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六十九章 诱敌,攻山!

第七百六十九章 诱敌,攻山!

  “这个曹彰,还是有几分能耐的。”徐庶却微笑着赞叹。

  “元直此话怎讲?”文丑问道。

  徐庶便指着地图道:“曹彰倘若当道下寨,我军便可放开手脚,全面的发进猛攻,街亭小城破落难守,修筑营地又不易,况且秦军的兵力远少于我军,这般拼消耗,不出几日间,曹彰必败。”

  接着,徐庶的手指又往麦积崖一移。

  “曹彰也许正是看到这一点,才会选择上山安营。我军自不可以置之不理,那就必须要将其包围歼灭,彻底的清除了,方才能继续西进。而适才观那断山上的地势,十分险要,显然易守难攻,如今一来,秦国兵少的劣势,便可轻易的被地形的优势所抵消。”

  徐庶一席话,揭穿了曹彰心思。

  “原来如此啊。”文丑微微点头,自傲的他,对曹彰也有几分赞许,“那依元直之见,本将现下当如何。”

  “陛下给咱们的圣旨,乃是命我们速夺街亭,既是如此,那眼下就只有先攻一攻看了。”

  文丑微微点头,深以为然,当下便传下将令,命诸将准备,饱餐一顿后,于午后向麦积崖的秦军发动进攻。

  三万多士气高昂的楚军,一顿饱餐,午后时分,悉数出营,铺天盖地的向着麦积崖围逼而来。

  崖顶上的秦军,看到那黑压压的楚军,四面逼近时,均是有些心里发悚。

  毕竟,这么多年来,他们对楚军的战绩可是连战连败,就在不久之前,还刚刚经历过洛口城那地狱般的惨败,今日再交手,心生畏怯也是情理之中。

  曹彰却是丝毫不惧,相反,他还热血沸腾,巴望着楚军能前来围山强攻。

  “贼军敢来,本王必要你付出惨重的代价,颜贼啊颜贼,也该是让你尝一尝失败的滋味了。”

  曹彰脸上涌动着自信与肃杀,遂传下号令,命崖上诸军出营,准备应战。

  山下处,文丑驻马横枪,正指挥着他的三万大军,对麦积崖进行合围。

  三万汉军分成数队,缓慢的展形队形,先进入街亭城,然后朝断山移动,接着分散成若干相对较小的半弧形集团,向麦积崖的山麓两侧扩展。

  “大王,要不要趁着敌人包围未形成之前,挥军下山冲击他们一下。”一名副将进言道。

  曹彰却摆手道:“用不着,楚军兵多,冲杀几人他们很快就能补上,没有必要徒伤我军士兵性命。”

  “可是,现在若能一胜,便可挫败敌军锐气。”副将又进言。

  曹彰冷哼一声:“本王的任务,乃是拖住楚军,倘若发兵下山冲击,却被楚军围困,本王是当救还是不当救?”

  曹彰这般一质问,左右副将便再不敢进言。

  曹彰遂又传下军令:有违令擅动者,斩无赦!

  号令一层层的传下去,七千多的秦军便只能坐视楚军完成包围,却只紧闭寨门,凭着栅栏俯视山下楚军的情况。

  “秦军没有趁势下山冲击,元直,看来你的诱饵没起作用啊。”文丑显得有些失望。

  本来徐庶是为文丑设下一计的:山下的楚军移动虽然分散,但行进的路线,却又能让诸军间彼此呼应,这样一来,只要山上秦军敢下山冲击,那各个楚军小队兵马,便可迅速的合在一起,将冲下山来的秦军聚而歼之。

  照现在秦军则不动声色的情形,显然曹彰并没打算发动趁势冲击。

  “看来曹家人这些年是被咱们陛下打怕啦,终于变得谨慎起来了,罢了,先攻一攻再说吧。”徐庶笑叹道。

  文丑微微点头,大枪向山上一指,高喝:“擂鼓,攻山!”

  咚咚咚!

