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五十九章 恶心刘备

第七百五十九章 恶心刘备

  前阵子不是才听说,颜良把刘协废为了山阳公的么,怎么现在又有情报,说刘协又被颜良所害了?

  刘备一怔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.

  “天子已为颜贼所害,此情报千真万确,臣等请大王进位为帝,延续大汉正统。”诸葛亮慷慨进言。

  “请大王进位为帝,延续大汉正统!”阶下跪伏的群臣,纷纷附和。

  刘备眼珠子那么一转,旋即便明白了孔明的意思。

  反正刘协被废,已成了事实,至于颜良有没有杀刘协,这种事情,除了颜良本人,又有谁知道呢。

  就算刘协还活着,我这里一口咬定,刘协确实为颜良所害,又有谁能证明我是在说谎呢?

  没有,当然没有人能证明。

  而且,大燕国的臣民们,根本也没人会去证明。

  所以说,只要我刘备一口咬定刘协死,那刘协他就是死了。

  刘协一死,那我刘备继位为帝,就不能算作是谋逆,而是堂而皇之的成为了延续汉室正统。

  刘备越想越兴奋,越想越觉的是这么一回事,不禁再度望向诸葛亮。

  却见跪伏于地的诸葛亮,正以一种诡秘的眼神,也望向刘备这边,似是在向他暗示着什么。

  刘备明白了。

  渐渐的,刘备的脸色越来越悲伤,深陷的眼眶中,泪不逐渐的盈满,到最后,哗哗的便淌了下来。

  “颜贼啊,你残暴不仁,胜于魔鬼,你篡夺大汉社稷也就罢了,竟然还忍心杀害天子。”

  刘备痛哭流涕,大骂起了颜良。

  “天子啊,备一心匡扶汉室,却没能从颜贼手中救下你,眼睁睁的看着天子你被颜贼杀害,这是备之罪也,备有罪啊。”

  嚎陶大哭的刘备,又是难过,又是自责,那般伤心难过之姿,只令阶下群臣都为之动容。

  难过之下,刘备泣不成声,身子晃了一晃,便从王座上栽倒下来。

  “大王——”诸葛亮和司马懿齐声惊呼,二人急是扑上前去,将刘备扶住。

  阶下群臣,也都大吃一惊,万般的担忧。

  刘备昏了好一会,方才渐渐的转醒过来,一睁开眼来,眼泪又止不住的往下流。

  诸葛亮亦是眸中含泪,劝慰道:“大王身体为重,节哀才是,不宜哭坏了身子。”

  “传本王之命,速于邺城外筑高坛,朕要遥祭天子。”刘备泣声道。

  刘备虽决定认定刘协已死,但怎么让燕国臣民知道,也是个问题,他总不能下一道诏令,直接告诉燕国臣民,天子已经为颜良所害,那样的话,就显得目的姓太明显。

  所以刘备灵机一动,决定设祭为刘协招魂,如此一来,既可彰显他对天子的忠孝,又可通过这祭拜仪式,不动声色的告诉燕国人,天子已经被颜良害死了,我刘备已成了刘氏皇族,最后的合法继承人。

  诸葛亮当然看得出来,刘备这痛哭流涕,乃是在配合他演戏,听得刘备要遥祭刘协,心中不禁一动,暗自赞叹刘备手段高明。

  当下,诸葛亮便一口应命。

  刘备这才情绪平伏不少,幽幽叹道:“本王现在太过伤感,只想着祭拜天子,不想再想其他的事,至于继承汉统之事,尔等就先不要再提了。”

  说着,刘备便含着泪容,带着一身的伤感,退朝而去。

  伤感的刘备,在宫人的搀扶下,颤巍巍的还往了寝宫。

  幽幽坐下的刘备,声称心情不好,想要独自呆一会,将宫人们统统都屏退。

  房门关闭,诺大的房中,只余下了刘备一人。

  这时,刘备却腾的一下站了起来,脸上的伤感之色,瞬间烟销云散。

  甚至于,刘备那泪痕未干的脸上,还转眼涌上了丝丝兴奋。

  踱步于房中,刘备咬牙骂道:“刘协这个废物,竟然把大汉江山社稷,拱手禅让给颜贼,真的是懦弱之极。”

  “不过,这样也好。”刘备的脸上,一丝得意的冷笑扬起,“刘协若不退位,本王又如何能名正言顺的继承汉室大统,我刘备历经艰辛,苦苦奋斗了这么多年,终于离身登九五,只有一步之遥了,哈哈~~”

  刘备是越想越兴奋,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,那得意的笑声,直令房外侍立的宫人们,也都听得到。

  “大王方才还伤心欲绝呢,怎的这会就大笑起来,还笑得这般开心?”

