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六十七章 我要嘲讽历史

第七百六十七章 我要嘲讽历史

  曹操痛下决心,打算跟颜良在街亭决一死战。

  众臣的一片愤慨中,却唯有荀攸沉默不语,面似深思之状。

  “公达,你对此战有何看法?”曹操问道。

  荀攸忙是出班,拱手道:“启禀陛下,臣只是觉得,纯粹采取坚守的策略,似乎非是上上之策。”

  “此话怎讲?”曹操神色一奇。

  荀攸缓缓道:“颜贼的兵马五倍于我军,据闻其屯于长安的粮草,竟有两百万斛之多,而且更多的粮草,还是源源不断的从关东运抵,由此可见,颜贼已是做好充分的准备,要与我大秦打一场持久之战。”

  曹操微微点头,表示明白荀攸所说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  “反观我大秦,如今陛下初登皇位,将士们士气确实为之一振,但以陇西和凉州贫瘠之地,粮草供应只能勉勉强强,臣以为,如今之势,反而是我军不利于久战。”

  听得荀攸的进言,曹操沉默了下来,原本激昂坚定的气势,转眼虚了半截。

  “公达言之有理,粮草的难题,倒确实不容易解决。”刘晔也眉头暗皱,表示赞同荀攸的说法。

  忧虑的曹操,见得荀攸脸色沉静,便料知其必有计策,遂问:“公达莫非有解决之策?”

  荀攸干咳了一声,“臣以为,想解决粮草不足的难题,就唯有选择速战。”

  速战?

  殿中群臣,均是微微一惊,脸色却更加的不自信。

  人家楚国可是总计二十万的大军,你以区区四五万的兵马,坚守都不一定能守得住,还想速战,这不是痴心妄想么。

  “公达,你说清楚些,怎么个速战之法?”曹操却知荀攸不会无故乱说,既然提出速战,便自有速战之策。

  果然,荀攸微微一笑,淡淡道:“街亭一地,坐控陇山大道之口,地势必然险要,陛下只需派万余兵马扼住险要,拖得贼兵十天半月当不成问题,而此时陛下便可先率主力南下,一举击溃陆逊一路偏师。”

  “偏师一败,楚军必然军心震动,这时陛下再率得胜之军,回师北上街亭,杀楚军一个措手不及,必可一举挫败敌军主力。”

  荀攸不紧不慢的道出了他的计策,而这个计策,听得曹操是精神大振,蓦然间仿佛豁然开朗一般。

  这种先败弱小之敌,削平侧翼的威势,再集中兵力对抗主要的敌人的战术,他曹操当年开拓中原之时,不就曾经屡试不爽么。

  诚如是,那么荀攸的计策,便的确可以让他在短时间内,挫败颜良的大举进攻。

  沉吟半晌,曹操拍案道:“公达所言极是,这场战争我们拖不起,必须速胜,就依公达之计,朕当亲率大军,先往祁山去击败那陆逊小儿。”

  战术一变,曹军上下,顿时都又激动起来。

  接着,曹操又环视群臣,正色道:“街亭要害,事关重大,不知尔待谁愿担此重任,为朕去扼守街亭,拖住颜贼大军。”

  话音方落,阶下一人腾的出列,慨然道:“儿臣愿领一军,前去坚守街亭。

  曹操举目一扫,见得那慷慨请战者,正是自己的黄须儿曹彰。

  今曹操连年损兵折将,麾下的良将几乎损失将近,如今军中能称得上将才的,也只有夏侯渊和曹彰等区区数人。

  眼下在这关键时刻,曹彰能不畏强敌,果断站出来请战,曹操心中欣慰,不禁微微点头,面露赞许之色。

  旁边曹丕看在眼里,眉头不禁暗暗一皱,闪过一丝忌惮之色。

  如今曹操虽已称帝,也立了卞氏为后,按理来说,作为嫡长子的曹丕,理应被立为太子。

  事实却是,曹操并没有立任何人为太子,这就让外人猜测,曹操仍在立曹丕还是曹彰为太子这件事上,有所犹豫不决。

  臣下们都在猜想,皇子曹彰勇武过人,方今国势微弱,外敌入侵之际,似乎曹彰更适合做太子。

  至于曹丕,虽乃长子,但却不善征战,太平时节做个守成之主尚可,当此乱世之际,却似乎并不太有优势。

  况且,经历了曹植事件后,曹操对曹丕曾有猜疑,父子间有了芥蒂,曹丕便想这必也是曹操迟迟不立他为太子的原因。

  如今国难当头,曹彰慨然请战,倘若他能成功的守住街亭,便等于为大秦立下了巨大的战功,在群臣中的声望必曾大增,曹操也会对其倍加的看重。

  此消彼涨,若坐看曹彰建功立业,那他曹丕离太子的位子,便将越来越远。

  念及于此,曹丕不及多想,急也出班,拱手慷慨道:“儿也愿率军去守街亭,儿臣纵然是战至最后一人,也绝不让贼军跨过街亭一步。”