  雷鸣般的战鼓声,冲天而起,令旗摇动下,一队队的楚军,开始向山崖发起仰攻。

  楚军的进攻位置,选择在了麦积岸坡度比较平缓的北麓,进攻的兵马约有万人左右,文丑和徐庶的意思,均是想通过适度规模的进攻,试探一下崖上秦军的防御能力有多强。

  隆隆的战鼓声中,第一波两千多人的楚军,一手执盾,一手提刀,依山势向上爬去。

  最初之时,楚军的上爬颇为顺利,几分没费多大力气,就一口气向上推进了约有七八十尺的高度。

  然而,就在楚军一路上爬,距离秦军的营壁,只余不到四十余步时,秦营之中,蓦的一声炮响。

  嗖嗖嗖~~

  嗡鸣声骤起,伴随着一阵弦响之声,数百支利箭破空而出,借着高势斜射而下。

  惨叫声顿起,一瞬之间,爬在最前端的二十余名楚军士卒,发出悲惨的嚎叫声,中箭的躯躯沿着山坡滚了下去。

  山下处,文丑眉头微微一皱,却并没有下令停止进攻。

  山坡上的楚军,未等秦军齐射结束,奋不顾身的便接替死去同袍的位置,继续向上猫着身子,奋勇的攀爬。

  而此时,营栅处的秦军,也更换了弓弩手,第二轮的箭矢,如飞蝗般射至。

  惨叫之声不绝,又是几十名楚军将士被当场射杀。

  但这箭雨却挡不住铁血的楚军将士,他们将手盾举在前方,顶着密集的箭雨,舍生忘死的向上艰难的攀爬。

  终于,三十余名楚军死士,逃过箭矢的打击,接近了秦军的栅栏。

  而就在此时,栅栏里却突然伸出一排排密集的长矛,顷刻间便将接近的楚军刺中,哀号声中,几十名楚军便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  面对如此惨烈的场面,楚军将士却舍生忘死,继续一波接一波的进攻。

  楚军虽有一万之众,但其山坡地势原因,根本无法展开,最多一次只能有两千人投入正面交战。

  这一场进攻持续了半个时辰,近有三百将士损失,秦军死伤却不足两位数。

  战损比如此悬殊,秦军防御的实力,已是十分明显。

  “没有必要再强攻下去,鸣金收兵,全军且归营吧。”文丑扬鞭一喝。

  铛铛铛~~

  金鸣之声响起,正自苦战的楚军将士,顶着坡上射来的飞箭,井然有序的退下了山来,诸军徐徐退回大营。

  山崖上,曹彰俯视着退却的楚军,嘴角又浮现了得意的冷笑。

  “颜贼,本王早说过,一定会让你尝尝失败的滋味,哈哈~~”

  当曹彰在山上狂笑时,文丑和徐庶已经归往大帐,共商着破敌之策。

  文丑沉声道:“曹彰那小子倒不足为虑,只是这麦积崖地势险要,我军纵有千军万马,却难以发挥优势,元直,这场仗你看该怎打?”

  徐庶沉吟了半晌,微微笑道:“我倒有一个办法,或许不消一兵一卒,便可叫秦军土崩瓦解。”

  “元直有何妙计?”文丑顿时兴奋起来。

  徐庶指着地图道:“秦军虽占了地利,但这麦积崖离地有两百余尺,山上秦军若想取水,必须要下山从此两处溪流取水,咱们只消截断他的水源,秦军无水,不出必日,必干渴之下军心瓦解。”

  文丑神色一振,蓦的豁然开朗。

  “水源,对啊,我怎么没办到呢。”文丑兴奋之极,当即下令,发三千兵马,去截断两条水源。

  ……

  当街亭的前军,正自激战时,颜良所率的主力大军,已离开陈仓,行军在前往街亭的大道上。

  前方的战报,每天都以快马不间断的送到,文丑那边进至街亭未久,颜良便收到了他们的最新战报。

  “曹操看来很信任他这个黄须儿啊,竟把守备街亭,这么重要的担子交给他。”

  法正笑道:“曹贼连年损兵折将,可用之将已屈指可数,他以曹彰担此重任,相必也是无人可用了。”

  “这倒也是。”颜良微微点头,又道:“那曹彰是在街亭当道下寨吗?”

  “回陛下,据骠骑将军报称,秦军并未在当道下寨,而是选择在街亭旁边的断山上下寨。”斥候答道。

  颜良心头微微一动,眼眸中不禁闪过一丝奇色。

  熟知历史的他,可是清楚的记得,曾经的历史上,诸葛亮令马谡守街亭,临行前就曾叮嘱马谡,命其在街亭当道下寨。

  结果马谡“自以为是”,违背了诸葛亮的安排,也是在街亭旁边的断山上设寨,结果却为魏军断了水源,结果致使全军崩溃,街亭失守。

  如果说曾经历史上的马谡,是因为临阵经验不足,纸上谈兵的原因,才会在断山上下寨,那这曹彰可是战阵丰富,却为何也选择在断山上下寨?

  同样的错误,竟这般惊人的相似!

  “莫非,历史上的马谡,是因为什么特殊的原因,不得不选择在断山上下寨的吗?若不然,曹彰怎么也会犯同样的错误?”

  颜良的脑海中,不禁产生了疑问,对街亭那座小城,忽然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  “曹彰上山下寨,固然可据险要,不过其水源却是个问题,骠骑将军只消截断其取水之源,想来不出多日,秦军必不战而溃。”

  法正虽远离战场,但却敏锐的做出了判断。

  法正的话,却令颜良心中的好奇,愈加的浓重,不禁冷笑道:“这个街亭,还真是个有趣的地方,朕倒是迫不急待的想去亲眼看看,那到底个什么样的神奇之地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