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六十三章 人面兽心的伪君子

第七百六十三章 人面兽心的伪君子

  刘备这般一嚎陶大哭,立时吸引了燕军将士的注意力,周遭的军卒们,尽皆的望向了刘备。

  “尔等还呆着做什么,天子就要被颜贼害死了,还不快救天子啊。”刘备已是泣不成声,声嘶哽咽的哭喝道。

  燕军士卒这才惊醒,号令传下,数艘快船即刻驶出了水营,向着沉船处驰去。

  刘备则驱马直上栈桥,泪流满面,焦虑不安的巴望着河面。

  视野之中,船船整个已沉没,只余了树立在外的桅杆。

  “那颜贼好生残忍,明明答应把天子送往河北,竟然最后时刻后悔,还这么残忍的谋害天子。”

  “天子真是太可怜的,竟这样为颜贼所害,害得咱们大王伤心成那样。”

  ……身后的燕军中,议论之声已是纷起。

  驻马远望的刘备,那眼泪汪汪下面,嘴角却不时的闪过一丝冷笑。

  不多时间,河面上连桅杆也已经看不到,整艘船已是彻底的被滚滚河水吞噬。

  未多时,那几艘营救的船只归营,陈到也坐着小船回来。

  步入栈桥,陈到“扑嗵”便跪倒在了刘备跟前,伏首愧然道:“臣无能,未能保护天子周全,请大王降罪。”

  “天子怎样了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刘备惊疑的追问。

  陈到默默道:“臣原是接了天子上船,谁料那颜贼派了刺客,暗中混上了战船,半道上突施杀手,臣奉力而战,刺客们眼看不济,竟是绑架了天子,将船凿沉要同归于尽,臣未能及时救下天子,请大王降罪。”

  此间离河面毕竟还有一段距离,无法看清楚船上情况,燕军们自也不知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,如今听陈到这么一解释,顿时都信了,一时间愤慨之声大作。

  刘备听闻刘协已溺亡的消息,脸色骤然大变,身形晃了一晃,忽的便昏倒向一旁。

  “大王!”陈到等一众燕军,急是扑了上去,将刘备扶住。

  刘备晕了一会,幽幽转醒,清醒过来时,立时跪伏在栈桥上,望着黄河又拜又哭。

  “天子啊,是备失策,未料到颜贼竟然言而无信,早知如此,备必当多派些人手保护,陛下啊,备对不起你啊。”

  刘备哭声震天,只将左右燕军都听得为之动容,个个潸然泪下。

  就连那陈到,竟也为刘表情真意切的表演镇住,眼中暗暗含泪,仿佛刘协真的是为颜良所害,而不是他刚才亲手溺沉。

  半晌后,刘备痛哭的情绪,终于是渐渐褪去,取而代之的,则是无尽的愤怒。

  突然之间,刘备腾的跳了起来,拔剑指向北岸,怒叫道:“颜良狗贼,你谋害天子,篡夺汉室社稷,荼毒天下黎民,实乃人神共愤的暴徒。本王在此对天起誓,有朝一日,必挥师南下,收复汉室江山,用此剑将你的人头亲手斩下,以告慰天子在天之灵!”

  刘备这气势汹汹的发誓,转眼就煽动起了燕军的慷慨之情。

  “杀颜贼,复汉室——”陈到扬臂一喝。

  “杀颜贼,复汉室——”左右众燕军,皆挥舞着拳头,冲着对岸狂叫。

  纷起的愤怒吼声中,背对燕军的刘备,泪汪汪的眼眸中,悄然闪过一丝阴冷。

  隆隆的喊杀声,很快为滔滔的水击之声所吞噬。

  几天后,刘协溺死黄河的消息,传回了洛阳。

  金銮大殿上,群臣听闻这个消息,无不是一片的惊讶。

  “没想到啊,真是没想到,刘备为了称帝,竟然连这种卑鄙手段都使了出来。”

  “看来陛下说得没错,刘备根本就是一个虚伪的伪君子。”

  “陛下的识人之能,果真是非常人所及啊。”

  楚国的群臣们议论纷纷,矛头都指向了刘备。

  曾几何时,楚国中不少大臣们,虽视刘备为敌人,但却都为刘备的仁义之名所惑,而今而时,刘协一族的全灭,彻底的让那些人,看穿了刘备的本质。

  “据我们的细作报称,那刘备在沉溺了刘协一家时,还在岸边大哭了一声,污蔑说是咱们大楚杀了刘协一族。”庞统拱手报称。

  颜良冷笑了一声,“这大耳贼的眼泪,还真是不值钱,一个大老爷们儿,说哭就哭,这一鼻子的眼泪,不知又收买了多少人心。”

  “陛下,大耳贼敢做不敢当,这般阴险的小人所为,臣以为可不能叫他轻易得逞,咱们需要采取些手段才是。”法正进言道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:“孝直有何建言。”

