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五十四章 还没尝过皇后的滋味

第七百五十四章 还没尝过皇后的滋味

  颜良这暴雷般的一喝,直将刘协震得心肝一颤,赫得险些从龙座上震下来。

  “楚王,朕,朕……”惶恐的刘协,牙关都在打颤,半天吱唔不出一个字。

  颜良手指殿外,厉声道:“刘协,睁开眼睛面对现实吧,汉朝气数已尽,你还赖着这个位子,只是自寻死路。”

  曾几何时,哪怕刘协明知汉朝气数已尽,却也没有人直接跟刘协挑明。

  因为无论是曹操,还是董卓,这些人还都打着匡扶汉室的旗号,他们还要虚伪的装作是汉室的忠臣。

  颜良却没那么多虚伪,老子有实力,拳头硬,就应该当皇帝,何必虚伪的演戏。

  “楚王,汉室四百年基业不容易啊,难道你就不能仁慈点吗?”刘协巴巴的向颜良祈求。

  颜良却冷笑道:“当年你祖先刘邦,可是把项羽逼到自刎,本王现在好歹还给你留了条活路,相比刘邦,本王算是够仁慈的了,你就知足吧。”

  颜良言语肆意嘲讽,已根本不给刘协半点面子。

  那伏寿是却听越怒,忍无可忍,怒喝道:“颜贼,你个乱臣贼子,焉敢这般以陛下无礼,你——”

  啪!

  一声清脆的响声,殿中的那些宦官宫女,都吓呆了。

  颜良一把掌,狠狠的扇在了伏寿脸上,直将伏寿扇得跌倒在龙座上,白净的脸上,瞬间添了一片红印。

  “本王最讨厌男人谈正事,女人叽叽歪歪从旁插嘴,上回就警告过你,怎么就不长记性。”颜良瞪着伏寿斥道。

  伏寿捂着火辣辣的脸蛋,又惊又羞,面红耳赤,一时惊得不知所以。

  那刘协也看傻了,眼见颜良扇自己妻子的耳光,却连半点反应也不敢有。

  “来人啊,把她轰出大殿去。”颜良赖得跟她耽误功夫,摆手一喝。

  一众宫女这才反应过来,几人齐齐上前,将伏寿从金銮大殿中带了出去。

  没有了妻子从旁从镇,刘协更是没了底气,竟如那小姑娘一样,暗自的揉起了衣襟。

  颜良大咧咧的坐在了他身边,虎臂一搭他的脖子,“刘协,本王可以明告诉你,如果换作是别的敌人,本王根本赖得跟他们废话,直接就把他们五马尸了。本王之所以跟你废这么多话,只是念在你从未曾跟本王作对过而已,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
  颜良搂着刘协的脖子,像训导小弟一样,教育开导着刘协。

  刘协倍感耻辱,面对颜良的威胁,心中愈加的胆寒。

  半晌后,刘协抹了一把额头的汗,小声道:“楚王,此事关系重大,能不能,能不能再给朕几日时间考虑。”

  刘协就像是头赖皮狗一样,还试继续拖下去,好似这汉室的社稷,他能多拖一天,就能对得起他的先祖一般。

  颜良却火了,刘协的磨磨叽叽,已经超过了他的忍耐限度。

  “果然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机会本王给过你了,这可是你自找的。”

  冰冷的话语中,颜良站了起来,冷冷道:“传本王之命,将伏完、耿纪等一百名乱党,即刻处斩示众。”

  此言一出,刘协神色惊变。

  他知道,这是他的拖延,惹恼了颜良,颜良要用杀戮忠于他的汉臣,以此来泄愤。

  这一刻,刘协张口就想答应禅让帝位,以换取伏完等忠臣的性命。

  可是,话到嘴边,刘协却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。

  这些忠臣的性命,与汉室社稷相比,刘协还是选择了后者,他宁愿将伏完等人牺牲,也要做最后的争取。

  见得刘协欲言又止,颜良愈怒,接着又喝道:“周子丰何在?”

  “臣在。”周仓拱手应命。

  颜良厉声道:“本王命你速往宫中,搜捕刘协的子女,将他们统统处斩,一个不留。”

  颜良的手段,愈加的雷霆狠辣。

  你刘协不是想让汉室社稷苟延残喘么,那好,本王就让你断子绝孙,看你还怎么残喘。

  刘协这下就崩溃了,赫得差点从龙座上跌下来。

  先前颜良要杀伏完等人也就罢了,这些人毕竟是只是臣子,但现在颜良要杀的,却是他刘协的亲生骨肉。

  而且,颜良还要杀光,杀到他刘协一个子女都不剩。

  香火都断绝了,就算你刘协保住了这个傀儡皇帝的位置,又有何用呢?

