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七十八章 颜良料事如神

第七百七十八章 颜良料事如神

  颜良纵使娇惯吕玲绮这个义妹,但他却不容许有任何人,胆敢挑战他至高无上的皇权。

  吕玲绮花容微微一变,却才意识到自己擅离职守,确有抗旨之嫌。

  “玲绮一时求战心切,还请陛下恕罪。”冷静下来的吕玲绮,赶忙向颜良请罪。

  颜良只付之一手,摆手道:“这次就算了,下不为例就是,你速速还往北营去吧。”

  “那玲绮就告退了。”吕玲绮拱手告退。

  离了御帐,吕玲绮头脑已彻底冷静了下来,便也不敢多耽搁,当即率领着自己的一千轻骑,望北而去。

  渡过渭水之后,天色已入夜,吕玲绮却不敢停留,只连夜赶往渭北大营。

  一路上,吕玲绮都在想着颜良的那些话。

  “那曹贼确实是奸滑,可是他只有区区几万兵马,这个时候,他真敢分兵去袭北营吗?”

  吕玲绮心存怀绣,尽管她知自己那皇帝义兄一向料事如神,但这一次,吕玲绮却不相信,曹贼能有此胆量。

  心怀着狐疑,吕玲绮率领着他一千轻骑,在夜色中疾行。

  半夜已时,渭北大营的灯火已出现在了前方。

  吕玲绮和她的部下们都有些累了,此时都盼着能早点回营,趁着天还没有亮,好歹能睡一会。

  轻骑奔行,转眼离营不过数里。

  此时,吕玲绮花容一动,却忽然觉察到了什么异动。

  她竖耳倾听,隐约听到大营方向的喊杀声传来,而这杀声随着她的前行,竟是越来越响亮。

  “难道……难道是曹贼袭营不成?”吕玲绮神色骤然一变。

  此刻,身后骑士们也开始骚动起来,显然这些将士们也觉察到了大营的异动。

  吕玲绮心头震动,急是喝斥众军加快前进,不多时间,已是奔至了离营一里之远。

  借着斜月之光,还有营中的灯火,一副激烈的战斗场面,顿时映入了吕玲绮的眼帘。

  但见营栏一线,数不清的秦军,正奋不顾身的冲击着大营,营外的鹿角已被砍翻了数重,数处营栏被摧毁,成百上千的秦军,正突入大营中。

  秦军,果然正在突袭渭北大营!

  霎时间,吕玲绮心中涌起无尽的震撼,她万没想到,她的皇帝义兄竟这般料事如神,秦军竟真的前来袭营了。

  而看眼下的形势,大营的潘璋竟似顶之不住,有被秦军攻破的迹象。

  看着这攻杀的场面,吕玲绮脸上的震惊渐褪,转眼已为兴奋的嗜杀之色所袭据。

  “曹贼果真是狗胆包天,竟真敢派兵前来,来得好,来得妙啊,不然我怎能杀个痛快!”

  吕玲绮杀意暴涨,方画天戟一扬,高喝道:“弟兄们,随我杀上前去,把这些袭营的敌贼,杀个片甲不留——”

  清啸声中,吕玲绮纵马舞戟,如一道赤色的闪电射出。

  身后处,一千神行骑的骑士,尽皆抖擞精神,如利箭一般呼啸而去。

  营门一线,潘璋尚在苦战。

  潘璋作梦也没有想到,秦军竟然会偷渡渭水,前来袭击他所驻守的渭北大营。

  其实潘璋手中的兵马虽不多,好歹也有两万多人,兵力上超过了袭营的秦军有一倍之多。

  只是那一万秦军,乃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而来,每一个人都跟疯了似的,不惜命的狂攻,所爆发出来的战斗力,实在是惊人。

  今又加上潘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外围的鹿角被轻易毁坏,秦军得以直冲到营栅一线,所以才会越来越被动。

  眼看着有数处营栏已为突破,疯了似的秦军正不顾一切的涌入营中,整个大营竟有全面失守的危险。

  潘璋却无可奈何,他只能尽全力抵抗着,同时派人飞马前去向天子求救。

  当潘璋在苦苦而战之时,营外的曹彰,却怀抱着长刀,一脸的冷峻与自信。

  今夜时分,他奉了曹操之命,率领着秦国最精锐的一万名战士,趁夜偷渡渭水,成功的潜近楚营,发起了这场突袭战。

  此时的曹彰,脑海中依然回荡着曹操临行前的那番嘱托:

  大秦的存亡,曹家的兴衰,朕就全交在你肩上了!