  法正拱手道:“臣以为,陛下当下令,命河北细作四下揭穿刘备的无耻行径,叫河北的士民们都知道,刘备是为了称帝,所以才残忍的溺杀了山阳公一族,让河北人看清楚,刘备真正的面目。”

  刘备虽在黄河边上哭了一声,污蔑是颜良害死的刘协,但刘协一家死在刘备的船上,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倘若细作们四下散播,舆论的形势,倒确实对刘备不利。

  念及于此,颜良便摆手道:“孝直所言甚是,这件事就依孝直的计策去办吧。”

  计议已定,朝议结束,颜良就此退朝。

  退朝后,颜良的心情甚佳,遂出皇宫经甬道,御驾径直前往了金雀台。

  有那么一个人,想必还有些许关心刘协的结局,颜良此去金雀台,正有让她彻底斩断残存的记挂。

  不多时,车驾直径华丽壮观的金雀台。

  这金雀台的营造,耗时近半年,动用了河南郡五万多民夫,耗资颇为不菲。

  金雀台成,无论是其规模,还是富丽精致程度,都远胜于应天的铜雀台。

  颜良的那些美姬们,凡没有资格成为嫔妃者,悉数被移居在了这金雀台上,以供颜良随时临幸享用。

  那一间华丽的阁台间,伏寿正凭栏远望,目光之中,流露着几分怅然。

  此刻的伏寿,已经卸去了皇后的穿着,却穿着一件半隐半露,相当“清爽”的薄衣。

  这般“羞耻”的衣服,乃是金丝台上每一个女人的标准着装。

  因为,伏寿和这金丝台上的其他女人一样,都已经沦为颜良休闲时的享乐之物,颜良就喜欢让她们穿成这般,这样才够刺激。

  “听说他被送往了河北,不知道他现在已经过河了么,若是刘备还顾念几分叔侄之情,他好歹也算脱离苦海了吧……”

  伏寿口中喃喃自语,神思悠远。

  正神思间,阁外有人唱道:“陛下驾到~~”

  陛下?颜良来了么?

  伏寿从神游中苏醒,顿了一顿,忙是移步阁外,前去迎接颜良。

  步入门外时,颜良已在数步之外,伏寿和一众宫女齐齐跪地,恭声道:“臣妾拜见陛下。”

  说出“拜见陛下”四个字时,伏寿的语气在颤抖,显得颇有些不自然。

  要知道,就在不久之前,能享受这四个字的,还是刘协。

  如今,短短时间内,物换星移,她口称陛下的人,已经变成了颜良。

  这个卑微出身的武夫,这个强行霸占了自己的狂傲男人,这个夺去了大汉帝位的乱臣贼子。

  也正是这个男人,把她从高贵的皇后,变成了没名没份,只能为他肆意玩弄的一只金丝雀。

  明知如此,伏寿却不敢有任何的反抗。

  颜良的残暴与威严,已彻底的征服了她,伏寿知道,自己如果不从,不但会死的很难看,而且,她伏氏一族,也会跟着完蛋。

  伏寿只有承认残酷的现实,放下自己皇后高贵的尊严,卑贱的来迎逢颜良。

  “起来吧。”颜良伸手将伏寿扶起,顺势便揽住了她的腰,拥着他步入阁台之中。

  阁中的宫女们,纷纷忙碌了起来,有的去传膳,有的则去铺设锦床玉被,焚香燃烛。

  楼阁之中,很快便营造出一副靡靡的气氛。

  所有人都明白,天子今日驾临此间,当然是要来临幸伏寿的,她们把气氛营造好,天子享受的舒服了,一高兴赏赐下来,她们也人人获利。

  酒菜奉上,原本鲜有端茶倒水的伏寿,此时也只能放下身段,眉目含笑的奉酒把盏,伺候着颜良。

  几巡酒过,颜良忽然道:“朕今日前来,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。”

  “消息?”伏寿一怔,“陛下请说?”

  “刘协已经死了。”

  伏寿那举杯的手儿,蓦的凝住了,眼眸之中,瞬间闪过惊色。

  那惊骇的目光,不禁望向颜良,似乎是以为,是颜良杀了刘协颜良淡淡道:“朕向来言出必行,说了饶刘协一命,就不会杀他。”

  “那,那他是怎么死的?”伏寿颤声道。

  颜良饮下一杯酒,缓缓道:“刘协是在去往河北的途中,被刘备用沉船溺死,刘备不仅杀了刘协,还杀了他一家老小。”

  惊人的消息,瞬间令伏寿娇躯一震,眼眸中闪过一抹不可思议的惊异。

  “刘……刘备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伏寿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  颜良冷哼一声:“你也是聪明人,这点还想不通么,大耳贼那厮想要称帝,不杀了刘协,他如何顺顺利利实现他的皇帝梦。”

  一语惊醒梦中人,霎时间,伏寿恍然大悟。

  震动了半晌,伏寿贝齿轻咬着朱唇,喃喃道:“没想到,这个刘备,竟是这般人面兽心的伪君子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