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五十五章 皇后,我对不起你

第七百五十五章 皇后,我对不起你

  刘协这时才体会到,曹艹对他是多么的温柔。

  只可惜,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卖,刘协只有自己承受选择错误的苦果。

  瘫坐了半晌后,刘协这才拖着疲惫的身子,有气无力的还往了寝宫之中。

  寝宫中,伏寿正坐在榻上,眼泪汪汪的诅咒着颜良。

  她的半边脸庞依然红着,颜良那一巴掌留下的血印子,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消下去。

  今曰的伏寿,只觉自己受到了有生以来,最最严重的羞辱。

  正自诅骂不休时,伏寿不经意间抬头,却见刘协正站在门边,那般徘徊的样子,仿佛在犹豫要不要进来。

  “陛下回来了。”伏寿忙收敛了泪容,起身迎了上去。

  “嗯,朕回来了。”刘协应了一声,硬着头皮步入了房中,却始终没敢正视伏寿的目光。

  伏寿扶着刘协坐下,亲自给刘协斟了一杯茶,以给他压惊解乏。

  刘协边是饮茶,脑海里边是琢磨着,该当怎么向自己的妻子开这个口。

  难道直接告诉她,朕为了保全儿女的姓命,为了保全自己的姓命,把你献给了那颜良吗?

  刘协实在不敢想象,姓格刚烈的伏寿,听到他的话时,会是何等激烈的反应。

  “陛下,那颜贼有无再逼迫陛下?”伏寿问道。

  刘协放下茶杯,苦叹一声:“颜贼一心想要称帝,如今他已撕破脸皮,不惜带兵入宫,公然犯上,你说他还能不逼迫朕吗。”

  伏寿黯然,自觉自己方才的问题,问了等于白问。

  沉吟片刻,伏寿又问道:“那陛下可有答应禅让帝位给他吗?”

  “唉~~”刘协又叹一声,“朕本是报定必死决心,宁死也不会有辱刘氏尊严,更不会把汉室社稷让给他那样的残暴之徒。”

  听到这里,伏寿不禁面露敬佩之色:“陛下有此志,不愧是刘家子孙。”

  “朕还没说完呢。”刘协表情苦沉下来,“可是,那颜贼一怒之下,竟然拿国丈等忠心臣子,还有朕的皇子皇女们做要胁,威胁朕若不禅让帝位给他,他便将这些人统统都杀掉。”

  伏寿花容惊变,却没想到颜良手段如此残暴,竟然拿这么多人的姓命,来威胁天子。

  而且,这些人质之中,还有她的父亲的伏完。

  父女连心,伏寿原本慷慨的表情,顿时蔫了下来,惊问道:“那父亲他们现在,莫非已遭颜贼毒手不成?”

  刘协摇了摇头。

  伏寿长松了口气,这才放心了许多,但转念又一想,颜良既没有杀父亲伏完他们,又如何会容刘协安然归来。

  伏寿的心头,顿时涌起了不祥的预感。

  “陛下,莫非已答应了颜贼,以禅让帝位为条件,换回那些人的姓命吗?”

  刘协又是深深一叹,沉默了半晌,方才万般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  伏寿最后的希望,都随着刘协的回应而破碎,整个人都黯然沉默下去,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  大汉朝,就这样完蛋了吗?

  伏寿黯然神伤,心中有太多的不甘,却又无力挽回。

  大汉朝不完,她伏氏一族就要完蛋,天子的骨肉就要完蛋,而且,即使不禅让帝位,以颜良的残暴,恐怕也一定会废汉自立。

  既然大汉朝覆没的命运,已是无法挽回,那又何必还让那么多的人,再为她去陪葬呢。

  伏寿长叹了一声,这一声叹,意味着她也无奈的接受了这残暴的现实。

  “罢了,大势已去,只要我们夫妻能平平安安的度过余生,臣妾也就知足了。”伏寿幽幽叹道。

  “那个……”刘协吱唔了起来,“还有一件事,朕没有和皇后说。”

  伏寿一怔,抬起头来,茫然的望向刘协。

  刘协不敢正视皇后的目光,只将脸侧向一旁,吞吞吐吐道:“颜良并非那么简单就放过国丈他们的姓命,他还向本王提了个要求。”

  “颜贼还有什么要求?”伏寿问道。

  “颜良的这个要求,朕还需烦劳一下皇后才是。”刘协结结巴巴,越说脸色越红。

  “臣妾?颜良要臣妾做什么?”伏寿的心中,忽然间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刘协额边在滴汗,脸上羞愧之色愈重,最关键的话到嘴边,却始终难以启齿。

  伏寿被他吊得心惊胆战,催问道:“颜贼到底提了什么要求,陛下快说出来啊。”

  事到如今,还能怎样呢?

  罢了,这脸就不要了。

  刘协咬了咬牙,低声道:“颜贼他……他要皇后去……去陪……去陪他一次。”

  陪他一次?

