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七十三章 聪明的王妃

第七百七十三章 聪明的王妃

  街亭,怎能失守!

  不仅仅是曹操,左右诸文武皆是大吃一惊,尤其是荀攸,要知道,曹操的整套作战方略,可都是他一手策划的。

  “拿来!”曹操一把夺过那道奏报。

  奏报乃是曹丕亲笔所书,内是详细的描述了街亭失陷的过程,而整个奏表的核心内容,则是说梁王曹彰,擅自改变了预定战术,没有在街亭当道下寨,而是移营于断山上,结果为楚军截断水源,导致了全军缺水崩溃。

  霎时间,曹操的脸色阴沉如铁,无尽的愤怒填满了扭曲的脸。

  “子文,你怎么敢违朕的旨意!”曹操怒不可遏,恨到咬牙切齿。

  荀攸则暗松了一口气,暗想原来非是自己的献计失败,而是曹彰的擅作主张,导致了街亭的失陷。

  “陛下,街亭失陷,楚国大军必长驱南下,直逼冀城,为今之计,陛下必须尽快率主力回师冀城才是。”荀攸忙是劝道。

  事已至此,曹操别无选择。

  哧啦啦~

  曹操将手中的奏表,撕了个粉碎,扬鞭厉喝:“传朕旨意,全军速速还师冀城!”

  情势紧急,当天夜里,曹操便率四万兵马兼程北归,只留夏侯渊率五千兵马,守祁山大营以拒陆逊。

  次日天时,当曹操率军赶到西县时,却又接到了曹彰的急报。

  曹彰在急报中声称,街亭城池破落,地形开阔,不利于设营坚守,故他在勘察地形之后,临时决定移营断山。

  至于街亭的失陷,则全是因为吴质弃守了别营,致使他的主要水源被断,军心瓦解,才会为楚军所败。

  曹彰的这道奏报,令曹操对他的埋怨缓解了几分。

  但可惜的是,曹彰的奏报比曹丕晚了一天,曹操已先入为主的认为,曹彰不遵他的圣旨,才是致使街亭失陷的主要原因。

  “这个逆子,酿成大祸不知悔改,却还敢上表狡辩,实在是可恨!”曹操把曹彰的奏表往地上一扔,打马扬鞭继续前行。

  一天后,曹操率领着大军,终于赶回了冀城。

  此时斥候来报,颜良亲率的十余万大军,已经逼近了略阳城。

  除主力外,颜良还分出数万兵马,望北进击泾阳,前去攻取北面的安定郡,以解除侧翼的威胁。

  尽管颜良分了兵势,但南下的兵力数量,仍达到空前的十四万之众,而略阳城的曹彰所部,仅存不到三千余人。

  十四万对三千,楚军就算一人一口唾沫,也足够淹了略阳城。

  曹操经过一番权衡,便在刘晔的建议下,命曹彰撤兵回冀城,同曹操的主力会合。

  同时,曹操还下令,冀城以北的兵马,统统都向南收缩,向冀城一线集结。

  曹操的意图是,将现有的兵力集中于冀城一线,凭借渭水据守南岸,以期阻止楚军南渡渭水。

  楚军方面,法正和徐庶等诸谋士,亦料到了曹操的意图,大军进据略阳后,便向颜良进言,让长途奔袭的将士们稍作休整,待大批粮草穿越陇山,运至前线之后,再向冀城进军。

  楚军休整的时候,曹彰却已率领着他的残兵,灰溜溜的逃回了冀城。

  金殿中,曹彰跪伏于地,满脸的愧疚之色。

  “逆子,你焉敢违抗朕之好事,你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!”曹操怒不可遏的质责。

  “父皇息怒,父皇有的不知,那街亭城极是破败,根本无法守御,街亭附近地形又极开阔,光凭一万兵马安营很难守住,所以儿臣才……”

  “子文啊,你这话什么意思,你难道在责怪父皇不明街亭地势,给了你错误的旨意吗?”曹丕用一声质问,打断了曹彰的辩解。

  曹操原本还没觉得什么,给曹丕这么一说,脸色又是一沉,狠狠瞪了曹彰一眼。

  曹彰心头一震,忙道:“儿臣不是那个意思,儿臣是想说,其实父皇的旨意当然没错,儿臣是违了父皇的旨意,但如果不是吴质弃守了暗水源,儿臣移兵断山的策略,也能保得街亭不失。”

  曹彰不敢再否定曹操的旨意,转而将责任务往吴质身上推。

  这时,曹丕回眸一眼,向吴质使了个眼色。

  吴质会意,赶紧跪伏上前,叩首道:“梁王确曾命臣守别营,但当日十倍的楚军来攻,臣手中只有区区三千兵马,死战半晌都无法挡住楚军,臣不得已才杀出重围,臣确实有罪,愿领陛下惩治。”

