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四十八章 颜良,焉敢放肆!

第七百四十八章 颜良,焉敢放肆!

  刘协原本是有控制住曹操的机会的。

  当年曹操初将刘协迎到许都,君臣之间还比较和睦,曹操对刘协的防备也没那么严密,更曾几次只身入宫,前去拜见刘协。

  而且,那个时候,刘协还握有一定的兵权,朝中也不乏支持刘协的忠臣。

  那时倘若刘协有勇气抢先动手,将曹操一举拿下,他也未必会落到今日的地步。

  而如今,机会再一次放在了眼前,刘协无论如何也不会再错过。

  颜良已拿下几乎黄河以南的所有诸州,倘若能拿下颜良,确如伏完所说,刘协等于不费吹灰之力,便统一了三分之二的大汉天下。

  “我刘协,将成为继光武帝之后,二次中兴大汉的圣主,我刘协的名字,将与高祖、武帝、光武这些伟大的先祖并驾齐驱!”

  刘协是越想越兴奋,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。

  正自兴奋时,宦官来报,言是使臣耿纪已经从楚营中回来。

  刘协精神又是一振,忙叫将耿纪宣入。

  片刻后,耿纪步入了殿中。

  刘协兴奋的表情,顿时虚了三分,因为他看到的耿纪,满脸的黯然,完全不似要给他带回好消息的样子。

  拜见已毕,刘协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朕交待你的事办得怎样,那颜良可愿只身入宫面圣吗?”

  “唉,臣有负陛下重托啊。”耿纪叹了一声,苦着脸道:“那颜良接了圣旨后,看起来十分的不高兴,他还公然叫臣转告陛下,说他只给陛下一个时辰考虑,要么打开城门,放楚军入城,要么……”

  耿纪一时不知该怎说下去。

  “要么什么?”刘协表情愈加沉重,厉声追问。

  “要么他就会率十万大军,直接破城而入。”

  大殿之中,瞬间一片死寂。

  直起身子的刘协,一屁股跌坐下来,满脸的惊愕,先前的那份从容与兴奋,转眼已土崩瓦解。

  而旁边的伏完,亦是满脸震恐,慌到连杯中之酒,也差点洒在了衣袍上。

  “国丈,怎么办,先前可是你力陈招颜良勤王,可眼下看来,他又是第二个曹操,你可害苦了朕啊。”

  刘协转眼就慌了神,一个劲的埋怨伏完,全然忘了自己在片刻之前,还曾盛赞伏完有中兴之功。

  伏完面色尴尬,吱吱唔唔的,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。

  正当这时,宦官又入,慌张道:“禀陛下,韦晃将军急报,楚军已在城外集结,大有攻城之势,韦将军请陛下示下如何应对。”

  “啊?”刘协惊臆一声,更加不知所措。

  正当此慌乱时刻,却见伏寿从偏殿步入,一脸冷静道:“陛下乃大汉的天子,岂能如此慌乱,事到如今,陛下只有先准颜良大军入城,然后再肆机行事才是。”

  伏寿适才在偏殿,听闻了这一系列的惊人消息,耳听着刘协和自己的父亲都慌得没有主张,便毅然站了出来。

  “可是,倘若颜良如曹操那般,朕岂不是才出狼穴,又入虎口?”刘协不甘心道。

  伏寿秀眉微凝,叹道:“可陛下若不答应颜良的要求,他若当真破城而入,便等于撕破了脸皮,陛下便将危矣,若准允颜良入城,尚可维持表面的和气,至少还有见机行事的机会。”

  伏寿的心思,倒是缜密。

  刘协也拿不定主意,又将目光转向了伏完。

  伏完沉吟半晌,叹道:“事到如今,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
  伏氏父女皆言如此,刘协也别无他法,只能不情愿的下令,命打开城门,放楚王率军入城。

  城外处,数万楚军已肃然列阵,就等着他们的楚王一声令下,众人便杀进长安城去。

  颜良当然不致于把十万大军,统统都拉出城,城前列阵之军,不过三万左右,颜良只是吓唬吓唬刘协而已。

  刘协以区区几千乌合之众,又如何能守住诺大的长安,颜良断定,刘协必然会屈服。

  颜良抬头看了一眼日头,将近正午,一个时辰的期限马上就要到了。

  “擂鼓,吓吓这班乌合之众。”

  号令传下,十几面牛皮大鼓,轰轰轰的便被敲声,震天动地的战鼓声,如惊雷一般,直震得城上的汉军腿颤。

  攻城在即。

  就在此时,长安城门吱呀呀打开,数骑飞奔而出,当先者,正是那耿纪。

  颜良嘴角扬起一丝冷笑,已是猜到了耿纪的来意。

  那耿纪策马来到颜良驾前,拱手讪讪道:“殿下且慢用兵,陛下已有旨意,准许殿下的兵马入城。”

