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六十八章 街 亭

第七百六十八章 街 亭

  都尉祝大家中秋快乐,身体健康,事事顺心了。

  ————

  大道苍凉,北向的古道上,一支打着“秦”字旗号的军队,正匆匆而行。

  奔行中的曹彰勒住战马,举目远望他长蛇的军队,深陷的眼眶之中,闪烁着几分得意与兴奋。

  天空中飞过几只大雁,曹彰仰起头,眯着眼睛倾听雁鸣,他有种想要拿起弓箭,射下几只大雁来的冲动,以此来发泄他的兴奋心情。

  只要他能功守住街亭,便将以此大功,在大秦中建立巨大的声望,那个时候,他那默默无闻的兄长,便将再没有资格跟他抢夺太子之位。

  “此役得胜后,父皇定会立我为太子吧。”曹彰心中这样想着,嘴角不禁掠起一抹笑意。

  打马扬鞭,曹彰继续急行。

  是日黄昏时分,曹彰率领着一万大军,抵达了街亭。

  让曹彰感到意外的是,他并没有看到一座预想的街亭坚城,那座小小的街亭城,一看便知年久失修,曹彰甚至觉得自己只要踹上一脚,整面城墙就会坍塌下去一般。

  如此一座破城,显然没什么太大的军事价值,曹彰遂命一队兵马入城视察情况,其余万余大军,则在城前的开阔地带待命。

  大军停扎于城前,连续几天的急行军,已使秦军疲惫不堪,听到待命的军令后,秦军士后们如释重负一般,纷纷放下手里的武器,就地坐了下去。

  而位于后军的吴质,得知这个军令,却急匆匆的飞奔前来。

  “梁王,为何不入街亭扎营,却叫将士们就地待命?”吴质奇道。

  曹彰却冷冷道:“本王之命,尔等执行便是,何需多问。”

  曹彰没有给吴质好眼色,他知道他这个副将,素来与兄长曹丕走的很近,这样一个人担当自己的副将,同自己分街亭守御战之功,曹彰自然会有不爽。

  吴质被呛了一鼻子灰,心下不悦,嘴唇动了一动,终究还是没说什么,只得策马转身回往了后军。

  曹彰叫众军待命,自己却率十余名护卫,往街亭四周巡视,擦查附近的地形。

  街亭的方圆并不甚大,原本蜿蜒于陇山中的狭窄大道,进入街亭地面时便豁然开朗,往关中方向的十余里范围,都是宽阔的平地,周遭则尽为高耸险恶的山知。

  街亭那座破城,正位于道口的南侧,其城之后两里处,则是一座断山。

  此断山拔地而起,高有两百多尺,独立而成峰,与四面的山脉均不相连,山侧清水河涛声訇然,隐隐听着,便会误以为有雄兵百万,气势甚是雄壮。

  曹彰骑马行至断山的山麓,忽然间,前方的一处地势,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

  “那里是什么地方?”曹彰马鞭遥指。

  左右向导循着他所指方向看去,却见断山半腰处山势忽然变狭,向四面伸展成为一座山崖,山崖两侧高低不平,叫人无法看清崖顶上的情况。

  “那座山崖,咱们当地人都它叫作麦积崖。”向导答道。

  山崖下宽上窄,又层叠起伏,这麦积二字,取得倒也是形象。

  曹彰微微点头,遂又向山崖一指,“随本王上去看看。”

  于是,一行人又顺着山坡缓处,慢慢的上了那麦积崖。

  这麦积崖上树木很少,但杂草却甚密,长约两尺多高,郁郁葱葱,散发着淡淡草香之气。

  曹彰大约爬了两百余尺高,方才到了山崖顶部,这一爬上去不要紧,包括曹彰在内的所有人,都为之一惊。

  原来这麦积崖顶宽阔平整,地表半石半土,方圆百丈皆乃平地,如此之地形,足以容纳下万余人安营扎寨。

  曹彰默不作声,沿着这崖顶巡看了一番,眼神中不时的流露出沉思的目光。

  大约看了一刻钟后,曹彰从山顶向下俯视,但见街亭破城和陇山大道尽在眼底,观此壮阔之景,曹彰的胸中,一种鼓荡的心情油然而生。

  凝视半晌,嘴角微微上浮,眼眸之中,闪烁出一丝得意的神色。

  下山后,太阳已是落山,曹彰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决定:

  全军在麦积崖山顶上扎营!