  吴质一番话,看起来是主动承认罪责,实质上却仍是把责任往曹彰的身上推。

  果然,曹操的脸色变得愈加阴沉,瞪向曹彰的目光,也愈加的责怪。

  曹彰心觉畏惧,便拱手道:“儿臣失了街亭,实在有罪,儿臣请父皇再拨儿臣一军,儿臣愿拼死为父皇夺还街亭。”

  “哼,再给你一军,我大秦还有多少兵马给你去败。”曹操冷哼了一声,拂手道:“从今往后,你不必再领军,交出你的印符,回你府中面避思过去吧。”

  曹彰违逆圣旨,失了街亭,责任重大,曹操不可能不惩治,否则如何能让将士服心。

  但曹彰好歹乃曹操的儿子,所谓虎毒不食子,曹操也没有重责,只是令他卸了兵权,面壁思过。

  曹彰却是吃了一惊,急道:“父皇,儿臣宁愿当一名小卒,去前线杀敌,也不要躲在家中啊,请父皇……”

  “闭嘴吧,赶快从朕面前消失,朕不想再看到你。”曹操喝断了曹彰的恳求,拂袖转身。

  曹彰还欲再言,曹丕却挡上前来,叹道:“子文啊,你就别再惹父皇生气了,还是听父皇的话,回府中好好面壁思过去吧。”

  曹彰看着曹丕那张教训似的脸,心中生恨,暗暗咬牙,心知他这是着了自己这位狡猾兄长的道。

  心中虽明了,曹彰却百口莫辩,自得咽下了苦口,不情愿的告退。

  看着曹彰黯然离去的背影,曹丕的嘴角,悄然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。

  朝议散去,曹丕春风得意的还往了他的晋王府。

  “大王荣光焕发,看来今天朝议有好事呢。”方一步入堂中,便有一娇媚的少妇笑盈盈的迎来,那女人,正是曹丕的晋王妃郭嬛。

  曹丕得意的哈哈大笑,将左右的下人屏退,便将朝中发生之事,道与了郭嬛听。

  “子文一心与本王争太子之位,今次他已让父皇失望透顶,他已经没有资格再跟本王争位了,哈哈~~”曹丕笑得愈发的得意。

  郭嬛没他那么兴奋,却叹道:“梁国虽然失势,但眼下楚军大兵压境,直逼冀城而来,倘若冀城有失,整个大秦国都将面临覆灭之危,大王即使得了太子之位,又能怎样呢?”

  这一瓢冷水,瞬间把曹丕所有的得意浇水,冷静下来的他,心头不禁升起一股寒意。

  沉吟半晌,曹丕叹道:“爱妃说得不错啊,如今只有击退颜贼的进攻,保得大秦渡过这一劫,本王争来的太子之位才有用,可是以眼下楚军的实力,父皇想要坚守住冀城,只怕是……”

  曹丕面露失落,不敢再说下去。

  “臣妾是觉得,无论冀城能否守得住,大王都不该让自己身陷此险地,最好是能远离冀城,待成败见分晓之后,大王再回冀城。”郭嬛进言道。

  曹丕精神一振,却又道:“爱妃所言甚是,只是如今父皇决意坚守冀城,本王身为长子,焉能不追随父皇左右的道理。”

  郭嬛秀眉一动,嘴角扬起一抹诡笑,“大王莫忧,臣妾倒有一计,可保大王高枕无忧。”

  浅笑之际,郭嬛便将自己的计策,诿诿的道将出业。

  曹丕听罢,不禁神色大悦,拍手笑道:“爱妃此计,既能让本王离此险地,又能不让父皇起疑,当真是妙极。”

  郭嬛抿嘴而笑,娇艳的脸上,流露着些许得意。

  ……

  略阳城。

  曹彰撤逃未久,楚国的大军便随后而至,夺取了这座南下冀城的要地。

  城头上,颜良扶剑而立,俯视着步入城中的浩荡军队。

  “曹操已将陇西诸军,尽数的撤往了渭水以南,照此情形,曹贼当是想据渭水之险,死守冀城一线。”身边的法正,向他做着汇报。

  颜良冷哼一声,“曹操还真是够顽强的,都到了这般地步,还要做垂死挣扎,很好,你想战,本王就奉陪到底。”

  “冀城的细作发来情报,称曹彰逃回冀城后,曹操对他极盛怒,已削了他的兵权,令其在府中面壁思过,曹操已将曹彰的兵马,都拨给了曹丕。”法正继续道。

  颜良熟知历史,自然知道,那吴质乃是曹丕的亲信。

  街亭一役,吴质不战而弃水源,导致曹彰全军崩溃,如今曹彰失势,其兵马又为曹丕所得。

  照此看来,街亭一战,除了颜良之外,最大的获益者,就是这曹丕了。

  “秦国现在正处国难当头,这个曹丕还在玩手段,跟他的弟弟内斗,哼,很好,朕就喜欢看你们狗咬狗。”

  颜良的嘴角,浮现几分厌恶之色,对这个曹丕,颜良已是厌恶已极,有种想要狠狠的折磨这个阴险小人的冲动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