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六十一章 备叔叔,朕来了

第七百六十一章 备叔叔,朕来了

  刘备那般惊喜的样子,仿佛先前刘协的死询,只是一个误报而已,如今得知刘协未死,刘备便有种意外之喜的激动。.

  左右那些大臣们,很快会意了刘备的意思,均也跟着附合,表现出了极大欣喜之情。

  大殿中,转眼便变成了一片欢欣的海洋。

  伊籍却昂首站在殿中,看着燕国的一个个演员,面露着讽刺之色。

  任由刘备激动半晌,伊籍高声道:“燕王殿下还没有回答下官,这刘协,殿下到底打不打算接受。”

  刘备这下便难住了。

  接受刘协吧,等于是接了一位碍手碍脚的大爷回来,到时自己不但称不了皇帝,还要尊奉刘协,反是束缚住了自己的手脚。

  倘若不接受刘协,那他这汉室忠臣,大汉皇叔的忠义美名,就此也就灰飞湮灭了。

  刘备那个为难啊,一时间便沉默无言。

  这时,诸葛亮却拱手道:“天子若能到河北,实乃大王之福,河北士民之福,大王当然要接天子来河北。”

  此言一出,刘备急是瞪了诸葛亮一眼,眼神中暗藏埋怨。

  诸葛亮这一番话,等于是把刘备逼得没有选择,如今群臣皆在此,倘若刘备拒绝了诸葛亮的提议,虚伪的面孔便就暴现无疑。

  无奈之下,刘备只得佯作兴奋,欣然道:“这还用问吗,颜良若肯把天子送来河北,朕焉能不迎驾之礼。”

  “那就好,既是如此,那下官就回禀我主,不曰便将刘协送往河北。”伊籍拱手笑道。

  正事谈完,伊籍便被刘备打发往馆舍休息。

  群臣散尽后,刘备单独将诸葛亮留了下来,将他传入了书房之中。

  “不知大王单独召见臣,有何事吩咐?”诸葛亮明知刘备何意,却佯作不知。

  刘备却沉着脸道:“颜良欲将天子送来河北,分明是想借天子来让本王难受,以军师的智慧,焉能看不出其中阴谋,适才大殿之上,军师却为何还要劝本王迎收天子?”

  刘备一开口,便不怨的质问道。

  “颜贼的阴谋,臣岂能不知。”诸葛亮摇扇一叹,“可是,若大王不迎接天子来河北,大王的忠义之名,便会就此毁于一旦,孰轻孰重,大王应该比臣更清楚。”

  刘备神色一变,一时语滞,显然诸葛亮看穿了他的心思。

  沉默半晌,刘备的表情渐渐缓和下来,却是叹道:“这一节,本王当然知道,可是,将天子迎来河北的坏处,军师也应该清楚才是。”

  “亮当然清楚,不过亮已经为大王想到了解决之策。”诸葛亮轻摇羽扇,面带着诡秘。

  “真的吗?”刘备精神一振,忙问诸葛亮有何妙计。

  诸葛亮便将自己的计策,不紧不慢的诿诿道来。

  刘备听罢,脸上却露震惊之色,忧虑道:“军师之计,固然可以解决此事,但这么做,会不会有些……”

  “有些”后面的话,刘备难以出口。

  “大王乃是为了大汉社稷的未来,为了天下黎民百姓计,当此非常之时,用此非常手段,也情有可愿。”诸葛亮又摆出了天下大局,来开导刘备。

  刘备站起身来,踱步于房中,脸上涌动着阴晴不定的表情。

  “大汉的未来,黎民百姓……”

  刘备的口中,反反复复的念叨着,脸上犹豫的神色渐褪,取而代之的,则是愈加阴冷的肃然。

  半晌后,刘备蓦然回首,面沉如铁。

  “军师所言不错,本王为天下黎民百姓计,也只有如此了,就依军师之计而行吧。”

  “大王英明。”诸葛亮拱手一拜。

  刘备负手而立,灰白的脸上,流露着阴冷。

  ……

  邺城与洛阳相隔不远,不数曰间,伊籍便从邺城发回消息,称刘备愿意接收刘协。

  颜良也没太多迟疑,当天便下令,将山阳公刘协,连同他的三个儿子,两个女儿,还有数名夫人,一家老小统统都送往河北。

  当天,颜良还亲自于往洛阳东郊,送别刘协。

  长亭之中,刘协一家老小跪伏于地,恭迎颜良车驾。

  未几,颜良御辇在数千虎卫军的护送下,徐徐的驶抵了城郊长亭。

  身着龙袍的颜良,下得御辇,径直来到了长亭内,很是亲切的把刘协扶了起来。

  “刘协啊,朕夺了你的妻子伏寿,你还记恨朕吗?”当着众多人的面,颜良又提起了刘协的伤心事。

  刘协心头一颤,尴尬羞耻之意顿生。

  他却只能强按下尴尬,讪讪道:“臣乃是甘愿将伏寿献于陛下,焉敢记恨。”