  “梁王,陛下临行前可是有交待,命咱们在街亭当道下寨,梁王你怎敢违背陛下旨意?”吴质惊问道。

  “将在外,君命有所不授,这个道理你难道不懂吗。”曹彰不屑的瞪了他一眼。

  吴质眉头一皱,“可是,梁王为何要改变安营之所,总该有个理由吧。”

  “街亭城残破不堪,根据无法据守,而大道又太宽,当道扎营也难以制胜。本王观那麦积崖上地势平坦,足以容纳万余人,而且又有泉水,实在屯兵据守的绝佳之地。”

  “再则,我军依仗天险据守,必能逼得贼军进退不得,只待父皇的援军赶到,内外合击,利用居高临下的破竹之势,定可一举击破颜贼大军。”

  曹彰滔滔不绝的讲述着自己的战术,言语神情何等的自信,这一套战术,乃是他在麦积岸上就已经想到的战术。

  “梁王啊,恕末将直言,你的计划太过冒险,不仅违背了陛下的旨意,更是拿一万多将士的性命冒险啊。”吴质忍不住道。

  曹彰似乎早料到了吴质会反对,只不温不火的问道:“吴将军,本王要问你一句,咱们此番奉命前来街亭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  “当然是奉陛下之命,前来守住街亭,阻止楚军进入陇西腹地。”吴质毫不犹豫的答道。。

  曹彰顺势又问道:“那本王再问你,倘若本王把大军屯于街亭大道旁的断山之上,楚军是不理会本王大军,直接从大道而过,还是先会来攻打本王之军?”

  吴质一怔,说道:“这还用说么,楚军当然必会先攻打我军,不然他们怎会蠢到不顾后方,公然继续前进。”

  “既是无论扎营于街亭大道,还是扎营于麦积崖,我军都能达到阻敌之目的,那我军为何不能选一个理加险峻,更利于我们拖住敌军的地方呢?为将者,不可不懂利用地形,吴将军该不会连这点粗浅的道理都想不通吧。”曹彰的冷嘴,掠起了一丝讽刺的冷笑。

  吴质这下就说不出话来了,尽管身为曹丕亲信的他,心理上本能的要反对曹彰,但纯以实际情况判断,吴质却不得不承认,曹彰的分析极有道理。

  光以区区一万兵马,根本守不住街亭那座破城,就算安营于城外大道,但街一带地形较为宽阔,倘若楚军十几万大军四面围攻,亦无法守得住。

  当初曹操下令给他们,命他们当道下寨,恐怕是对街亭的地形,并没有实际的掌握吧。

  “可是,我军若屯兵山上,倘若楚军切断了我们水源,却当如何是好?”吴质又找到了一个反对的理由。

  曹彰却淡淡一笑:“你所担心之事,本王又岂会没有想到。适才本王去山崖上亲自擦查过地形,那断山下有两条明水水源,还有一条暗流,都是从旁边清水河来的水源而来,不仔细是看不出来的。楚军要断,也只能断明水,本王只需派一支兵马去护住暗源,水源之事,就根本不足为虑。”

  话说到这时,吴质再也找不出什么理由,他的反对之势,已完全被曹彰所压制。

  曹彰看着吴质那欲言又止的样子,极力的克制着得意的心思,好容易才没有表露出来。

  “既无异议,那就这么决定了,本王自率七千精兵,屯驻于麦积崖上,至于吴将军你,本王就分给你三千兵马,你就去断山东边,好好的把守那条暗河水源吧。”

  暗河既为暗河,就说明那地方很难被楚军发现,也就不易为楚军所攻,这就是说,吴质这保护水源的任务,看似比较重要,实际上却是为曹彰安排了个闲差。

  倘若他吴质没有参与战事,战后分功时,自也就捞不到多少战功,这大概就是曹彰的目的吧。

  吴质很清楚曹彰的小算盘,但军令如山,却也只能遵令而行。

  看着吴质策马悻悻而去,曹彰冷笑一声,扬鞭喝道:“全军都行动起来,给本王往麦积崖安营。”

  当秦军忙乎在安营时,文丑统帅的三万步骑前锋军,已经在街亭三十里外的大道上。

  经过一夜的急行,天明时分,文丑率军进抵了街亭附近。

  文丑其实从斥候的情报中,已经得知秦军进驻街亭的动向,这也是战前就已经估计到的事情。

  大军进抵街亭一线后,文丑却并没有立即下令发动进攻,毕竟他的将士们一夜疾行,士卒颇为疲劳,难以持续作战。

  故文丑在徐庶的建议下,命兵马在街亭七里之外安营,自己则与徐庶,在数十骑亲兵的护送下,前往将街亭的敌军情势亲自视察了一番,得到了第一手的敌军情报。

  视察完毕,文丑等归往大营,取出地图来,将实地的观察,与地图上相互对映。

  文丑的眉头,很快就暗凝了起来,口中喃喃道:“曹彰这小儿不在街亭当道安营,却在这里扎营,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?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