  不出所料,刘协这厮,果然是服软了。

  “早让本王入城不就没这么多事了。”颜良不屑一哼,遂令大军入城。

  颜良自己当然不会先行入城,在此之前,他先派诸将率部分兵马入城,以确保长安城的安全。

  诸军入城,先是解散了那几千乌合之众,旋即迅速的控制了武库及长安诸门,完成了对长安城的全面控制。

  确保了安全后,颜良才打马扬鞭,昂首步入了长安城。

  颜良坐胯着赤兔马,徐行在宽阔的御道上,径直前往了皇城。

  此刻,皇城大门已洞开,颜良当即下令给周仓,命他分拨三千虎卫军,全面接管皇城的防务。

  接着,颜良便率一千全副武装的虎卫军,大摇大摆的进入皇宫,直往金銮大殿而去。

  大殿中,刘协还端坐在御座上,昂首挺胸,极力的维持着皇帝的威仪。

  尽管他看起来十分肃然,但眼眸之中,却闪烁着惶然不安之色,紧握的拳头,也在微微的发抖。

  “陛下要沉住气才是,莫要在那颜良面前露怯。”身边的伏完,轻声的提醒。

  “朕知道,不用你提醒。”刘协深吸了口气,尽力的屏弃那些不安的思绪。

  突然间,沉重有力的脚声响传来,转眼,黑森森的铁甲武士汹汹而入,林列于大殿两翼,虎视眈眈,声势甚是骇人。

  刘协的心立时提到了嗓子眼,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,隐约有种将要喘不气来的征兆。

  森然的气氛中,却见颜良那巍然如铁塔般的身躯,缓缓的步入了大殿。

  颜良抬头瞧了一眼,刀锋似的眼眸,立时便扫在了那正襟危坐,身着龙袍的男子身上。

  那个人,就是汉帝刘协了么,果然跟想象的差不多,一副色厉内荏之相。

  颜良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屑,他的目光往旁边一移,便停留在了刘协身边的那美人的身上。

  那女子的相貌端庄,若只论容貌,自然算不上当世绝色,但那份雍荣华贵的气质,却是世间少有。

  颜良一眼便知,那女子必然就是皇后伏寿了,方今天下,也只有这个女人,能有一副母仪天下的皇后派头。

  颜良大步向前,正眼都不瞧刘协,目光反而一直盯着伏寿。

  伏寿明显注意到了颜良无礼的盯视,脸畔暗生晕色,秀眉暗凝,眸中闪过几分愠色。

  那刘协不是白痴,自然也注意到,颜良正以轻薄的眼神,肆无忌惮的扫视着自己的皇后。

  作为皇帝,作为男人,刘协心底顿时升起一股怒意,张口就想斥责颜良。

  话到嘴边时,刘协却猛然间冷静了下来,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眼下的处境,这个时候,绝不是摆皇帝威严的时候。

  刘协强按下怒火,勉强挤出几分微笑,高声道:“阶下所站,可是楚王颜子义否?”

  颜良的目光这才从伏寿的脸上移开,转身了那张假惺惺的笑脸。

  “放眼天下,除了本王,谁还敢大摇大摆的站在这里,陛下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”颜良冷笑道。

  这番言词,甚是无耻,甚至是充满了讽刺,如此态度,简直比当年的曹操还要恶劣。

  刘协怒了,暗自瞪了伏寿一眼,眸中暗含着埋怨之意,言下之意,仿佛在埋怨道:都怪你父女二人,招了一个比曹操更难对付的豺狼。

  伏寿面露惭色,暗自低头。

  “朕早闻楚王勇武无双,英武过人,今日之见,果然名不虚传啊。”刘协强压下火气,陪着笑赞起了颜良。

  左右处,伏完、韦晃、耿纪等诸臣,也皆附合刘协,对颜良是大加恭维。

  颜良却无动于衷,反而冷笑道:“如果本王猜得没错的话,你们曾经也这样赞过曹操吧,你们前脚还在恭维曹操,后脚就翻脸反叛,把曹操害得无家可归,这明里一套,暗里的一套的,真是叫本王佩服啊。”

  颜良也不给他们面子,大殿之上,公然把刘协,连同伏完等兵变一事,一起讽刺了一番。

  刘协脸色一变,面露尴尬,伏完等众臣,亦是个个讪讪,额头滚汗,不知如何以应。

  颜良看着那一张张尴尬的嘴脸,如同在看猴耍一般。

  忽然间,他狂笑了起来,笑声中充满了讽刺,紧接着,便是大步上阶,一步步的走向了刘协。

  御阶之上,除了皇帝之外,只有那些宫女宦官才可在,曾经就算是曹操,也不曾在公开的场合,如此的践踏体统。

  看着大步上阶的颜良,刘协又气又慌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正当这时,那伏寿却秀眉一凝,喝道:“颜子义,陛下面前,你焉敢放肆,还不退下去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