时,蓦然间,便见东北方向,尘土大作,似乎千军万马正奔腾而来。

  曹操神色一震,暗想莫非是颜良追杀而来了不成。

  正这时,一骑斥飞奔而来,惊叫道:“启禀丞相,楚军六千轻骑正向长安这边杀奔而来。”

  此言一出,不仅是曹操,在场的所有曹军,都惊得是神色大变。

  而城头的刘协,还有那班乌合之众,却是大喜过望。

  刘晔从后飞奔而来,拱手沉声道:“丞相,颜贼的轻骑已到,此时再攻城咱们就要陷入内外受敌的困境,请丞相速速下令西撤吧。”

  曹操脸色黯然,抬头再看一眼长安城,看着自己被吊在城门上的儿子,再看看得意的伏完一众,心中那个恨啊。

  沉吟许久,曹操长叹一声,默默道:“撤吧,全军速速撤往陇西。”

  说罢,曹操再无回头,拨马便回。

  不多时间,两万多曹军步骑,便放弃了攻城,沿着渭水向长安城西面的扶风郡急撤而去。

  “曹贼退了,曹贼退了,哈哈~~”

  刘协半晌才反应了过,狂喜之下,竟是忘了皇帝的仪态,激动的放声大笑起来。

  左右那些乌合之众,均是松了一口气,无不激动得欢叫声起来。

  这些人表面上都装得凶厉,但心里却实捏了把汗,方才还怕曹操不顾曹植的死活,铁了心要攻城,那个时候,他们还真不知该如何应付。

  伏完也长吐了口起,将高举刀放了下来。

  看着城下曹宇的尸体,伏完叹息道:“以这等手段要胁曹操,实非君子所为,若非为了大汉社稷,老臣断不会出此下策呀。”

  “摔得好,曹氏父子均是乱臣贼子,都该将他们统统摔死!”此时的刘协,却全无方才的惊慌,反而拍手称快。

  伏完一怔,却为刘协那欣喜若狂的表现,心中有些不安。

  正当伏完暗忖时,刘协竟是夺过了他手中的刀,二话不说,冲着另一根绳子就狠狠的砍了下来。

  “啊~~”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,吊在城门上的曹植坠落下去,“砰”的一声摔成了肉泥。

  大汉天子刘协,竟是亲自动手,杀死了曹植!

  目睹这一幕,伏完惊呆了,在场的所有人,都惊呆了。

 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,曾经那个软弱的天子,竟然这般心狠手辣,竟然在曹操退兵之后,还要杀了曹植。

  刘协却冷哼一声,傲然道:“朕已说过,曹氏一门尽为乱臣,这个曹植留着也是祸害,正当杀之以绝后患。”

  刘协语气冰冷如铁,充满了杀气。

  伏完心头一震,却也没有说什么,相反内心中反而有些高兴。

  一直以来,伏完都认为刘协过于软弱,如今刘协难竟难得表现出帝王的肃杀之气,伏完这个做国丈的,自然倍感欣慰。

  城头的刘协,正享受着扬眉吐气,东面处,漫天的尘土已袭卷而至。

  举目望去,果然见楚军的旗帜,正向着长安城飞奔而来。

  半个时辰后,六千楚军神行骑,进抵了长安城下,负责领军的将领,正是赵云和吕玲绮。

  兵马进抵城下,赵云便派使者入城,声称乃是楚王的勤王军队已到,要求入城。

  刘协和伏完等众臣私下商议了一番,却叫赵云将兵马安扎在城外便是,只宣楚王一人前来城中面圣。

  “这个狗皇帝,他还想让王兄入城去见他,好大的狗胆。”吕玲绮怒骂一声,当场就打算率军攻城,直接杀进长安城去。

  赵云却冷静道:“大王给我们的命令,是叫我们驱赶走曹军,并未命我们攻打长安,不如暂且安营城外,待大王率大军前来后,再做定度吧。”

  吕玲绮想想也对,只好先压下怒火,命六千轻骑,暂时安营于长安城东。

  一天后,颜良率领着十万大军,浩浩荡荡的从新丰城进抵了长安城下。

  十万大军,沿渭口下寨,连营二十余里,声势何其之浩大。

  王帐中,颜良品着小酒,听着臣下关于前日曹操之事的汇报。

  当颜良听到伏完和刘协二人,先后杀了曹操的两个儿子之后,脸上不禁涌现了些许惊讶。

  “没想到啊,这个刘协还有这个胆量,可惜了这个曹植,听说可是大才子,没想到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给摔死了。”颜良感慨道。