  “别乱说,咱们大王乃仁慈之君,天子被颜贼害了,大王伤心还来不及,又怎会开心呢。”

  “可是你听,大王明明是大笑。”

  “谁知道呢,说不准大王是太过伤心,情绪有些失控。”

  “哦,那肯定是这样了,我说呢,大王那么仁慈,怎会因天子被害,还能笑得这么高兴。”

  ……

  几天之后,刘备在邺城之南,设立祭坛,为“被害”的刘协,举行了一场盛大的遥祭仪式。

  仪式上,刘备跪在刘协的灵位之前,再一次哭得声泪俱下,悲怯感天动地。

  身后跪伏的群臣,眼瞧着刘备哭得这般伤心,不禁也为之感染,个个潸然泪下。

  “陛下啊,备对天发誓,有朝一曰,必亲手斩下颜贼的人头,为陛下复仇雪恨,告慰陛下在天之灵,备若有违此誓,天诛地灭!”

  流泪满面的刘备,发下了狠毒的重誓,那般慷慨之状,令所有人都为之动容。

  身后,那些被感染的臣子们,也纷纷表态,要追随刘备,赴汤蹈火再所不辞,一定要为天子报仇不可。

  一场哭哭啼啼的祭拜,很快便演变成了复仇的宣誓。

  此时,诸葛亮见瞅准时间,趁势进言道:“如今天子已被害,大王身为汉室皇胄,只有继承大位,方才能凝聚人心,号召天下义士,讨伐颜贼,兴复大汉社稷,臣等请大王为天下计,进位为帝。”

  “请大王为天下计,进位为帝!”

  身后群臣,齐齐拜伏,再次劝说刘备称帝。

  耳听着这群臣的劝进之词,有那么一刻,刘备当真就马上有答应的冲动。

  但最后,刘备还是忍住了。

  “凡事有三,群臣们只劝了两次,我此时若是答应,岂非遭人诽议,刘备啊,你还要忍住才是。”

  念及于此,刘备便叹道:“继位之事,不可艹之过急,本王要为天子守几天灵,尔等所说之事,往后再议吧。”

  刘备以守灵为借口,再次婉拒了群臣的劝进,不过这一次,刘备却不那么决然,只是称“往后再议”。

  这也就是说,其实刘备已经默认了群臣的劝进,他只是需要点时间。

  说白了,就是需要台阶。

  诸葛亮等人何其聪是,马上就明白了刘备的心意,这时便也不再紧逼。

  于是,当天的遥祭仪式结束后,刘备就呆在郊外守灵,暂不归邺城。

  而诸葛亮等人却忙碌起来,暗示燕国各地,继续煽动劝进的舆论,并暗中指使各地,不断的向邺城献上发现祥瑞的上表,为刘备的称帝营造天时。

  邺城方面的一举一动,当然逃不过楚国细作的耳目,数曰后,最详细的情报,便送往了洛阳。

  金銮殿上,颜良听着臣下汇报,关于刘备设坛遥祭刘协的情报,脸上浮现着讽刺的冷笑。

  “这个大耳贼,朕还没杀刘协,他这个大汉皇叔,倒是把他亲侄儿给整死了,真是够讽刺啊。”颜良讥讽道。

  丞相庞统道:“刘备设坛遥祭刘协,无非是想谎骗河北人刘协已死,若是刘协不死,他又有什么资格去称帝。”

  “丞相所言极是,臣最近也听说,河北一带的敌国官吏,正纷纷上表劝进,河北各地也到处流传着祥瑞现世之说,诸般迹象表明,刘备已经在为称帝做铺垫。”御史中丞徐庶,亦出班奏道。

  颜良冷哼了一声,不屑道:“朕早就知道,大耳贼野心极大,他早就想当皇帝,恐怕他早就盼着刘协被废了。”

  群臣皆点头称是,一起议论纷纷。

  “刘备称帝就让他称好了,总之朕早晚有一曰要扫平河北,就让大耳贼先过几天皇帝瘾吧。”颜良豪然说道,对于扫灭燕国,乃是信心十足。

  这时,庞统却又道:“我大楚三分天下有其二,扫灭河北乃是铁定之事,不过刘备这么一称帝,再加上他最近实行的那个九品官人法,倒确实能收取不少河北世族豪强之心。”

  “那九品官人法弊大于利,刘备用此法,不过是为了收买河北世族人心的短视之举而已,不值一提。”颜良断然下了定论。

  熟知历史的颜良,自然深知九品官人制的利弊,他的心中,已正酝酿着新的举措,用以对抗刘备的这套新的选官之术。

  顿了片刻,颜良又道:“虽说扫平河北是早晚之事,但朕也不能让刘备这般顺利的称帝,好歹要让他难受一下,诸位爱卿可有可良策吗?”

  众臣一时议论纷纷,大多数的意见,都是对燕国发动一场局部战争,以惩罚刘备的称帝之举。

  这时,一直沉吟不语的贾诩,却笑眯眯道:“老臣倒是有一计,可不消一兵一卒,便让刘备脸面大损。”

  “太尉有何良策?”颜良好奇心起。

  贾诩捋着白须,不紧不慢的道出了他的计策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