  “楚王手下留情,朕答应你,朕答应你将帝位禅让于你,请你手下留情,饶过那些大臣,还有朕的子女们的性命吧。”

  意志崩溃的刘协,几乎用哭腔向颜良巴巴求饶。

  “现在才知服软,晚了。”颜良冷哼了一声,依然没有收回成命的意思。

  刘协惊恐道:“楚王你明明保证过,只要朕答应禅让帝位,你就保朕一家老小的安危,你怎能出尔反尔呢。”

  颜良盯着刘协,冷冷道:“本王那时出于仁慈,是给了你机会,只可惜你不识抬举,故意敷衍本王,现在你才知道错,已经晚了。”

  殿前处,周仓作势已打算去带兵搜捕。

  刘协又惊又急,突然间大叫道:“颜良,你若真敢杀我儿女,我刘协更不会把帝位禅让给你,你休想名正言顺的坐上皇帝宝座。”

  惊急之下的刘协,头脑已有些不清楚,竟然敢威胁起了颜良。

  显然,他根本就不了解颜良的性格,如果他能多想一想,那些曾经威胁颜良之徒,如今是什么下场的话,他就一定不会说出这样威胁之词。

  颜良冷笑了一声,不以为然道:“本王从袁家叛将,被你们一路骂成了大楚之王,何曾名正言顺过。本王就是要先宰了你的儿女们,接着再宰了你,然后自立为帝,天下间谁敢不服,本王就灭了谁。”

  张狂,张狂到极点!

  刘协实在无法相信,这世间上,竟有狂到这般地步之人。

  论残暴,论狂妄,眼前这个颜良,纵使是当年的董卓,只怕也无法相比。

  此刻的刘协,彻底的为颜良的张狂所镇服,残存的那些硬气,瞬间土崩瓦解。

  “楚王息怒,是朕错了,只要你能放过朕的儿女,朕什么都愿意做。”刘协接着颜良的衣袖,巴巴的求饶。

  什么都愿意做么?

  颜良的嘴角,扬起了一抹邪意,转身之时,表情已是缓和了几分。

  他拍了拍刘协的背,笑道:“既然你有悔改之意,那本王就给你个机会,只要你答应本王一个条件,本王就可以不杀那些人。”

  刘协闻言大喜,急问颜良有何要求。

  颜良便往龙座上一坐,坦然说道:“本王看你的皇后颇有几分姿色,本王阅美无数,什么样的、达官显贵的名门之秀没见过,却还从未尝过皇后是什么滋味,只要你答应把伏后送给本王享用享用,本王就饶那些人不死。”

  颜良就是这么直白,就是这么暴戾,当着所有人面,公然要刘协把他的皇后献给自己。

  刘协瞬间呆住了,脸色涌起羞愤之色,他万没有想到,颜良竟然会提出此等过份的要求。

  那可是皇后啊,倘若今他刘协答应,送伏寿送与颜良,他刘协的还有什么脸面见世人,刘氏先祖的荣光,岂非被他刘协丢尽。

  羞愤的刘协,一时进退两难,不知所措。

  “怎么,不愿意么。”颜良脸色一沉,腾的便站了起来,杀气凛然而生。

  刘协知道,这是他最后的机会,如果他不答应,颜良一声令下,他的子女便将被杀尽。

  而后,颜良还会杀了他,夺了他的帝位,那个时候,已成寡妇的伏寿,还不是要落入颜良的手中,沦为颜良的玩物。

  与其如此,何不……刘协狠狠一咬牙,悲腔道:“楚王息怒,朕答应你的要求便是。”

  颜良笑了,笑容中,充满了讽刺。

  即便你尊贵如皇帝,没有了权力,拳头不够硬,还不是任我宰割。

  “陛下果然是痛快之人,很好,就再给你两日时间,说服伏皇去吧,两日之后,本王再来让你履行承诺。”

  颜良欣然起身,昂首下阶,仰天大笑着步向殿外。

  左右那些一千武士,随后凶凶而退。

  半晌后,大殿上只余下那些宦官和宫女,而这些曾经卑贱的仆人,却一个个面带着讥笑,仿佛在嘲笑刘协的软弱。

  “你们这些卑贱的奴婢,你们有什么资格嘲笑朕,都给朕滚,统统滚出去。”刘协这时倒是来了脾气,冲着宫人们大吼大叫。

  这些宫人们虽有监视刘协的责任在身,但主要还是服侍刘协,自然不敢跟刘协公然顶撞。

  一众宫人们只好趋身而退,步入宫外时,却彼此眉来眼去,暗自失笑。

  大殿之中,转眼人去楼空。

  死寂的空殿中,只余下了刘协一人。

  此时的刘协,如虚脱一般,一屁股跌坐在了龙座上。

  羞愤如此,此刻心中是一片为难,实不知该如何向伏寿开口。

  这个时候,刘协忽然间无比的想念起曹操来,口中喃喃念叨着:“曹丞相啊,朕不该杀了你的两个儿子,还是你对朕最好,你什么时候才能杀回长安,救朕于水火啊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