  话音方落,帐外周仓来报,言是天子派了少府耿纪,前来宣示圣旨。

  “这个刘协,还真是有意思,传那姓耿的进来吧。”颜良摆手道。

  片刻后,一名中年官吏,昂首步入了帐中。

  “下官耿纪,奉天子圣谕而来,请楚王接旨。”那耿纪手高举黄帛,高声道。

  按照汉礼,臣子接旨,当设香案,跪拜接旨。

  颜良却斜坐在那里,正眼也不看耿纪一眼,只不以为然道:“天子都说什么了,念吧。”

  耿纪面露尴尬,那份天使的气派,转眼就被颜良的无礼态度给压下三分。

  耿纪也不好摆谱,只得干咳了一声,展开黄帛,大声的宣读了刘协的圣谕。

  “楚王颜良勤王有功,朕赐以荆益豫扬司五州为楚王封国,以示嘉奖,并宣楚王克日入宫面圣。”

  耿纪宣读完了圣旨,将黄帛合上,笑道:“楚王殿下,圣旨便是如此,殿下还不领旨谢恩吗。”

  颜良也不动弹,只向周仓使了个眼色。

  周仓大步上前,二话不说,全从耿纪手中夺过了圣旨,转而奉与了颜良。

  颜良展开看了几眼,脸上渐渐流露出丝丝阴冷的笑意。

  “荆益豫扬司五州,乃是本王浴血奋战所得,却反为天子拿来做谢礼,而且还少了青徐二州,本王不得不说,天子还真是会做买卖啊。”

  颜良话语中,毫不掩饰着讽刺之意。

  耿纪的额边暗滚冷汗,一时不知该如何以应,只能讪让的尴尬笑着。

  颜良瞪着他,质问道:“本王再问你,天子不准本王大军入城,却要单独召本王面圣,是不是他和尔等摆下了鸿门宴,想要把本王一举拿下啊。”

  耿纪神色立变,忙摇手道:“不是不是,当然不是了,怎么可能呢,大王有功于社稷,陛下又怎会加害于殿下。”

  “哼,说得倒好听,既是如此,他为何不让本王大军入城?”颜良反问道。

  “这个嘛……”耿纪搔了搔头,“长安城才遭战乱,城中民心惶惶,陛下只是怕大军入城,会惊扰了百姓。今陛下召殿下入宫,只是想摆下圣宴,亲自嘉奖殿下而已,殿下千万不要疑心。”

  “天子真的有么好心吗?”颜良的疑心,似是减弱了不少。

  “陛下当然是好心。”耿纪连连点头。

  “好心你妹!”颜良陡然间一声暴喝,猿臂一挥,将那所谓的圣帛,直接甩到了耿纪的脸上。

  他目露凶光,冷冷道:“你回去告诉汉帝,本王可没那好糊弄,本王现在给他一个时辰的时间考虑,要么打开城门,放本王大军入城,要么本王就一声令下,十万大军破门而入!”

  耿纪吓得一哆嗦,未想颜良竟然突然翻脸,急道:“殿下息怒,天子也是一番好意,请殿下千万。”

  “本王不想再听你废话,给本王滚吧。”颜良摆手一喝。

  周仓得令,汹汹上前,几下便将耿纪给轰出了帐外。

  耿纪一走,颜良当即便下令,十万大军整装待发,一个时辰之后,长安城的城门若不打开,就直接破城而入。

  长安城,皇宫大殿中,刘协尚自与伏完对酒笑谈。

  “国丈有再造汉室之功,朕敬国丈一杯。”刘协举杯一敬。

  “臣谢陛下。”伏完容光焕发,一饮而尽。

  一杯酒尽,刘协又流露出几分担心,“国丈啊,你说那颜良会乖乖的入城面圣吗?”

  “陛下放心,如今曹操初败,颜良方入关中,正要收取人心,老臣以为他必不敢对陛下不敬,十有会入城面圣。”

  伏完顿了一顿,嘴角又掠起一丝阴笑,“到那个时候,陛下便可在宫中伏下重兵,趁着他只身前来面圣之时,一举将其拿下,以其为人质,胁迫楚国文武臣服于朝廷,到时,陛下便可不灰吹灰之力,便光复了大半个汉室天下。”

  听得伏完的一番蓝图,刘协已是兴奋到两眼放光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