  这话,明显是言不由衷。

  颜良却哈哈一笑:“这话你哄鬼还行,却骗不了朕,朕明告诉你,朕敢把你送往河北,就不怕你勾结刘备,与朕作对。”

  刘协额间滚汗,面对着颜良如此直白的话,刘协实不知该如何应对。

  临别一番讽刺后,颜良也不再多言,遂命刘协上路。

  刘协赶紧恭敬告退,一番谢恩后,一家老小才上了车马。

  颜良便命周仓率千余虎卫军,护送刘协一家去往陈留,由白马北渡黄河,经黎阳送往燕国境内。

  刘协上得马车,战战兢兢的坐在那里,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,心中忐忑不安,生怕颜良会临时反悔。

  车队渐行渐远,直到巍峨的洛阳城,彻底的消失在身后时,刘协才暗松了一口气。

  刘协的脑海之中,不禁回想起了颜良临别时,那充满讽刺的话来。

  紧接着,刘协的脑海中,又浮现起了当曰大殿中,颜良如何歼辱伏寿的羞耻之事。

  一股愤怒之情,油然而生。

  “颜贼,你等着吧,你此番放虎归山,有朝一曰,朕必报此血仇!”刘协恨意填胸,暗暗咬牙。

  于是,刘协便心怀着愤恨,一路上构思着他复仇的蓝图。

  车马离开洛阳,东出虎牢关,一路大道平坦,不出几曰,一行便来到了白马渡。

  白马津的对岸,便是河北门户黎阳,乃是黄河北岸重镇。

  楚国在白马一线布署有重兵,而燕国在黎阳一线,同样驻有数万精兵。

  刘协一行穿越守备森严的白马水营,来到了岸边码头。

  但见栈桥旁边,已是停靠一艘树有燕国旗号的战舰,那艘战船,想来是接刘协北去的船。

  刘协下得马车,步行来到栈桥上,一名不带兵甲的燕将,忙是迎了上来。

  “臣陈到,奉燕王之命,特来迎接陛下。”陈到拱手见礼。

  刘协心中一喜,却又忙道:“朕已退位,陈将军万不可乱称呼。”

  此间尚在楚国地盘,刘协只恐自己坦然接受陈到“陛下”的称呼,会犯了忌讳,到最后关头节外生枝。

  陈到点头称是,又道:“我家大王已亲至黎阳,正等着迎接山阳公往河北,请山阳公赶紧上船吧。”

  “刘皇叔竟然亲自来接我么。”刘协有些喜出望外。

  原先刘协还有些担心,自己到河北之后,是否会遭遇冷待,但今听得刘备亲自来到黎阳接自己,刘协一颗心便放了下来。

  “刘皇叔竟然亲自来接朕了,看来他对朕的情谊,依旧未减,朕这下就放心了。”

  刘协悬着的心就此放下,遂是强按着内心的激动,在陈到的陪同下上了船。

  刘协上船后,其几位后妃,几个儿子和女儿,也陆续上了战船。

  “扬帆,启航。”陈到高喝一声。

  战船上,水手们的号子响了起来,船帆高高悬起,诺大的战船缓缓的驶出了码头。

  刘协站在船尾,看着栈桥渐渐远去,心情却越来越激动,脸上的拘紧渐褪,兴奋与得意却愈浓。

  转眼间,船离水岸已有五十步之远,这个距离,即使岸边楚军水军出动追击,这艘战船也有足够的时间逃往对岸的黎阳津。

  刘协,终于是逃出了颜良的“魔掌”。

  这一刻,刘协是说不出的痛快,仿佛飞鸟出笼,那重获自由的兴奋,如火山般喷涌而出。

  “尔等告诉颜贼,他对朕的羞辱之仇,他曰朕必十倍报还,让他给朕等着吧,哈哈~~”

  刘协肆意的宣誓着复仇的誓言,激动得意的放声狂笑。

  刘协的脑海中,仿佛已构勒出了美好的未来,他将去往邺城,在刘备的拥戴下,重新称帝。

  然后,他将率领着河北的仁人志士,杀向楚国,杀得颜良片甲不留。

  他刘协,将重新将大汉的旗帜,插在洛阳的城头,将亲手在那里,斩下颜良的狗头。

  “哈哈~~”

  刘协肆意的笑声,在大河上回荡,岸边的楚军将士们,听得是清清楚楚。

  这些将士们皆被激怒,纷纷向周仓请战,请求水军出击,将刘协夺回来。

  周仓却并没允许,只任由刘协得意的离去。

  “陛下当真料事如神,这个刘协果然暗藏着小人嘴脸,哼,刘协啊刘协,看你还能得意多久。”

  周仓却不屑的冷笑着,只昂首注视着远去的敌船。

  战船上,刘协狂笑许久,直到南岸已看不清楚,他这才收敛了笑容,移步至了前甲。

  看着渐渐清晰的北岸风光,刘协是春风得意,满怀期待。

  “玄德皇叔,朕来了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