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百七十九章 让你满城恐慌

第七百七十九章 让你满城恐慌

  三姓家奴四个字,如利刃一般,深深的刺中吕玲绮的尊严。

  她胸中的怒火,陡然间燃烧到了极致。

  “曹家小犬,我现在就宰了你,然后再宰了你父曹贼,我要杀尽你们曹家一族,去死吧!”

  怒喝声中,吕玲绮手中方天画戟,化做层层叠叠的光影,狂风暴雨般的攻势,袭卷向了曹彰。

  几招之间,曹彰便感到了空前的压力,自恃武艺的他,却为吕玲绮的逼得只有招架之力,交手不出十合,已是败相毕露。

  曹彰的武艺虽猛,至多也只算个趋于一流,若非曹操麾下良将损失几近,以他的武艺,根本就在曹营中排不上号。

  实际上,多年以来,曹彰除了和邓艾的那次交手未,并未真正和楚国猛将交战过。

  而今一战,曹彰却撞上了吕布传人,拥有着一流武艺的吕玲绮,他又焉是对手。

  又是五合走过,曹彰已是破绽百出,信心被打击一空,惊觉这般再战下去,非陨命于这女人手中不可。

  曹彰已是抱定了战死的决战,但他却不能容忍自己死在一个女人手中,而且这个女人,还是吕布的余孽。

  念及于此,曹彰勉强攻了一刀,拨马便随着他的败军,向南仓皇逃去。

  “曹家小犬,哪里逃!”吕玲绮岂容他轻易走脱,纵马舞戟,率领着得胜的楚军,穷追而上。

  残存的几千秦军,为楚军一路辗杀,狼狈不堪的逃向渭水。

  当曹彰赶到渭水边,想要乘坐来时的筏子,逃往南岸冀城中时,却惊恐的发现,河滩上的筏子,已然不见了踪影。

  举目远望,却见十余船楚军战船,正巡游于渭水上,高举的火把,笑看着岸上惊慌失措秦军。

  原来,楚军的水军一直都对渭水保持着巡游,只不过夜间之时,这种巡逻力度变小而已。

  当渭水北营发起激战时,下游处的蒋钦得到消息,当即便想到可能是秦军渡河袭营,于是便率出动战船往上游而去。

  抵达冀城水岸一线时,蒋钦果然发现北岸滩滩上,有数百只筏子,于是蒋钦便率军杀败了看守筏子的秦军,将所有的筏子都推入了渭水中,顺水漂走。

  对于曹彰而言,原本的计划是,只要他能袭破渭北敌营,即使这些筏子被截,断了南去冀城的路也不要紧。

  但现在的情况却是,敌营没有攻破,后路也被断了,此时曹彰和他的残兵,已是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窘境。

  “杀~~”

  “杀尽敌贼~~”

  隆隆的喊杀声飞速逼近,吕玲绮合潘璋之军,两万多的楚军已浩浩荡荡的追至了岸边。

  前方处,一条渭水却截断了曹彰的归路,让他无法退往只一水之隔的冀城中。

  前路被封,后有追兵,曹彰已是陷入绝境。

  曹彰勒面回身,远望汹涌而来的楚军兵潮,狠狠一咬牙,挥刀大喝:“大秦的勇士们,随本王杀回去,杀出一条血路——”

  困境中的数千慌张之军,只得追随着曹彰,反杀了回去。

  两军再次相撞,楚军的兵潮,就如同滔天巨浪一般,转眼将那丁点秦军吞噬在其中。

  惨嚎之声大作,斗志瓦解的秦军,在几倍之敌的围杀下,几如屠杀一般,一个接一个的倒在血泊之中。

  曹彰身边的士兵越战越少,尽管他已拼尽了全力,但凭着一己之力,依旧无法改变这兵败的大势。

  乱杀中,吕玲绮再度找到了她这切齿的仇人,纵马舞戟,斩出一条血路,直扑曹彰而来。

  已是气力大损的曹彰,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奋力举刀相挡。

  吕玲绮却如杀红了眼一般,方天画戟激起漫天血雾,层层叠叠的戟影,狂卷而上。

  “啊~~”

  伴随着一声惨叫,曹彰诺大的身躯,如断线的风筝一般,从马上飞了出去。

  只听“嗵”的一声闷响,浑身是血的曹彰,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手中的刀也跌落在三步之外。

  落地的曹彰,顾不得身上的剧痛,连滚带爬的挣扎着起来,想要抓到几步外的那柄刀,希图再战。

  吕玲绮冷哼一声,纵马如飞一般从他身前驰过。

  咔嚓!

