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六十六章 与朕为敌,就得死!

第七百六十六章 与朕为敌,就得死!

  沉吟许久,曹操长长的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尔等如此相逼,是要把我曹孟德往火坑里推啊。”

  曹操这一声叹,虽有抱怨的成份在内,但言下之意,却已是允了众人所请。

  曹丕与刘晔等人大喜,大堂之中的气氛,顿时一片欢欣鼓舞。

  如今曹操既已默认答应称帝,那接下来的事,就好办多了。

  于是,在曹操的默许下,刘晔等众臣,很快就忙碌了起来,为曹操的称帝造势。

  接连一月之内,凉州,陇西诸郡的太守们纷纷上表,声称各地都出现了麒麟凤凰等祥瑞征兆,预示着曹操受上天暗示,当为真命之主。

  而同一时间,刘晔又亲手在民间炮制出传言,声称天子刘协在长安城破之时,后悔莫及之下,派人送了密诏给曹操,声称倘若天子有所不测,便准曹操自立为帝,为其报仇血恨。

  这般舆论风潮一起,曹统区内的那些聪明官吏们,很快就领悟到了曹操的意图,知道曹操这是想效仿颜良和刘备,已有称帝之心。

  于是,这些聪明的官吏们,便纷纷上表,劝说曹操奉汉帝遗诏,进位称帝。

  地方上的劝进风潮,很快就刮到了天水冀城。

  刘晔等群臣见时机已成熟,便群起联名上表,奏请曹操身登大宝,进位为帝。

  曹操不是颜良,他自然不会那么痛快的答应,对于群臣的上表,曹操自是一番谦逊,拒绝了群臣的奏请。

  刘晔等人当然知道,这是曹操在做谦让的样子,于是便接连又上了两道联名书,奏请曹操称帝。

  曹操二次拒绝了群臣上表,到得第三道表时,却才表示自己才德学薄,本不敢窃居帝位,只是不忍寒了群臣拥戴之心,更不敢不遵汉帝的遗诏,便只有勉为其难的进位为帝。

  曹操这么一答,群下们马上紧锣密鼓的忙乎起来,筹备起了称帝的诸般准备。

  仅三天功夫,一座高台便在冀城南郊筑城,入夏时,曹操便挑了个黄道吉日,在冀城南郊祭拜天地,宣布进位为帝。

  因是曹操建国于秦朝故地,便建国号为大秦,定都于冀城,并改天水郡为天水尹。

  天水一郡虽为陇西最富庶的一郡,但汉末群雄争霸以来,人口锐减,经济远不如前。

  而且,天水郡到底乃西北边地,郡治冀城无论是规模还是繁华程度,都远非长安、洛阳、邺城,甚至是汉末才兴起的应天城。

  但冀城的士民们却做梦也没想到,有这么一天,自己的家乡,竟然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国家的都城。

  而冀城人自己,也一夜之间从边民,变成了天子脚下的京户。

  无论怎样,曹操的称帝已是不争的事实,凉州和陇西诸郡,如今摇身一变,已是变成了大秦国。

  而曹操称帝的当天,细作则将情报飞马东去,经过关中平原,星夜兼程的送往了洛阳城。

  五天后,颜良和大楚的百官,正式得到了曹操称帝的消息。

  “看来曹孟德也不甘寂寞,步了刘备的后尘,这天下间忽然冒出三个皇帝来,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。”颜良冷笑着,言语中充满了讽刺。

  曾经历史中,刘备仅仅拥有益州一地,便敢关起门来当起了皇帝,不过那时的益州,好歹是户口百万,成都天府之国,也勉强能养活刘备那些小皇帝。

  而眼下的曹操,虽说是据有凉州和半个雍州,但这点地盘上的人口,就算是加起来,只怕也没有刘备的一个益州多。

  就凭这点家底,曹操就敢称帝,颜良不得不承认,曹操确实是够胆。

  “汉朝为陛下所废,刘协又被刘备所杀,曹操这个大汉丞相就变成了不伦不类,曹操想以称帝来正名份,稳人心,这也不足为奇。”

  庞统一番讽刺,道破了曹操的真意。

  颜良却冷哼一声,“丞相所说,只是表象,归根结底,还不是他曹操本身就有做皇帝的野心。”

  历史上的曹操,在他活着的时日里,确实没有称帝,但他却称公称王,为儿子曹丕称帝做好了一切的铺垫。

  而且,曹操自己也宣称,他的梦想,只是做周文王而已。

  周文王是谁,那可是周武王的老爹,而正是周武王一手灭了商朝,改朝换代,成为周朝开国天子。

  曹操自己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想当皇帝,却明白的告诉世人,他默认自己的儿子去代汉而立,如此所为,谁还会相信曹操没有称帝之心。

  颜良对曹操称帝,其实已早有所料,甚至,颜良还有些佩服曹操,敢在此恶劣的处境下,还敢称帝。

  但天无二日,民无二主,天下间只能有一个皇帝,谁敢跟我颜良争皇帝的位子,谁就必须去死。

  曹操你胆敢称帝,只是在自寻死路,加速我颜良灭你的速度罢了。

  颜良腾的站了起来,目光如电,杀气汹涌而生。

  阶下群臣身形一震,无不为颜良的杀气所慑,尽皆低头垂目,不敢直视。

  颜良俯视群臣,厉声道:“曹操自立为帝,罪不可赦,朕已决定,克日御驾亲征,诛灭曹贼!”