  曹丕也站出来请战了,这让曹操倒是大感意外。

  要知道,曹丕一向养尊处优,这么多年来,可是连一回战场都没有上过,眼下这般关键时候,竟然能不惜性命的主动请战,这如何能不让曹操感到意外。

  曹彰却眉头微微一皱,知道这是他的兄长,在跟他抢功。

  “你有这份为国之心,朕很欣慰。”曹操点头赞许,却又道:“只是此役关系重大,你又从未上过战场,这街亭,还是让你的弟弟去吧。”

  曹丕心头一震,一脸的慷慨顿时虚了一半,眼中闪过一丝失望。

  这时,曹彰却向他笑道:“皇兄,你就安心守家吧,这上阵杀敌,为父皇分忧之事,就交给为弟好了。”

  曹彰这般言语,却有暗讽曹丕无用,不能为父分忧之嫌。

  曹丕心中不爽,却还佯作关怀道:“那前线之事,就有劳子文你了,你可千万别让父皇失望。”

  “皇兄放心,为弟必死守街亭,誓死守到父皇大军来援。”曹彰拍着胸膛道。

  曹丕只得黯然的退了下去,却又有心不甘,回头向一人暗使了一个眼色。

  这时,班中便又有一人站出,拱手道:“陛下,微臣愿辅佐三皇子去守街亭。”

  曹操放眼一看,却见那请战之人,乃是吴质。

  “街亭关系重大,彰儿的确需要个得力助手,你既有此胆气,朕便准了你所请。”曹操也无多想,当即准了曹彰所请。

  计议已定,曹操便又叮嘱曹彰,命其率军往街亭后,要当道下寨,扼住其五路总口。

  随后,曹操便散了朝议,诸路兵马依计而发。

  当天午后,曹操便自率四万兵马,以夏侯渊为先锋,由冀城南下,杀奔祁山而去。

  曹彰则率一万步骑,急行军赶往街亭。

  ……

  当曹操兵发之时,颜良亲率的主力大军,已经进至了陈仓。

  安营已毕,颜良便收到了先锋文丑,从汧县发来的急报,言是曹操派了其子曹彰,率军前去据守街亭要害。

  “看来曹操的身边的谋士们,还没有死光,懂得让曹操据街亭,阻止我们的大军进入陇西平原啊。”法正感慨道。

  街亭吗?

  这个熟悉的地名,让颜良的脑海里,浮现出了许多旧时的记忆。

  曾经的历史中,马谡正是在街亭为张颌所败,最终使得诸葛亮第一次北伐的大好局面,化为泡影。

  如今历史已经改变,但街亭的重要性,却依然长存。

  “曹贼以其子据守街亭,必是想先率大军击败我益州军团,然后再回师街亭,趁着我军军心震动,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。”法正一语便道破了曹操的目的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喃喃道:“陆伯言善守而不善攻,若真交手,未必是曹贼的对手,看来朕必须在他受挫之前,攻下街亭才是。”

  沉思间,颜良环扫着帐前诸臣,忽然间,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那张年轻的面孔上。

  颜良的脑海中,蓦的产生了一个有意思的想法。

  “马幼常何在?”颜良忽然喝道。

  马谡一怔,忙是出列,拱手应道:“微臣在。”

  颜良高声令道:“朕命你速往汧县协助骠骑将军,并向他传达朕的旨意,就说朕命他们即刻起程,率先锋军给朕夺取街亭,消灭曹彰小儿。”

  自当年平定五溪蛮叛乱,马谡献上攻心之策后,颜良便一直将马谡这位年轻的俊才,下放至地方历练,这些年颜良东征西讨,马谡很少有崭露头角的机会。

  如今当此重大战役的时候,颜良却忽然间把马谡派往前线,这栽培重用的意图,马谡焉能不知。

  当下马谡便心下大喜,拱手慷然应命。

  马谡、邓艾等英才,皆乃大楚国年轻一辈中的翘楚,以颜良对马谡的重视,又怎会遗忘了他。

  而颜良又深知,即使马谡身为璞玉,也必须要经过雕琢,方才能成为奇珍佳品。

  历史上的诸葛亮,虽然器重马谡,却不懂得雕琢美玉,让从未亲自指挥过军队的马谡,担当起守备街亭的重任,结果令马谡这颗将星还尚未及升起,便急速的坠落。

  颜良当然不会犯诸葛亮的错误,所以他才会用此番战役,让马谡前去历练。

  先锋军中,除了文丑外,还有徐庶这个绝顶的军谋坐镇,如此一来,马谡即使经验不足,也有徐庶从旁把关,不致酿成大祸

  而且,历史中的马谡,曾在街亭折戟,而颜良今却派马谡往街亭建功立业,潜意识中,更有一种要嘲讽历史的狂妄在内。

  于是,马谡便带着颜良的旨意,当天起程,星夜飞马赶往前线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