  马蹄无情的踏在了曹彰伸出的胳膊上,那一支血肉的手臂,瞬间便踩成骨折。

  曹彰的喉中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嘶嚎,整个人痛苦的抽搐在了地上,血丝密布的眼珠子,几乎都快要剧痛而涨暴出来。

  曹彰所有的挣扎之意,统统被吕玲绮这一踏,踏得烟销云散。

  当他从剧痛中好容易喘过气,睁开眼睛时,却赫然发现,吕玲绮勒马于前,那滴血的方天画戟,正垂在他的眼前。

  “曹家小犬,死到临头,你还有什么话可说。”吕玲绮冷冷道。

  曹彰捂着断臂,大骂道:“姓吕的小贱人,本王只恨当年下邳时,我父皇没有将你斩草除根,让你这小贱人在助纣为虐,在此猖狂。”

  助纣为虐么。

  听到这四个字,吕玲绮心有所有的,只有不屑一顾。

  到了此时,眼前这可怜的失败者,还不懂得对颜良这个“纣”存有敬畏之心,依旧只会谩骂轻视。

  正是这份轻视之心,才会让你们一一失败,统统都为我们的大楚皇帝,我的义兄,辗压在他的脚下!

  “你说得很对,天不助曹贼,谁让他偏偏没能杀了我,今日,天道轮回,我就让你们曹家灭族。”

  吕玲绮缓缓的举起了方天画戟,眼眸中杀机已盛。

  这一刻,曹彰的心里蓦的产生了一丝畏惧,原本刚烈的他,脑海里忽然在纠结,是否应该低头求饶。

  就在曹彰迟疑的瞬息间,吕玲绮却连求饶的机会都不给他,手中的方天画戟,无情的挥落下来。

  噗!

  曹彰那斗大的人头,已然滚落于地。

  吕玲绮心里积聚的复仇之火,再次得了宣泄,她用画戟将曹彰的人头挑起,高高的兴在战场上空。

  四围那些残存的秦军,都为曹彰的人头吓得是肝胆俱裂,连手中的兵器都拿捏不住。

  而虎狼般的楚军将士,刀枪却无情的挥上,屠杀着这些斗志全无的残敌。

  天亮时分,战斗结束。

  一万多的秦军,被杀得干干净净,一个不剩。

  从渭水北营一直到河岸,长达数里的旷野上,到处散落着秦军的尸体,还有那破损的旗帜。

  吕玲绮叫潘璋严守大营,当天,她便带着曹彰的人头,赶往渭南的大营。

  时当近午,渭南大营中已是一片沸腾,关于秦军偷袭渭北大营失败的消息,已是遍全营。

  这个消息,令大营的将士们惊讶之余,无不倍感激励。

  “看来曹操还没有死心,这是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呢。”法正感慨道。

  徐庶笑道:“这一役失败,曹操最后的希望也就破灭了,他现在只等坐着等死了。”

  颜良只冷笑着,下令全军饱餐,准备午后起,正式向冀城发动攻击。

  正当这时,吕玲绮步入了帐中。

  将那颗血淋淋的人头,往颜良的跟前一扬,兴奋的叫道:“陛下,曹彰小儿的人头在此,玲绮把这狗头献给陛下。”

  左右众臣见得曹彰人头,精神愈是加振奋。

  颜良也面露欣慰,笑道:“玲绮,朕叫你驻守北营,自有朕的用意,你现在终于明白了吧。”

  “陛下当真料事如神,玲绮佩服的没话说。”吕玲绮兴奋的一拱手,“多谢陛下让玲绮狠狠的报了一回仇。”

  “报仇的时候还在后边。”颜良负手步于帐外,远望着冀城方向,刀锋似的眼眸中,迸射着烈火般的杀意。

  此刻,冀城中已是一片恐慌。

  几名侥幸逃回来的士卒,已经将偷袭敌营失败的消息,带回了城中。

  这座秦国的都城中,上至曹操这个皇帝,下至平民百姓,无不是陷入了惊恐绝望之中。

  曹操和他的谋臣们,万没有想到,这场看似志在必得的最后的一击,竟然仍为颜良所挫败。

  大秦灭亡的日子,似乎也随着这消息,一起降临。

  震惊失望着的曹操,却无暇多想,只奔往了城头,翘首北望。

  曹操心中还存有一丝庆幸,希望着他的儿子曹彰,即使是兵败了,他能够逃回冀城来。

  但整整一个上午过去,曹操却没有能等来曹彰回归的身影,却等来了楚国大军,浩浩荡荡的逼城而来。

  “传朕旨意,全军速速上城,准备痛击敌寇!”曹操拔剑在手,放声厉喝。

  鸣锣声响起,冀城中尚存的三万多秦军,悉数被调往了城头,曹操更是亲临东门,准备亲指指挥抗击楚军主力的进攻。

  曹操驻立于城头,远远望去,但见那数不清的楚军方阵,铺天盖地的平推而来,略略的估算,只东门一线集结的楚军,至少也有五万人之众。

  包括曹操在内,城上观此浩荡声势的秦军文武,无不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  战鼓声中,楚军推进至城前两百余步,停止了前进。

  军阵裂开,一轮轮的破城炮,开始徐徐的被推上阵前来。

  曹操眉头紧凝,那些见识过破城炮威力的秦军,更是双腿发抖,心中发毛,战战兢兢起来。

  半个时辰内,三百余门破城炮,已横列在了城前。

  中军大旗处,颜良却没有下令进攻,而是扬鞭向前一指:“胡车儿,去把朕给曹操的礼物,送往冀城去吧。”

  “诺!”胡车儿应声一喝,手提着曹彰的人头,飞马直奔东门而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