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七十四章 扫平秦国

第七百七十四章 扫平秦国

  颜良当然知道,曹丕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  曾经的历史之中,曹丕为了争太子之位,一直在曹操面前,表现出一副孝顺老实的样子,暗地里却用尽手段收买曹操的近臣,给自己的竞争者曹植下各种的绊子。

  结果,曹操为曹丕孝悌的假象所迷惑,最终选择了曹丕做继承人。

  曹操一死,曹丕称帝后,很快就露出了其本来面目,对几个弟弟,尤其是曹植是极尽相逼。

  而作为曹家子弟中,在军中最有威望的曹彰,则在被削了军权后,莫名其妙的病死。

  如此也就罢了,关键是这个曹丕除了阴谋诡计外,无论在治国,还是用兵上,都十分的平庸无能。

  曾经历史中,刘备兴兵伐吴,曹丕不但错失了趁机灭吴的良机,被孙权戏耍了一回,事后因怒兴兵,却又为东吴打得大败。

  曹丕在位数年,文不成武不就,临死前还把司马懿指定成托孤大臣,间接为魏国覆灭埋下了祸根。

  可以说,颜良对这个曹丕,没有半点的好映象。

  如今听闻曹家内斗,而且还是曹丕占了上风,颜良自乐得看热闹,他巴不得是曹丕得势,如此一来,岂非更有利于他灭秦。

  于是,颜良便下令,诸军暂不进兵,让曹家的内斗,再飞一会。

  楚军屯兵于略阳不进,曹操却不知道颜良的意图,只以为颜良纯粹是想等粮草厚积再兴兵。

  曹操遂也喘了一口气,趁着这会功夫,日夜赶建他的渭水防线。

  是日,曹操巡视渭水南岸,曹丕随驾陪同。

  驻马岸边,曹操远望着对岸一望无耻的平原,叹道:“渭水两岸一片平坦,处处可渡,想要防住十余万贼军,当真不易啊。”

  曹操这般慨叹,自然是叹息己军的兵力不足。

  曹丕则状,眼珠子一转,趁机道:“敌众我寡,确实于我方不利,儿倒是有个办法,或可缓解我军兵力不足之患。”

  “你何良策?”曹操精神微微一振。

  “我军抵御楚军的兵马,多来自于关中旧部,凉州方面还有数万兵马可用,父皇何不调凉州那些兵马,前来增援冀州。”曹丕进言道。

  曹操还以为曹丕是什么妙计,神色顿时又黯淡下来,叹道:“凉州的形势如何,你又不是不知道,朕若能尽调凉州之兵,早就已经调了。”

  凉州因地处西北边陲,自董卓之乱以来,就一直处于半独立的状态,持续了有十余年的时间。

  后来曹操虽然平定了凉州,加强了对此州的统治力度,但长年累月的割据,使得凉州对朝廷的离心力,一直都很强。

  再加上当地羌胡之众甚多,曹操担心若推行强力统治,势必会激起凉州豪强们的反叛,故曹操虽凉州的统治力度,仅仅也限于该州按时上缴赋税,进献马匹,偶尔听凭朝廷调动,出动些兵马而已。

  而曹操所任用的凉州官吏,除了刺史之外,其余太守之职,基本上都以凉州当地人担当。

  如今冀城有危,若从凉州少调兵马,则起不到什么作用,倘大规模调动兵马,那些凉州藉的太守们,必然又为保全利益,不肯服从,如此,调兵无果,反而损了朝廷的威信。

  正是因此,自开战以来,曹操一直没有考虑到从凉州调兵。

  曹丕却道:“父皇的顾虑,儿臣当然知道,但眼下国家有难,倘若颜贼攻陷了陇西,下一步必然会入侵凉州,失去了陇西做屏障,凉州人想凭自己的实力,挡住颜贼的兵锋,根本没有可能,这一点,他们应该很清楚。”

  “说下去。”曹操似乎听出了些许端倪。

  “所以,儿臣想以皇子身份前往凉州,向凉州官吏晓以利害,说服他们听从朝廷号令,率凉州铁骑南下冀州勤王,倘有凉州兵加入,父皇的反攻大计,岂不更多了几分胜算。”

  曹操神色微微一动,可以看得出来,曹丕的进言,深深的打动了他。

  沉吟计久,曹操点头道:“你能在关键时刻,主动站出来为朕分忧,为父真的很欣慰。这样吧,朕不日就策封你为太子,你就以太子的身份,前往凉州去调动兵马吧。”

  曹丕闻言大喜,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,忙是跪伏于地,叩谢父皇的恩典。

  曹操微微点头,满脸期许之色。

  曹操之目的,乃是想让曹丕以太子的身份前往凉州,如此一来,曹丕说话的份量也能更重些,这般也更有机会说服凉州那班官吏。

  “子桓啊,我大秦的江山,曹家的基业,就全在你身上了,你可千万别让朕失望。”曹操将儿子扶起,拍着他的肩膀,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  曹丕眼眸中闪烁着慷慨,拱手正色道:“父皇放心,儿必不负父皇的重托。”

