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五十七章 金殿中的征伐

第七百五十七章 金殿中的征伐

  “楚王,你要做什么?”伏寿惊羞问道。

  “皇后娘娘不是急着想要伺奉本王么,本王自然是要满足皇后的这番心意。颜良嘴角掠着邪笑,蓦然翻身,将那丰腴的娇躯,按在了龙座上。

  伏寿花容大惊,她万万没有想到,颜良竟然狂到这般地步,竟要在这金銮大殿上,就要行那无耻之事。

  此间,可是金銮大殿,是皇帝上朝的地方,是大汉帝国最神圣的地方。

  而身下的龙座,更是至高无上的象征,神圣而不可侵犯。

  颜良,却要在这此神圣的大殿中,在这神圣的龙座上,就这般无所顾忌的占有她。

  “大王,这里可是金殿啊。”伏寿惊羞的叫道,双手本能的往开推拒颜良。

  颜良却冷笑一声,张狂道: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金殿又如何,本王就是要在这里寻欢作乐,这才够刺激,够痛快。”

  狂笑声中,颜良已虎爪伸出,开始撕剥龙座上的猎物。

  此时的伏寿,已是深深的为颜良的狂暴所震住,这种狂暴,已是超出了她的理解能力,她作梦也想不到,世间之上,竟会有如此狂妄之人存在。

  伏寿惊羞的眼中,仿佛压在她身上的男人,已不是血肉之躯,而是个魔鬼。

  心惊胆战中,伏寿放弃了挣扎,闭上眼眸,紧咬着红唇,选择臣服在魔鬼的威势之下。

  颜良如发狂的雄狮,咆哮着,怒吼的着,肆意的蹂躏着他的猎物。

  皇后又怎样,出身高贵又怎样,家世显赫又怎样,冷艳刚烈又怎样。

  在这个乱世,拳头才是真理,我颜良就是要用我的拳头,征服你们这些金枝玉叶,让你们在我这个出身卑微,曾经被你们不屑一顾的武夫胯下,扭动着你们高贵的身躯,为我娇喘,为我哼吟,为我丑态百出!

  “哈哈,爽~~”颜良放声大笑,征伐愈烈。

  大汉朝的金殿中,春雷阵阵,云雨霖霖。

  偏殿处,刘协面如残灰,正萎靡的瘫坐在那里,如丢了魂一般,黯然神伤。

  正殿中,颜良那咆哮声,那龙座吱吱呀呀的巨响,如无形的针一般,刺激着刘协的耳膜。

  大汉帝国的皇帝,九五之尊,无上的尊贵,而今而时,却只能枯坐在这里,耳听着自己的妻子,为那乱臣贼子所凌辱。

  此刻的刘协,真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柱子上,一死了之,免得再受此羞辱。

  只是,他却终究没有这个勇气。

  刘协双手紧紧捂上耳朵,试图堵住那令他痛苦的声音,但那靡靡之音,却无孔不入,依然刺激着他脆弱的神经。

  甚至,除了颜良的粗暴声外,刘协竟隐约听到了伏寿的娇吟之声。

  那声音,是否意味着他的皇后,已彻底的放弃了尊严,开始享受起了那颜贼的侵凌,从中感受到了快活。

  刘协的脑海中,不禁浮现出了那不堪的画面,画面中的伏后,正赤条条的躺在颜良身上,扭动着身躯,无耻的迎逢享受着。

  刘协心中滴血,莫名的愤怒,冲击着他的胸膛。

  “无耻的贱人,贱人!”刘协咬牙切齿,暗暗的痛骂着伏寿。

  旁边看管的周仓,看着刘协那般愤怒之状,便冷冷道:“皇帝陛下,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吧,同孙权、刘琮、孟获这些敌人相比,你已经是幸运的了,别不知足,惹恼了我家大王,必叫你生不如死。”

  刘协心头一震,满腔的愤恨,瞬间被周仓的威胁之词击碎。

  刘协的脑海中,不禁想起了那些传闻。

  传闻中,颜良灭了那些诸侯之后,不但占有了他们的妻女,而且还把那些失败的诸侯大肆的折磨,折磨到他们生不如死后,才残忍的处死。

  与那些人相比,颜良对他刘协的手段,确实要温柔许多。

  虽然颜良蔑视于他,占有了他的妻子,但至少,颜良没有让他受皮肉之苦。

  这么说来,我难道还要感谢颜良不成?

  刘协苦叹了一声,他心中觉得这实在太荒唐,颜良羞辱了自己,夺走了自己的尊严,夺走了自己的女人,夺走了自己的帝位,自己却还要感谢他。

  这是什么世道,天理何在啊?

  “你也用不着感到冤屈,乱世之中,强者为尊,这就是天理。而这乱世,不正是你们刘家几个皇帝,一手酿成的吗,你现在只是在替你的先人还债而已,想开点吧。”

  还债!