  看着渐渐被突破的敌营,曹彰只觉肩上的那份沉重,正在渐渐的释然下来。

  敌营很快就要被攻下,那个时候,楚军将不得不撤冀城之围,危如累卵的大秦社稷,将为他曹彰一手托起。

  “那个时候,父皇必会废了曹丕,把太子之位封给我吧。”

  曹彰的脑海中,已浮现起了自己进封太子,万众景仰时的春风得意情景,嘴角边,悄然的掠起了几分得意的冷笑。

  “全军进攻,给本王攻破敌营——”曹彰挥舞着长刀,厉声催战。

  “杀~~”

  话音方落,身后处,突然间响起了震天的杀声,隆隆的马蹄声更是撼动而生。

  曹彰身形一震,猛的回首,却见月色火光的映照下,数不清的骑兵身影,正如地府中杀出的幽灵一般,汹涌奔腾的向着己军后方杀来。

  “楚军骑兵,是楚军骑兵!”左右秦卒惊叫声骤起。

  曹彰满脸的得意,此刻已烟销云散,所余的唯有惊骇与不解。

  要知道,这渭北大营距离渭地的楚军主营,至少也有半天的脚程,就算潘璋能求援成功,楚军的援兵就算插了翅膀,也绝不可能这么赶到。

  但眼下残酷的事实却是,数不清的楚骑,竟如神兵天降一般,抄了他曹彰的后路。

  “结阵,迎敌~~”惊骇的曹彰,急是挥刀大叫。

  左右的秦卒惊惶失措,只能勉强的结列步军之阵。

  曹彰的一万兵马,其中大部分都被他用以进攻楚营,此刻押阵的兵马,仅仅不过一千余人而已。

  一千人的步军阵,仓促之间,又如何能挡得住一千骑兵的冲击。

  山崩地裂的巨响声中,吕玲绮率领着一千铁骑,在秦军结阵未成之前,便已如电袭至。

  吕玲绮方天画戟飞舞如风,戟锋过处,瞬间有三名秦卒被斩翻在地。

  伴随着惨叫之声,吕玲绮如一柄利剑,轻紧便将秦军阵形撕裂,随后跟进的楚骑汹涌而上,只片刻间,便将秦军的步兵阵从中央斩断。

  旷野上,步军结阵对付骑兵尚有困难,更何况阵形还被冲破,其打击简直可以用毁灭性来形容。

  后军的混乱,很快就传导到了前军,营栏一线,那些正疯狂冲击的秦军,很快就发现自己屁股,被突如其来的楚军轻骑所抄。

  原本昂扬的斗志,顷刻间便土崩瓦解,疯狂的进攻就此结束,惊慌的秦卒们开始转身而退。

  大营中,潘璋见得这般急转之下的情势,兴奋的难以名状。

  他举目远望,凭着火光瞧见,无数的骑兵正在敌人后方往来奔腾,潘璋愣怔了一下,旋即便想到,必是吕玲绮从大营赶回来了。

  “她还回来的真是及时啊。”潘璋惊喜难抑,斗志昂扬如火,举刀大喝:“咱们的援兵到了,敌军已乱,弟兄们,随本将反攻出去,杀光敌寇——”

  战鼓之声,冲天而起。

  诸路原本士气低落的楚军将士,瞬间也斗志狂燃,喊杀咆哮着冲出大营,向敌军发起全面的反扑。

  斗志瓦解的秦军,如溃巢的蝼蚁一般,为冲出营来的楚军健儿肆意辗杀追赶,直被杀得是尸体遍野,血流成河。

  胜负之势,已然逆转!

  乱战之中的曹彰,此刻的心情既是惊愤,又是绝望。

  眼看着倒溃的己军士卒,曹彰知道,他的袭营之计已宣告失败。

  这一场仗失败,损失的不仅仅是万余精锐,更是曹操逆转局势的最后一线希望。

  大秦国的社稷,还有曹家的命运,也许都将随着他的这场失败,就此覆没。

  曹彰又悲又愤,他是怎么也想不通,为何会在这关键的时刻,杀出一支敌方骑兵来。

  乱战中,曹彰举目四扫,但见一员巾帼女将,正舞动着方天画戟,肆意的斩杀着他的士卒。

  正是那一员女将,率领着这支骑兵,摧毁了曹家最后的希望。

  绝望中的曹彰,心头涌起了无尽的愤怒,暴吼一声,纵马舞刀向着吕玲绮杀去。

  “就算大秦灭亡,我也要杀了这个可恨的女人不可!”

  愤慨已极的曹彰,冲天一条血路,手中长刀挟着层层血雾,当空向着吕玲绮斩来。

  吕玲绮早已觉察到有疯狂的杀气卷涌而来,蓦然回首,果然见一员黄须敌将,向着自己杀来。

  曹军之中,黄须将者,除了曹彰那个黄须儿之外,更有何人。

  “原来是曹操派了他的狗崽子前来,来得好,正合我的心意!”

  吕玲绮恨不得杀尽曹氏一族,今见曹操的儿子在眼前,心中的复仇之火,如脱阐的洪水,冲涌而出。

  凛烈的杀气,顷刻间袭卷全身,吕玲绮清喝一声,手中方天画戟螺旋刺出,挟着狂澜怒涛之力,直取曹彰胸膛而去。

  吭~~

  金属巨鸣声中,刀与戟瞬间相撞。

  曹彰只觉虎口一麻,手中战刀险些拿捏不住,低头一瞥间,竟惊见五指间已淌出了血迹。

  对武艺自恃甚高的曹彰,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竟会被一女将震到虎口出血。

  震惊之余,曹彰脑海中蓦的一震,脱口叫道:“贱人,你莫非就是那三姓家奴的余孽不成?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