  曹操轻抚着儿子肩膀,看着那张忠厚慷慨的脸庞,曹操心中大为欣慰,眼眸之中,不禁浮现出深深的欣慰。

  曹操定下大计,父子二人遂还往冀城,曹操回往皇宫去下旨,曹丕则径归自己的王府。

  从离开曹操身边,到回往王府,这一路之上,曹丕始终保持着平静,未见半点的欣慰过望。

  直到进入王府,关上门时,面对郭嬛独自一人时,曹丕的脸上才迸发出了狂喜。

  “哈哈,哈哈~~”曹丕放声大笑,何其的得意。

  郭嬛见丈夫这般狂喜,似已看出了什么,忙也惊喜道:“大王这般高兴,莫非臣妾的献计,已是成功了不成?”

  “成了,爱妃的计策高明,如何能不成功,父皇已准了我去往凉州之请。”曹丕满脸的兴奋。

  原来,曹丕向曹操请命,以说服凉州官吏为大秦出兵,只不过郭嬛为他所献的脱身之罢了。

  曹丕通过此计,便可名正言顺的避往凉州,坐观冀城的战事发展,以避免冀城失陷,自己随着曹操一块覆没的危险。

  郭嬛一听计策成功,自然分外欣喜,娇艳的容颜间,不禁掠上几分得意。

  这时,曹丕却更加兴奋道:“爱妃你可不知,父皇不但没有对本王有半点疑心,而且还当场许若,说要下旨策封我为太子,让我以太子的身份前去凉州呀,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呀,哈哈~~”

  郭嬛惊喜不已,却不想自己灵机一动的献计,不但使曹丕能避开险地,而且还使曹丕获得了太子的身份。

  曹丕若是太子,那她郭嬛便成了太子妃,念及于此,郭嬛自是喜不自胜,娇脸花容绽放,盈盈福道:“这真是意外之喜啊,那臣妾真该恭喜太子,贺喜太子。”

  那太子二字,只把曹丕听得是心花怒放,回味无穷。

  “这还得多亏了爱妃你的功劳啊。”曹丕笑哈哈的将郭嬛扶起,却忽又忧虑道:“本王是何借此计避往凉州,可爱妃你却得留在冀城,本王不放心啊。”

  郭嬛便诡秘一笑,说道:“此事有何难,改日大王便可佯装身有不适,称要带病前往凉州,臣妾便以随行照顾大王为名,请求陛下准许同往凉州,陛下自然会毫无疑心的准允。”

  曹丕听了是连连点头,大赞自己的爱妃聪慧无双。

  此时此刻,整个冀城都为战争的阴云笼罩,一城的军民心情尽皆黯然不安。

  却唯有这密室中的夫妻二人,欢欣得意,与这满城风雨的气氛,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。

  ……

  三天后,略阳城。

  颜良的心情,何其之好,其为又有个好消息,从万里之外的南方传来。

  他的南征大将魏延,在十天前攻克了交趾郡的治所龙编,全灭了统治交州十余年的士氏一族,余下日南、九真诸郡,纷纷献表归降。

  这就也是说,魏延经历了近一年的征伐,终于平定了交州的割据者,将这个最南端的边州纳入了大楚版图。

  “好啊,文长干的漂亮,果然不负朕之所托。”颜良欣喜不已,当场下令,给魏延进封乡侯,为其增加六百户食邑。

  交州平定的消息,也令在场的诸文武,无不感到兴奋鼓舞,御帐中的气氛,一时达到了顶点。

  “冀城的细作还有报,称曹操已立曹丕为太子,并派其前往凉州,不知所为何因?”法正又禀上一条情报。

  徐庶笑道:“曹操这是被逼急了,想要让儿子去调动凉州的几万军队。”

  “哼,朕看曹操有此心,曹丕那小子此去凉州,必没安好心,朕看他多半是想去避祸。”

  颜良一语揭穿了曹丕的真实意图,他对这个面似忠厚,实质上却城府极深的小子,自是深为了解。

  徐庶却道:“不管曹丕去凉州的目的是什么,倘若其真能调动凉州几万铁骑前来,于我军倒确会造成些麻烦。”

  “元直所言极是,我军现在也休整够了,粮草也已厚积,依臣之见,不若即刻发兵,扫灭陇西吧。”法正进言道。

  众臣的进言,颜良听在耳中,眼眸之中,猎猎的杀机已在涌聚。

  他腾的站了起来,大手一挥,豪然道:“传朕之旨,明日大军起程南下,为朕扫平秦国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