  刘协身形一颤,额头的冷汗刷刷直滚,心头思绪万千,蓦然之间,他仿佛恍悟了一般。

  “可笑啊,这么浅显的道理,朕竟然想不通,却被一个粗俗的武夫点明,难怪朕会落到这般地步,都是报应,报应啊……”

  刘协虚弱无力的瘫坐在那里,惨白羞愧的脸上,悄然露出了一丝苦笑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大殿之中,陡然间爆发出一声雷鸣般的咆哮。

  然后,云收雨歇,只余下阵阵意犹未尽的喘吟声。

  颜良四仰八叉的躺在龙座上,何其的痛快。

  赤条条的伏寿,则趴在颜良的身上,浑身香汗淋漓,满面潮红如霞,秀鼻喘息连连。

  两个粘乎乎的身体,紧紧的贴在了一起,分不清哪一缕汗珠是对方的。

  “皇后不愧是皇后,果然与寻常女人滋味不同啊,哈哈。”颜良坐了起身,巍然的身躯,站立在高阶上,就那般赤身面对着空旷的大殿。

  伏寿已从迷离中苏醒,羞怯之下,赶紧手忙脚乱的穿衣。

  颜良向她示意一眼,伏寿忙是低着头,小心翼翼的服侍颜良穿戴好衣服。

  恢复如常后,颜良喝道:“来啊,把天子给本王请进来吧。”

  偏殿之门吱呀呀的开了,周仓扶着虚弱无力,满脸羞愧的刘协,重新步入了大殿。

  看到刘协时,伏寿吃了一惊,方自平伏下的羞意,转眼又袭遍全身。

  伏寿原先以为,自己的丈夫刘协已被带往寝宫,看不到她羞耻的样子,这也是她敢放开矜持,“丑态毕露”的迎逢颜良的原因。

  却不想,刘协竟然就在一墙之隔的偏殿。

  这样的话,刚才自己那不知羞耻的哼呻娇喘声,刘协岂非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想到这些,伏寿蓦是羞得面红耳赤,无地自容。

  与伏寿相比,刘协其实更加羞愧,真正无脸见人的是他才对,谁叫他把伏寿献给了颜良。

  精神恍惚的刘协,这时才勉强的回过神来,强忍着痛苦,苦着脸道:“楚王向朕提的要求,朕已经满足,未知楚王能履行承诺吗?”

  颜良将伏寿往怀中一搂,笑道:“本王很满意,你放心吧,本王言出必行,禅让仪式结束后,本王不但会饶过你和你的儿女,本王还会给你自由。”

  刘协大吃一惊,惊喜过望。

  他原想着自己靠着献妻的无耻手段的,最多也只能保住姓命,从此一生在颜良的软禁下,过着囚犯般的曰子。

  刘协却万没有想到,颜良竟然会给他自由。

  惊喜万分的刘协,忙是拱手道:“谢楚王大恩,朕谢楚王大恩。”

  看着躬身相谢的刘协,颜良的嘴角,却掠起一丝讽刺的诡笑。

  “罢了,你且好好休息,过几曰准备禅让仪式吧,本王就带着伏寿回府了。”说着,颜良便携着伏寿的腰,往殿外而去。

  伏寿吃了一惊,身子不由自主的被颜良搂着往外走,却急回过头,望向刘协。

  刘协也是大感惊讶,忙道:“楚王且慢。”

  “怎么,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颜良停下了脚步,故作不知的问道。

  刘协厚着脸,讪讪道:“先前楚王不是说,朕只要让皇后服……服侍楚王一次就行了么,怎么楚王却还要把皇后带回王府去。”

  颜良冷笑了一声:“伏寿现在已是本王的女人,本王当然要带他回王府去,难道还能留她在这里不成。”

  刘协就急了,便想自家妻子,给颜良玩弄一次也就够了,看如今之势,颜良竟是要把伏寿就此从自己身边夺走。

  “可是——”

  “可是什么!”颜良脸色一沉,虎目一瞪,“从来都是本王抢别人的女人,怎么,难道你还想跟本王争女人不成?”

  颜良一怒,刘协身形一震,慌得马上闭了嘴,不敢再吱声。

  颜良冷哼了一声,遂不再理他,只携着伏寿扬长而去。

  此时的伏寿,已知没有挽回的余地,颜良这是铁了心要强占了己有,今曰,恐怕便是她与刘协最后一面。

  伏寿回头看了刘协最后一次,苦笑一眼,无奈的将脸转过,只顺从的跟随着颜良,步入了大殿。

  刘协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里,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皇后,自己的妻子,被颜良这个暴徒带走。

  眼睁睁的看着,妻子那婀娜的身姿,消失在殿外。

  空荡荡的大殿中,转眼只余下了刘协一眼。

  刘协知道,自己跟妻子永别了,此生此世,将再无法见面。

  而他没想到的是,妻给留给他最后的记忆,竟然是为颜良那个暴徒玷污之后的形容。

  刘协的心头,那个绞痛啊,他大口大口的喘气,半晌之后,方才缓过劲来。

  “罢了,牺牲了皇后一个,却换来我的自由,这牺牲也值了吧。”刘协的脑海中,这样安慰着自己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