  凛烈的杀机,随着决然的宣战之词,如烈火狂生。

  金銮殿间,疯狂的杀气,与涌动的热血,转眼间填满大殿。

  殿中,无论是文臣还是武将,均为颜良的猎猎豪情所感染,众人的情绪立时激荡起来。

  “诛灭曹贼——”

  “诛灭曹贼——”

  群臣振臂齐呼,愤然的肃杀之声,直震得整个皇宫,都隐隐颤动。

  圣旨已下,中外诸军,很快便动员了起来。

  司雍二州的青壮丁夫,悉数被征调,加入到了运粮的队伍之中,将来自于荆州和豫州的粮草,源源不断的从洛阳运往长安。

  后续的粮草,加上先前已屯积在长安的粮草,开战之前,颜良已为前线准备了近百余万斛的粮草。

  粮草已备,颜良率下达开战旨意,总计达二十万的楚军,兵分两路向西北进军。

  南路方面,陆逊率三万益州兵,以严颜、张任为将,兵出祁山,直插冀城之南,以牵制曹操兵后方。

  中路主力方面,颜良御驾亲征,率十七万步骑军团,由洛阳进驻长安,浩浩荡荡的向陇山一线开进。

  其中,颜良又以骠骑将军文丑为先锋,潘璋、蒋钦为左右副将,御使中丞徐庶为谋主,将三万步骑为前军,先行发兵,直取陇山山口要隘街亭。

  大楚皇帝颜良,则自率十四万主力,随后跟进。

  此番西征秦国,大楚的良将已悉数而出,黄忠、赵云、李严、黄盖、朱桓等精英将领,尽数随征。

  此外,法正、贾诩等谋臣,也随皇驾西进。

  颜良出征之前,则留丞相庞统坐镇洛阳,代处朝政,并以甘宁、凌统、满宠等将统领青、兖诸军,以防备河北刘备的汉军趁机南下。

  诸事安排已毕,颜良遂起倾国之兵,急扑秦国而来。

  楚军大举进犯的消息,秦国方面早有耳闻,颜良御驾离京未久,细作十万火急的情报,便已星夜兼程,送往了秦国都城冀城。

  冀城,皇宫大殿。

  曹操负手而立,凝望着屏上所悬的地图,地图上,那两巨大的红色箭头已经标出,箭头方向,直指秦国。

  “颜贼倾巢而出,看来是志在必得啊。”曹操沉声叹息,语气中充满了忧虑。

  “楚军兵分两路而来,南面陆逊此人善守而不善攻,只消派一得力将领,率五千兵马扼守祁山大寨,陆逊必无计可施,此战的关键,就在能否挡得住颜贼所率的主力。”身后的刘晔吩咐道。

  曹操微微点头,却道:“听闻颜贼亲率十七万大军而来,朕眼下所能调动的兵马,最多也只有四万,实力悬殊,这场仗不好打呀。”

  “颜贼兵马虽盛,但只要我军能扼守住街亭,颜贼纵有百万雄兵,也休想越过陇山一步,只消守上十天半月,颜贼必不战自退。”刘晔信心满满的说道。

  曹操的身形微微一震,目光不禁移向地图,定格在了那座不起眼的城池上。

  从地图上可以看出,东西走向的秦岭,和南北走向的陇山,形成了一个倒立的“丁”字,将陇西、汉中和关中三个地我彼此分割开来,而隔离关中和陇西诸郡的,便是陇山山脉。

  从关中翻越陇山去往陇西,中间有不少的小路,但多狭窄崎岖,不适合大军进军作战。

  唯有陇山中段的一条道路,较为平坦,自古以来便是连通关中和陇西的最重要的通道,倘若能阻绝了此道,基本上便可阻断东西的交通。

  而街亭一地,正位于这条通道的西口处。

  这就意味着,街亭成了堵住楚军西越陇山的唯有屏障,楚军若是突破了街亭,十余万大军,将长驱直入,进入到陇西平原地带,那个时候,兵微将寡的曹操,将万难再守住他这一亩三分地。

  “街亭,街亭。”曹操默念着这个不起眼的地名,手中的拳头,越握越紧。

  沉吟半晌后,曹操猛然转身,厉声喝道:“传朕之旨,明日尽起大军,前往街亭,朕要在此地,令那颜贼铩羽而归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