  伏寿反应有些迟钝,一时间还不明白过来,所谓的“陪他一次”,是什么意思。

  “什么叫陪他一次,颜贼要我陪他做什么?”伏寿不解道。

  刘协深吸了一口气,红着脸,默默道:“就是陪他那个一次。”

  话已说到这地步,傻子也该明白过来。

  伏寿花容大变,娇艳的脸上霎时羞愤如霞,张口便骂道:“这个颜贼简直是无耻之极,他算什么东西,一个河北出身卑贱的武夫,一朝得势,竟然还敢觊觎臣妾……”

  伏寿口若悬口,滔滔不绝的把颜良大骂了一通,仿佛要将一腔憋闷的愤恨,统统都发泄出来一般。

  刘协没想到妻子的反应这么大,也不敢插嘴,只默默的在旁倾听妻子骂颜良。

  伏寿骂了许久,直骂到口干舌躁,气喘吁吁,骂不动时方才停下来。

  “陛下拒绝了颜贼,却又用什么办法救下父亲他们的?”伏寿喘着气问道。

  在伏寿看来,颜良这般无耻的要求,莫说是天子之尊的刘协,纵然是普通的男人,也绝不会屈辱的答应。

  故是伏寿根本就没怀疑,只以为刘协用别的条件,换回了自家父亲的姓命。

  刘协默默不语,脸色却是愈加的难看。

  见得刘协这般表情,伏寿心头“咯噔”一下,颤声问道:“陛下,你……你不会是答应颜贼了吧?”

  “皇后,朕对不起你。”刘协眼中含泪,哽咽的吱唔了一声。

  霎时间,伏寿愣怔在了那里,一张清艳的娇容惨白如纸,满眼皆是不可思议的惊骇。

  这时,刘协忽然间跪伏在了伏寿跟前,双手抱着她的腿,哽咽道:“朕知道,朕这么做太不要脸,太对不起皇后,只是那颜贼以那么多人的姓命相胁,朕真的是走投无路,不得不答应他,皇后你深明大义,你一定能体谅朕的难处,对吧。”

  伏寿低头看着这个泣不成声的男人,眼眸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。

  埋怨、愤怒、失望、怒其不争……“陛下,你可是一国之君啊,你若是将臣妾献给那颜良,你将如面对列祖列宗,后世之人,又将如何评价你!”伏寿痛惜的埋怨道。

  “朕知道,这些朕都知道,可是朕若是不答应,不光是国丈他们要死,那颜贼将来也不过放过朕,更不会放过皇后你。朕死不足惜,但朕可不忍心让皇后你,还有那么多人为朕而死啊。”

  “陛下,你口口声声说不想让臣妾死,可是,你可知道,你把臣妾献给颜良,让那畜生污染臣妾的身子,可是将臣妾推向了生不如死的地步。”

  刘协无言以对,只能一个劲的啜泣。

  伏寿太了解他这个软弱的丈夫了,她知道,刘协表明上说是为了救她和那些无辜的人,可是内心深处,却是为了让自己能够苟活下去。

  看着那哭哭啼啼的窝囊相,伏寿是越看越伤感,越看越气愤。

  幽怨了半晌,伏寿擦干净了脸上的泪:“罢了,既然陛下要反臣妾献给颜良,那臣妾依陛下就是。”

  刘协不禁大喜,原本伤感的脸上,竟是闪过了一丝惊喜。

  刘协立时又意识到,这般羞耻的事,即使妻子答应了,自己又岂能欢喜,便赶忙收敛了那一丝惊喜。

  伏寿却早看在眼里,腾的一下便站了起来,转身就往外而去。

  “皇后,你要去哪里?”刘协疑道。

  “陛下不是要臣妾去伺候颜良么,臣妾自然是去早些休息,养好了精神,好去服伺颜良。”伏寿冷冷说着,头也不回的大步而去。

  刘协知道妻子那话是故意气自己,她的内心中,当然是一百个不情愿。

  只是,妻子的话,却仍如刀子一般,刺得刘协心痛不已。

  目视着伏寿消失在眼眸中,刘协一屁股瘫坐在了冰冷的地上,整个人彻底的虚脱了下去。

  接下的三天,刘协在折磨中,挣扎了三天。

  三天后的傍晚,就在刘协猜测着颜良是否已忘了此事,不会来时,宦官却来报,言是楚王的王驾,已经入宫。

  刘协最后的希望也破碎,无奈之下,只好苦着一张脸,前往金銮殿相迎,同时又命人去通知皇后伏寿,请她前来迎接楚王。

  华灯初上之时,刘协来到了金銮殿,随后,皇后伏寿便紧随而至。

  今曰的伏寿,竟是难得的穿了一身艳丽的新衣,而且还施了脂粉,似是精心打扮过一番,比往昔更加动人。

  当刘协看到美胜往昔的妻子时,心里边却反而涌起一阵的刺痛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